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矿山的馈赠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225 2019.05.08 12:52

  绝大多数的冒险者公会一般给冒险者分六个等级,如果实在有第七个,那一般都是实力在该职业盖棺定论的天花板级公会顶层官员,举例法师公会,一般从下到上,冒险者们有法师学徒,然后是见习法师,下位法师,中位法师,上位法师,高阶法师,身为大法师的提莫尔会长、米多利副会长,不会被称为冒险者,他们都是宫廷御用。

  洛恩算是听懂了,加上昨晚在饭桌上的信息,天赋秉异、年纪轻轻就评上高阶法师的骨和辛达是在刷人情带新人,又想了想凯鲁克亚,自己也算是在带“公会”新人,好在综合实力上,自己的小队有至少三条粗壮大腿。虽然在排名赛上表现不错,但洛恩自己的公会评级并非最优,目前也只是在中上的第五级,比起第六级老资格们的确是还差一段工作年限(工龄)带来的距离。再者,如此劣势的矿道环境,猎人比谁都需要队友的协同。

  骨看了一眼自己法师袍里的夜光怀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一路打打杀杀走走停停,不知不觉间地表已是深夜:“征求一下意见,我们先回旅店,休息到明早六点后我们再出发,如何?”

  “没有意见。”大家鱼贯地回应到。“确实也累了。”

  没有觉得疲乏的大概只有凯希亚的英杰,它觉得还没杀够,自从重伤复苏以来,这是合理杀戮的第一场任务,而且还有这么多要来分猎物的,它实在谈不上累。不过,既然答应了向导和协助者要尽快融入冒险者小队的氛围,只好装作“有些累了”,跟随队伍一起休息。

  骨开了传送门,大家回到了旅店,补充了食物和饮品,稍事休息。

  早上四点,凯希亚英杰实在睡不着,跑来撬了维克多房间的锁。和玫瑰骑士住一个标间的采矿战士还裹着被子睡得正香,凯鲁克亚揪着维克多的精灵尖耳朵把他弄醒,圣骑士泛着委屈的起床气,问他这么早来搅人清梦干什么。

  “实在睡不着。我又不想打扰那两个法师,身为卡斯泰尔家的后裔,传送门总会吧?给我开个到昨天停止地方的传送门,我先去探路。”

  一边嘟囔着好好好,玫瑰骑士摸索这爬起来穿衣服洗漱,然后在自己的子空间里摸索法杖类武器:“既然你起来了,把洛恩也吵起来比较好,多少他能给你个照应……呼啊~~~”

  英杰没去多想为什么精灵要把自己的向导也吵起来,依言去做了,幸好洛恩作息规律,不介意四点就爬起来陪同英杰去提前探路。

  3月15日凌晨4:30,矿山坑道第六层——

  “我听军需官说,自从一个多星期前食晶岩虫开始泛滥至地表以后,除了购买保险、生死自负、领取公会任务的冒险者之外一律禁止进入矿井的地下三层和更深处。”洛恩一边看地图一边沿着不甚宽敞的矿道行进,“唔,第六层显示,附近应该有个自然形成的洞穴和池塘?搞什么,一旦下雨积水,矿道里排水不畅怎么得了?”

  “那不是你担心的事情啦,下雨天,只要不是小雨,罗诺威矿山都会停工修整,所以夏天的时候,矿工们对休息和工资的对立关系感到非常矛盾。”维克多说。

  在他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时,注重观察矿道中岔道的凯鲁克亚分明看见一丝橙色的鬼火从眼前晃过,它眨眨眼睛,那玩意又像幽灵一样消失了。可它并没有急着开口询问同伴们看到什么没,而是敲了敲自己的风镜,令它回放刚才橙色“鬼火”飘过的痕迹。

  是从岔道的右边来的,它呼唤同伴们跟上,玫瑰骑士和猎人不明所以地只好跟随。

  凯鲁克亚通过风镜的回放和放大,判断是一种异变的萤火虫,在故乡,他见过绿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就是没见过橙色的,难道是新品种?第一反应就是抓起来带回去给初代大人见识一下,可想了想萤火虫的寿命,只好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跟着萤火虫来的方向,他们走到了第六层地图中那个自然形成的洞穴和池塘。远远地,他们就看见里面发出昏黄的橙色微光,之所以是微光,走近之后才发现,发光之处不过是几个小点,和一团。

  水池里有会发光的橙色的小鱼。洛恩好奇地伸手下去试着捞一下,却发现不太对劲:“嗯?这里是温泉吗?怎么没听矿井工头提起过?”

  玫瑰骑士也伸手:“暖暖的,大约有40°以上,我从未听说罗诺威矿山附近有任何温泉。奇怪,这温度似乎是从鱼身上散发出来的。”

  瞥了一眼挚友,猎人说到:“你诓我哦,我听说过喜欢温泉的猴子,可没听说过温泉里有会发光发热的鱼。南边海里的热带鱼也不至于自己会发热……嗯?难以置信!”

