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初次对垒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91 2019.06.08 12:05

  维克多开启传送门直接通达了他二哥的办公室。一看到办公室里突然出现的传送门,米多利·卡斯泰尔便会微微头疼,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只有他的弟弟能干出这种礼数不周的贸然闯入行为,从来不管自己是否正在会客。

  “又有什么急事?”米多利尽量稳重地问弟弟,因为他发现弟弟身后还有弟弟的救命恩人,和一个不认识的冒险者。

  只见玫瑰骑士手里捧着一个没盖盖子的奥术宝箱,宝箱里面盛放着一个不大的管状金属装置,还有点血淋淋的,维克多急切地说:“二哥,麻烦你,能先把这个有魔力的装置送去鉴证部鉴定用途吗?这是从罗诺威山脉朔月林道,一只拦路伤人的变色魔蜥胸腔里掏出来的,我用侦测魔法初步看了一下,有点问题,希望能得到鉴证报告。现场解剖录影,罗诺威城警局的笔录证据,我马上提供。”

  “哦?”既然弟弟前来是有紧急要事,米多利反而放下心来,只要弟弟认真履行玫瑰骑士的职责,惩恶锄奸,而不是像早年那样惹一通麻烦让自己去擦屁股,已经是最大的庆幸。“我立刻安排。”

  说罢,米多利摇摇手铃,办公室外面立刻有人进来,副会长指示这位工作人员,准备好去外面清空小广场一部分来展示魔物尸体,并请鉴证部来接收相关证物。

  工作人员立刻出去联络鉴证部,并招呼同僚清空小广场的一块地方。趁这个时候,米多利询问弟弟,你们又在罗诺威干什么了,城主还有什么黑料值得挖掘吗,以及,这位冒险者是谁,从来没见过。

  “凯鲁克亚·啸风,洛恩的一位朋友,现在也是我的朋友了。就是他在护卫畜牧车队的途中,狩猎了这次吃人的变色魔蜥,我是被喊过去看热闹和做见证的。”

  “这样啊……你好,我是维克多的二哥,法师公会总会的副会长-米多利·卡斯泰尔。”

  “凯鲁克亚·啸风,很荣幸见到您。”说句心底话,英杰虽然从维克多的面孔上看出他先祖的几分容貌,但是论气质的话,还是这位副会长兼家主更接近自己记忆中的莫德维拉·卡斯泰尔。

  如果不是担心惹维克多不快,它有想腾点时间来结交这位维克多口中的“卡斯泰尔家家主”的,既然这个家族在帝国境内非常有势力。想必家主的进言,国王和首席枢机卿一定会重视。

  “我手头还有事需要忙,维克多你带着他们去外面广场的小卖部吃一点小吃如何?我估计鉴证部出书面结论起码要一个小时。现在你们可以出去吹一吹狩猎来的猎物了。”

  “那就先谢啦。待会鉴证部来人的话劳烦让人到小广场通知我一下。洛恩,凯鲁克亚,我们走。”

  “打扰副会长了,谢谢您的帮忙。”

  “何必客气,小少爷,举手之劳。”

  在弟弟和他的伙伴们走出办公室后,米多利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本来弟弟的人脉广这很正常,通过恩人的关系结识了新的朋友什么的。主要是,他觉得“凯鲁克亚·啸风”这个名字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或者听过,一时间死活想不起来。

  不过,这并未困扰他太多时间,手头堆积如山的工作很快就让他将疑问抛诸脑后。

  将猎物放置到小广场上,在魔物来历告示牌上简单一写前因后果,放在那里供人观瞻,懒得解释也懒得吹,维克多大手一挥,咱们小卖部点一点小吃慢慢等去。

  变色魔蜥似乎没有上次的深岩虫母那样庞大,又没有传奇物品加成,足够引起话题,大家对这东西的印象也仅限于“哦,这么大的变色龙啊”、“谁给它打了畸变药剂或者安装什么古怪装置了”、“哦,看来有法师同袍遇害了呢,真可怜”之类的。

  点餐之后,维克多见凯鲁克亚沉默不语,若有所思,便问它:“在想什么呢?”

  凯鲁克亚看看眼前的宗家老三,忍不住又回头看看法师公会总会的办公楼方向,直言不讳:

  “你的兄长,气质很接近我记忆中的莫德维拉,有些怀念。”

  “你有我和洛恩还不够么。”精灵有点气鼓鼓地故意鼓起双颊,“如果你是想打我二哥的主意,劝你放下这个念头比较好。”

  “这算坦率的嫉妒吗。”凯希亚英杰微微歪了一下嘴角。

  “三分嫉妒,七分现实咯。”维克多吸吸杯子里的芒果汁,搅动杯底的椰果条,不屑地说,“有你这种试图接近我二哥获得信任的想法的人,挤满艾文莱利的智慧之泉广场绝无问题,法师公会总会第一席副会长,卡斯泰尔家家主,谁不想巴结?除了兰氏大公兄弟跟我二哥可以称兄道弟,其他公爵见了我哥也得恭恭敬敬好吗!每年光是各种请柬够堆满他的书房,外加各路痴情迷妹的花痴情书寄来简直全年无休。你知道这几年我干了些什么!替他吸引火力,险些就要出道成为偶像,洛恩还要嫌我是花花公子!”

