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南来之风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330 2019.03.22 15:41

  维拉克鲁斯帝国,圣都-特诺奇蒂特兰,狮皇宫——

  一个眼看就是多云转晴的好天气。狮皇宫的星期天是惯例地不会有早朝那种事情,除非是全国各地的行政官员们有急事会向他们的狮心王陛下递交需要处理的急件,可是近些年来天下太平,国富民安,四邻和睦,一切都在地方官的能力处理范围之内,作为他们的统治者,加西亚·索兰·狮心国王陛下也乐得清闲。不过,清闲并不代表星期天的休息就一点不理国事。

  大概一米八还有多的大块头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又揪了揪自己长不过一厘米的金黄偏棕色的短胡,对于儿女在凉亭外的草地上跟皇家御犬一起嬉戏也只是偶尔欢呼一下。作为一个失去妻子的鳏夫而言,儿女自然是除了国家之外他最大的精神寄托,他通常是很重视与孩子们一起的可贵的周日,除非……有约在身。

  小王子和小公主是双胞胎的兄妹,他们招呼着父亲一起来玩,父亲犹豫了一会,男孩跟女孩就将他从凉亭里拽了出来,撒娇说粑粑不爱他们。就这么两个孩子,寄托着对去世妻子的念想,做父亲的哪有不心软的。

  玩着玩着,国王陛下仿佛也找回了童心与记忆,陪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等他忽然一瞥发现凉亭里多了一个人影的时候,才一拍脑袋想起来“哎呀我忘事了”,将孩子交给比他俩大一点的侄子安德烈一起先带着玩,匆匆忙忙整理了衣服回到凉亭:“噢,我等你——”

  “‘我等你好久了’——这该是我的台词才对,加西亚。”等了一会的,是一袭黑色朝服的女性,比国王要矮一些,有着及肩的银色头发和琥珀色的瞳孔,面容清俊,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淡妆,戴着金框的单片眼镜,给人职业干练的第一眼印象。但没有谁敢擅自认为她是国王的秘书官,无人不知,她是当今国王陛下的左膀右臂,帝国第一有权势的女人,某种意味上没有血缘关系的王姐,掌管着国家内阁的首席重臣——她就是维拉克鲁斯帝国首席枢机卿,雷诺·普拉菲尔。

  首席枢机卿率先抢过了话茬:“整整15分,我实在不忍打扰,并提醒你今天的约见事宜。”

  国王陛下赶紧不好意思地向她道歉:“对不起……我刚才是玩过头了……难得周日,没什么事就多来陪陪你的小侄子小侄女啊,宅在办公室是要养蘑菇么?”

  “我就算养蘑菇也不是因为闲(是因为能食用和推广)。你只是想我来看你吧?我可是很忙的……”

  “是是是,比我还日理万机、周日不息、全年无休的首席枢机卿阁下……你简直就像个工作机器,拜托,有点人样好么?”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自然是——虽然你不是纯正的人类。

  “国家机器要有人运作才行,你这个关键齿轮带速太慢了还要我来拖着你走。”首席枢机卿放下了带来给小盆友们的体贴小礼物,随即神色严肃地对国王说,“有正事。”

  在原本应该放松的周日小聚上谈论国事,这已经习以为常,从国王蓝色的眼睛里聚敛起正经的眼神,侧头并用目光示意坐下来慢慢说,又对仆从勾了勾手指,仆从会意地给普拉菲尔阁下斟上一杯红茶,给陛下满上一杯咖啡。

  “新的‘预言’吗?”加西亚·索兰·狮心之所以封馈给自己的守护者以首席枢机卿这个权力甚至高过宰相的职位,统管枢密内阁这个国家最高集权中心,不仅仅是因为信任和人熟这件事,雷诺·普拉菲尔坐到这个位置无人胆敢质疑,必定得有什么能够镇住其他意见的绝对权威。

  “是的。我的笔记本在新的空白页里出现了关键字——‘南来之风’。”

  首席枢机卿阁下有一本神奇的笔记本,当每个特定的时候会像故事绘本一样,出现每一话的标题,再逐渐出现预示未来的图案,只有笔记的持有者可以解读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可惜,并非百分百精确。

  “南来之风?这个词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南来之风……南来之风……南来之风……”

  国王陛下又开始揪自己的胡子碴,有点……抓耳挠腮,这个词让他有不好的感觉。

  枢机卿眨眼,琥珀色的瞳孔透出肯定的目光,提醒着他:“‘二月的南来之风’——这可是狮心王朝历史上的大事件。因此还有王室血脉的一支被彻底从历史里抹消了,别说你已忘记。”

  一千二百年前的历史不是谁都会去随时记得那么牢,但提起“二月的南来之风”这个特殊字段,任何狮心家族的人的神经都会变得敏感,作为国王更是如此,他们不可以忘记,亦不能因为现有的和平就放松所有的警惕:“啊……那件事,因为还未成为战争女神的莉莲娜殿下被陷害死去而导致的,南方国家势力的北上突袭。”

