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深岩虫母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425 2019.05.15 11:53

  听完军需官哈维的注解,慕纳女士困惑地看看面前的手帐:“我还指望着这里的记载能帮我们减少来自食晶岩虫虫母的压力。”

  “连记载者自己都还没搞成熟的技术,想利用它来偷懒,是不现实的,认真制定战术还靠谱些。”影华卫队的军需官摆摆手,劝冒险者们少想些有的没的,BOSS战没得捷径可走,“对了,我还是特别强调一点:实力程度不能单挑小型食晶岩虫的队员,建议不要直接参与与虫母的战斗,你们不甘寂寞可以去围观,躲好,灵活点,千万别被波及,变成肉饼始终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就算复活了,也会成为永远的梦魇。死过的冒险者谈及死亡体验时流露出的恐惧,不是你们现在谈及死亡时那种根本无知的眼神。”

  军需官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自己曾经见过的,被拍扁成货真价实肉饼的尸体复活过程。

  施行复活术的人要先仔细重构其原本的面貌,再激活肉体,将漂浮萦绕的灵魂塞回躯壳中,将灵魂和躯体逐个细胞神经血管肌肉地仔细黏合。

  这还不算完,遇到此种极惨情形的人,除了心灵创伤之外,身体综合性能、战斗力要花一个月到几个月不等的时间来恢复,耗费的金钱和精力更是要另算,甚至有人被噩梦萦绕,花了很大的价钱到黑暗女神的神庙,要求寄存自己的死亡记忆(死后是会还给寄存者的),也有人选择使用强力催眠术暂时忘却,不过有概率会被一些关键的景象或事物激醒。

  潜行者杰哈与战士昂古尔惭愧地低下头,他们能理解军需官的告诫是出于基本的人道,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修行不够。

  洛恩虽然是个猎人,若有野兽伙伴协助的话,单挑小型食晶岩虫不在话下,怎么说也是钢牙会长推荐的公会精英。正式出道只有五年,在名家猎手门下接受训导也已经十年有余。团战里不说能打出多高的伤害,走位、打杂、牵制杂兵小怪这些事情早已娴熟于心,论经验、见识、胆量、行动力是要比刚入门没多久的冒险者要丰富得多。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在这里说得再多也只是纸上谈兵,作为有作战经验的队长、指挥者,凯鲁克亚习惯到一线观察情况之后再制订作战计划、战术。它觉得自己已经休息好了,没问题,完全可以立刻投入战斗。“要根据战斗地形才能更新作战步骤。”

  “这位黄金铭牌的战士,我能理解你焦急的心情,考虑到你们即将面临的严峻作战,还是让队友先做好心理建设,和必要的准备再说。”

  玫瑰骑士将自己的圣骑士天赋从惩戒调回了防御,舍得拿出卡斯泰尔家给自己定制的最好的盾牌。又猛然想起家族传下来的《维拉克鲁斯魔兽宝典》里面关于食晶岩虫虫母有一项特别技能“晶化射线”的记载——被射线扫过的活物会被短时间内封印在晶状体中,如果超过四十秒不及时解救,就有窒息而死的危险。

  辛达说这个放心交给我,我会将“冰晶反射浮游盾”法术设置到法杖的快捷施法序列中。

  法师们习惯在自己的法杖上雕刻特定法力符文,或者是镶嵌特殊记忆宝石,用以储存必需的快捷施法法术,被设置好的快捷法术序列,可以不用消耗技能施放时间,大幅降低被敌人打断的风险。

  如果不是这里眼线太多,凯鲁克亚真的很想使用从国内携带来的重火力魔导武器,即便不是法系职业,亦可用魔晶石提供的能源进行轰击,只要空间够大,倒也不担心会把矿洞炸塌,实在不行,激怒了引到地上来打也不是不可以。可,只要虫母足够聪明,就不会上冒险者的当,当地矿业部门估计还会提出损毁矿井的经济赔偿事宜。

  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黄金鹿纪年35年 3月16日6:00——

  休息一晚后,精力充沛的冒险者们再度出发,为了避免战斗中出现堕怠和肠胃问题,早餐只吃三成饱,确保不会有人因低血糖发作而影响战斗。军需官哈维和矮人矿工工头向他们致敬,并祝愿他们马到成功。

  在诱捕到一只中型食晶岩虫后,死灵法师使用傀儡术刺激岩虫的归巢本能,让它带领全队找到虫母的巢穴。

  众人有幸见到了矿山深处被疑似“蛀空”的一处“大洞”。

  说是大洞还不太准确,不如形容“大厅”更合适一点,有中型食晶岩虫的带领,他们从开凿的隧道盘旋而下,来到的是十米高纵深的“上层”,一圈环形的平台。走到平台的边缘往下眺望,是犹如圆形竞技场一样宽敞的,地面岩层稍有些凹凸不平的地面,与上层平台的纵深则有二十米,意思即为,整个空间的高度在三十米以上,四十米以内;整个“圆形竞技场”巢穴的半径则有五十米。