  “恭敬不是很正常的?毕竟能坐到这个位置,必须有相应的实力。即便我从魔网的发源地而来,也应该持有敬意。”

  “问题是我哥才不吃这一套。”维克多昂着头,继续给凯希亚英杰的那点小心思泼冷水,“敬意也好,崇拜也好,憧憬也罢,二哥他是非常谨慎的人,他虽然秉持基本的礼貌,但骨子里是有些拒绝自动贴上来的人的。洛恩不一样,他在救我的时候根本认不出我是谁,事后从未向卡斯泰尔家提过任何要求,是我自己贴过来的。”

  “你似乎不乐意引见的样子。”

  玫瑰骑士对此噗嗤一笑:“友情提醒,大法师为宫廷服务,他不会轻信任何人,如果你希望被我二哥读心术全套伺候的话可以贴上去试试。但是我觉得,他发现你的心灵受到南方魔网之主庇护的话……你会有概率被全面调查的。”

  这段话对凯希亚英杰起了有效的劝退作用,它无法保证还能遇到维克多这样热心但懂得保密的合作伙伴:“……那还是算了,有不可预估的风险。”

  维克多终于满意地笑了:“这才对嘛,知道秘密的人越少越好。”

  “你为什么一脸乐在其中的样子。”洛恩吐槽到。他能读懂挚友一副“一切尽在我掌握中”的愉悦表情。

  “好了不开玩笑了,关于‘无限轮的荆棘环’,我托常年在圣都做生意的大哥阿兰卡什做了一点调查。”

  洛恩和凯鲁克亚闻言纷纷伸长了一点脖子,目光闪烁一瞬。

  维克多从魔法子空间里取出薄薄的一小叠纸,封面第一张是经营地址位于圣都的,常春藤商社的营业执照,第二张是商社股东会的个人简介,后面则是相关业务简介,和一些报刊的报道。

  商社创办于二十年前,是以林恩家族为基础发迹的,其中陆续有其他非林恩家族的投资人入股投资,作为林恩家族的家主,克洛契卡·林恩持有的股份比重暂时是最大的,当然也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不过,这不妨碍他对公司的经营策略有极大的发言权和决定权。

  “这个图案的挂饰,似乎并不独属于林恩子爵,据说他控股的常春藤商社,管理层人员都有。而且因为这个商社经营植物菌类种子,贩售动物幼崽,里面德鲁伊职员也有一定比重,因此,悬荡山谷中命案的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很难说。”

  凯鲁克亚觉得一阵胃疼,直觉告诉它,就应该是洛恩提到的这个人没跑的。可是,无法证明!

  “耐心地等一会,鉴证部快要出结果了。”

  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米多利·卡斯泰尔将他们喊回办公室。

  鉴证部鉴定的结果是:这是一个人为植入的刺激装置。装置的作用是刺激生物,增加饥饿感、进化意图和危险性,将原本性格温顺的野兽和魔物变成危险的变异种。

  “是相当危险的装置,我们必须调查它的来龙去脉,是个案还是已经量产。”

  “交给我,兄长。”维克多此时义正言辞地说,“至少这头变色魔蜥的来源,我有点眉目。”

  “你不是忙着训练猎豹骑士团,应对几日后金雀花骑士团的来访吗?”

  “操练得差不多了,又不是离了我骑士团就不会演习,这样,我争取在一个星期内给你们初步调查的反馈。”

  4月11日,圣都-特诺奇蒂特兰,蓝宝石大街,常春藤商社办公楼。

  “子爵大人!不好了!”秘书匆匆忙忙闯进办公室,急得让人误以为贵重品仓库失火。

  “不要急,慢慢说。”林恩子爵正在给一位客户的商事咨询回信,秘书这么咋咋呼呼地闯进来,他差点写错字。

  “圣都的警备队上门了,说是要找您喝茶!还有对我们商社进行调查!带队的是,玫瑰骑士卡斯泰尔!”秘书大概是没见过二十位武装部齐备的圣骑士手持调查令闯入常春藤商社这样的阵仗,商社一直规规矩矩地运营,绝对没有偷税漏税,更没有以次充好,坑害顾客,售后服务也是一等一的,为什么……

  克洛契卡·林恩手里的钢笔突然用力,目光一沉,留下一大坨墨迹:“我知道了,请转告卡斯泰尔阁下,容我换身会客装就到,很快。你赶紧先招待好他们。”

  “请放心,我明白。”秘书领命,又匆匆跑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