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息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074 2019.01.03 07:14

  不管魔女怎么说怎么做苟伟都生不起气来,心里满怀感激,脸上涨得通红,酒杯举在头顶。

  “胡总,其实挺感谢您的。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您拉了我一把,铭感五内,我敬你一杯。

  我干完,您随意!”

  “哟,想举案齐眉呢?你看姐是随便的人吗?你随意喝一瓶我干一杯!”

  呆了,苟伟绝对的呆了。这还不够随便吗?那什么又是酒桌上的不随便呢。

  “不喝啊,那算了。就不要说什么感谢啊,敬你啊什么的,这套太老了,喝不尽兴。苟先生,咱酒桌上要讲真感情,虚的收起来,你一杯我一杯,酒杯一碰又一杯好不好!”

  话说到这份上了,苟伟却不敢接话喝倒拉感情,懦弱的本性又占了上风,明知道喝酒就倒还要再喝那不是傻子吗?苟伟举杯喝完不吭了,酒劲上头只想着回厂里去。

  “服务员,帮我把那几个没动过的菜打包,我估计着我师傅都没吃过这么好的,我得带回去给我师傅们喝一个。

  胡总,我敬过您了。满意不满意我不知道,未来只要我能帮的我绝不会拒绝,我欠着你的。再有,我只欠你八千了哈!”

  苟伟晕了,满脑子里只有一桌子菜,要把那几个没动过的菜打包带走,晚上可以孝敬一下师傅们。至于眼前精致美女苟伟还真提不起任何想要交谈下去的兴趣。自己一个营养不良的孩子发育得慢,对异性的讨好那不是讨好是讨厌。

  “坐下,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我就那么惹人厌吗?”

  魔女不发飚真以为我只是女不是魔啊,手一甩将剩的酒直接扔到苟伟面前,自己开了一瓶,现在是真的生气了。一个对自己魅力有着绝对自信的美女是不能容忍别人对自己的魅力视而不见。

  “你是男人吗?喝个酒还扭捏,你不喝我喝!”

  说着,魔女拎起酒瓶子就准备往嘴里倒,心里想着,我都喝了一瓶,那你小子不也得陪我一瓶,醉了才好说!苟伟一把抢了过来,顺势往嘴里灌下去,肚子里是翻山倒海,眼睛里是金星闪耀,咬咬牙硬生生将那股吐意压了回去。

  “别,我来喝。女孩子不要喝酒,伤身,不好!”

  魔女听到醉娃儿乱七八糟的话,那个暖瞬间感染了自己,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这时刻看苟伟越来越顺眼,也越来越不想利用他来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吃口菜吧,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静静的,一个喝汤,一个将没打包的菜来个风卷残云。

  “师傅,我回来了。我拎了一箱子酒,还有一堆菜,都没动过,今晚和您还有李工两位高师傅大柳师傅一起喝一个哈。

  师傅,我请了假,我去睡一会儿!”

  苟伟疯狂地从招待所里拎回一件好酒,全都记到干爹帐上,又全都搬回厂里。看得旁边陪同的魔女目瞪口呆,心里却也加深了这小屁孩讲义气的印象。

  “爸,让小苟儿睡会儿吧,这几个月可辛苦他了。现在厂里新车型上了正轨,爸,发了工资让他休息几天吧,那可是您徒孙!”

  厂长钟老头又一次巡视到测试场,看到小苟那疯巅的一幕,还没等火气发出来就被钟良那近乎哀求给融化了。

  “怎么着,今儿喝酒还准备把你老爹抛弃了!”

  钟老头说不出的委屈,就觉得自己累死累活的还不如下边的小崽子们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说得也是情绪低落,这可把钟良吓坏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老头子有过这样的情绪。

  “爹,您还别说,这小子今儿不知从哪里搬回来一箱好酒,我都只听过没喝过。”

  “那就少喝,喝一半拿一半!”

  听说有好酒钟老头臭不要脸的性格又占了上风,管他是首富的酒还是首富他干儿子的酒,直接提出了喝一半拿走一半的想法。将旁边吃惊的魔女扔到一边,这还是自己所能理解的国营摩托厂长吗?怎么像个无赖呢,而且是无赖中的极品!

  “哎,那是必须的,我们几个都是他师傅,好东东孝敬师傅没说的。您是他师公,从传承来说也是咱一派的掌门啊,不请您我们也不敢说啊,也没说的,我替我徒弟做主请了。”

  “钟良,你小子什么时候能不乱七八糟?还门派掌门,武侠看多了吧?怪不得比你同时进厂的都上去了就你小子还在这儿瞎混混,治治你那臭嘴行不行?

  咱们当师傅当长辈的不要老想着占小辈的便宜,今儿喝个酒,明儿给这小子放几天假休息一下。”

  钟老头两父子就这么把耍无赖的事说得高尚无比,硬是从伦理上把臭不要脸的事给圆了过去。

  “不,我不休息,您老别想让我下岗!”

  突然的,苟伟嚎了一嗓子,就钻进旁边的休息室里抱着床一倒睡过去。

  静,世界都很静!下岗可是个敏感的话题,要是连厂长的徒孙都下岗了,那还有大家的活路吗?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厂长,都在等钟老头一个说法。

  钟老头那叫个急啊,怎么有这么嘴欠的徒孙啊,一个应付不好就要啸营。

  “看个屁啊,干活去!钟良,管好你那嘴贱的徒弟,狗崽子的,再有下次我真让他休息去!”

  钟老头拍拍胸脯走了,心里一个劲的夸自己应付得当。

  魔女捏着鼻子走进那个臭气薰天的休息室,左看右看一切都是那么新奇。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肮脏的猪窝,对苟伟无与伦比的生存能力又有了新的看法。

  “生活在底层的人,活着就是幸福,从来不会去想像不切实际的生活,也做不出那种贵族生活的梦。”

  这是刚才酒桌上苟伟对魔女说过的最真诚的一句话,这时看到休息室里凌乱的一切似乎更能理解苟伟为什么会选择退缩而不是极端的反击。

  魔女忍着恶心的臭味拨掉苟伟脚上的鞋子,将旁边散发出阵阵臭味的被子轻轻盖上,捏着鼻子匆忙往外跑,抱着旁边的小树干呕了半天。

  “小胡总,不经苦难不见真情,滋味是不是美极了?”

  钟良开着玩笑很暖昧的笑笑,却是把胡总当成自己的徒孙媳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