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深岩霸主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496 2019.05.11 12:08

  慕纳女士一声叹息,不知是在庆幸条件没有是其他严苛到特别刁难的程度,还是在抱怨上古巨龙什么时候居然嗜好起地面上的普通食物。撇开萨满的叹息,其他的冒险者,除了位置站在最前面的凯希亚英杰以外,几乎所有人的手都不约而同地搭上了辛达的肩膀,向它投去“非你莫属”、“舍你其谁”的殷切目光。

  来自北地的蓝龙,在汗如雨下之余,真切地感受到背后每一只手都是块活的高温烙铁,每个人灼灼的目光仿佛都在说同一句话——我们的队伍里有个冰法真是太好了,好得感天动地。辛达!我们以你为荣!请你一定不要辱没高贵的冰霜巨龙的血脉,北地王族的荣耀!

  它快被这众星捧月、万众期待的目光“感动”到快哭出来——在如此炎热的地下,保得大家没被烤熟,离快被蒸熟也就是一些时间上的距离,让自己来制作的冰淇淋,这不是开玩笑和为难人(不,是龙)么!需要把冰法拿来赶鸭子上架也不是这样的啊!

  “我,我不会做冰淇淋啊!”还要不会立刻融化的?!这么高温的地方,不是熔炉也快蒸笼!

  顿时,队友的目光从崇敬、期待变成了戏剧性的冷漠和鄙夷,仿佛是在无声地控诉一个丢人的事实——“啥,冰法不会做冰淇淋,你冰法失格啊!”,云云。

  机智的小猎人可不会给它逃避的机会,立刻踢掉了绞架下方犯人的垫脚石:“海底餐车的老板娘在此,免收学费,怎么着也得不负人家殷殷教诲,你说对吧,辛达?”

  “可,可是……我哪里去找不会立刻融化的冰?你看我的冰霜魔法随时都在制造水蒸气……”

  这时候,连关系密切的研究同事,公会同僚的骨都想轻轻踢它一脚了,怂成这样简直是给冰霜龙族丢脸:“能别找借口就不要找,假设上古领主阁下下一秒就要对你一顿龙息,你该怎么办!”

  说着,地幔炎龙泽尼尔非常配合地……打了个哈欠,熔岩巨龙的大嘴一张开,辛达一个激灵:“寒冰屏障!”

  包裹着冰霜法师的寒冰屏障据说坚不可摧,其坚硬程度一度堪比钻石,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比肩圣骑士圣盾术的防御力,可惜的是这期间不能施法、移动和攻击。至于为什么可以做到如此坚硬,其施法原理,连法师自己都弄不清楚,魔网之主让它们不必深究,实用主义至上。

  “保持这样就好!多坚持一会!”同伴们让它暂时别慌,说着,慕纳女士拿出了她的手动刨冰机,一边研磨一边对地幔炎龙提出修改一下条件:“冰淇淋什么的我没带够材料,如果是加水果和果汁刨冰管饱,行不行?”

  “也行。”熔岩巨龙点点头表示了认可。

  就这样,花了两个小时,辛达来来回回释放了数十次寒冰屏障,慕纳女士用坏了五个手工刨冰机,用上大约一百公斤各色水果,五十公斤奶油等一系列材料之后,熔岩巨龙和它的子嗣们终于拍拍肚皮,表示大快朵颐之后,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小龙更是开心地在长辈面前打了几个滚,惹得上古领主笑意盈盈。

  冒险者们总算松了口气,给慕纳女士帮手的几个人感觉今天摇手工刨冰机的这条胳膊都要断掉了,除了凯鲁克亚没有怎么抱怨,看起来似乎还在承受限度内;慕纳女士更是辛苦,一个人包办了制作,几乎就没停过;尽管魔网提供了稳定的法力供能,可是法师的体力在连续施法的几个小时内也会消耗很大,蓝龙已经明显出现了脱水症状,最后,它勉强召唤出一个水宝宝,扑倒在水宝宝的怀里,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和罪过。

  “值得称赞,小伙子,没有辱没你们冰霜巨龙的血脉。”地幔炎龙泽尼尔用长长的舌头舔舔嘴角,打了一个饱嗝,瞬间,一股水蒸气在半空出现,很快消散。

  “你看出来了……”辛达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整个洞穴里就你一个凉凉的家伙,龙类之间的气味虽然不同,我的鼻子也没老朽到同类都闻不出来的程度,不然我好意思在你们面前倚老卖老么。”

  “现在您能告诉我们关键的情报了吗?”凯鲁克亚甩甩手,纵使是耐力像它这般强大,机械劳动之后难免也会有局部的肌体疲惫,现在,它希望能尽快离开这个热腾腾的地方。

  “给你们个提示,让矿山陷入喧闹的真正罪魁祸首应该在第三层到第五层之间的地方,虽然说打败那家伙不一定能让食晶岩虫的虫母停止唆使子嗣大肆破坏,至少我能说……以绝后患。追加提示,是个人形的坏蛋。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上古领主只要很闲,就会关注很多事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感谢领主阁下的慷慨……”情报上的慷慨不是那么真实,但心情大好的泽尼尔的确是每人送了一块流焰宝石的杂矿——反正元素龙或领主生产这玩意就跟拉泡屎一样轻松。每块都有成年男性拳头大,部分冒险者险些不知道手往哪里放,倒不是因为烫,只是太过受宠若惊,心潮澎湃。这回去不止可以吹一年的程度,还能让其他人眼珠子都嫉妒得瞪出眼眶,析解杂质之后用来卖,荷包立马见鼓。

