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依然是坑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081 2018.12.14 17:00

  茫然走出办公室的小伟,像只点上火关进封闭房间里的老鼠,想到找到一条出路,奈何火都要烧屁股时日无多。找个没人的小巷,对着墙上一阵猛踢,鬼喊鬼叫。

  “我怎么那么懦弱,我怎么那么懦弱,我要变强,我要变强。”

  喊过后好了点,我本非强人变不了强,苟伟懦弱的放弃等着红姐花姐她们晚上时和自己聊聊诉说一场就好了。

  苟伟还在大叫,忍不住的小巷人家放出一条恶狗汪汪叫地冲了过来。这会死人的,苟伟发疯似的往前跑。也因为这逼到极限的狂奔让集结于胸的郁结之气得到舒缓挥发,一阵狂喘如牛后突然意识到自己仅有的三百元交房租的钱已经赔了玻璃,身无分文了。

  “我失业了,我失败了。”苟伟一下午想了无数种拿回钱的办法,想了无数种报复的方法,反复权衡后觉得没有一种是行得通的。不是不能,而是不敢。狠狠的甩了自己几耳光,还是鼓不起那勇气去挑战。

  苟伟坐在巷子尽头抓着自己可以结个刘海的头发猛的揉搓,无尽的苦恼。这时BP机响起,花姑娘、美丽姐、红姐、还有洋妞联合发来传呼,邀请小伟到经常喝酒的K歌坊喝酒。

  苟伟经常被带着或者蹭着去酒吧喝酒,这会又收到正式的邀请函还是很温暖:人间自有真情在。

  带着深深的忧伤和自责走进K歌坊,公司同事都在,连将自己摔出办公室的龚尔熙都在。吓得小伟不敢往房间里迈,害怕被打。起哄的同事们看见畏畏缩缩的小伟伸头够脖子的往里探,一群女人猛的拽住往里拖。

  几杯酒下肚,融洽,很融洽。

  几瓶酒下肚,释放,很释放。

  说到释放,小伟很想释放,歪歪斜斜的往洗手间走,拉起长长的水线做上超长时间的排空,真的很释放。歪歪斜斜的回到房间。

  怎么那么安静,难道是在梦中。使劲的揉揉眼,好让自己清醒一下。嘿嘿,走错了,绕着走道转了一圈还是回到这宁静的房间。

  “都走了,也不叫叫我,真是的。不够朋友啊!”

  进去拿起桌上的啤酒往肚里倒了半瓶,准备拿包走人,反正自己从来没有掏钱请过客,这次也是同事们邀过来的。

  “走了,回去睡去。”

  “先生,麻烦您买一下单。”

  一位服务生很礼貌的拦住扶着墙往外边走了小伟,客气得近乎固定的笑容让人很吃惊。

  “我买什么单,我是他们请过来的。要买单找他们去。”

  小伟人虽醉,但买单这事一点都不醉,何况自己就没钱买单就更不会掏钱买单了。

  “先生,您是叫苟伟吧?这13.....2434是你呼机号吧?”

  “对啊,怎么啦?”

  小伟很暴躁,服务生很有耐心,也不得不有耐心,钱拿不到那是要扣工资的,要被人唱了霸王歌那K歌坊在业内是要坏名声的。

  “这就对了,先生。这房间是用您的名字订的,电话也留的是您的。”

  边说,旁边变戏法似的走出几位膀大腰圆魁梧有力的黑眼镜,迷糊中的小伟还在猜测是不是瞎子,要不怎么晚上还戴墨镜,被围了起来。

  “先生,您还是结一下吧?一万一千元。”

  “什么,这么多。”

  “对啊,您朋友临走的时候拿走了十多瓶洋酒。”

  小伟吓得一屁股坐地上,又赶紧的爬起来往外跑。黑衣人拎住小伟的领脖子扔到人群中间,“小子,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媚涩’唱霸王歌。”

  “我不跑,我要拉尿,要拉裤裆里了。”

  安静的坐在房间里等着歌坊老板来做决定的苟伟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一泡尿撒了我一万多啊!”

  “先生,要不,你给你朋友亲戚打个电话送钱过来?这拖着也不是个事,对吧!”

  服务生很好心的劝着,一语惊醒梦中人,小伟赶紧的拿起老板递过来的阔气得不像话大哥大拨给几个认为很好的朋友家。

  “花姐.....”

  “喂,怎么回事,这信号差得。”

  花姐对着电话喂了几声抱怨了几句电话信号差就挂了,小伟再打过去,电话拨了线。

  “惹我们老龚家,找死,不坑你坑谁。死去吧,你个苟崽子。”花姐将电话扔了一边,拿着小锉刀认真的修理那美得不忍直视的指甲,伸手向老公讨安慰。

  小伟没法,只能挨着个儿给同事们打电话。

  不通!

  不在家!

  回来再和他说!

  正忙!

  无人接听!

  “喂,谁呀?这么晚了也不让人清净一下。”

  “红姐,是我。苟伟!”

  红姐总算接了电话,苟伟觉得见到了救星,那可是水中唯一一根稻草,拼命的抓住,害怕松手漂走。

  红姐气愤得想摔电话,我们家不是有来电显示吗?自己咋那么倒霉接什么吉祥号码电话啊?自怨自艾的拿着口红在破了几个洞的丝袜上描上朵朵红梅,“妩媚,我都被我自己给诱惑了。”

  “哦,你说。怎么啦,小伟?”

  “姐,我就想问问今儿唱歌怎么回事啊?怎么把我一人扔这里了,单都还没买呢?”

  “啊,你买啊!今儿不是你请客吗?”

  红姐表现得很吃惊,似乎不知道这件事,然后电话就没电了!

  “你说,在一个离职员工和现在老板间,让我怎么选。无论是从正义还是从利益或者从同情的角度来说,我都会选老板。

  要相信老板是正确的,否则下个失业的就是我。

  再说,太子爷牵头我们小萝卜头敢不去吗?找死吧!

  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以为小伟还能当我们是亲人,还能见上一面,回家搓泥巴去吧!能把K歌坊的钱还上就不错了。”

  小伟的同事们兴奋地和朋友家人诉说合伙坑人的传奇故事,苟伟却活在滚烫的开水中不断煎熬连想死的心都有。至于临死前报复一下星光报复一下领导和同事,小伟是不敢的,借他几个胆都不敢。

  既然这也不敢那也不敢的,那就认命的找钱还债,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为借口安慰自己。

  一个亲戚又一个亲戚的电话接不通,接通了借钱借到的是一堆的借口,谁都有不得已,毕竟要拿出一万块钱还债可不容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