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矿山英雄的凯旋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97 2019.05.22 11:53

  众人屏息凝视,维克多紧张得双手都掐到了洛恩的肩窝上,杰哈和娜塔亚一左一右揽住了狮人战士昂古尔粗壮的臂膀,萨满女士仪态沉稳、目光专注,法师们布下了屏障,以防万一。

  水晶发出令人安心的橙色微光,此时,一个女声在这不大的房间里寂寥地回响,就连见惯了幽魂和不死生物的死灵法师也觉得五脏六腑阵阵发冷。这大概就是神言的威能吧?

  【我又听见了熟悉的语句……卡尔……你肯来见我了吗?】听起来又是那么地楚楚可怜。

  “抱歉,女神殿下,您认错人了。”一开场就是不客气地斩断妄想。

  【怎么会,你的言语,围绕在你身上的祝福,我能感觉到……】

  被人误会的感觉真是尴尬到飞起,凯鲁克亚忍耐着,小心翼翼,并不想触怒戒指上怨念残留:“我再说一次——我不是它,您认错人了。之所以会给您似曾相识的感觉,只因为我是那个人的后辈。”

  【呜呜……为什么……你不是……我想见到它……】女神的声音开始抽泣,害得围观者更加紧张,万一哭大声了可怎么收拾,会产生局域范围的地震吗。

  “它已陷入沉睡,就算醒来,也不会主动去找您,曾经的谬错与责任,想必您未曾忘记。”

  【呜呜呜……我有好好反省……为什么不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过去的时光永不回溯,是您亲手杀死了那个曾经爱过您的人。”凯鲁克亚不打算陪地渊女神的怨念言灵继续兜圈子,应该像个战士一样果断地斩断全部,“如果不希望继续如此痛苦,请放置您余烬般的情感,让它静静冷却,远观,不要再沉溺。这样的话,也许未来并非绝望无光。”

  【………………】

  沉默维持了一会,差点让人觉得戒指上的残留思念陷入了郁闷和自闭,不再会理会对话的人。

  【头好疼……为什么在梦里也会有这样的感受……你不是卡尔,却熟悉它的话,你到底是?】

  戒指没有再继续嘤嘤哭泣,让整个房间里的人,心跳都慢下来一茬,紧张的情绪得到了有效舒缓。原来所谓的怨念言灵戒指,其实通往地渊女神尤妮卡的梦境吗?这可真是一桩大发现,有了它,意味着能与神明对话。

  卧槽,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英杰咬紧了牙关,风镜下的眼神锐利如刀,恨不得把戒指连水晶一块劈了。它好不容易从珍贵的记忆里拾掇了一点前辈的情商残渣,倾尽全力组织出了让自己都觉得肉麻不已的开解言语,回头若是向前辈谈起今日之事,不知是否会招来前辈的冷笑以对,“只是一个无名之辈罢了。”

  【我所爱之人的后辈,定然不会无名。】女神的声音不再充满怨艾,而是犹如对爱情充满虔诚与执念的少女,连那份信赖都有些许的爱屋及乌。

  此时,大祭司困惑地询问凯鲁克亚,怎会有冒险者希望自己在众神目前默默无名:“吾神在询问你的姓名,你应当如实告知,这是凡世生命的荣耀才对。”

  荣耀与危险并存——在场的围观者中,洛恩和维克多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大气都不敢出。这要如何应对,都看凯希亚英杰自己的造化了。应该感谢维拉克鲁斯通用语里“它”和“他”的发音比较近似吗,不然听多了谁都能听出来地渊女神所爱的生命不是正常的……

  “凯鲁克亚·啸风……”英杰只能硬着头皮……不,是甲壳,艰难地报上名讳。

  【啊……你是……我听说过你……】

  没等对方说完,凯鲁克亚抢先放低姿态,用突然的话语打断对方的下文:“女神殿下,我擅自以前辈的英名恳求您,平息怨念,为此地的众生带来安宁吧,迟早有一天,奇迹……会出现的。”

  【……好吧……我也倦了。】数秒的沉默,让人度秒如年,也许女神殿下总算在梦中明白了对方出现在此时此地的意义,奇迹也许并不遥远。最终,她终止了继续的询问,得到了暂时的小小满足。

  水晶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表面浮现裂纹,最后完全碎裂,白金的双蛇环绕钻戒从里面完好地剥落出来,落在地毯上,被大祭司恭敬地捧起,捧在手心。

  【忘了一件事。】

  凯鲁克亚再度紧张起来,它万分祈求这枚戒指不要再突然想起什么了。

  【对于归还失物者的奖励……你想要什么?稀有的矿藏,凶猛的魔宠,一笔丰厚的金钱报酬,还是别的什么?】

  如果心脏是一块大石头,那么此刻石头怦然落地。

  凯希亚英杰依然低头面对那枚会说话的言灵戒指:“不敢擅论功劳,如果女神殿下愿意赏光赐予祝福,请赐予我一点点的好运,和我想要的情报,便足矣。”

