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二章 坦诚对话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28 2019.07.29 10:15

  艾文莱斯特大公觉得提问者的举动已经称得上是过份了。从地位上来说,异国的使者直接质问国王,它有什么资格,就连正规入境的程序都没有,没有将其现场逮捕已经是首席枢机卿看在魔网之主的面子上,它也不能因此就对一国君主如此蹬鼻子上脸。“这么做恐怕不妥吧,英杰阁下?”

  “我明白,这样很无礼也很莽撞,但这很重要,我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只要得到一个答案,带回故乡,我愿意接受在这里的任何责罚。”

  它坦率的态度就像是面对障碍的锋芒,唯一未知的是所面对的到底是浅薄如白纸的简单真相,还是一堵厚重不已的黑幕之墙?这一切取决于维拉克鲁斯统治者的想法。

  三位大法师如坐针毡,眼前的局面与沉默意味着是棋盘上将死的僵局,双方都有可以不退让的理由,就算画面定格于此也不会奇怪。首席枢机卿和国王有理由不去碰触异国使者带来的道具,毕竟谁能保证那是安全的、无阴谋的?仅凭统治者的尊严,维拉克鲁斯帝国的尊严,也有理由拒绝这样要求——因为地位实在是太不对等了。

  若统治者不打算退让,请进来的客人可不会心甘情愿地离开,它是抱着誓死的觉悟坐在这里的。到时候,它会在给祖国的回信里提到维拉克鲁斯统治者对于来自圣树凯希亚的质问,是个什么糟糕的态度。自然之神大概会非常非常地不高兴,十分怀疑来年作物可能会歉收。

  加西亚自己心里跟明镜似的,因为自己做没做亏心事非常清楚,只要自己没打坏主意,手下的一帮子朝臣们多少年没提起过与凯希亚皇国的交道,更别说闲出屁地、不动声色地策划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让国家背锅,但是……尽管说好了要信任自己的守护者,但雷诺所做的每一件事未必都要给自己报告。

  觉察到加西亚不安的目光,雷诺反而狐疑地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他:“你看我干嘛,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要我帮你擦屁股?”

  加西亚还是带着忐忑的眼神盯着首席枢机卿,语气有点迟疑:“不是,我是在想你有啥事瞒着我不成?”

  其他人:……

  空气寂静是有原因的,大家都知道一件事,他们间的关系是血之契约者,如果彼此之间有相互背离和怀疑产生的话,那对维拉克鲁斯的国运可能是毁灭级的打击。

  又是半分钟的、被冷笑话般对话冻结空气的沉默,凯希亚英杰始终耐着性子,把这样熬人的静默当作自己在封存琥珀里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最终,这份沉默还是被枢机卿打破了:“我问个问题,这个物品的作用如果只是测谎的话,我的回答如果与事实有偏差,那怎么算?”

  “你们是维拉克鲁斯至高的统治者,即使与事实有偏差,至少我们能够采纳你们的态度作为官方的态度。然后我会回禀皇廷和议会,建议它们按照正常的外交途径来交涉解决。”

  “那这就轻松了。”首席枢机卿的指甲在桌上轻轻一划,封存着奇异果实的透明琥珀安稳地向她面前位移,她将自己的右手放在琥珀上,用整个会议室能听到的合适音量,痛快地宣言:“维拉克鲁斯帝国首席枢机卿,影华卫队的君主,这片宙域所有恶魔的统治者——雷诺·普拉菲尔在此向伟大的世界之树宣誓:我和我的属下,没有任何人去干过这种惹火烧身的蠢事。”

  琥珀发出温和的金色光芒,渐渐又黯淡下去。

  “怎么样,这说明什么。”

  “您没有说谎……非常感激。”最大的一块石头落地,嫌疑浓度最高的那个反而是彻底的清白,洛恩是对的,搭档他……赌对了。

  “好了,加西亚,该你。”指尖一滑,琥珀移动到了国王面前,“上面没什么机关,我试过了。”

  既然自己的守护者愿意接受这样的质询,他就没有理由不去面对。加西亚国王没有犹豫,他也不愿意自己的迁延让异族看扁了北方大陆的统治者,凝神聚气,朗声到:“维拉克鲁斯帝国的君主——加西亚·索兰·狮心愿意向伟大的世界之树宣誓:我从未授意过任何臣下做出对凯希亚皇国不利的事情。”国王的宣言甚至比枢机卿的范围都要大。

  凯希亚的鉴证琥珀同样发出温和的光芒,在场所有人的心仿佛都与它的光芒一样,彻底平和了下来。

  “那,我和三位大法师,也要对圣树的琥珀宣誓吗?”安德烈王子问它。

  “不用了,三位大法师受到魔网之主的节制,而王子殿下您受到国王陛下的管束,我相信你们不会是置国家利益与威望不顾的人,这半年多的疑惑与担忧终于解开了——非常感谢你们愿意接受我无礼的要求。”它站起来,恭敬地向在座的帝国君主和权臣们鞠躬,表示由衷地致意。

  “希望你能将我们的表态正确地转达给你们的皇廷和议会,还有伟大的世界之树,我们无意与和平许久的遥远彼岸为敌,但是我的首席枢机卿仍然预感到战争隐患,因此才加强了本土防御。从结果论而言,尽管我们双方都没有战争本愿,可是命运仍让一切不得安宁。”

  “请放心,陛下,我会的。另外,关于非法入境以及破坏魔晶塔的事情,我愿意支付对等的罚金和赔偿金。”

  凯希亚英杰主动提到了赔偿……首席枢机卿觉得这家伙还算有自知之明,心情似乎更好了一点。

  “非法入境的罚金和破坏魔晶塔的赔偿费用,我会让安德里亚在算好之后将帐单送到红榴家府上的。”

  凯鲁克亚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就算用不到红榴家来帮自己赔偿,估计艾莉娅看到账单时候的脸色估计会很不好,十有八九要被碎碎念。

  它眼神中微妙的动摇被枢机卿看在眼里,看起来这个虫族不像是会赖账然后甩手走掉的家伙。

  “既然你说过为了得到真相愿意接受我们任何的责罚……啧,我们好像没什么特权可以处罚异国来使,横竖想了想只能处罚某些个知情不报的公务人员才是。”首席枢机卿说到这里的时候,米多利·卡斯泰尔的神色开始有些慌张,他很想开口为弟弟求情,又觉得这里似乎不太合适,随即,邻座的提莫尔在桌子地下踩住了他的脚,让他先冷静一下,听枢机卿怎么说,然后我们事后再求情。

  “还有,我会授意战士公会交给你13个S级及其以上的任务给你做,没有报酬,每个任务限时三天,队友不能超过4个人。我会视你任务完成的程度,向陛下建议——对玫瑰骑士维克多·卡斯泰尔的处罚。”

  身为恶魔君主,她是没有权力去直接处罚圣骑士编制的公职人员的,圣光守护者安夏也不会乐见她的插手。但是,身为首席枢机卿,向国王提出谏言这是职务行为,合情合理,因此她的态度也左右着维克多的命运。

  凯鲁克亚再度皱紧了眉头,它的复眼视觉能够关注到旁边米多利·卡斯泰尔,维克多的兄长几乎投来完全拜托的恳求视线,他弟弟的命运此刻就要关系在自己身上:“我会做到的。”

  它想起那张阳光而真诚的善良面孔,万万不可辜负。

  况且,如果连背景势力这么深厚的他都倒下了,身为一届平民的红榴家要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