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玉之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无中生有

玉之觞 宣娇 4381 2019.05.10 15:30

  申生的死讯传出后,举国震动,到了出殡的日子,上千民众纷纷赶往曲沃为申生送行,沿途众人扶老携幼,络绎于途,棺木入土之时,更是哭声不绝于耳,曲沃民众念及申生往日勤政爱民的功绩,还自愿为申生守灵看坟,写书立传。

  此事传到骊嫱耳中,骊嫱不免心惊,偏偏此时东关五传来消息,说朝臣们先后上书,称国不可一日无嗣,劝晋候早日再立世子,以德才兼备的年长者为宜,言下之意从重耳和夷吾两人中选择。

  骊嫱听闻此讯,也顾不得避人耳目了,让人把优师叫来,谁知去了几趟,传令的内侍回来说,乐师正病着,已经有几日不曾去乐府了。

  骊嫱急得在宫中团团转,恨不得自己插上一对翅膀,飞到宫外去,此时服侍奚齐的一个小内侍哆哆嗦嗦地进来说,奚齐今日在辟雍宫练习驾驭时,马车不慎翻车,幸无甚大伤,荀息命他们将小公子送回章含宫,好生歇息几日。

  骊嫱不听则已,一听更是急火攻心,拿起案几上一碗滚烫的汤盏,朝那内侍头上砸去,将内侍砸得额角淌血,满脸肿胀,骊嫱怒道:“若是奚齐有个三长两短,我先扒了你的皮。”

  骊嫱走到寝宫来,见婢女奶娘们围在奚齐床前,见了骊嫱,一齐跪下。骊嫱一面叫人喊医官,一面查看奚齐的伤势。奚齐今日穿了件素花暗纹的白色缎袍,袍子下摆已被扯裂,露出里面白色的素衣,那素衣上已晕染了一片鲜血,显见受伤不轻。

  骊嫱心疼不已,询问奚齐伤势,奚齐刚才哭了一阵,现在见了骊嫱到止了哭,反过来劝慰母亲。

  骊嫱指着底下跪着的一群人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若有一句不实,本夫人把你们全部扔进油锅。”

  下人们只顾连连磕头,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来。奚齐道:“母亲就不要为难他们了,还是让齐儿来说吧,便将今日之事详细说了。原来荀息前几日教了奚齐驾驭之术,奚齐练了几日,已颇为得法,今日照例练习控马拉绳的技巧,不料在过弯道时不知如何车轴突然断裂,轮子脱落,车身也向一侧翻倒过来。幸好奚齐初练驾术,所驾的马车只是一辆简薄的小安车,速度也不快,奚齐倒地后膝盖着地,擦破了皮,但并未被车身辗压。

  医官此时也赶到了,查看了奚齐的伤势,说只是皮外伤,并未伤着筋骨,只需抹些伤药,休养些日子就好。

  骊嫱原想责罚奚齐身边的几个仆婢,因奚齐为他们一力开脱求情,骊嫱这才作罢。秀葽此时进来说太傅前来请罪,正在宫门口求见。骊嫱命请入正殿,这里吩咐下人们好生侍候着,自己也往正殿来。

  荀息上前行礼道:“老臣教导公子不得法,致使公子遭此意外,还请夫人降罪。”

  骊嫱请荀息上坐,道:“太傅言重了,此事并非太傅之过。依本夫人看,好好的车轴何以会突然断裂,其中必有蹊跷,只怕有人暗中做了手脚,想致奚齐于死地,待本夫人上奏主公,非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依老臣愚见,如今申生去世不久,国中人心不稳,不宜再大兴刑狱。再者车轴损坏一事,是天灾还是人祸也不好说,若真要查也极难入手,不如由它自去,反倒不失夫人的宽宏气度。”

  “这些国子着实可恨,几次三番戏辱于我儿,居心叵测。本夫人若再象上次一样放过他们,焉知他们下次不会变本加厉,再寻机会暗算我儿?”

  “这些国子都是国中士族公卿的家族子弟,自小娇宠,颇有些顽劣之士在里头也是难免。当初他们以申生、重耳和夷吾三人为魁首,分门列派,夫人若要严查,只怕会牵连众多,牵涉朝中重臣望族之类,引起诸多人的不满。”

  “你身为太傅,理应为你的弟子说话,怎么反而处处向着外人?”

