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 一鸣惊人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589 2019.07.02 11:15

  “天哪!在天空编织的火焰之网最终化作陨星般的灼热冲击!凯鲁克亚选手竟然毫发无伤!他的冰霜护盾到底是有多么强韧!啊对了,冻冰帝-梅比乌斯是何方神圣?”

  观众席上的萨满们倒是有话说,大多数都听说过这位远古元素领主的名讳。

  “大公,莫非这就是来自魔法王国-恩底米亚魔剑士的力量?”宰相烬心向艾文莱斯特大公米密尔询问到,他所支持的选手虽然使出了非同寻常的技能和力量,却老是被对方化解,心里总有股气顺不开。

  几乎所有的大法师都有去魔法王国恩底米亚留学的经历,而大公这样留学过二十年的更不消说,他们对遥远彼岸的国度国情是最有发言权的。

  “的确,非常相似。如果说伍兹·泰格所有的技能还与自己的武器密切联系。那么凯鲁克亚·啸风似乎稍微更胜一筹,不知道他在武器里储备了多少应付各种场面的魔法或者技能呢?”据大公掌握的知识,魔剑士毕竟不能跟纯粹的法师相比,他们是力量、武技与魔法的均衡集合体,并非单纯靠力量,或是依靠智慧与法术结合来作战。这样的职阶,在主流职阶当道的眼下,算是异类。这同时意味着,他们既有力量,又非常狡猾。

  这时,洛恩从胸口摸出怀表,时间已经走过10:10,渐渐走向了10:15。

  “它说过,不会超过15分的。通向胜利的布局,应该早就准备好了。”

  15分钟,赛前凯鲁克亚对比赛预估的时间,给予观众们觉得值回票价的表演,观察对手实力和招数,最后按计划获得一瞬且致命的胜利。

  还没等周围卡斯泰尔家的各位从这位玫瑰骑士的恩者口中猜到端倪,猎人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的预感已经越来越近。

  主持人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他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观众就要觉得此人可以下场歇菜了:“哦!凯鲁克亚选手缓缓落地!他的身上还有一层全方位的冰霜护盾!他究竟会依靠这仅剩的一层护盾,怎样打破这僵局呢?!”

  “僵局?”不多话的选手少有地开口了,张口就是打了主持人的脸,“谁告诉你们的?”

  “别在那里逞口舌之快了,是战士就堂堂正正与我正面交锋!用实力来证明你的优势!”伍兹再次做出战备姿态,他还需要一击就能冲破对方的冰霜护盾,理论上冰火互克,至少证明了自己的神祝武器是足以击破对方的防御的。如果对方还能再次使出刚才的技能,未免也太无趣和技能穷酸了。或者说,他也对敌方的技能抱有一丝迎击的期待。

  凯鲁克亚毫不犹豫地向他的脚下掷出了琥珀之刃·轰毅,被对方一个后跳刚好躲开。

  “你不会是那种主动交出武器的战士,这样算是戏弄我吗?身为武器战士,你应该知道失去武器对未免意味着什么。”就像自己刚才失去双手剑那样,只能使用备用武器迎战。

  “——我当然知道。”凯鲁克亚这句话的语气堪称傲慢,只见它抬起右手,随着右手食指印戒一瞬的闪光,打了一个清脆无比的响指。

  雷暴的电光从琥珀之刃·轰毅的宝珠上炸开,电光火石之间,白色的迷走精灵有目标地从两端开始沿着看不见的锚点飞速奔跑和蔓延,跑过了一个又一个点,最后消失不见。

  场地上发生了什么?

  “像是某种魔法阵,不知道你使了什么招数,不过,身为莉莲娜殿下的信徒,我从不畏惧……”

  身体突然变得沉重了?

  当伍兹想要再度挥出自己的火焰长鞭使,他忽然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当他试图再发动冲锋时,四周有着看不见的无形之墙钳制了他的位移技能。

  “你做了什么!”

  “你畏惧与否,根本无关紧要。”

  凯鲁克亚伸出右手,浅浅插在地上的轰毅剑自动飞回它的手中,趁着对方行动困难,轰毅剑甩出雷暴的闪电链,将对手身体环绕,闪电链附近汇集产生大小不一的球状闪电,一瞬间引发了连锁爆炸!

  惨叫只在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战争女神之愿竞技场。

  “唔啊啊啊啊啊!伍兹啊!!!”脸色顿时面如死灰费尔顿侯爵失态从座位上蹦起来,发出更大声的惨叫,因为他无法想象,身处球状闪电的连锁爆炸中,要怎样才能活下来!

  竞技场的坐席上腾起一片嘈杂,人们用不大的声音嚷嚷着“不好”、“糟了”和“伍兹啊!”、“卧槽?!”、“赢了?!”之类的感叹不一的短句,觉得自己已经赢钱的人激动得血脉喷张,觉得自己输掉底裤的人如坠冰窖失去知觉,心疼和支持伍兹的观众那是真的心在滴血。

  爆炸的烟尘散尽,伍兹·泰格的白虎铠甲早已伤痕累累,到处都是漆黑的金属凹痕,如果不是全覆盖式的铠甲,帝国最精良、防御能力最优秀的护具,恐怕他此刻是否还有全尸都是疑问!