  听闻洛恩的惊讶,凯鲁克亚也摇摇头:“我们那里也没有会发光同时还发热的鱼。”在它看来自然匪夷所思,持续发热不是耗费能量的一种吗?萤火虫也不会这样的,估计也是些短命的变异物种。

  觉得哪里不太对的猎人环顾四周,发现墙角的岩石堆里发出一些相似的光,靠近了有些暖暖的,好似地炉,扒开一看,里面垫着一些莹莹橙光的草,伸手一摸,温热,不算烫手,仔细一看,这些草交错着,有明显的压痕,是一个窝的状态,里面没有蛋。

  玫瑰骑士惋惜到:“如果有个蛋就好了,兴许还能知道是什么物种。筑巢的生物一定还没走远……大概率是炎属性小型生物。奇了怪了,罗诺威矿山并不是火山地带,为什么会有炎属性生物栖居这里?”

  “你这么一说事态就比较严重了,维克多。”洛恩的表情从疑惑到严肃,似乎是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矿山地表及其周围仍然是森林居多,如果在这里发现了炎属性生物的栖居,必须掌握行踪和证据,报告萨满公会和德鲁伊公会以及猎人公会,万一这些东西流窜到地表,大概率引发山火的。不说山火,这里只要瓦斯浓度到了一定程度,一丁点小火苗都能让地下几层爆炸崩塌!但愿像我们这样深入地下的冒险者只是少数!”

  “这个神秘生物如果就在这附近徘徊,我们有必要追踪一下,维克多,劳烦你最好去把同伴们都吵醒。”

  “了解,你们俩在这里等着,我保证十分钟后让他们过来。”

  十分钟后——

  “哇!温泉鱼!我龙生第一次见到耶!”这是北地来的交换生,蓝龙辛达。

  “可惜水温不够,不能煮温泉蛋。”这是海底餐车的主人,慕纳女士。

  “这种鱼死掉之后还会发热吗,应该不会吧。”这是死灵法师,骨骨。

  撇开用网兜开心地捞小鱼打算回去养并日常晒同行,陷入节日般气氛的蓝龙,洛恩请草药学专精的慕纳女士来分辨一下构成不明炎属性生物的窝的草是什么物种。

  牛头人粗大的鼻孔靠近草嗅了嗅,又在嘴里嚼了嚼,似乎这玩意不难吃,人家没有一口吐掉:

  “是焰芯草,草药学里用来研磨之后配其他的东西外敷治疗老寒腿、风湿,冬天加辣椒做防寒的汤饮,你去雪峰堡旅行准用得到,比裹几件防寒服还厚道。这玩意一般在西北荒野的火山地带比较常见,或者是南方、东方的火山喷发形成的海岛上,地表温度通常较高的地域才会生长,能在如此阴暗湿冷矿山深处出现这玩意,只能说明有什么炎属性生物在此安家,才容易生出这样的特定植物。焰芯草的温度本身倒不会直接到引发火灾的程度,只是这居住在窝里的不明生物……嗯?”

  慕纳女士眯了眯眼睛,粗壮的三根手指在窝里薅了薅,薅出一小块温热的片状物体,近似昨夜发现的流焰宝石,这东西是有着余烬般红色微光的。在大家好奇的目光注视下,慕纳女士用手指轻轻摩挲,稍微有点脆和轻薄,不敢使劲碾,它凑近鼻子闻了问,有轻微的碳烤气味。

  牛头萨满啧了一声,站起来,找了个小盒子将它指甲盖大小的片状物体丢进去,盖好,放进去,收纳完毕:“说来我自己都觉得蹊跷……你们知道这玩意大概率是什么的遗落物?”

  “看样子……鳞片。”细心观察的凯鲁克亚抢答到。

  “你是正确的,洛恩的朋友。我怀疑是……未成年的,火龙之类的生物。”

  大概有那么一瞬,其他人的脑子里都划过极其危险的想象:卧槽,矿山要爆炸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赶紧跑路!

  “看样子与矿山爆炸的危险事件若即若离,我们既然发现了,就有义务找到源头。希望大家认真对待这个额外事件,公会总是会給予突发事件有效线索的奖励。”慕纳女士环顾一周,对所有人郑重其事地说,“既然我们没有在上层发现小火龙,那就继续往下深入。”

  话是这么说,小火龙掉的鳞片还不至于到处都是,那么,又到哪里去找它?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七层与第八层的人行通道上,采矿战士维罗塔兴冲冲地准备去捡路上正在发出橙色光芒的一团石头,等它捡起来才发现是会散掉的干结块,与未燃尽的碳有些相似,似乎——并非是石头,凑近闻闻,好像还隐隐有点腥臭。

  慕纳女士一看人类的表情就乐了:“恭喜你鸿运当头,那应该是火龙的便便呢。”

  “呜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