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玫瑰骑士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231 2019.04.14 13:36

  今日,猎豹骑士团炊事部有幸请到全国著名大厨之一,尤其擅长海鲜烹饪的,在塔尔·维拉这片远近闻名的慕纳·潮汐颂歌女士前来指导厨艺。本来正在展示调味技艺的牛头人女士将手里的银质调羹和酱汁小碗悬在了半空,整个人看起来若有所思,极其严肃,学员们或是不解、或是担忧地询问慕纳女士您怎么了,是不是还差了点什么。慕纳女士几秒后才缓缓开口,说了声抱歉,职业病又犯了,作为一个萨满,我只是觉得今个窗外的风可能会有点喧嚣。众人抬头看向窗外,一副多云转晴的架势,怎么看也不会马上就暴风骤雨。 

  不,风的精灵正在躁动,我能听见它们的声音,慢慢来,拭目以待。 

  尽管慕纳女士如其姓氏而言更亲和水元素,但海潮与风暴息息相关,空气的变化瞒不过她这样程度的萨满。 

  第一次的计数点由骑士团教官汉德尔宣布。

  双方暂时退开,准备重整旗鼓。

  现场的状况令众圣骑士瞠目结舌。 

  普通圣骑士的铠甲通制为银色,高阶圣骑士——比如玫瑰骑士阶级,肩部护甲会镶金并加厚,圣光神殿的祭司们为护甲进行洗礼和祝福,寓意圣骑士的职责将由他们的双肩来承担。更不说卡斯泰尔家乃赫赫有名的魔法世家,装备附魔肯定是用的全国最好,北方最优。 

  而现在!维克多右肩肩甲出现了一个整齐的断面!仿佛被传说中削铁如泥的神剑削过一样,如掰断一片巧克力那么容易,再偏一个角度,估计玫瑰骑士的右臂都会被削下来摆在地上! 

  平日里骑士团里跟维克多关系比较好的女性圣骑士们纷纷捂住自己的嘴,免得因为忍住尖叫咬了自己的舌头。 

  “好险……”维克多暂时放下举起的双手剑,用手指触碰了被削掉的肩甲断面,表情先是严肃,而后放松了些,“这个断面是不是在说,即使身着这样高级的铠甲,我在你的面前,就跟赤身裸体没两样?” 

  “如果你使用圣光的赐福,以技能来防御,结果大概又不一样。还是说,你的自负让你没有提起足够的警惕?”事情没有像通常的走向发展,挑战者并非毫发无伤。它风镜的右半被打碎了,碎片在脸上划出明显的血痕,很可能伤到了眼睛,一片血色让洛恩非常担心。猎人既担心它的伤势会不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两次过招,又担心这样的伤势会不会突然激怒了它。对于英杰来说,它身经百战,已经不是那种幼稚到会计较战斗中敌人的目的是否正直的战士,但玫瑰骑士攻击的重点还是令他有点意外。维克多的眼中有些狡猾的智慧,比起他的先祖来说,他更加的灵活……善变?兴许……还有些致命 

  若是说一点激怒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英杰受到伤害同样会感到疼痛,只是这种疼痛还在忍受的范围,更多一些的成分是自己受到对方未尽全力的攻击,却没有及时闪避。本来还想毫发无伤,给他一个下马威,这可真是遗憾了,500年,人类与精灵已经进化到这个程度?还是说不愧是卡斯泰尔的后裔呢。维拉克鲁斯使用武技和武器的物理攻击职业到底有多强,这个有待进一步验证。 

  “我以为按照通常模式的挑战,一上来先热热身,不会动真格的……回答我一个问题可以吗,这样的断面,或者说你没要我一只胳膊,是巧合,还是你精确计算过了?”被切掉的边缘甚至很锋利,可见对方的武器几乎达到了削铁如泥的强度,这样的战士,专精十有八九是武器。如其所言,接下来如果不用圣光之力充盈武器来格挡的话,说不定今天就要掉块肉了。 

  “我没有理由让你缺席明天红榴家家主的招待宴会。家主小姐发起脾气来……似乎有点可怕。” 

  没想到这句话让维克多忽然捂着肚子喷笑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位……难兄难弟,待会在回去的路上谈谈你故事……哈哈哈哈哈……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洛恩顿时黑了半张脸,警告他俩管好自己的嘴,家主的声誉很重要:“你们俩都给我闭嘴,不然我告诉姐姐去。” 

  “好,好的,我闭嘴……深、深呼吸一下……天哪,我的斗志都要笑没了……几年过去总算有人接我的班……呃不,说风凉话不是一个圣骑士应该做的,我打住、打住……” 

