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异族研习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20 2019.04.04 20:34

  异族被安排在大宅的一间客房里,就在姐弟房间的楼下,房间不大,内设也很普通,似乎姐弟也不想过于张扬而引起仆人们新的议论。艾莉娅叮嘱它,它有一天的时间可以来熟悉自己的房间,熟悉人类拟态下的活动方式——她尤其强调了人类的站姿和坐姿的问题。螳螂妖常年的站姿都是屈膝,这与节肢的关节构造有关,走出地下室的时候是被洛恩半扛着,所以跟大宅的仆人打招呼的时候也没能完全站直——当然这会被解释为它身体虚弱和身高高于小少爷的缘故。因此,它必须花一点功夫来让自己看起来站得更直。

  此外坐姿似乎可以轻易习惯,这里不用将自己较为脆弱的腹部贴在冰凉的石头上,人类房间的内设,那种在坐姿状态下支撑躯体的叫做“椅子”的东西,跟在皇殿和议会里的设施差不多,被绒布包起来的软软的垫子。如果想要躺下,房间里的窗户旁边是靠墙而立的床,虽然看起来不会有多么柔软,至少也保证了不会太硬,此外还附有保持温度的工具,人类称其为“被褥”和“毯子”,其中“毯子”的质感比较熟悉,是动物的毛制成。

  此外房间里还有很多它叫得上、可以理解以及不可以的摆设。

  英杰中的后辈开始觉得有点那么头大了——在它自己的生命中,作为一个战士,武器和护甲是自己最重要的家当,自从有了功勋之后,议会奖赏了它魔法口袋,里面可以放进很多的必需品和收集品,此外,它也在议会驻地有一个工作期间用的小虫巢,虫巢就挂在圣树的树枝上,里面简朴得几乎只有一个睡起来很舒适温暖的巢,武器和护甲的挂架,还有随手记事用的琥珀板,和作为自己英杰俸禄的罐装高级液体滋养琥珀。因为是战斗型,所以不像那些科研型人才有一大堆的家当需要时刻陈设摆放,虫巢的面积也小去不少。

  而人类不同,人类的生命相较于它们则短暂很多,因此才如此注重于布置自己的居住环境,以确认自身的记忆和享受存活的过程。

  逐一确认了房间里的环境和摆设,凯鲁克亚在脑内收集整理了自己需要提问的地方,那个救自己回来的猎人待会会来找它。

  它虽然心急于探求敕命交待的事情,可是心里也认同了艾莉娅她们的观点,有时候,太过冒进的做法的确得不到答案,不然的话,皇廷早就让英杰带着大军来宣战了不是吗?女皇远虑,是给了它们时间的。

  这位客人爬上靠窗的床铺,用屈膝的姿势趴在窗口上往下看,这里是三楼,可以清楚地看见大宅院子里,人类之中仆从阶级忙碌的样子。这让它不禁想起故乡也是这样的,普通的平民每天也在辛勤的劳作,狩猎、驯养低等动物、培育植物、修葺建筑。因为皇国的环境相对封闭,所以大家的生活质朴、没什么忧虑、也没有过多的需求和奢望,日子就像轮回一样咕噜噜地重复着转圈,只有间隔个几世纪就会有的战争能拉起大家的热情和兴趣,尤其是自己这样被造就出来的精英份子。

  “叩叩。”

  房间门是半掩着的,趴在窗台上看院子的异族机警地回过头来,内心自责着因为看得入神想了太多而忽略了有人逼近自己本应该警戒的范围。

  洛恩抱着几本书站在房门口,敲门以吸引它的注意,然后才慢慢地走进屋子,将书本放在屋子中间的小圆桌上,圆桌面上摆放有书写的工具:“姐姐要忙餐厅和珠宝店的工作,猎人公会比赛完了之后会我会比较有空,那么这段时间的补课,就由我来进行了。”

  若要以伪装融入人类的社会,就必须努力学习它们的生活方式,熟悉他们的做事方式,不要露出危害自己的任何破绽,这是赛希尔前辈的教诲。因此,就算面临的信息量太大,再让自己头疼,也必须忍耐——为了能够完成光荣的敕命。

  第一次做这种教导式的工作,洛恩也没有太多的准备,只有按着自己预料的步调来,然后再看看对方想要知道什么。为了提起精神,他稍微收拢颈后的头发,用发圈将它们扎高一点。

  这个动作并没有被英杰忽略掉。

  尤其是洛恩将头发向脑后收拢时,一直隐藏在右耳的耳环吊坠,引起了凯鲁克亚的注意。

  “你的饰品……为什么是这个形状?”