  估算了一下战斗场地大概有七千多平米,作为冒险者们牵引虫母,逃避保命的场地是足够宽敞了,谁知道这里是天然形成,还是很多很多年前,有何方神圣来此避难过,否则无法解释上下两层、圆形房间的设置,上层平台还有斜坡向下,一直连到地面,剩下的则是这个“房间”四壁到处都是岩虫钻过的孔洞,不过还没有密集到会使四壁无法支撑的脆弱架构那种程度。

  宽敞也有一点不太好,就是很难利用地形限制虫母(说得它不会钻地钻墙一样),以及会像现在眼前所见——除了虫母非常好辨认之外,场地内挤了二十几条大型的食晶岩虫,就像是女王的臣下一样拱卫着它们的主母在巢穴休息。这么看来——宽敞一词可以作废。

  冒险者们的运气无疑算是好的,没有遇到虫母正发疯狂躁的时候。

  他们齐刷刷伏在平台的边缘,一边望着下面二十三条大型的食晶岩虫,一边嘀咕着“卧槽这么多,笔直冲下去会不会被乱石砸死/碾死”。

  猎人用膝盖轻轻踢了一下异国来客:“你不是在旅店吹牛吹很大吗,快讲讲你的战术。”

  闻言,队友们纷纷投来信任度不一的“期盼”目光。先把满脑子重火力炸弹先制攻击饱和轰炸的念头扫到角落边上,英杰冷静后,示意大家安静:“死灵法师,你能控制这些岩虫的极限数目是多少?”

  “包括已经有的这家伙,五条,而且操纵期间我不能再进行攻击法术和其他法术的施放。”

  “嗯。”战士英杰点点头,记下,又问,“蓝龙,你的冰环能同时冻住几条?”

  “四,极限数目了。”辛达掰了一个手指收着。“先说,只能冻尾巴冻不住头啊。”

  “那就是能暂时牵制八条,洛恩,你的冰冻陷阱能困住一条。牧师,你的心灵控制能干扰其中一条吗?”

  “别小看我,能做到!”

  “萨满女士你的妖术呢?”

  “元素生物不可以变成青蛙哦。”

  “啧。”那就是九条,还剩十四条。

  “哎,不问我们的吗?”潜行者杰哈指了指自己和战士昂古尔,有点委屈。

  “我就问你现在敢不敢直接从这里跳下去。”

  杰哈识趣地立马怂了。如果下面没这么多可怖的大虫子,他也许还愿意跳一跳。

  “你们俩待上面,如果有虫子上来马上跑,在平台的东南西北向放置四个绳索抓钩——没有的话问维罗塔要,被追急了往下滑,喊你们下来的时候别犹豫,十万火急了往慕纳女士或者牧师那里靠近,绝对记得,保命第一。”

  面对凯鲁克亚斩钉截铁的训示,两人点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实力不济,打打杂总是可以的,也算参与了惊心动魄的战斗。紧接着,凯鲁克亚给他们布置了力所能及的任务:“第一步,潜行者,把你的暗影帷幕技能开启,罩着我们潜行下去,狮子待在平台上就好。待会我们下去开打之后,你回到平台上来,听我的口哨声,向下投置炸药,至于炸药我去矿山工头那里买了些来,分布在平台的对角线上,你们看准密集点投掷,注意队友位置,别跟我说早上没吃饱你们就没力气扔。”

  “没问题,大佬。”

  “……”这个称呼有点怪怪的,从实力上说这样吹捧的确没问题,但从铭牌上来说自己也不过只高他们一个等级罢了。“那么我们先做战前准备工作。第一步,放置炸药。”

  谢天谢地,这些家伙们看起来都像是吃饱了正在睡大觉,没有岩虫察觉到上层平台钻进了几只“蚂蚁”。十个人里除了女士和小姐不用苦力之外,八个人分别将四十桶矿山炸药“悄无声”地放置在了圆环平台的笔直两端上,维克多让他们拿出在上古领主那里得到的流焰宝石,宝石只要在岩石上磋磨几下便会急速升温,短时间能能达到炸药桶引线的燃点。

  布置好后,杰哈忐忑地开启了暗影帷幕,笼罩了除昂古尔之外所有队友,半径五米以内脚步声乃至气息几乎被完美地掩盖,他们来到下层的一角。

  这时死灵法师-灵语者已经在左手手指套满了五个银质符文指环,每一个指环都对应一个有标签的傀儡术符咒,他们蹑手蹑脚地将符咒用强力胶水黏在岩虫的头部附近。傀儡术对大型食晶岩虫的控制时间极其有限,只有五分钟,技能冷却时间长达三小时,可谓死灵法师们的兜底大招。

  凯鲁克亚说这也足够了,五分钟内我们至少要少五个对手,就算损失了也不亏,如果损失了,就想办法集火快一点。

  蓝龙作为冰法,想办法风筝几条是几条,情况过于危急的话要变回龙形作为副坦吸引火力,确保队友的存活。

  洛恩布置好了冰冻陷阱(虽然预计用处不大),慕纳女士天赋已经调整为治疗,放下了限制移动速度的石缚图腾,维克多磕了持续时间只有半小时的强效磐石坚毅合剂,法系职业们磕了同样时限只有半小时的强效法力升华合剂,待战士英杰右手的琥珀双刃向下一划——

  奇袭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