  英杰侧过视线询问他的向导,你姐到底还干出过什么英勇事迹,连玫瑰骑士都缴械投降过。

  洛恩则说现在别问,把你脸上的伤口紧急收拾一下比较好。 

  趁着维克多调整状态的时候,它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治愈琥珀,在手心里融化了,覆盖在右眼处,血迹与伤痕很快全然消失,然后,索性将破损的风镜摘下来,丢给洛恩保管。 

  维克多这才看清它的眼睛——偏暗的朱红色,从来没有见过人类有这样的瞳色。给人的感觉是熄灭愤怒之后的一丝沉淀的哀婉,如果能让那份暗淡的意志再次燃烧起来,那该是多么漂亮的光景啊。 

  玫瑰骑士也将自己肩甲的残骸从地上捡起来,丢给作为见证人的教官汉德尔,免得在脚边妨碍行动。处理掉妨碍物品后,玫瑰骑士重新握紧他的武器,自信的笑容像是即将破云而出的太阳:“我开始觉得今天遇到你会是一件好事了。 

  “为什么?” 

  “我喜欢你的眼睛……像是我见过的一种朱槿。”玫瑰骑士极其认真地、自然地说,再加上他那收敛了轻佻氛围的面孔,给人坦率和真诚的印象。 

  ……?! 

  英杰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洛恩倒是从头到脚尴尬地抖了一遍,这个朋友……怎么说呢,好听点叫男女通吃,难听点就是喜欢搭讪到死性不改。于是在心里疯狂吐槽,等你见识到它的真面目了,再劳烦你把现在的话给我大声重复三遍谢谢。

  玫瑰骑士的同僚们则是半开玩笑的骂骂咧咧,你这家伙花心成性人尽皆知,也不能见人就撩啊,人家万一直得不得了,还不得把你往死里打。认真点,要打情骂俏,离开我们的视线路上慢慢聊。

  大概是还未能消化北方大陆的交际文化氛围,凯鲁克亚并未深思这句话的意义,而是严肃地宣告比试继续,它已经预计了第二回合要取得的目标:“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称赞,如果是,那我暂且记下。现在,第二回合开始。”

  从心底坦率地谈,凯鲁克亚不讨厌这样的比喻,螳螂妖们的神明是自然之神,它们亲近自然是本能,用花的颜色来形容,无意中倒是正中下怀的。

   “有什么招数就使出来吧,我想你不是为了让我失望而来,战士。”

  洛恩在观众群的最前排,手里捧着异国来客的破损风镜,听着训练场中央的对话,觉得气氛有点微妙和诡异——仿佛有什么剧情开关被触发了,希望不是自己的幻觉。

  第二个回合的较量还没等教官汉德尔喊停,全场就在一片哗然声中自动宣告了维克多的失利。

  凯鲁克亚与维克多拉开的距离足有十米远,更不消说观众们与二人的距离。但是放开了右手武器的不知名的战士手上有个闪耀着微微魔法光芒的玫红色徽记,维克多伸手往领口一摸,那里果然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留下的只是领巾上明显的割裂痕迹。

  洛恩和其他圣骑士一样,完全没有看清凯鲁克亚的动作,在两人近身的那些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可以从动作来整理推演的是,在最后一次近身的时候,凯鲁克亚用琥珀双刃招架住维克多当头一劈,奋力推开后,抓住维克多慌于保持身体平衡这个时机,扔掉右手的武器,以众人无从预料的迅捷往圣骑士身上一撞,就在那个瞬间,夺下了维克多扣在肩甲与领口之间的领巾上的徽记。

  这让圣骑士们感到一丝屈辱。

  玫瑰骑士是任何一个骑士团的骄傲,代表了他们想要达到却无法企及的地位和荣誉。玫瑰骑士的徽记可以有许多特权,里面记载的魔法信息独一无二,基本可以视作被颁发者的信物。任何一位玫瑰骑士在有生之年守护自己的徽记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因为丢失之后概不补发。持有者去世的话,这枚玫红色的徽记将被王室/皇室回收,作为替换,补发白色玫瑰徽记给原持有人的家族作为荣誉和纪念。

  “维克多!你干什么呢!大白天的在梦游吗?!”

  “猎豹骑士团唯一现役的玫瑰骑士,你是要让今天钉在团史的耻辱柱上啊!?”

  圣骑士们有些恼怒地起哄,当然还没到愤怒的程度,虽然这位不知名的战士突然做出这个举动令他们感到震惊和不悦,但他恪守了点到即止的约定,那就没有理由责怪和谩骂他。

  先前的笑容和轻松在维克多的脸上消失不见,但他也有自己的委屈——对方真的太快了。

  与其说是个武器战,这速度跟潜行者有什么区别!他的素质点是力量敏捷对半分的吗!

  凯鲁克亚并未立刻展开第三回合的进攻,而是信步走到洛恩的面前站定,圣骑士们差点以为他以此为胜,准备歇手不打了,而战士仅是将玫瑰骑士的徽记放到向导的另一只手里:“比试完了,要还给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