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玉之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九章 秋日赏菊

玉之觞 宣娇 3515 2019.05.01 15:30

  东关五自从上次依着骊嫱的主意,派人冒充申生的手下,给朝中重臣送了不少胡蜜瓜以后,里克也不甚在意,一切都交由里氏去处理。里氏见此瓜稀奇,便亲自送了几个到骊嫱宫里,骊嫱又让她送到惠安宫去。

  顺嫔见自己当上主位没多久,就有人来巴结,颇为自得,收下了东西,又急巴巴地在中秋节那晚在晋诡诸面前卖弄伶俐,一通话将晋诡诸惹得拂袖而去。顺嫔不知内情,只道是自己说错了话,一连几日不知所措,直到晋诡诸再次来惠安宫,顺嫔逢迎在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见晋诡诸神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

  里氏这几日却是十分得意,自己成了骊夫人跟前的宠信,出入后宫如同出入里府一般,试问朝中卿士大夫的命妇们,哪一个有过如此待遇?命妇们艳羡不已,前来贺喜的贺喜,巴结的巴结,让里氏更是自命不凡。

  这日一早里氏接到宫里传来的口谕,说骊夫人请她去宫里赏花。里氏这一番受宠若惊,再三谢了恩,送走传令的内侍后,急急打扮一番,乘上马车赶到宫城,宫门口已有一辆宫车在门口候着。里氏上了车,宫车拐了几个弯,与平时走的路不同,不象是去章含宫的路,果然里氏下了车一看,宫门上写的是“惠安宫”三个字。里氏上次奉了骊嫱之命送胡蜜瓜来过惠安宫,见着顺嫔,两人相谈之下甚为投机。今日骊嫱又请自己来惠安宫赏花,可见骊夫人对自己相当亲厚,想到此处,里氏不禁有些飘飘然。

  一个内侍出来带里氏到后庭,让她在耳房稍候,自己进去禀报。里氏等了半个时辰,见一个婢女过来,里氏认得她是骊嫱身边的秀葽,忙行礼问安,秀葽将她带到园中,里氏见众姬妾正围坐在花圃前,赏花喝酒。那花圃里新栽了许多黄的、白的、紫的菊花,霜降过后,正是开到好处,一朵朵姿态妖娆地绽放着。

  骊嫱见了里氏,唤她过来在跟前坐,里氏忙过来谢过,捡了个末位坐了。里氏坐定后,也不敢抬头,拿眼暗暗打量,见骊嫱和顺嫔边上还坐着两个十分艳丽的姬妾,不知道是哪位娘娘,也不敢唐突开口称呼。

  骊嫱道:“里夫人不必拘束,本夫人记得你依稀说过喜欢赏花,正巧惠安宫新栽了许多菊花,顺嫔请我来赏花,本夫人就借机做个人情,把里夫人也喊来了。”

  里氏忙道:“妾身何其荣幸,能得骊夫人相邀。妾身当初不过无心一说,夫人竟还记在心上,让妾身真是惭愧。说起来这宫里的花儿就是和外头的不一样,妾身府里也种了不少菊花,一样的浇水、施肥,就是长不出这花儿的精气神来。不怕说一句俗的,究竟外头没有宫里头夫人娘娘们的这些贵气、仙气,花儿也只是泛泛地长着罢了。”

  顺嫔笑道:“照里夫人所说,一般种类的花儿,一样地浇水施肥,宫里的就是比宫外的强,那天上的月亮星星是不是也是宫里的比宫外的亮些?”

  里氏一时讪讪的,顺嫔身边的几个姬妾都掩着嘴笑。骊嫱道:“看来里夫人颇懂养花之法,依里夫人看,这满圃的菊花,哪朵是开得最好的?”

  里氏起身走到圃子边,俯下身来,一朵一朵地查看过去,远着看,近着看,歪着头看,斜签着身子又看,最后指着一朵硕大的菊花笑道:“依妾身愚见,这花中冠首非她莫属了。”

  骊嫱点点头,向下人命令道:“去把那朵菊花摘下来,送给里夫人。”

  此言一出,顺嫔等人不觉一愣,原来因楚姬特别喜爱菊花,因此晋诡诸让内务司在惠安宫遍种菊花,作为给楚姬的礼物,可骊嫱却因里氏的一句话,就轻易将此花送给他人,众人不免都感意外,尤其是楚姬,心里顿时咯登一下。

  骊嫱见众人纳闷,便向楚姬笑道:“本夫人到忘了这花原是主公送给两位妹妹的,论理还需问过花儿的主人才行,不知两位妹妹可舍得啊?”

  其中一位楚姬忙道:“夫人说笑了,夫人喜欢的,尽管拿去好了,哪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

  楚姬让身边的婢女摘了那朵菊花,送到里氏手里。里氏得了菊花,颇为不安,捧在手心不是,放在席上也不是,只得斜插在衣襟上,坐着不敢稍动。

  此时庖人摆上酒菜,骊嫱领着众女将第一杯酒先祭过花神,众女才向骊嫱敬酒。喝了两巡,骊嫱道:“如此干饮未免无趣,中秋那日,本夫人见两位楚妹妹跳的那支舞分外好看,连主公也大为赞叹,今日里夫人在此,不知两位妹妹可否为里夫人再舞一次啊?”

  两楚姬面上微微变色,论起来自己毕竟是宫中的女御,位同下大夫,而他里氏不过是一个命妇,平日连进宫的资格都没有,骊嫱却要自己跳舞给她看,岂不是故意羞辱自己吗?