  临走前,慕纳女士似乎想起了什么:“你和子嗣们会常住矿山吗?我们回去肯定会报告关于你的事情。”

  “迟早会搬,这里毕竟还是人类经常活动的地方,互相惊扰会是很麻烦的事。既然如此,倒不如拜托你……萨满,帮我们寻找一个合适的火山岛屿,过一阵我们会挪个坑的。”

  “我记下了,会向公会禀明此事,到时候,他们大概会屁颠屁颠、诚惶诚恐地跑来帮你搬家。”上古(元素/龙)领主可不比现在与萨满公会经常打交道的普通元素领主和元素巨龙,这些造物主、星球之魂最初的孩子,多年积累下来的力量,随便施展一下,都能让大陆抖上几抖,所以,今日地幔炎龙泽尼尔所展示出来的力量,可谓——足够克制。

  该说的都说完,冒险者们小心翼翼、恭恭敬敬(除了慕纳女士之外)地向上古领主告辞,准备启程前往上面几层寻找潜藏的阴谋家。巨龙的嘴巴扁了又扁,总算决定说出最后的关键字:“最后的提示,萨满,你要小心——‘尤妮卡’。”

  “我知道了。”牛头人女士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身影逐渐消失在巨龙一族的视野中。

  待到客人们的确已经离开结界,地幔炎龙泽尼尔的一位成年子嗣才躬身询问龙祖:“没想到您会追加提示……一般冒险者都会忌讳触碰地渊女神尤妮卡的势力范围。”

  “哼,多数的冒险者的确会,但,他们不会,至少其中有几个不会。”

  “您对那个萨满的态度似乎并不严厉。”

  “你不懂,年长者自然有年长者的社交,哪天心情好了我会告诉你应该你知道的事。”

  冒险者们回到凉爽的矿道时,不约而同地觉得总算是逃回生天了。

  “我以为今天会脱水而死……”

  “我快被蒸熟了,清蒸的那种……”

  “我快被热得灵魂出窍……”

  “万分感谢家族的防暑降温套装……”

  “杰哈你不是刚才吓尿裤子了么,不赶紧换?”

  “现在才来说,早干了好吗!”

  眼见大伙累得不行,慕纳女士提出回旅店休息,一个个点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请求回去洗澡,不洗的话身上粘乎乎太难受。

  16时接近17时,洗漱完成的冒险者们在旅店的餐厅齐聚一堂,吃上一顿香喷喷的晚饭。劳作之后的饭食总是特别美味,蓝龙辛达差不多一个人吃掉了六人份的食物,才算七成饱。

  队友们互相安慰并致以有关于辛劳的问候,只有慕纳女士陷入了深思。

  敏锐的小猎人似乎看出萨满女士在思考的内容:“上古领主是在提示我们,这次食晶岩虫虫母的暴走,是地渊女神尤妮卡的势力在作祟吗?”

  “嗯……”慕纳女士搅动杯子里的红茶,目光注视着波纹的水面,“也许你们之中的年轻人已经不太记得罗诺威矿山的一些传闻——比如,矿井深层曾经出现过‘地渊七魔将’横行的事件。”

  地渊女神尤妮卡,蛇发人身,拖着长长蛇尾的,主宰地下生命的女神。那些并非元素的有机生命,据说都是她的造物。当然,也只是据说,信徒们自然会信,也有些人不全信。手下有七位混杂人形特征的亚人物种作为直属亲信,被世间称为“七魔将”,在某些特殊的时间会出现,为女神搜罗世间的新奇之物作为供奉,同时也会搜刮地上生命作为献祭。久而久之,人们虽然会敬畏并供奉尤妮卡,而行事乖张、暴戾、残忍的“七魔将”,世俗王国自然是要作为讨伐的对象了。幸好,尤妮卡女神本身并不追究人们的讨伐,部下们有多少能耐,是它们自己的事。

  “意思是矿山事件,我们这次要面对地渊七魔将……之一?”军需官哈维在一旁旁听。“如果你们能在侦查中确定的话,我也许有必要回卫队报告,真的遇到了,恐怕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也不一定,作为可能性备选吧。我祈祷不是……”

  “七魔将……到底有多厉害?”初来泽维塔大陆的洛克多尔乡下佬,狮人战士昂古尔询问身边的推荐人兼向导——精灵牧师娜塔亚。

  “S+级的魔兽,五十个你堆上去都不够死,明白了吗!记住,你在七魔将面前,只可能是这个!”娜塔亚的语气非常激烈,甚至翘起了尾指,并特写了指尖的那根指节。或许有些夸张,但在被精灵牧师凶狠地警告后,昂古尔理解推荐人也是为自己好,让自己识趣,保命为上,长远发展,只好嘟囔着“知道了”,只好缩头继续解决碗里的猪排饭。

  S+级的魔兽?

  凯希亚英杰听到这个类比之后有些心动,虽然它目前还不能理解S+到底有多厉害,不过,心里总算有了底。

  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它听琥珀工匠-隆派亚说起过前辈,心控大师-卡尔利兹往日的逸闻——前辈可是让地渊女神的七魔将,整整齐齐地死过一回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