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玉之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重回晋都

玉之觞 宣娇 2382 2019.02.11 15:30

  晋候带着军马走走停停,第四天方才到晋都绛城。宫中人等早已接到消息,由申生带领着文武大臣,在外朝迎接晋候。耿姬也带领着六宫姬妾,前来迎候。乌鸦鸦一片人众,站在外朝门口的庭前。晋诡诸已换了一辆日常乘坐的辇车,由一众手执长戟的虎贲护卫着,车后诸多内侍宫女,手捧器物,随车而行,所到之处,鸾铃声响,樊缨飘飘。晋候站在车上,手扶槛栏,向下俯览,紧跟在晋候车驾后面的是骊嫱和骊姞的舆车,车上挂着厚重的帘布,并不见姐妹两人。

  申生立于众人之首,高声道:“恭迎国君狩猎回朝,国君得天庇佑,克明其德,威仪四方,天下百兽,莫不来归!”身后的诸卿大夫俱躬身迎驾。

  晋候见多日不见世子,申生竟瘦削许多,知他因是国事操劳,道:“国中一切可还安好?”

  “有赖众臣群策群力,国中平安,边疆除了廧咎如部略有侵扰外,别的尚且安好。诸多事宜儿臣不敢擅自决定,还要请君父亲自过问后再议。”

  晋候点点头,见耿姬也带着数百姬妾跪于阶下,遂道:“你们也都起来吧,以后不用如此兴师动众地出来迎接。”

  谁知耿姬等依旧跪地不起,耿姬一脸肃然,郑重其事道:“请主公恕罪,臣妾有事禀告。”

  晋候皱眉道:“有什么事不能回宫再说吗?”

  “主公明鉴,骊姬姐妹万万不能让她们回宫啊。”

  “这是为何?”

  耿姬横了横心,高声道:“主公不知,骊姬姐妹心怀叵测,在宫中恣情骄横,虐待宫人,违犯宫规,骊嫱更是指使下人杀死女椒,并试图毁尸灭迹,这等罪逆之人,怎可再让她们进我晋国的庙堂。主公不在的这段日子,臣妾已将罪证一一查实,录得人证、物证俱在,请主公过目。”

  耿姬一抬头,身后的永巷令便让两个寺人抬着一箱的竹简来到晋候的车前,永巷令手执一张罗列着罪名的帛书,请晋候过目。

  晋候没有接帛书,只略略扫视一遍,冷冷道:“寡人不在的这段日子,你们做的事情到是不少!此事世子已经在来信中和寡人说过了,其中的是非曲直也不能光由你们说了算,寡人自会让人查清楚的。你们先退下吧。”

  耿姬哪里甘心就此放弃,道:“主公,世子在信中的话恐怕不尽属实,据臣妾探知,世子曾经伪造主公的手书,将骊姬姐妹接出宫去,这封书信还在,请主公过目。”

  耿姬将一封帛书递上,东关五走过来,接过帛书,递到晋候面前。晋候早在世子的来信中知道申生伪造书信一事,世子在信中称自己是为了搭救骊姬,和长漪共同商议后,情急之下做出的不得已之举,晋候乍见之时还颇为不满,但见了骊姬姐妹后,生起旧情,对两人大为怜惜,便也不再计较,此刻见耿姬又提此事,也不甚在意,只挥挥衣袖道:“此事寡人已经知道了,申生伪造寡人的手书,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主公,”耿姬咬咬牙,向前跪行道,“臣妾还有一事禀报,世子接到主公的来信后,便将骊姬姐妹接出宫去,但并没有直接去杨县,而是先去了世子的邑地—南槐庄,并在南槐庄住了两日。”

  晋候闻言心中咯噔一下,申生给自己的来信中,详细说了耿姬等人如何虐杀章含宫的宫人,又将宫人们屈打成招,逼其指认骊嫱杀人一事,所以申生才伪造君父书信,逼耿姬放人,将姐妹俩救出宫去,又派人护送姐妹俩至杨县,其余的事便未再提,此刻听耿姬这么一说,才知中间还有这段缘由。

  晋候看向申生,沉声道:“世子,你为何不在信中提及此事?”

  满朝大臣卿士皆站在世子身后,屏息凝气,不敢出声。申生面色苍白,走上两步,定了定神道:“耿夫人所言确有其事,儿臣,儿臣有……”

  申生的“罪”字还未出口,晋候身后的车舆里,有人高声道:“是妾身有罪。”

  众人抬头,见骊嫱和骊姞相互搀扶着,走下车来。骊嫱这两日的病虽大有起色,但身体依旧孱弱,走了两步便脚下踉跄,东关五上前急忙扶住。

  姐妹俩走到离世子三丈远的地方,突然双膝跪地,向申生行稽首大礼,然后姐妹俩起身,整整衣襟,走至晋候车驾前,骊嫱语声含悲道:“主公,世子不愿说的事让妾身来说吧。世子见我俩蒙受不白之屈,不惜以身犯险,将我俩救出后宫,不想早有刺客埋伏在路旁,半路行刺我们姐妹俩。世子为了躲避其追杀,只得转道将我俩送入南槐庄暂避,一面打听主公的消息,想等主公回来后再将我俩交给主公。不想那杀手不知受了何人指使,竟追寻至庄中,半夜潜入暗杀我俩,却阴差阳错,错杀了庄内的两名女婢。世子无奈,只得将庄丁扮做商贩的模样,将车队扮做行商的马车,护送我俩出庄躲避,可是……可是,这些杀手竟如蛆附骨一般,还是找到了我俩,为了将我俩置之死地,甚至不惜滥杀无辜,众多的庄丁都惨死于他们手下。主公,我们姐妹俩的命不足惜,可是世子乃正人君子,国之统续,难道也要遭受不白之冤吗?”

  骊嫱说到此处,已是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里克也从群臣中站出,道:“启奏主公,世子前几日在北市口遭人拦路刺杀,伤了两名卫士,幸好世子无碍,同时世子府中莫明起火,若非末将带兵适时经过,冲入府中救火,后果不堪设想。卑将无能,目前还未查出行凶者和纵火之人,但这两起事想来应是同一伙人所为。”

  晋候脸色发暗,本就大病初愈,又在风中站得久了,寒意渐生。晋候咳嗽数声,缓缓道:“寡人不在的时候,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好事!站了半日,寡人也乏了,有什么事回宫再说。”

  耿姬知道今日已无法阻止骊姬姐妹回宫,只得带领众姬妾起身,恭请晋候回宫。卫姬猛然一抬头,见骊嫱对着自己面露讥诮之色,卫姬正因刚才骊嫱的一番巧言佞词而忿懑不平,此刻不禁恶上心来,指着骊嫱怒骂道:“你这个妖女,欺上媚下,凭着一张利嘴在此惑乱众人,你,你与那妲已,妹喜又有何异?”

  骊嫱掩面泣道:“妾身知道卫姐姐对我有颇多怨言,但请众位姐姐先让主公回宫歇息,主公大病初愈,身体尚未恢复,外面站得久了,恐痰症再起。回到宫中后,我们姐妹是杀是剐,随夫人和众位姐姐处置。”

  晋候沉下脸道:“卫姬身为樊雍宫首位,庙堂之前,出言无状,仪态尽失,实在有失夫人之德,即日起,由次夫人降为世妇,迁至太庙旁的静心堂住着,一月内不得擅自外出。”

  言罢便率着骊姬姐妹由路门进宫去了。众姬妾见晋候发怒,竟无一人敢为卫姬求情,只得起身恭送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