  “没错,看啊,这笔记的一页……”笔记的主人翻开有着关键字的一页给国王看,手指划过那些零碎的图案,上面的信息是不完整的,好像有人用橡皮刻意擦成那样似的,又像是水彩纸上颜色逐渐晕开的边缘,“昆虫的翅膀,朱红色的、似乎是充满愤怒的眼睛。”

  “平生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我可没有制造什么惊天动地的冤案,为什么……”

  “是啊,都照顾你这么些年了,你好歹也中规中矩地成了民众眼里的贤明君王,也没有出现过轰动地方的冤假错案,轮不到这些南方的居民北来发难。”

  “历史上除了那次又不是没有跟螳螂妖交手的记录。”

  “但是深究起来,每一次战争的源头却未必是它们的错。”只是为了神明的尊严而必须战斗,与其说是这个种族要战斗,还不如说是它们的圣树要求它们去战斗更为确切。

  “那就让人困惑了……你的意思是,不论原因,战争仍然可能再起?”

  当手指触及笔记的该页,闭上眼睛,清除杂念,进入冥想,就能听到最初是零散、细微的嗡鸣,逐渐地增大,好像蜂群的倾巢出动那般,剧烈而激进,相差无几的虫人的身影遮天蔽日。“我当然希望弄清原因,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时间……本来就已经够忙碌了,可不想再让战争来增加工作量,我也想周末在家睡到自然醒。”

  “这些年真的辛苦你,我想给你放个假,你也没有休过。”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但是前年才完工的国境防卫体系是可以开始检验它的效能。既然投入巨资,那就应该看看回报。”普拉菲尔枢机卿合上了笔记本。一座座顶着魔法晶石的高塔的影像,在脑海里愈发清晰。“发个密令最好,没必要搞得南边人心惶惶的。”

  塔尔·维拉是这个国家南部海岸上的一颗明珠,位于马尔马拉河口三角洲的西侧,是一座具有千年历史的、文化、政治、军事、贸易、海运的古城,繁荣兴盛一词便足以概括整个塔尔·维拉了,如果说圣都-特诺奇蒂特兰算一线,那么塔尔·维拉城便有幸与其他重要城市一起,算二线,二线中的佼佼者。

  忙碌与休憩在交织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比起港口的卸货上货流转不停,晨歌大街的“日光玫瑰”茶餐厅,那可就是属于不忙碌的人们休闲放松与精致美食的好去处了。

  餐厅的老板娘芳龄二十四,未婚,追求者,不乏。

  艾莉娅·红榴,塔尔·维拉城珠宝家族一支的女继承人。现在手中主要经营着珠宝店和餐馆,虽然还有一个花店的副业,但是大部分时间都交给管家经营了。为此,她加入了烹饪公会,有甜点师与茶艺师一级执照,师从拥有上述两项特级执照的海底餐车的主人,慕纳女士。

  如店名,玫瑰味的慕斯蛋糕是艾莉娅的招牌镇店之作,有着让人过喉难忘的味道,艾莉娅也有个特定的习惯,只在每周的二、四、六制作,原因是希望顾客们有回味的间隙。此外的其他甜点也深受好评,许多固定会路过塔尔·维拉的客商们不是亲自前来就是派仆人来,哪怕味道可能因为时间而失去些许新鲜也要执意打包一份带走。为此,每周的双数日,艾莉娅总是会在餐厅里忙个不停。

  星期三——

  这天,老板娘不是很忙,快到中午的时候,餐厅的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进来的人是个与艾莉娅年纪相若的青年。总体是浅棕色的短发,右侧鬓角稍长,垂到快与下颚相齐的地方,脸上有着浅淡的伤疤,左耳上挂着像是虫巢造型的耳坠,发尾大概因为有段时间没有修剪而不得不用皮筋扎起一小节,眼神清澈干练,青草绿色的瞳孔与茶餐厅里的盆栽植物叶子很是相近。

  背上有一张弓,一个箭袋,腰间还有一把大概是剥皮割肉用的小刀,以轻便的皮质甲胄为主的服饰,身上还有些来自森林的特别味道,任何人都不难猜出来这位青年的职业应该是个猎人。

  他推门进来,对老板娘说:“姐姐,我回来了。”

  声音沉着,清晰,不希望刻意制造什么惊喜,打扰到了姐姐的工作。

  “欢迎回来,洛恩。”艾莉娅从吧台里走出来,快步来到青年的面前:“今次的猎物是什么?”

  “铁鬃羚羊,一共猎到三头,一头卖给了码头老主顾的店,两头暂时寄放在他家的冻库,我先拿一部分回来给你看肉质如何。”

  “辛苦了~先拿去厨房~我马上就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