  连“你……”这半句话都还没说出来,帝国最强的战士便轰然倒地。

  纵使再迟钝的人也明白,猛虎输了。竞技场又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他们神奇地安静下来,坐回原位,手心脚心捏紧一把汗,毕竟,他们还关心一件事——伍兹是倒下了,他死了吗?如果留着一口足以挣扎的气,还是准备蛰伏,保存残余力量,趁凯鲁克亚·啸风掉以轻心之时,发动猛然一击?!

  代理决斗的胜利需要明显的标志——要么是决斗者死亡,要么是决斗者认输。

  猎物停止挣扎并不意味着危险消失,凯鲁克亚再度甩出两次闪电鞭,将对方的右臂和左腿施以几乎致残的雷暴攻击。它可不允许出现自己把控制外的“出其不意”。

  这个举动让看台上的人们大概明白:伍兹还没死,只是,他很难再站起来,并且用善用武器的右手挥动单手剑“炎狱传令官-希尔德”了。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在开场和你周旋的时候,用一些道具布置了强磁场而已。”它还是决定让对方不至于败得太不甘心,多少解释一下陷阱的原理,凯鲁克亚的手中捻起一颗金属珠子,在指尖来回滚动。“这些大家不会注意,又不能轻易发现的小玩意,通通电就能用了。”

  这是从凯希亚皇国的域外殖民星球上得到的特殊金属磁体,不起眼的小小一颗便已有一定程度的磁力,经过特殊的魔导工艺加工,它们在通电之后,会形成便于操纵的、实体化的强磁场。同极相斥所产生的挤压形磁力波纹,就能让身着金属重铠甲的你在中间成为动弹不得的夹心饼。

  伍兹这样程度的精英战士,若是场上还有其他队友帮自己拖延一下时间,使用武技、触发祝福,蓄力一小会,是有概率能够从强磁场中进行一定程度的活动的,只不过速度会受到磁场的大幅压制。

  在开场之后的周旋中,尚未使用轰毅剑的右手,便悄悄地将这些特殊的金属强磁珠洒落在地,竞技场虽然是由石板铺筑的底层,但为了减缓冲击,管理者在石板上铺了一层半厚不厚的沙子,恰巧掩藏了本来就有光学迷彩涂层的磁珠,只有凯鲁克亚的风镜能显示它们在地上散落的位置。

  刚刚凯鲁克亚腾空悬停,就是为了确认磁珠散落在场地上的位置是否理想,左手使用烈旋剑召唤冰霜新星护盾时,右手借住英杰印戒的能力,悄悄操纵了磁珠的位置分部,其中几颗就在伍兹的脚下,有几颗直接粘到了他的铠甲缝隙里,剩余多数的在四周,让它们对伍兹形成的磁场是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同时的“同极相斥”,对其身上的金属板甲形成全方位挤压态势,彻底压制对方的行动范围。

  “为什么……你……”伍兹已经没心情去跟对手计较胜负,他只想知道自己失败的缘由。

  “我当然会避免自己陷入陷阱,提前做好了预防措施。”圣螳铠装-敬畏,以及手中的琥珀双刃,固然主体是金属,但为了避免成为全导体,利用了魔化琥珀涂装,做出强大的绝缘保护,就连强磁场也能避免深陷其中。当然,对英杰铠装的庇护,也有初代大人的强大魔法在起作用。

  凯希亚英杰并不是那种废话太多,乐于给对手全面答疑解惑的好敌手:“现在,还有什么遗言吗?”

  “没有。”

  “我会留个全尸的。”

  赛前,性格勇猛中仍保持理智和谨慎的伍兹·泰格,考虑过自己不是没有败北的可能性,但他从未考虑过自己是在他人充满智慧的陷阱中落败。早已习惯勇往直前,依靠武器和力量闯出一片天,无畏无惧,即使陷阱也不会困住自己,在战争女神的瞩目下,双方都应当进行一场酣畅淋漓、快意人生的正面对决。

  可这次不一样,他遇到了从装备到实力上都不弱于自己的对手,竟然只是区区黄金铭牌。所有的接招都是虚晃一枪,甚至敷衍了事,大概是为了让观众们觉得基本可以值回票价,或者试探自己的招数而硬撑的时间。自己居然错误地判断——对手的冰霜护盾可以被打散,之后便可能防御乏术,而火焰长鞭的持续与自己的战斗意志一样是几乎无限的!何况自己还有优秀的耐力来打消耗战!

  从来不是轻敌的傲慢之人,这次却明显误判了对手的实力。什么帝国第一的战士,是否多少有些被这样的名誉和头衔所绊住?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些亘古不变的道理,不是不懂,是世界之大,偏偏有这么巧遇到。

  尊贵的莉莲娜殿下,我是否让您失望了。

  伍兹识时务地闭上眼睛,迎接自己的失败和死亡,没什么特别后悔可言。复活应该是能够复活,只是,第一次死亡的体验,恐怕要刻骨铭心了。

  在凯希亚英杰准备发动致命攻击时,伍兹手边的盾牌——“炎狱守护者·曼德利”核心的红色宝石迸发出骇人的光芒,无数的魔法纹路从宝石中涌出,沿着盾牌向四周辐射状散发,警惕的凯鲁克亚立刻闪身后退。

  纹路围绕着伍兹,在场地中央画出弧形的诡异纹路。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在观众的惊呼声中,高耸着拔地而起,如妖娆的巨大花朵,破土盛放。

  英杰平静地意识到,这并非什么意外状况,而是神祝武器的特质,持有者濒临绝境时,必然出现的保命措施。所以,绝对不是自己墨迹着不下手的错。

  不论是风还是雨,它都必须面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