  “老臣受主公重托,做小公子的师傅,自然悉心教导,全力维护小公子周全。此事老臣也是为夫人和两位小公子着想,他们尚且年幼,在国中还没有根基,凡事不可太过锋芒毕露,总是以稳妥内敛为上。”

  “此事本夫人即使不大动干戈,也要找出一两个为首的重重责罚才好,否则本夫人何以立威,两位小公子如何在宫中安身,且待本夫人向主公禀告后再行商议罢。”

  荀息无奈,只得先行退下。

  这里奚齐的伤势渐渐好转,骊嫱却终是咽不下这口气,因这几日晋诡诸忙于处理申生的身后事,一直歇宿在外朝,骊嫱总不能得见。这日骊嫱又让人打听晋诡诸的去向,听说晋诡诸已回燕朝,忙让人备下轿辇,即刻前往。

  一行人抬着轿辇,沿着石道经过宫苑,骊嫱正思忖着见晋诡诸时如何开口,猛然一抬头,见苑中树木葱翠,草木茵茵,连海棠花都不知何时开了,飘飘扬扬的花瓣落满了芳径。

  骊嫱不觉诧异,冬去春来何以如此之快,在不落痕迹中,万物已悄悄变化了原来的模样,不知不觉自己又错过了一年的春光美景。正惆怅间,耳边传来一阵乐声,虽相隔甚远,也足以勾起心底阵阵的涟漪。

  骊嫱令停了轿辇,让众仆婢在林边等着,自己慢慢循着那乐声而去。骊嫱走到杏望楼几十丈处,果然不出所料,见优师正独自坐在楼中,面朝着万浪湖低头抚琴。骊嫱还未靠近,优师突然停住,转过身来。

  骊嫱一愣,“乐师好灵巧的耳朵。”

  优师笑道:“非是小臣耳朵灵巧,大凡琴技高超者,能以琴音感应天地氤氲之变幻,草木枯荣之生气,更有臻至化境者,以琴声召唤禽鸟,驱策走兽,道理都在一个感气上。微臣刚才弹到尽情间,好似走入山林间,见百鸟同来啁啾唱合,忽远远见一凤鸟飞来,百鸟遂都惊惧散去,这不是一转身就看见了夫人吗,可见万物皆有气,而夫人之气更是贵不可言,异于常人。”

  骊嫱正恼怒优师多日不来宫中见自己,此时听优师一番花言巧语,虽然还未完全释怀,脸色却已是缓和下来,语含嗔怪道:““巧舌如簧,你总不过是夸赞你的琴技罢了。”

  优师起身,为骊嫱把石凳上的灰尘擦拭干净了,又铺上自己刚才坐的绣褥,请骊嫱入坐。骊嫱翩然坐下,故作漫不经心道:“乐师的病可是大好了?”

  “多谢夫人惦念,微臣偶有微恙,不足挂齿。”

  “乐师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这个节骨上生病,这病又起得快,好得也快,让人好生奇怪。”

  优师微微一哂,“夫人绝顶聪明,小臣也不瞒夫人,如今时局变幻,正是最为紧要的关头,咱们还需多避讳些才好,千万不可叫前功尽弃,但是小臣也没有闲着,为了咱们的大业,小臣四处张罗奔走,这几日总算有了些进展。”

  骊嫱听了“咱们的大业”这几个字,心里颇为舒坦,道,“所以你才在这里摆琴设局,为的是引我到宫外相见?”

  优师作揖道:“小臣几日不见夫人,也是想念得紧,今日途经杏望楼,见此景致甚好,一时兴起,便在此弹奏一曲,不想竟把知音给引来了,这难道不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至此骊嫱的气已经消了大半,斜睨着优师道:“你装病的事,我先给你记着,以后若成了大事,我自然不追究,万一出了差错,我旧帐新帐和你一块儿算。”

  优师再三作揖,陪不是,又从旁边折了一枝含苞待放的蔷薇花,递给骊嫱道:“夫人若生气,就用这枝带刺的花枝儿责罚小臣,小臣甘心领受,只是夫人娇贵,千万小心别伤着手。”

  优师上前两步,侧过脸儿,让骊嫱责罚,那张侧脸依旧是俊朗挺拔,嘴角带着一丝魅惑的笑意,哪里还让人下得去手?

  骊嫱回嗔作喜,接过蔷薇花枝,作无限惆怅状,叹道:“你是自由身,可以来去从容,有不如意的事借口托病就可不见,我在这深宫之中却是避无可避,大小事全得自己担着。齐儿受了伤,至今还在床上躺着,姞儿那头又旧病复发,整日将自己关在屋内,不发一言,我虽两头操心却两头都不讨好。”

  “依小臣看,他们两人一个是皮外伤,一个怄着气,都是不打紧的。到是夫人眼下不仅病着,而且病得不轻。”

  “你上次去给里氏看了一回病,真把自己当成医官了,还要给我诊脉不成?”