  洛恩扎好头发之后,右手食指弹了弹耳环的吊坠:“你说的是这个?”

  “是的……似曾相识。”它也只能说到这里了,心中根本就对那耳环的造型再熟悉不过。要么,这是多年以前人类及其盟友的战利品,要么就是战利品的仿制品。被人类戴在身上炫耀,让它不由得心生愤怒。愤怒所衍生的冲动让它几乎想要本能地冲上去将那个东西从对方的耳朵上扯下来,他们怎么配去佩戴这样的饰物……可是却有另一种力量成功地阻止了这份冲动,是理智吗?

  “我做过的一个梦,梦里的东西。”洛恩思索着那个梦的细节,“反正就是个很大很大的树,树上挂着的一个个这样造型的东西,我跟姐姐描述了之后,她让店里的工匠给我做的,中间的材料的确是琥珀——这可是我得到的贵重的生日礼物。”

  “是吗。”它暗自庆幸自己的镇定,原来内中的缘由并不是那样,但愿这个人类不是在说谎。

  但是这依旧无法立刻平息它心中的疑惑和震惊……因为这算是它来到这里之后第二件算得上惊讶的事情。

  为什么人类会知道议会驻地的圣树下,那些高悬于树枝上的虫巢的样子。

  不过,当它再想起圣都被入侵的事情之后,这个问题就不再值得惊讶了。

  ……想太多没好处。

  前辈们教导它:战斗是最有效的导师。

  从生下来就服从聚生虫本能的凯鲁克亚学会了如何厮杀,如何在敌人的大军中用猩红的刀光砍出一条血路,如何用烈风的呼啸声唱出敌人的葬歌,也学会了如何进行团队合作。自从被册封为英杰之后,它以“狂风之刃”这个光荣的称号兢兢业业地为议会执行着任务,鲜有失手。有时候,它因为无聊也会去拜访其他同样身为英杰的同僚,去看看那些虫巢待遇比自己优厚的所谓“技术性英才”在干些什么,不过结论每每都是搞不懂和太艰深,能说到一块的话题真的寥寥,最后还不如去跟琥珀匠师-隆派亚·刃心聊天,至少战士跟武器工匠好歹能聊到一起。

  这次议会和皇廷一起下达的敕命,对久眠苏醒的英杰来说本应该是可以再一次青史留名的光荣一役。

  从故乡出发的前半段旅程无疑很顺利,似乎议会和皇廷都在祝福每一位出使的英杰都能旗开得胜。但是皇廷和议会自身也清楚,如果一切都那么顺利,它们何必还要派出最优秀的人手?这种担忧很快在凯鲁克亚跨越领海及有效控制海洋范围之后得到了印证。尽管南下的风没有达到十分凛冽的程度,可多多少少在命运的意味里夹带了坎坷之类的形容词,并一一在后来的日子里被悉数兑现。

  一直以来,它狭义地理解了前辈的教导,认为战斗就是杀戮,无论是用自己的身体和武器,还是别人的毒药、法术和陷阱。这样的导师教出来的学生学会的就是如何最有效的杀戮和征伐,以及最大几率保证生存。

  于是乎这次的任务好像就超越了它的理解范围,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引导者将几本厚厚的书放到桌子上的那一瞬,它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我只想知道最重要的信息。”

  洛恩了解了它的不耐,于是合上一本还没有完全打开的书:“你想先知道哪方面?”

  “告诉我你们这边的度量衡,嗯,长度。”

  猎人有点讶异,但随即照做,他用两只手伸展开来:“这样叫做一米。”

  英杰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相当于我们那边标准的三个叶径。”

  “叶径?”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国度的先辈,用某年圣树的一片最为标准的树叶中央的主径的长度确定了这方面的标准单位。”

  “原来如此。”

  “那么,我要找的目标,用你们的度量衡来说大概就是长、宽、高在两米半到三米之间的东西。”

  “这么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丢的?”

  若是异族的本来面目,洛恩几乎是看不出来对方的情绪是怎样的。可是这会,只要不是出门戴风镜的话,喜怒哀乐还是会透过人类拟态这个伪装而显著地呈现出来。看样子,它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说,要怎么说。

  果然还是吝惜着自己的信任,洛恩轻轻地叹气,继而忠告对方:“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信任的代价,如果连这点都不肯的话,你可以不用依靠我们的帮助。我家大宅的天井可没有盖盖子,完全可以趁着夜色飞走,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寻找真相。或者赌一把你的力量真的可以闯进王宫逼迫国王陛下说出真话……算了吧,有首席枢机卿在,完全就是痴人说梦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