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一飞冲天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030 2018.12.23 12:23

  “大高啊,你跟着我干嘛?像狗腿子似的,叭叭的,你不嫌烦我还烦,能不能立着做人啊?

  不就是说了要提拨你吗?我是说了怎么着吧你?有什么你问黄厂长去,对吧,我们一班人还要开会研究的,不过你也别说我的不是!”

  这算是骂人呢还是就是骂人,这绝对是骂人!但你骂人的时候是不是露多了点信息,黄副厂长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您人老成精害人还不丢心,大高没提拨就是我不愿意,要是我愿意了你不愿意结果还是我不愿意,这锅算怎么回事!

  这大高在厂里也算是个能干的,技术也就比总工什么的差一两条街而已,不过一直以来都是厂长老钟头的自留地,这会儿放出来,我就叫你折了夫人又折兵!

  “大高这同志嘛是很不错的。我提议啊,我们现场开个办公会,就大高同志聘为我们厂的厂长助理一事议一议!”

  厂长助理啊,那还不是副厂长啊,厂子里的助理包括总工什么的班子成员可以从厂办排到厂门口了,可副厂长就黄副厂长一人,轻易是不能放人的,那可是接班人!可再失落那也进班子是升级,这可是大高盼了一辈子的事,从进厂那天就开始盼。

  一个激将法用得溜,一个不想当枪使,又一个顺水推舟,再一个讨好卖乖,也不见得谁比谁高明,现场办公,几句话就将大高升职的事给敲定下来,人事部门行个文,都不用报上级领导批。再说了,一个小破厂的助理级别升迁领导谁耐烦看啊,除非特别关照!

  “大高,跟着我干嘛,看你狗腿样!

  去去去,把刚才那小狗崽子给我叫过来。

  黄副——厂长,我们一起,将李工也叫上一起讨论一下怎么能改进我们的摩托。人家说得对我们就要听,不能固步自封,封了这么多年了,连我们家孙子都不愿骑我们厂的摩托了。

  这叫怎么回事啊?”

  大高跳着欢快的舞步两手摆得朝天屁股扭成个S型,唱着歌儿叫小狗崽子去了。黄副厂长情绪不高拖着镗亮的黑色三截头皮鞋一路踢踢踏踏地去叫潜心开发的李工去了。厂长钟老头哼着快乐的歌朝办公室走,一路唱一路比划老是记不起来的太极姿势。

  既然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还能多干几年,那我哪能现在就退休呢?当年领导将摩托厂的重担交给我的时候可是语重心长的交待:“老钟啊,你能坚持几年是几年,只要不在你任上让厂子倒下去了就好!”

  我现在可是坚持了一年又一年,坚持到了别人抢班都抢得迫不及待了。

  不过现在能有个人让我既使不煎熬小日子也能过得更好,说不定再过几年还能升一级退休,那现在为什么不把握呢?

  人不为机会天诛地灭,心里发狠要清理一下椅子上的垃圾。

  远远地看着小鹿般跳来的高头苟伟提心吊胆地准备迎接狂风暴雨或者一顿猛剋,要知道高兴与悲伤对冲的时候高兴会变成悲愤,没想到迎来的是高头几十米以外就一声大喊“苟伟。”连跑几步蹿到自己脚下猛的抱住双腿死活不放手。

  苟伟激动啊,高头儿拜倒在自己脚下的感觉很爽,也有点受宠若惊,这可是我生命中的不可承受之重啊,我有这么重要吗?高头这是准备感谢我了吗?

  “姥姥,大柳,你个王八糕子的,赶紧的把这些棍棍给老子扔一边去,摔死老子了,你是不是急着想上位啊!我告诉你,老子就占着茅坑,急死的狗---日---的!”

  高头儿费力的抱着苟伟的脚往上爬,边爬边骂边骂边爬。总算起来了,甩一把汗张眼一看苟伟像木头一样杵着让自己爬也没见伸个手拉一把,气便不打一处来。

  “你个狗崽子,眼里就没活吗?你属木头的吗?一动不动,不骂不动,骂了也不动。赶紧的,到厂部去,厂长找你。

  哎,见了鬼是吧?跑那么快,后边有狼啊!

  我告诉你哈,管住你那张婆娘嘴,有事没事不要乱说,成年人了,嘴都管不住你还能管住啥!

  给老子记住了,在厂里,嘴是用来吃饭的,不是用来说话的。”

  苟伟想跑,高头偏不让你跑,你又能跑到哪里去,乖乖倒团成员来补上一顿训才迈步向前走。脱离苦海的兴奋瞬间消失忐忑不安地准备迎接未知的厂办命运。高头的心情很好,骂人的感觉真是舒畅,你小子就是欠老子的,绝不能让你知道我欠你的,你要是蹬鼻子上脸咱这领导就没法当了。欠得越狠我就训得越猛,这也是所有人的感恩之道!

  厂长钟老头在一张黑皮椅左摇右摆,双手一会举天一会摁地,正在那儿摆事实说道理。“咱厂里是卖不动一辆摩托车了,主要的原因除了技术就是样式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咱先别说,听听这什么都不懂的外行小苟说。”

  苟伟悄悄地推门轻轻从门缝往里挤,还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谁叫苟伟那么惹眼呢,不注意都不行。钟老头挥手让苟伟坐角落的方凳上,把话题扔出去后端着杯子喝水听意见。

  苟伟万万没想到,在厂长的办公室里还有自己的一张椅子。没对比就没伤害,在龚钱悟的办公室里自己得永远站着,哪怕他打高尔夫球那你也得站着说球技很好。这就让人感动了,要是表演过一点此处就该有泪水,可惜苟伟还没有脱离本色实现升华!

  “厂长,我刚都说了!”

  一动不如一默,何况刚才高头点得很明白,少说话少做事才能保住自己的命,话多了是要遭灭口的!

  “说,详详细细的说。你就想着自己是厂长,你该怎么办。要知道,现在在座的可是没有一个有你文化高,你要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还是回学校回炉去。”

  钟厂长打的主意是你小子才毕业什么都不懂,也就少了牵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能说,说不定一个天马行空能带来启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