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深岩虫母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084 2019.05.18 11:58

  凯鲁克亚几乎已经能看清元素核心附近包裹着一枚近似戒指模样的玩意,莫非,那就是地渊女神的信物?

  然而,与此同时,它,洞内所有为之捏一把汗的队友——以及辛达用上全部的力量,化为原本的龙形,飞扑下去摁住了试图挣扎的虫母的尾巴和半条身子——他们听到了一个堪称苍凉哀怨的女声回荡在洞窟中——

  【是……你吗……】

  ??!!

  【吾爱……圣洁的月光……是你吗……】

  ???!!!

  冒险者们一头雾水,甚至惊惶不安起来,这冤魂女鬼一样的声音,为什么从虫母的方向传来!

  “有鬼啊!”辛达差点吓得从虫子尾巴上跳开,普通的亡灵生物,不说话的不怕,瞎胡乱嚷的不怕,怕的就是这种幽怨可怜、声音清脆回响的类型突然作祟。

  维罗塔和杰哈躲到了慕纳女士宽大的脊背后面,一向自诩勇敢的娜塔亚也拽住自己的跟班,捏紧了昂古尔手臂上的肌肉,差点拧出一片淤青。

  洛恩靠紧他闪闪发亮的圣骑士挚友,咬紧了舌头才没发出失态的叫嚷。

  维克多则是扁了扁嘴,似乎认为此种类型的女性恐怕很难对付,他可没试过跟冤魂女鬼温言细语地讲道理。

  “并不是!冷静点!”堂堂北地巨龙王族之裔居然怕鬼,真是懒得吐槽——骨开启了侦测魔法,声音的确是从虫母身上发出来的,头部核心内有什么东西在闪光,闪光的同时辐射出些许灵魂的波动——就像是怨灵的宿主一样。“快攻击核心,把那东西从虫母身上剥离!”

  凯鲁克亚懒得回话,它正在做这件事,身后的队友肯定是帮不上忙所以只能看着干着急,毕竟容易误伤,也怕节外生枝,除非人家明示求助。轰毅的雷霆正在逐渐震裂并绞碎头部剩余的晶体,到达元素核心只是时间的问题:“辛达,给我撑住!”

  “不用你废话!它不软下来我不会放手的!”

  【卡尔……为什么……不肯原谅我……】

  女声幽怨至极,令在场的其他冒险者小心脏都快随之冰凉,他们似乎明白了,这也许是地渊女神很久以前的留言,附着在某件宿物上的言灵回响,诉说着她久远过去的一段伤心情史,让人忍不住好奇情史中的那个冤大头到底是谁,听起来铁定是有绿帽事件发生过。

  凯鲁克亚做了最后的蓄力,对武器下达指令,无情的声音犹如投入冰湖的巨石:“武技——力量提升,武器奥义启动——永眠的裁决之雷。”

  用尽琥珀之刃•轰毅目前剩下的全部能量,灌注到最后一击,直击元素核心——虫母从头部往下,在一声爆炸巨响中,断为两截,就这样,粗大的晶石与岩盘虫身彻底断裂,但断裂得十分完好,收回去又是一樽不错的标本。

  制服虫母的两位虽然被最后的爆炸波及,好歹给自己加上了护盾,外加皮糙肉厚,伤势稳定。

  “凯鲁!”蓝龙的巨大尾巴将虫母的附近扫出一片不那么扎脚的地方,队友们纷纷得以降落,洛恩火速收起箭袋冲了过去,勉强把快要站不起来的搭档扯过手臂扶住,他看得出来,它真的尽力了,一击制胜,看得围观者捏了一把汗,却又热血沸腾。“没大碍吧?”看这样子还说没事的人,那可太没良心了。

  “不要紧……能恢复……快看……破损的核心周围,那块包裹着异样颜色的晶体……剥离出来了……”

  辛达恢复了人形,由于触手可及,它忘记了军需官的忠告,兴奋地伸手去触碰,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触电般的惩罚:“呜哇好痛!”

  眼见同伴的吃痛,骨给自己附上灵魂护盾,试图去捧,同样被拒绝得老远——大概就跟同样磁极的磁铁一样,不许靠近。

  既然两位高阶法师都没法触碰,这可难到了冒险者们,这时,慕纳女士想到了刚才那似乎是地渊女神怨艾的声音:“你们说,我们之中是否有被允许拾取的人?不然的话刚才触发的言语到底是?”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凯鲁克亚示意洛恩放开自己,它将武器别回腰间,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有些摇摇晃晃地走过去,试探地拿起了那块包裹着信物的晶块,并将它捧在手里拿给大家看:“……里面是一枚戒指。”

  是双蛇环绕纹饰的白金钻戒,应该。

  玫瑰骑士好奇地摸了一下那块水晶,却没有被电到,或者强烈的拒绝,当然,他自己说指尖还是有点麻麻的:“对,麻麻的,仿佛有电流在我的指尖跳舞,有点刺激。”

  惹得洛恩狐疑地看着自己的挚友:“是不是花花公子都自带情债免疫常驻状态?!”

