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过分巧合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778 2019.07.13 11:54

  “会长,会不会是……来自魔网的能量溢出或者栓塞导致的?”骨骨•灵语者冷静地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这个……虽然是记录中的偶然事件,但也并非不可能……每个法师生平都会见到那么一两次或者几次……”会长努力拍去法袍上的少许灰尘,“我们还有周边的国家都依赖着早年由伟大的莫德维拉所构筑的魔网,引导魔法能量在这北方大陆均衡而自然地流淌,像潺潺溪水一样为我们所用……偶尔也会有这种类似消防栓没关好的突然喷涌。唉,如果只是被间歇泉袭击了那也就罢了……但是要干正事的时候毁了我的仪器算什么事!”

  “请不要过于生气,我们还有备用的一台。”

  “……备用的,等等,不会连备用的也毁了吧?”

  “由您定夺。”骨明智地决定不去为他判定再次发生偶然事件的几率到底是多少。“你们几个,去将被讯问者从墙角挪出来,如果人家还有机会好好地离开这里,不是出去传笑话吗。”

  地位低的法师学徒们顺从地赶紧冲到墙角连人带椅子把人家挪正。

  凯鲁克亚觉得自己可笑不出来,它在心中祈祷另一台也干脆爆炸。

  天气很快从多云转了阴,符合前日天气预报的说法,沉闷的空气压迫着肺部,整个胸腔不敢用力呼吸,稍微动一下,上半身右侧的、处于愈合期的伤口就痛得要命。

  维克多会没事的,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与油滑的智慧,再加一点点特权和地位,总有办法能够推翻希斯威尔的指控。而且玫瑰骑士给红榴家姐弟也进行了记忆操作,就算法师公会直接用读心术盘问姐弟俩,以这些分会的水平,基本上无法洞穿他的记忆操作。

  玫瑰骑士对此拍胸脯保证,除了艾文莱斯特大公兄弟和自己的二哥有概率可以戳穿自己设定的记忆操作伪装,其他人,再修炼个一百年吧,这就是精灵时间优势。

  但是……凯鲁克亚似乎一开始就被认定为间谍、敌人,它所受到的讯问绝对会非常严格,人类的伪装一旦被揭穿的话……

  它可能会前功尽弃的。

  在这个时候,洛恩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家族可能被牵连而受到怎样的影响,他始终相信英杰所说的所做的都是出于它自身所言的初衷,只要找到失落的树种就好了,两国之间战争的阴霾就可以消弭。至少,能有机会让异族得出维拉克鲁斯没有参与到窃走树种的阴谋里这个结论也行。

  年轻人并没有亲眼目睹过战争的残酷,但是从史书中,从一些被保留下来的魔法影像中,从死灵法师们代代相传——战死者口述的记忆中……即使从未见过,也从来不想见到。

  “虽然我刚才那么对它说了……但是维克多能帮他多少,我也说不准。”

  “你害怕它受到伤害。”

  “战斗本能会很可能让它激烈抵抗,因为它不敢相信除了我们以外的人,我现在都不敢想法师公会成了什么样子。”

  “才过了一个小时,似乎城里没有闹出什么乱子,先别胡思乱想的好。如果担心你的伙伴,可以在心里为它祈祷。”

  “祈祷吗……”定了定神,弟弟掀开了被子,挣扎着想离开床铺,心中的焦急与身体上钻心的疼痛让他连站都站不稳,如果不是艾莉娅眼疾手快跪到地上将弟弟一把揽在怀里,他一定早就扑到地毯上去了。“姐姐……一直以来,我认为局势都能通过自己和挚友的努力去平衡,让它不会失控……这一次,我是真的想要祈祷了。”

  坚韧的女性能够感受到对方胸膛中有些紊乱的心跳,以及一同颤抖的声音,她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抱住洛恩,并安慰他:“你已经很努力了,想要祈祷的话,我会和你一起祈祷……姐姐是你的共犯,一起负担这个家族兴衰的人。”

  “请带我去那一位的神殿……我会向她祈祷,请求她庇护自己血脉的家族挺过这次的风浪。毕竟,一切都是由我自私的行为导致的……而我并非是她的血脉后裔。如果要付出什么代价,尽管从我这里拿去好了。”