  【我应允你的愿望……】

  等待了足足一分钟,戒指终于彻底沉默了,如果戒指承载的是女神疲惫且心碎的的梦呓,那么现在,她应当陷入了再度安稳的深层睡眠。也就是说,不会因为痛苦的梦而喃喃自语,刺激地下生灵为祸一方,地上生灵亦能安然度过一段平和的时光,实乃幸事。

  对话的仪式就此结束,能看见灵魂的职业们通过侦测类法术、灵视能力已然得见,萦绕在戒指上不安的乌云彻底散去。现在,它成为相对安全的信物与展品,前提是没有人再去激怒它,做出骚扰女神梦境这般胆大妄为的亵渎举动。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如今神明的怨念送走了,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松了口气,感谢神明恩典,放过他们。若是在这里嘤嘤嘤个没完,那事情就大条了,说出去只会让人笑话法师公会自找麻烦。或者说,他们还要感谢这位开解的人,没有说出过于刺激女神的话,否则今天绝对是公会的灾难日。

  不过,下一个问题又来了,就连将戒指收拾妥当放入贵重木匣的大祭司也有与其他人同样的困惑:“……听起来,您认识女神殿下所思念的那位神秘人物?”

  “如果我现在说我在诓骗地渊女神,大概各位会群情激奋打算围殴我的。诚然,我认识。”

  嗅到强烈八卦气味的围观人士无一不是瞪大了眼睛,深吸一口气,等待它公布答案。

  英杰真想谴责围观人士的天真:“但是——既然涉及到尊贵的女神殿下的隐私,我觉得自己不应当说出来。只要我说出那个名字,接下来就会有人从这个房间里泄露出去,女神的怨念与伤痕又会被无数个传言撕开,这样真的好吗?”

  英杰目光尖锐,言语犀利,如其锋刃,有力地震慑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就连大祭司本人心中也产生了“我不应该涉及吾等尊贵神明的心伤”这样惭愧的自责情绪,更何况女神的梦言并没有否认勇者言语中对她不利的那部分:“这位勇者,你说得对,我们所知道的,应当仅限于可以对外言说的部分,剩下的,自然需要维护神明的尊严。再次感谢你对地渊女神神殿的贡献,戒指的展示事宜,我最近几天会跟国立博物馆商谈,以求尽快展出。”

  临走前,大祭司留下了对信物戒指的鉴证书,并代行女神应允的一点点威能,给予这位特殊的勇者一些运气上的祝福。有了这份鉴证书,以及法师公会今日留守办公区的高层们亲眼所见,公会的魔物评鉴师很快出具了S+级魔物鉴定结论,公会的告示栏上,刷新了深岩虫母的评级与展示日期,并让大家期待稍后时日的地渊女神信物戒指的展览。

  除了最初击杀三十条食晶岩虫就能完成的“矿山集结号”任务需要他们单独回报,击杀虫母的赏金当天就在圣都的法师公会总会领取完毕,十万第纳尔金币的赏金双方队伍对半分,剩下的各自内部分配即可。可惜,即便评定为S+级的魔物,赏金依然没有增加,发布通缉时并未料到会是这么凶恶,还略带一点神性特征的家伙,因此预算不足。

  明明是身为冒险者的第一次完美任务结束,洛恩发现他的客人毫无高兴的表现,面沉如水,甚至有些沮丧。他走过去,轻轻端起对方的风镜,直视那双朱槿色,目光有些黯淡的瞳孔,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只是感到疲倦,精神上的,不必在意。”战士英杰从向导手里拿回自己的风镜,戴好,“刚才直面神明的意识,让我压力过大。”

  方才,它的心情充满了矛盾。

  自己有一万个理由希望坐在那里直面女神怨念的,是它尊敬的前辈,可转念一想,不应该,前辈不应该被再次的伤害——它们之间,真的,在外人看来,哪怕相视无言,都是一种残酷的互相伤害。

  “一切都过去了,但愿今后的旅程不会有今次这样让你精神应激的紧张。”猎人向战士伸出手去,拉起它的手,顺势将整个人从公会的长凳上拉起,“晚餐的话,慕纳女士决定在她的餐厅招待两队的冒险者,用美味的食物治愈精神吧,但愿你不会决意缺席。”

  “这真是个好消息,我们先回塔尔·维拉吧。忽然有点,想念你家大宅的床铺了。”距离晚餐还有一会,它是真的想在安全的地方睡上一小会过时的午觉。

  “希望你不会介意,在你之前,维克多睡过那个床铺三个月呢。”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