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二章 海岛地下城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322 2019.08.18 09:28

  洛恩从搭档的眼神和动作中觉得它好像是要找自己说点什么,于是点头同意了。

  他们找船长借到了厨房,并愿意送给船长四分之一的鱼肉做酬谢(反正也吃不了这么多)。

  “你刚才对你姐姐的说辞并没有表态,告诉我,她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当然是假的,这套说辞我耳朵都快听起茧了。如果当年维克多对我家有恩在先的话,你觉得他现在会这么粘我,对我的事有求必应么?姐姐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拿维克多当挡箭牌,掩盖自己当年一人擒敌的事。战争女神的后裔,只要是虔诚供奉女神的,理所应当会受到先祖的庇护,哪怕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我相信女神愿意亲自出马拯救后裔的。”

  “一家年轻的家主有着先祖庇护不足为奇,为什么要特意掩盖。”凯鲁克亚无法理解,这应该是荣耀的事情啊?

  洛恩努努嘴,示意搭档不要用惯常的战士思维来看待这件事,这边的社会可没你们那边单纯:

  “不想招来那么多闲言碎语而已,商人家的女孩子,在外界看来还是温婉贤淑一点比较好。如果生在战士世家,谁都巴不得自己身上有女神庇护的赐福。被你在代理决斗中打败的伍兹·泰格就是个例子,有着女神赐福的他,就算战败了,依旧生意红火,指名任务从未少过——毕竟,女神屈尊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借给他用,甚至借他的躯壳来试探你,这对一个凡人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姐多少有种让我觉得忌惮的感觉。”大概是国内唯一给人威压感的雌性是女皇的关系,以至于英杰觉得有这种气质的雌性都值得警戒。

  “话是这么说,可诸神也不会总将自己的注意力投在一个人身上,她要跟去冒险,还是劳烦大家多多担待了。别说其他,就算擦破点皮也是我心疼啊……”

  船只停在了翻车鱼岛东海岸的港口,这个岛屿有个6平方公里大,上面有酒店,游乐设施,私人庄园,树林以及被提到过的废弃海神神庙。下船的游客纷纷前往码头官员的办公室盖章,集齐六个岛屿活动章的游客都可以在活动结束后领走一份纪念品,按照往年的惯例,都是一份盒装龙虾。

  第一批游客都是浩浩荡荡百来号人,也有的人选择留在马塔拉过两天等人不多了再来,上岛之后盖完章,大家立刻奔向了岛屿的四面八方。

  钥匙先生推测第一天肯定会发生失踪事件,因为游客最多的时候是最容易浑水摸鱼的机会

  不过肯定不会在白天动手,白天大家都成群结伴,就算偶尔有人去厕所,久去不归会被发现,傍晚和夜晚是最容易动手的时间,至于会有多少人今夜打算留在翻车鱼岛,那就不好说。

  翻车鱼岛的酒店没多大,游客们多半都是自带帐篷享受度假,零散的住宿方式的确可以给坏人可乘之机。

  洛恩一行没有打算住店,而是直接选择前往被提及的废弃海神神庙。

  在距离神庙入口一百米的地方立着着“危险!禁止进入!”的牌子,那块牌子显然是新刷过漆的,入口被用木板和石块粗糙地封住,在擅长探险的人们看来毫无意义,阻挡的只是一般手脚不勤快不灵便也没有冒险精神的普通游客而已。

  “不,这只是表象,”维克多抬起爪子,漂亮的蓝眼睛里闪烁着聪慧的光芒,“还是有一层肉眼看不见的结界,属性是精神恐吓的那种,普通人触碰到它的话会在心中产生恐惧与厌恶。但对稍微有一些魔法防御力的冒险者来说,忍一忍还是可以翻墙进去的。似乎岛屿管理人和活动主办方并不打算禁止冒险者对神庙的探索,他们也清楚只靠岛屿上的开放设施是不够满足好奇宝宝们的。”

  在牧师使用“真言术·静”的庇护下,萨满女士召唤出高大的大地元素,将同伴一一送过并不算高的外围墙壁。

  废弃的神庙道路上荒草丛生,建筑的残壁上也爬满了藤曼,还不时有兔子、蛇、鸟之类的小动物钻来钻去,兔子让猎人有些本能地想要开始捕猎,想想慕纳女士已经准备好了在路上要吃的很多东西,洛恩才放弃了打点野味的计划。到底是开发过的旅游地,岛上没有魔兽级别的存在,六人一猫畅通无阻地走进了神庙的正堂。

  那个心怀鬼胎的探险家说这里有暗道……不知道会在哪里?

  “诸位,”家主拍了拍手,“毕竟是来到海神的神庙,哪怕是废弃的,好歹也要表示一下尊敬。”

  随后,艾莉娅在有些残损的海神神像前献上来自陆地的祭礼与食物,与同伴一起礼节性地拜了拜掌管海洋的神祗,算是在探险前讨个好的彩头。

  寻找暗道的事情依旧拜托给了萨满,慕纳女士召唤出流水元素,然后在地板上一片一片地洒水。因为神庙四面都是空间,因此暗道只能是在地下,水往什么地方渗得厉害,答案就在哪里。很快,神庙的西南角的两块砖被锁定,康斯坦丁拿出了准备好的铁锹,吭哧吭哧硬是挖出一个潜藏的暗门。

  可这个暗门好像还是带古老密码符文机关锁的那种,六人彼此对视了一小会,似乎谁都没那个耐心,在维克多思考出一个结果之前,慕纳女士直截了当使用了局域地震术,硬生生将那块暗门附近的地面给扭曲变形,凯鲁克亚一把将没用的暗门拎起来甩到一边,露出了阴森森的暗道口。

  不过里面黑洞洞的,任谁也不会立刻就凭着好奇心钻进去,慕纳女士用火元素点燃一根艾草棒,放到入口,在大家清楚地看见艾草棒上的红色能够明显燃烧,烟被快速地吹拂出来,确定了里面是有空气流通的,才多少放了心。艾莉娅提起神庙周围那些空心的灯柱,以及废弃的水井,说不定那是给地下暗道通气用的。

  “我在前面开路,你们慢慢下来。”凯鲁克亚拿出了它在酒店使用过的陷阱侦测铃铛,维克多立刻跳到它的肩膀上,“我来帮你们感应魔法机关。”

  前五十米的暗道都很狭窄,仅能容纳两个成年男子并排走过的宽度,到了五十米之后,暗道就稍微宽敞些了,不过也就是三个身形稍壮成年男子并排走而已,高度大约两米,康斯坦丁这样接近一米九的大汉不得不稍微屈膝一点,以免头上的无形的压力总是让自己毛毛的。

  “我开始羡慕维罗塔那个小个子了……”他如是说。

  从第一百米的地方开始,凯鲁克亚手中的铃铛就响了。铃铛响了只意味着一个提示,要冒险者小心,至于是怎样的陷阱,铃铛并不是全知全能的,它能感知到冰冷的恶意就已经很神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