  顺嫔见两人面露尴色,遂一旁劝解道:“里夫人不是外人,也常在骊夫人跟前出入,当初第一次进宫向骊夫人庆贺时,两位妹妹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说起来也算是宫里头的老人了。”

  骊嫱笑道:“两位妹妹若是不愿意就罢了。本夫人有一疑问,不知妹妹上次在中秋夜跳的那支舞可有名字?”

  楚姬答道:“那原是一支楚舞,名叫《将离》。”

  “《将离》,好熟悉的名字,怪不得看着也眼熟。莫不是齐国长乐馆中人人津津乐道的那支《将离》?”

  两楚姬听说长乐馆三字,不觉变了色,别人不知,但在齐国,人人都知道长乐馆就是妓馆,风柳烟花之地,纵情卖笑之所。

  楚姬正不知如何应答,骊嫱又笑道:“定是本夫人搞错了,此《将离》岂能是彼《将离》,本夫人听五总管说两位妹妹本是楚国士族出生,家中遭人陷害遂辗转来到晋国,不幸途中又遭盗匪劫掠,将家财全部抢去,无奈家中只得将你们卖作奴婢,幸得总管大人路过,慧眼将你们买下,又蒙主公恩宠将你们收进后宫,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两位妹妹可得好好珍惜眼前的日子,需知人生如翻云覆雨,今日还在花前月下,歌舞不尽,也许明日就是孤影茕立,离世芳魂了。”

  顺嫔等人皆不知齐国长乐馆是专门狎妓的地方,自然不明白骊嫱话中的含义。两个楚女却听出骊嫱言下之意,知道骊嫱早已获知她俩的身份,若不是故意放她们一马,只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这两人也是听说过骊嫱的手段的,只因自己正受晋诡诸的宠爱,连顺嫔也巴结着自己,所以也不十分放在心上,今日见骊嫱如此咄咄逼人之势,心中始有惧意,遂双双起身,向骊嫱行礼道:“多谢夫人教诲,我俩铭记于心。因初来乍道,不识礼节,冒犯之处还请夫人见谅。难得这支舞能受骊夫人喜爱,别说再跳一次,就是再跳个百次、千次也是情愿的。”

  两人也不及更衣,穿着长袍大袖的深衣就在庭中舞了开来,顺嫔为她俩击节打拍,里氏自然诚惶诚恐,连连说好,一曲舞毕,楚姬气喘吁吁回到席上。骊嫱向里氏道:“里夫人觉得如何?”

  里氏道:“妾身今日可是饱了眼福,平生也没见过这样美的娘娘,这样美的舞蹈,就是宫苑里的孔雀、仙鹤也绝没有这种姿态的。妾身今日看了,明日就算把眼睛挖出来,也是值得的。”

  骊嫱转向楚姬笑道:“说到宫苑里的孔雀,姞儿是最喜欢的。那年她亲自喂养两只小孔雀长大,还给她们取了名,一只叫蓝儿,一只叫青儿。如今两只孔雀已长大,羽毛都能拿来当饰物了。本夫人想,不如两位妹妹舍了你们在尘俗的名字,就以蓝儿和青儿为名,你们看可好?”

  两楚女心中虽不乐意,却不得不含着笑,上前向骊嫱施礼道:“多谢夫人赐名,我俩求之不得。”

  里氏此时已猜到这两人大约就是晋候新近宠信的两个楚女,但见她们对骊嫱如此言听计从,也不禁暗暗咂舌。众人又喝了会酒,顺嫔命庖厨将酒器撤下,让乐工上来吹笛,骊嫱唤里氏到跟前来坐。正碰上秀葽端了水盆和漱盂来,里氏便顺手接过水盆,递上帕子,亲自服侍骊嫱洗漱。

  骊嫱净过手、漱了口,秀葽端着水盆下去,骊嫱笑吟吟地向里氏道:“众命妇之中,我与你最是投机,你又与我年岁相仿,我心里一直拿你当自己姐妹看待,今儿咱们坐一起,我和你说几句闺阁姐妹之间才说的体已话。”

  里氏不觉红了眼眶,哽咽道:“妾身不知修了几辈子的福,才得骊夫人如此深情相待,妾身又何尝不是爱慕夫人得紧呢。”

  骊嫱缓缓道:“里司马曾经跟随主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多年,现又身居要职,掌管晋国全军兵马,按理说也是劳苦功高了,可你知道为何当初主公身边的那些老臣都已升为上卿,可里司马始终不过是个上大夫吗?”

  一句话戳中了里氏的心病,里氏涨红了脸道:“妾身愚昧,还请骊夫人明示。”

  “你知道主公最喜欢的是哪个公子?”

  “当然是公子奚齐了。妾身听说晋候早有把奚齐立为世子的想法。”

  “这就是了,里司马当初投在申生门下,如今申生遭主公疏远,可里司马依然追随申生,听说前阵子申生还特意让人送了礼物到府上,此事惹得主公大为不快,你说他岂能将司马大人视为心腹,加以提携?”

  里氏吓得连忙向骊嫱跪下道:“这真是天大的冤枉,什么礼物,不过是几个瓜而已,我家夫君见无甚贵重之物,又听说朝廷中人都有才收下的,平时和申生无任何私下交往,还请夫人向主公澄清啊。”

  骊嫱扶起里氏:“你放心,主公没有怪罪的意思,主公只是冷落申生久矣,有心想让奚齐取而代之,苦于朝中无人上书荐言,里司马为朝中重臣,众望所向,若能替主公了却这个心愿,何愁仕途不是一片大好呢?”

  里氏恍然大悟道:“今日夫人一席话,让妾身如醍醐灌顶,我家夫君本是个榆木脑袋,虽然一心为晋候效忠,却只知领兵打仗,完全不懂曲折通变,妾身回去这就好好开导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