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贼非盗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114 2018.12.29 07:39

  “厂长不好了,丢了一辆摩托车!”

  一个冒失鬼将会议室门一推狂叫一声,会议室又震住了,只余喝水的声音带动会议室内隆隆的呼啸声。

  “鬼叫鬼喊什么,怎么就会丢了一辆摩托车?这么个大家伙还能开出厂门不被发现?”

  正在摇手尴尬中的黄副厂长真是感谢这冒失鬼来得巧妙化解了自己的窘境,赶紧越过厂长很粗鲁的一甩手骂了出来。

  “黄副厂长,您别说,这摩托太轻了,咱厂里是个师傅就能扛走都不带帮手的。”

  打击能打击的就是支持该支持的,李工这时候站了起来很肯定的说了说,而且是一脸自豪,不以偷窃为重点只是炫耀为目的,把黄副厂长梗得只能咽口水,“这老头最近还魂了,怎么见谁咬谁呢?”

  “好了,李老头,都知道你设计你摩托轻,你也别老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不好。保卫股的去查一下,多大个事啊,这贼也太笨了,没上市的还敢往家里捞。好好教育一下,都不容易啊!”

  钟老头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面上严肃真要整人却又下不了手,安排了工作还定了性再放人一马。听得苟伟差点把耳朵给扯了,有这样玩的,厂里的管理能好得起来?

  保卫股李股长是军人出身,听说还在西部上过战场负过伤,做事雷厉风行坚持原则又不失灵活。灵活的时候总是爱说“要有战术原则,咱战术里就没死板两个字!”

  李股长很快回转,神情中充满莫落,会场中人都是一颤,这是真丢了,这贼在全厂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偷了辆摩托,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厂里就这么被人给耍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丢了?”

  “嗯,丢了。问题是还不知道怎么丢的。”

  “查,要一查到底,老子就不信一辆摩托能大摇大摆地开出厂门去,见鬼了不成!”

  钟老头毛了,袖子一卷猛地往桌上一拍,下了死命令。

  “咳,厂长。我能说一句吗?”

  苟伟弱弱的说了一句,在这最不应该说话的时候你说话,这不是傻子就是有问题,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拿走了?”

  “不是!”

  “不是就少说废话!”

  厂长的说法代表了大家的想法,这小子还真有这便利,实验就是他主导的,也只有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弄走一台摩托。

  “厂长,咱们这里不是还一台摩托车吗?就在您眼皮底下呢?”

  苟伟还是坚持着把话说完,说完就低头,再也不多余半句话。

  “不可能,咱们挨个编的号,现在就是199号,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苟伟也不与人争,和师傅先去查看一番。

  “这不是两个零一号吗?”

  还真是两个零一号的重复号,敲到199不是正好吗?

  “可我们数过了,就只有199辆,少了一辆。”

  苟伟只好和大家按着编号二十一组分成十组,最后一组的确是少了两辆,加上厂部那辆的确是199辆,少了一辆,当时可是两百组零件进的厂。

  敲个码都能敲得如此的粗放与漫不经心,钟老头瞬时火冒三丈,从高头到钟头再到敲码的蠢货,没有一个能逃脱挨骂的命运。

  师傅们不会认为钟老头骂得不对,也不会认为自己有错想着怎么改进,只是看苟伟的目光很是不善,“咱们车间怎么会有这么只多嘴乌鸦呢?闭嘴能死人啵,你不知道你张嘴死人啊!”将自身的痛苦转移到别人身上将自己的错怪到他人头上本就是人之常情。

  “厂长,既然错了,咱们将错就错把所有码子后边两加一位数,并且做好登记,同时检查一下有没有重复的,重复的就在后边加个奇偶数。

  另外一部分人到厂里沿着试验道看看有没有试验时没骑回来的。”

  开嘴乌鸦还是忍不住张口咶咶叫,心里想着连个码都能敲错,在试验中间扔掉一辆摩托没骑回再正常不过了。话音刚落就有个弱弱的女低音传了过来。

  “哎,我昨儿试骑的时候有点急,就把车开到林子里了,忘记开出来了?呵呵!我去骑过来,我去骑过来!”

  一个胖大嫂,实验时唯一的女骑手手足无措的又是抖又是搓的,头都不敢抬,好像很怕别人当她是偷车的贼。只是转身看向苟伟的眼神明显带着仇,算是恨上了。

  苟伟打了个冷颤,这是得罪管理层后又得罪了基层兄弟姐妹,往后的日子可就不好混了。得罪领导永无出头之日,得罪同仁更是千百双眼睛盯你千万个小报告等着你,永无日子可混。做人难啊!

  苟伟茫然地看着胖大嫂背影,这次摩托不管是不是真的丢了,就胖大嫂这身胚一次背个两三台是没有问题的。其实是不是也不重要,只要车到找了就行。

  “小苟,你就怎么知道是胖嫂骑出去没有收回呢?”

  胖嫂还真是智慧恰如其人,骑回摩托后还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大方的问出来,也真心是粗。

  “我看见了!”

  苟伟随意的扯了个谎懒得理会与纠葛,没说是自己猜的。

  胖大嫂很开心而且满怀感激的走了。这小子看到了也没有点破,真心不错,有机会给介绍个对象玩玩!

  车找到了是好事,可事儿没完。就是钟老头转身想走把这事就这么完结也有人不愿意让他完,谁要这摊事的负责人是钟良呢。

  “车丢了找回来是万幸,万一真丢了呢?还没上市,车的成品就流出去了,这可就是不得了的大事。咱们要吸取教训,钟良二高两位是不是做个改进报告出来也好杜绝一下。

  厂长,我只是建议啊!

  还有,敲个码都能敲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来,这就是一个工作态度的问题。工作态度决定工作质量,摩托质量可是影响生命,咱们一点都不能马虎啊!钟良二高两位同志是不是要开展一下车间敬业教育展开整顿啊?

  厂长,我只是建议啊!

  最终还是您来决定!”

  改进报告就是警告勒令改正,整顿就是通报批评,只是黄副厂长耍个花活说得委婉通过请示钟老头让厂长亲自说出来。

  “黄副厂长说得对,你们遵照执行。”

  钟老头才不上当,一句没有时间也没有标准的指示,顺手推舟将处分化为无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