  “夫人先听我说切中你的病因没有?申生虽然已死,但你不料他在国中的影响如此之大,受敬如此之深,令你心惊,此其一。朝中重臣纷纷举荐重耳和夷吾为世子,令你始料不及,毫无对策,此其二,我说的这两条病因不知恰当否?”

  “依你说这病可有解药?”

  “到是有一剂良方,只是药性颇为猛烈,不知夫人敢不敢用。”

  “说来听听。”

  “小臣门下新近收了个门客,自称是从曲沃来的。小臣仔细询问,原来此人本是曲沃申生府中的一个小书吏,平日誊撰些文稿,写些文书,因申生畏罪自裁,此人恐牵连到自己,遂离开曲沃投奔到小臣门下。听此人说,申生常与重耳、夷吾有书信往来,且这两人的书信从不让外人经手,写完后申生交由专门的人送去。夫人想,此事岂非大有可疑。”

  “你的意思是干脆将三人书信往来之事坐实成罪状,向晋候告一个三人合谋下毒弑君,意欲造反的罪名?”

  优师笑道:“夫人何必如此性急,咱们只是将事实如实上禀,什么罪名自然由晋候来论定。”

  “这到是一条好计,若能将重耳和夷吾除去,世上再无人能与我的奚齐争夺世子之位。”

  “那书吏我已送了他百金和良田美眷无数,如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肯做的。只是重耳和夷吾可不比申生,肯甘心束手就擒,只怕要费一番功夫。”

  “那到无妨,只要我把晋候攥在手里,还怕他们两个反上天去。”两人又商议了一番才各自散去。

  骊嫱回到章含宫,将东关五找来,让他把重耳和夷吾往日写给晋诡诸的奏书拿来,又找机会带给优师,优师把奏书交给书吏,书吏便依着重耳和夷吾的笔迹,分别仿造了两份书信,信上多用些含糊的话,如“成就大事,共分天下,照约定行事等”。

  写成后书吏即刻动身前往曲沃世子府,依旧如往常一般在府中任职,此时的世子府正乱做一团,书吏毫不费力就潜入书房,将书信藏入申生平日收置的一捆信件中,再赶回绛城向优师报信领赏。

  自申生去世后,世子府早已是一片凄凉景象,门客们走的走逃的逃,往日的亲朋好友也纷纷避祸不及,曾经热闹无比的世子府只剩下猛足和赞等几个旧家臣。

  申生自杀那日,隗姒一度晕厥,醒来后只想一死了之,因被下人们看住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日夜哭泣不止,猛足和赞都好言劝着,隗姒想着小公孙尚且年幼,若自己也死了,这一生怕真正是孤苦无依了,只得暂时放弃寻死的念头,决意先将小公孙抚养成人,又为其取名为佑安,希望其平安长大。

  猛足将申生的后事料理完,家产也都变卖了,劝隗姒带着小公孙离开此地,投奔秦国的长漪。隗姒因念着申生所受的冤屈,又想着小公孙毕竟是晋候的血脉,想来晋候终究不会撒手不管,或许会有为申生平反的一日,因此不愿离开曲沃,只日日守着申生的灵位,上香祈愿。

  骊嫱得知事情已经办妥,便伺机向晋诡诸进言说申生妄图弑君谋反,原是和重耳夷吾商定好的,申生是主谋,两人是从犯。

  见晋诡诸半信半疑,骊嫱道:“以曲沃城的兵力,不过三百乘兵车而已,申生怎敢擅自起兵,只有联合重耳、夷吾的兵力,三人才能与绛城相抗衡。臣妾去曲沃时,住在客栈,就听酒肆坊间有传言,说三人早已约定,若申生下毒不成,便一齐起兵造反。幸好申生及早自裁,重耳和夷吾才没有轻举妄动,他们三人平时多有书信往来,主公何不派人前往曲沃搜查,相信必有蛛丝马迹可寻。”

  晋诡诸便派人到曲沃查抄申生的府第,果然抄出了那几封伪造的书信,晋诡诸见过大怒,盛怒之下,杀机顿起,将内廷的一个寺人,名唤伯鞮的叫来。

  此人原是守卫宫城的一名虎贲,一身武功深不可测,因与另一名虎贲起争执,而将他人杀死,被处以死刑,晋诡诸怜他一身好武艺,就罚他受了宫刑,留在内廷当个内侍,此人实在是宫中一等一的高手。

  伯鞮得了晋诡诸的密嘱,限他五日之内去蒲城取重耳的性命,当即便收拾了行装,只身前往蒲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