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耍宝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041 2018.12.26 19:28

  苟伟只是懦弱但智商还是有的,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还差了这么多级,五分钟就适应了俩头儿的风格,也就站起来,直接拎起话来说。

  “头儿,我这样想的。先把规格和夹具给制定出来,作成个夹具或者规格模型,零件往上一套就成了标准体了,还不会出现质量问题。

  然后将夹具固定在流水线上,咱们所有人和所有零件都排在这流水线上,传到哪个部分装哪个部分,并把每个部分规格给定出来。用一天时间做工具和夹具,设定好每个零件组装标准。

  应该一天就能生产三四十台吧?”

  设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懂生产的人一听那绝对得热血沸腾,在这群生产师傅面前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高头儿静静的听,听了一半叹了一路又忍不住火大。

  “小狗崽子,你不知道咱们车间没流水线啊,要有,我还担心个屁啊?你不是脱了裤子放屁不嫌我们麻烦。去去去,喝西北风去。”

  “高头,您先听我说完嘛?您是不是不想提我的工资吧?有道是断人财路有如辱人妻女。”

  反正皮了,苟伟决定继续皮下去,皮比一本正经更对师傅们的口味。有道是“口味不对,一桌子菜都白废。”

  “妻女,你有吗?我估计着你讨老婆的时候还得我们这群师傅们帮着解决。说吧,说不出来老子打断你个臭不要脸的第三条腿,还妻女,老子让你当太监!”

  高头耍流氓明显是不讲理了,苟伟顿觉压力山大,幸亏这几天人闲思想不闲早就在想生产的主意了。

  “两位头儿,还有师傅们,咱们不是有很多的小平板推车吗?咱把夹具架子固定在推车上,一条线布置好,装好一个零件就往下把推车传过去装下一个零件,不就是条流水线了吗?”

  苟伟赶紧说,要不两头儿会更不讲理,不仅工资没得提,日子可不再轻松喽!

  “哎,不错,是个主意。你们别说啊,这文化人就是花花肠子多。连个平板车都能被他玩出花来,弯弯绕绕的老子们都晕了。

  老钟你去找推车,不给咱就抢。

  我现在就和大家伙先把制作标准和夹具给整出来。

  小苟啊,你所谓的那些东西我们也没有经历过,方法也是你小子想的。这样啊,今儿你是师傅、是车间主任,从我起都听你小子安排。做好了给你请功,做不好你背锅!”

  高头说得让苟伟热血沸腾,终于有人赏识自己了。可转眼一想,这话怎么那么不对啊,功是大家的锅是自己背,还有没有天理了?只有文化人花花肠子才多吗?产业工人玩儿阳谋你也没有招?只好委屈得像小媳似的跟着大家往车间走。

  本着谁提议谁负责的精神,苟伟必须承担提出方法方案的后续责任,基本上就是所有环节都由提案者来完成。

  画图,设计流程与节点控制标准,每个环节都需要亲自制作。下班各回各家,所以有人走了苟伟还得加班把所有流程走一遍。

  “小苟啊,还是你们年轻人有斗志,精力旺盛,我和老钟别看只有三十多岁,这精力就是不如你们十几岁的小伙。老喽,老喽。

  老钟,我看啊,这里交给小伟我们两个是放心的。唉呀,累死我了,我们撑不住了,先回去了。

  对了,小伟。明天一早就要试生产,功是大家的,锅你得背,可不要让大家失望啊!”

  向征性加了会儿班的高头钟头走了,留下每个需要检测的夹具,而且还需要进行联调联测,一个人同时干几十人的活,苟伟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能完成但你也得做出能完成的样子不要去否决,否则你就会被当场否决。通俗的讲就是否决领导的指示你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活还得干,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苟伟一干活就忘我,好像整个世界只有自我,让自己依然无怨无悔地做下去。

  外边清幽的月光清扫着玻璃窗上的树影,淡淡薄雾时隐时现,给这美丽的夜带来一丝丝朦胧。

  灯光的映照下苟伟宁静而执着,先将所有机件和夹具进行单项测试调整然后固定参数,一丝不苟的紧一圈退一圈,记录参数标记贴标,再校对计算参数对后面环节变量。

  七点、八点、九点、十点......苟伟忘记了时间忘记只有一个人在加班。

  “丘主任,现在试装配很重要,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你看厂里就他们还在加班。厂里再难也要适当地提供保障,你安排食堂的人做点面条送过来,有鸡蛋加个鸡蛋。帐上没法支的话就从我工资里扣。”

  厂长钟老头带着厂里一班人忙着开测试前联合办公会,要将测试方案尽全力做得完美,临近子夜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离开,看到装配车间灯火通明又转过来看看,准备鼓个劲打个气什么的。

  “老李,把你徒弟发配到装配车间不会恨我吧?”

  钟老头边走边安排着丘主任去落实边和李工开玩笑,实际上苟伟现在也算是儿子小钟的徒弟自己的徒孙了。

  “老钟头,说啥呢,小年轻经历点小挫折没什么不好,只是希望他不要走极端恨上我们几个老头了。哈哈!”

  李工嘴里打哈哈脸上透着自豪的神色,这小子可是老子发掘出来的。

  “是啊,一下子处于高位可不利于发展,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潜力就没了,到时还不一定能比得上我们这些老头,这就叫德不匹才。这时吃点苦,把基础打牢了,谁又敢不提他。搞得不好还会接我们的班了。”

  边聊两老头边往装配车间走,边畅想着年轻的时候加班的热火朝天,边推开灯光闪耀的装配车间的大门。

  静,怎么就那么的静。人呢?灯打开人没见,难道全车间都在摆姿势装相。

  绕着走了一圈,总算找到一个家伙正躺在架子下边调夹具边咬着笔头贴标签。再仔细一看,又是这既逗人喜欢又想拍拍利于成长的小狗崽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