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非坑亦坑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134 2018.12.27 10:51

  “好的。苟伟同志啊,你这提议很好,销售部和办公室要抓紧落实。

  苟伟同志啊,咱们要就事议事。当然,有什么建议可以及时提嘛,不要等领导问起再提,对吧?咱们今天开的是定价会,就要围绕价格这件事认真的讨论。

  现在,这价格怎么定你说说!”

  钟老头说得高兴自在,黄副厂长听得满肚子是气,拍不了钟老头难道还拍不了你一个小萝卜。面色变幻,似乎也如苟伟一样一直都在吃野菜,脸上那个绿,让人想起了菠菜超人。

  “好的。”心里越是恨面上越是精彩嘴上回得越认真,所有人都在替苟伟担心,“宁欺人老莫负人少,老头下一任是黄副厂长,此时不宜出头哦!”

  苟伟也知道这回得罪人狠了,懦弱的性格又占上风,不想迎难而上面对挑战想法子解决,选择了逃避,决定赶紧的说,说完领了圣旨赶紧地走人。

  “关于价格我是这样想的,市场上应该没有同类产品,但我们也不能定得太高,定高了就会有替代品还是没有人买我们的摩托。定得太低了,咱们没利润不说还显得咱们产品差。

  我有个这样的想法!”

  苟伟停顿一下留给大家认同的时间,难就难在这里,高不成低不就你还没办法做个价格测试,这事难啊!

  “有想法不说,显你能是吧?”厂长钟老头就见不得小狗崽子摇尾巴的样子,很是猖狂轻浮。

  “哎。我说,我说!”

  办公室哄隆一声笑,厂长钟老头威严破功,也被苟伟这奴才相逗乐了。

  “咱们来个拍卖,分两部分拍卖。

  第一个拍卖,拍第一辆下线的摩托车,价高者得。针对所有人,既有收藏意义又有实用价值。拍卖的价格我们除以二差不多就是我们能卖的最高价吧?”

  这点又得到大家的认同,不喜欢摩托的所谓爱好者谁会去参与拍买,除掉收藏意义,那不就是使用价值和价格了吗?会场上都有点小佩服苟伟这小子脑子就是活,这不就是一个价格测试吗?

  “我们怎么定经销商价格,这才是关键,我们毕竟是让经销商去卖,我们自己是不面对消费者卖的。”

  黄副厂长又来将军了,对于定价他还是有自己的理解。不懂生产但我懂营销,就是个卖东西,谁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冒充专家,你苟伟不一定说得过我。

  “这就要我们进行第二轮拍卖了,怎么个拍卖呢?

  咱们在测试观摩结束后进行两百台摩托车拍卖。分做二十台一组,价高者得,第二批摩就要等半个月到一个月再说。

  在会前私下里和经销商聊聊,隐讳提醒一下以拍卖价的百分之九十给他们。

  经销商是最了解市场的,也知道咱们这摩托车能卖出多少台卖出多少价。十组摩托的平均价降个百分之十差不多就我们的定价了。以后就按这个价卖就得了!”

  这又是一个价格测试,方法如此的相似,交果还是一如继往的好,还是拍卖!

  “万一现场没人买呢?那我们这不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黄副厂长这句话提到点子上了,引起所有人的共呜。两百台,好多年都没卖出去两百台了。

  “我们不要一下子推出两百台,先二十台,二十台一组的推就行了!”

  苟伟此话一出,李工的嘴开始一张一翕,“你随意的话就像匕首一把,那着轻描淡写的轻插,显得某人像个傻瓜!”

  “哈哈,很好。这都想不到做不到还真是个傻瓜。黄副厂长,这是你的长项,此事就交给你了。小苟崽子,你的任务完成了,没事待这里干嘛,去玩儿去!显你能是吧,能得只剩一张嘴了,没点眼力见!”

  厂长钟老头安排任务没有停顿,直接把黄副厂长套了进去,好像指着黄副厂长骂别人蠢,这倒底是说黄副厂长蠢呢还是说黄副厂长笨呢?总之钟老头心情特别的愉悦,小狗崽子果然是不负所望啊!

  黄副厂长也不是傻子,好方案就要去实施,实施好了是自己主导,苟崽子倒底只是个建议。只能铁青着脸瞪着出门的苟伟看,如果眼光能杀死人的话,这时苟伟已经死了千八百遍。

  有人出门遇贵人,有人出门遇鬼人,苟伟出门就被钟头儿逮到测试场。

  “小伟啊,你小子不错,这马屁拍得就是舒服,我在办公室门口听了几句全身都舒坦。你这徒弟哥收了,以后罩着你,去找杯茶来给老子倒上。”

  钟头儿的话说得莫名其妙,将正因为被逮去开会浪费调试时间着急的苟伟一竿子打翻在地,直翻白眼。

  “钟头,这里哪来的茶叶啊,白开水我都得去食堂找。”

  拜师,又是端茶拜师,便宜师傅一大堆,虽说都对自己挺好,耐不住都是带毛老贼,坑人的时候也不论师徒感情。苟伟迷茫地应了一句,这不是坑吧?

  “你说你一条狗干嘛与猪为伍呢?我的杯子不是有茶啊,万一没有,你不知道倒点自来水哈,真是笨。想老子当初拜李叔,哦,就是咱们厂李总工就是舀了一瓢水就拜了。怎么到了你这里传承就丢了呢,认你个实诚徒弟也不知道是好是坏,都是命数啊!”

  越说越离谱,越说越玄乎,命理术数全都赶上,还真是不要脸皮了。心里这么说,但嘴上不能张,手脚更是快,一时也不停的端杯上敬。

  “师傅请喝茶,以后徒弟这条烂命就交给您了。”

  苟伟三米之内来了个单膝下跪礼,再一个江湖乱说法,唬得钟头儿赶紧伸手扶了,左看右看全是自家兄弟,才稳稳的接过,“嗯,还行吧。”

  “咱们这一派可没有什么传承,就一点,尊师重道,孝敬师傅,永不背叛师门,也就是不能背叛师傅。”

  钟头一本正经说完师门规矩赶着苟伟去调试,自个儿掏出门宇宙玄黄的破书翻起来。我的娘哎,这要是那个年代老子还不得被你这一拜给弄死,弄不死也得弄残,哪怕我老子是厂长的儿子也不行。苟伟边往前走边想着,“怎么是一点呢,明显三点,三点都是一个意思,好的想着师傅。”

  苟伟是没有看见钟头手上的书,如果见了一定会说是遇着了鬼,这不是自己丢掉的那本所谓宇宙哲学的书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