  “别瞎说,你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

  其他人又挨个摸了一下,不是被电得哇哇大叫,就是被拒绝,乃至弹飞了出去;慕纳女士看起来没有大碍,只是说有点烫,似乎是感情太灼热;洛恩还好,说,有点冷,冷的人心痛的那种。鬼知道这个包裹着地渊女神言灵戒指的晶块到底对每个人有怎样的看法。

  对戒指的好奇劲头一过,凯鲁克亚暂时将其作为战利品收起来,对于其他人没法拿,这个人拿着几乎安然无恙这样的事实,大家没什么争议,本来就是能者多劳,能拿的就拿着,如此简单的道理。

  接下来,他们难免要对这个圆形地洞里满地的碎块发愁,因为能看得出完好的大型食晶岩虫尸体,似乎为数不多。骨所携带的“秘闻之眼”漂浮着来回记录战后的场地状况,固定影像证明,这可是剿灭了罗诺威矿山大患的证据,势必要获得狩猎虫母的十万第纳尔赏金。

  事实上,他们所在罗诺威矿山这里得到的,瓜分之后远比十万奖金分下来的要多,但这个魔物的级别因为有地渊女神言灵戒指的加成,已经到了足够S+的评级,完成这个任务的声望和评价应该会在原有声望基础上进行超出预期的增加。

  “这么多的尸体,搬上去倒也有办法,我有大型回程卷轴。”这里大型区别于高级,“大型”意味着可以携带很多很大覆盖范围的物品,或者人,而“高级”意味着传送速度快,副作用少(比如眩晕感降低)。

  当了一顿劳累的主坦,维克多说话多少也带有疲惫的意味,幸好是玫瑰骑士,圣光特别眷顾,血线(治疗者能看见)很稳,没有出半点岔子。“要不,骨,能劳烦你开传送门回去,请军需官哈维阁下和钴蓝矿车镇的工头波尔先生下来勘验现场吗?”

  “我去去就回。”鏖战结束,骨总算也放松下来,看起来他的体力也消耗许多,现在有魔网供给法力是不缺,术者拼的就是体力,骨在这方面肯定没有自己的蓝龙搭档那么强壮,那家伙紧急的时候还能当个副坦。“等等,要不然我跟军需官和工头说一声,还有小虫子没清干净,我们明天继续在矿山里摸一轮再走?”

  所有的冒险者不约而同地,狡猾地用力点头表示极度同意——不愧是公会骨干,老油条!

  “坦”是熊猫人那边的舶来语,熊猫人的写法,将其描述为可以作为遮挡物的坚实土堆、墙壁,从字形来看,左边像是持有单手武器,右边像是擎着一面盾牌,之后被北方大陆流传,并专门指代冒险者团队中护卫其他队友的前锋,和吸引敌人火力的持盾者。

  在骨回去的时间里,所有人一屁股坐到地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等级低、实力不那么够的冒险者拍着胸口庆幸自己还能活下来。

  “在脚腱被割到的那一瞬间,剧痛让我觉得在劫难逃,当虫母的尾巴阴影笼罩我的时候,我想象了自己变成肉饼的模样。那瞬间,我的人生走马灯在脑子里播放了一遍。”维罗塔确认式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差点汪的一声哭出来,“我居然还活着啊!呜呜!谢谢慕纳女士,您的土元素救我狗命!我明天再给您找些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治疗者分内之事啦,你给架着你跑两位同伴再找点零花钱……呃,不,是矿石就好。”

  “一定!一定!”

  洛恩则对刚才的一幕十分留心,用胳膊肘轻轻敲了凯希亚英杰:“我真的很在意,你为什么不会被地渊女神的言灵戒指所伤?难道你是她的‘神选者’?”

  凯鲁克亚疲惫地摇头,语气严肃且肯定:“你误会了,我跟那位女神殿下没关系。只是,她的言灵很可能因为某种原因,把我误认为‘债主’或者‘债务人’了。”

  玫瑰骑士看起来对这样的八卦话题饶有兴趣,故意阴阳怪气地问:“哎呀,这到底算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目前来看,只要不拿出来,当面说清楚,这样的‘误会’,暂时还是幸运的。”所以才没有当面厉声反驳“我不是它”,否则的话,当时的局面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意外呢。

  那位女神殿下任性起来,没几个受得住,所以,适时沉默也是一种合理的明哲保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