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梨花落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073 2019.01.04 17:49

  “咱们关系亲厚,越是亲厚咱就越不能让人抓小辫子对吧?师公一向是公事公办,私事不办,私事私下谈,公事摊开谈。

  后边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做个预算给我,至于是向上继续申请还是厂里出我先权衡一下,反正不会让你白干!

  好了,好了,我也不留你,你去找小苟吧!”

  厂长钟老头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原来不知关系厚就当合作来做,就这也不断臭不要脸地鼓励自己,“老子都逼上梁山了,有奶就是娘,我不给星月叫我怎么活。”现在知道了,话就得说清楚,该给的便利是要给的,给谁不是给,给自己家人只要不违反原则就行。这么说这么做算是自己能把控的极限了!

  就这,钟老头还碎碎念就怕毁了自己一世英名。

  魔女就闹不明白现在自己倒底与厂里什么关系,有那么亲厚吗?一个误会还能牵扯出一段感情来不是?不情不愿的应着,在钟老头眼里是害羞,都卖身了还害个屁的羞啊?

  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魔女不愧是魔女,能忍人之不能忍,能做人之不能做。后续计划迅速完成,再次掀起金羚摩托的销售高潮。厂门口排队抢着做经销商的客人都能排到球大婶的店里去,托门路找关系的都能找到魔女那儿去。

  厂里的效益出奇的好,一百万,两百万,五百万,仅仅只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产值就达到了五百万。

  有钱了,职工们就盼着发钱了,也只有发钱才能再次激发努力干活的热情。

  周六,距过年差不多还有一个月,厂里六个月来盼星星盼月亮盼到第一次发工资,也盼到多少年来第一场庆功会。庆功会和工资发放一并来,就在职工礼堂中。

  主席台上各级领导以及各行行长和厂里一班人排排坐,台下经销商与厂里的头头脑脑并排坐,后边五百多职工乌丫丫占满整个礼堂。

  “尊敬的黄局长、钟局长、李局长,尊敬的钟厂长、黄厂长、李工,尊敬的行长们,亲爱的职工同志们,大家早上好!

  今天是一个吉祥的日子,也是我们晓县春晓摩托车厂庆功的吉庆的日子。室外寒风凛冽、室内热烈如火,再大的风雪也阻挡不了我们建厂兴厂大发展的热情,再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我们庆功的喜悦!

  我想问一下,今天是几号啊?”

  今天庆功会魔女亲自上场做主持。

  魔女关于春晓摩托的整合营销策划案已经在业内引起强烈反响,协会更是将方案列为整合营销范本号召会员单位学习,星月广告因此打出名气,隐隐的有超出星光总公司的趋势,被评为业内的一匹黑马!魔女也被某些好事者评为某一类的马!

  “28号,太古纪元九三年元月二十八号!”

  氛围是需要调动的,期盼发钱的热情更是将氛围调到极致,台上台下异口同声大声喊。

  “请记住这个神奇的日子,这是春晓摩托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日子,这是同志们由温饱走向富裕的日子!”

  魔女很具有煽动性,质朴的职工同志哪听过这些所谓营销广告语,一个个激得面红耳赤,连吼带叫的要为工厂誓死!

  虽说还是讲话颁奖再讲话的老三套,但也要看是谁来操作了。魔女加了一个现场发工资与经销商绩效奖金奖牌颁布效果就不一样了。

  一个车间一个车间的排队领工资,而且一领就是六个月,领的还是原来五倍的工资。现场沸腾了,领了工资的个个兴高彩烈,没领的一个劲的问领了多少,什么时候到自己。

  “小胡,话筒给我,我说两句!”

  一个老工人突然抢过话筒要说话,魔女应急预案里就没有这一条,急切的一缩手把话筒收了回来,恳切的望着厂长钟老头就想要个指示。

  “小胡,让他说。难得这老憨还想发言!”

  “嘘,嘘。我在厂里工作也三十年了,还从来没拿过这么多钱,六千块钱,这都是我干三五年的钱了。感谢党,感谢厂领导,感谢钟厂长。我给您鞠躬,我每年过年都供着你,我们家小三终于可以结婚了!”

  老憨发言果然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魔女笑得差点岔了气,钟老头铁青着脸低低的咆哮一声:“老憨,给老子闭嘴,老子还没死呢,用不着你给老子唱赞歌,也用不着你给你们家祖宗加灵位。”

  老憨闭嘴不说跳着下台,话筒被一个小组长抢到手,又是一轮唱赞歌。

  挤着领工资生怕落后了钱就没了的工人前挤后搡,抢着唱赞歌的鬼哭狼嚎,场面一度失空混乱之极。可以领导和钟老头眼里这就叫热情,这就叫激情——人不疯魔不成功。

  苟伟领了他进厂来的第一次工资三千多块,这是厂里将他列为重点人才对待了,又领了一千块钱的杰出贡献奖和一个大大的奖牌。兴奋,狂热在胸中脑中不断喷发,恨不能也像老憨一般抢着话筒乱说,拿着钟老头当祖宗供。

  “我是叫你苟先生还是小狗崽子或者小伟呢?”

  魔女没有陪领导在食堂聚餐,功成之日即是退出之时,你如果不找我我也不会找你,在他眼里晓县摩托厂的潜力基本已经开发完,没有继续深挖的价值了。第一时间找到休息室,在窗外眼冒绿光地看着苟伟一遍又一遍数着那点工资。直到苟伟发现那张精致得如同雕塑般的脸才推门而入。

  “名字就是个代号,小狗崽子是贱名好养活,那是长辈的担心,你是我长辈吗?苟先生太大了,我可当不了星月魔女的先生。看着称呼吧?”

  苟伟一本正经的重头再数,边数边埋怨魔女打岔让自己记不住数又得重来。

  “你好像欠着我的钱吧?面对债主好像不应该这么大声吧?”

  魔女开始胡挠蛮缠就想让苟伟生乱自己正好看笑话。

  “前一次帮你我还了一半,另外你说这次项目完成再给一笔钱,应该说现在是你欠我而不是我欠你的钱吧?”

  苟伟说得理直气壮,对于欠债决定不认帐,反正新时代你魔女不可能逼死杨白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