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六章 海平面下的恶意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273 2019.08.19 23:35

  “哦?说来听听,小伙子。”慕纳女士对海洋相关的奇闻轶事非常感兴趣。

  “前几年我在调查与马塔拉悬案相关的信息时也花点时间去搜罗了一圈传闻故事,其中就有这个。那是一本纸张都发黄的古籍,少说也有个几百年,没被虫啃也算保养得当,讲了一些存在或损毁或飘渺浮云一样的海上、海岛和海底遗迹,里面提到了‘海神的处刑宫’。海神阿比斯将不敬、有罪、好奇心过于旺盛的人投进处刑宫,能够在里面拿到免罪符并成功走出来的人将获得赦免,而被海神确信并认定有罪的会遇上死牢,如果能在死牢里都能挣扎求生成功脱逃,海神兴许一高兴还会送点纪念品。”

  “我们有什么罪过和不敬可言,至多是好奇心旺盛了一点。再说我们是带着使命深入地下的。”凯鲁克亚较真到。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阁下。我是想表达,此处地下迷宫很可能是当年信奉海神的信徒在阿比斯的指导和协助之下才建起来的。然而此处的神庙不知什么原因被废弃了,知晓迷宫秘密的人大多已经入土,但也有真正征服过迷宫的人,反过来利用迷宫做了点什么。”

  “钥匙先生,你是否还猜想,迷宫地下可能囚禁着失踪者?”

  “一开始我对此的确信率只有四分之一,现在已经飙升到四分之三,若不是迷宫里有什么不欲为人知的事物,放我们在迷宫里自生自灭就行,犯不着阻拦卡尔利兹阁下您的侦查虫群,,早早赌上石门,让我们从一个入口走到另一个出口不就结了?然而当您的前锋往特定的方向行动后,比刚进迷宫时更厉害的杀招就出来了。”

  “既然‘黑鳐’在翻车鱼岛上,会不会是他单纯因为我们知晓了他的身份而只想要借迷宫除掉我们?”

  “这种可能性也很大,毕竟我们是六个人,除非他有很强力的帮手,否则稍加打听就应该知道我们这个队伍一点也不好惹。但从一般的侦探故事逻辑来看,犯罪嫌疑人第一次意图加害失手之后,只要被加害人尚未掌握其决定性证据,就不会立刻追加狠手,因为这样会加重暴露的风险。他没能杀得了我,我们也没能掌握他囚禁失踪者的证据,大家都是两手空空。”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无限趋近于真相,他就会慌,慌到必须下手除掉我们。”

  翻车鱼岛——

  距离废弃的海神神庙是特别不远的东南方向有一个农场,农场里生活着一个身体健朗老头子,常年独居,自给自足地在农场小院里种了许多蔬菜,养了几只下蛋的鸡,两匹马,有一个常年在外面跑海员的养子。时常有游客来他的农场小院参观,他也十分和善地与客人以物易物,心情好的时候,会招待客人在自己的农场小院吃一顿饭或者小住一晚。

  “来来来,这可是我自家农场新鲜出产的鸡蛋和番茄做的菜,我上午去海边钓的鲭鱼,捡的青贝,小龙虾什么的你大概在马塔拉城吃过了就没去捕捞,还有炒胡萝卜,院子里结的葡萄和车厘子。别嫌弃我这里没啥好菜就行~”老头子很热情地招待着一位学者模样的人,就差没给人家夹菜了。

  “不用这么殷勤,萨奇尔。我每年都会来你这里三四次,都是老熟人了。”被称作萨奇尔的老人所招待的学者模样的人,正是与康斯坦丁在马塔拉城有少许交集的法罗·本尼迪塔斯,外号“黑鳐”的男人。

  “又干掉一波愚蠢的冒险者,总归是辛苦了嘛。”萨奇尔向法罗举杯致意,“我是没想到你会来亲自操作迷宫的死牢机关。”

  “能轻易识破我就是‘黑鳐’的冒险者并不愚蠢,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聪明。尽管我怎么想也想不通是在何时漏的马脚,为了保险我只好把这几年固定合作的知情人干掉。”

  “还会有人知道你是‘黑鳐’吗?”

  “应该……没有人了。就算有也是空口无凭。”不确定哪个店老板还给谁提起过自己,法罗回敬对方的举杯之后依然神色严肃,“我对那个白金铭牌的战士只是一个诱导,没想到他还较真地带着同伙一起去了废弃的海神神庙,把暗门撬了出来。我最初只是远远地看着,等待他们被迷宫的机关好好制裁。可是有一只猫突然从通道里跑了出来,我立刻使用隐身术隐匿形迹,目睹那只猫变成了一名精灵圣骑士,破解了暗门上的符文锁,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意识到他们是有可能比较安全地避过有符文锁规制的通常陷阱机关,所以才急匆匆地赶到你这里来操作‘处刑宫’的死牢机关。”

  “既然用了‘死牢’的机关,应该没得活了。”老头子得意地晃晃手中的银酒杯,“身为海神前祭司的你对‘处刑宫’再了解不过,‘死牢’为了避免囚犯逃出去,刻满了禁止各种法术的咒文,就连试图变成海洋动物从水里游出去都是想都别想。所以,他们必死无疑。”

  “理论上是如此……但没有杀死人的确切感,我始终无法放心。”

  “现在你也不可能去‘死牢’一看究竟。我记得你说过那是个用一次就要花很大力气再重新吊上来的机关,这也算是第一次使用,其他的倒霉鬼根本没运气消受。既然封印了那么多使用法术逃掉的可能,他们的下场就只有凄惨的死亡。这也算曾经身为祭司的你献给海神的祭品,不是吗?”

  “我在想,今年要不然还是收手一次比较好。一想到有人知晓如此谨慎的我是‘黑鳐’,心里就有种被暗处飞来的凶器击中的感觉,令我恐慌。”重要的是这种恐慌是从未感受过的。

  “就算你这么想,那波愚蠢的冒险者也算是‘失踪’在海神神庙里了。”

  直到四年前,废弃的海神神庙一带还是岛上开放的游览景点,也总有冒险者趁深更半夜没有人的时候跑来这里探险,的确有几波人发现了神庙各处潜藏的地下迷宫入口。幸运的,从一个入口走到了另一个入口(出口),说迷宫不过如此,有几个做做样子的机关,和被人早早光顾过的宝藏暗室,从里面捡出来的剩余财宝值不了几个钱。不幸的,就直接躺在了距离入口没几步路的陷阱机关利齿下,最后报警求助,丧葬费或复活费用自掏不说,还被警署和主办方罚了一大笔钱,勒令不准外传。介于不长脑子的冒险者容易被好奇心害死,从四年前开始,这里被禁止进入,并设下了魔法结界。观光客至多可以在神庙外围与建筑合影留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