  “你这个样子不行,而且我们出门也会受到眼线的盯梢,我会让莫尔罗准备好供品,在家族的祈祷室里做礼拜就足够了——莉莲娜会聆听你的愿望。”

  “但愿吧……”

  窗外传来一声惊破肺腑的雷鸣,随后再无声息,没有雨滴,连风也静止。

  家族的祈祷室——

  作为莉莲娜血脉的后裔,自然供奉着荣耀先祖的圣像,她司职战争,并战无不胜。

  而另一种说法是,她唯一败在了王权之下。

  这一次,血脉后裔的家族同样面临了来自王权的威胁。

  “在您光荣牺牲之时,您还是凡人之身,无从左右命运。但是现在您贵为神明,并引导这个国家开疆拓土,反击入侵,以战止战。您活着的时候曾说过,愿世代永无战争的硝烟,您成为神明之后,教诲我们强大才是阻止战争的根本……您的智慧正在于布道世人,战争只是决胜的手段,而不是一场过瘾的游戏,因为您深知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痛苦。”

  “于此时,于此地,我们向您祈求奇迹,并奉上供品。请庇护异族的使者不受伤害,请庇护正义的骑士顺利脱身,请庇护您的血脉安然如故,请庇护您的国家远离衰亡。”

  当洛恩念完他的祈祷词之后,向女神的供品台献上琥珀一枚,食祭一盘,未曾开锋的匕首一柄。稍后,城内忽然狂风大作,充满了混乱的意味,窗户发出可怕的震响,街道上的人们开始尖叫,犬只狂吠不止。

  “我想,她听到了。”艾莉娅握紧弟弟的手,手心的温暖宽慰着最为亲密的家人。“一切会好起来的,洛恩。”祈祷完毕,姐姐扶着弟弟回到房间,在床边的窗口,诡异的苍白闪电劈中了城市里的一栋建筑。“那个方向,是法师公会的……”

  法师公会——

  “刚才的爆响是怎么回事!”公会建筑损害的警示传到了地下。

  “不不不、不好啦!刚才地面上的公会楼被一道闪电劈中了!”

  “大惊小怪,不是有防雷结界吗!”

  “被打穿了!”来报的法师双手慌张地挥动,试图努力描述地上的惨状,虽然房子被劈中,幸好只是毁坏了顶层的砖瓦和木质屋梁,可是不巧这掉下来的瓦片砸伤了行人,赔钱是板上钉钉,还要被外面碎嘴法师公会今天又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然后被天打雷劈了。

  “真他娘亲的邪门!老天爷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会长一扫平日的矜持,破口大骂,“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关系到整个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荣誉!是哪个副会在值班就让他先去撑一下门面和善后,我们下面忙着呢!”

  但凡相信“预兆”这回事的法师,都会觉得今天诸事不顺,就连立场中立的骨都觉得:“难道是莫得维拉殿下在警告我们?”

  依然维持着被固定于询问椅上的姿势,但是现在紧张的感受似乎被眼前这些人类的气急败坏和慌慌张张给一扫而空,似乎有点理解维克多让自己放轻松点的意图了,是上天在帮助自己,还是洛恩说的,这个圣骑士在帮助自己?后者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吧。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正式讯问?”被讯问人开始有点不耐烦地以脚掌拍地,如果没什么好戏可看可演,不如早点回去让伙伴放心。

  会长一时间忍不住怀疑一切的异状都是这个可疑的风镜男做的,据《圣都康乃馨日报》的记载,他的一柄剑能召唤连伍兹•泰格都无法抵御的雷电,但是他似乎又没有任何小动作,没有手持武器,没有施行魔法,也未持有任何与施法相关的材料,毫无施法的手势与姿势,总之……一点迹象都看不出来,刚才爆炸的时候还很狼狈地被炸到了墙角倒栽葱,怎么也不像是小说里那种狂酷拽霸的传奇人物……好吧,除了那副拉风的风镜,以及听说在圣都的代理决斗里,人家可是面对战女神的一击还能活下来的可怕存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