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都是债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037 2018.12.20 18:46

  听到具体钱数苟伟再也撑不住了,软软的扶着墙不让自己摔倒,想死的心都有了。“钱啊,就是我的命,钱都没有那还要什么命!”

  一万五千欠魔女的帐再加上两千厂里欠帐,对于苟伟来说就是一笔巨款,得辛苦干上十六七年才能还得清。这么一想苟伟又要摔倒,“我不活了。”

  光头胖脸丘主任别看对付苟伟是棉花卷卷全是花活,执行起厂长指示却是个雷厉风行,拖着软皮蛇似的苟伟进了办公室,随意的拿着本人员编制簿翻翻,大笔一挥写下一行字,又在花名册上做个备注。

  “你去冷轧车间找大高主任报道。带上,这是工作安置条。”

  主任很忙,扔纸屑似地扔完安置条就低头做事再也没有多余的话。房间的温度顿时低了三五度,冷风从苟伟脊背嗖嗖直往上冒,算是把厂里大管家得罪狠了。

  厂子进门即是冷轧车间,很好找,就在进大门的左手边。主要轧些什么雨挡,焊个什么油箱的小品件。正值正午,车间很静,苟伟进去绕了一圈又绕一圈,将所有机器好奇的摸了一圈又一圈却还是没有人,又不好到处打听怕犯了忌讳。

  饿得咕咕叫的肚子不争气地闹腾也在抗议自己或许未来十多年都别想见什么油水。实在饿慌了,苟伟掏出布袋里的地瓜边啃边哀怨地想着未工作先背债,这舒服的日子就怎么让自己过得压力山大了呢?!

  不知不觉中,一个又一个生地瓜熟都塞进永远都填不满的肚子,日头也由直射变成斜射,依然没有见到一个人进来,苟伟充分的相信自己是走错了车间。兜兜转转一大圈,所有车间都是一个样,这才相信自己没有走错车间。

  “兄弟,车间的职工被厂里安排回家去给家属做思想工作了,你干嘛那么上进?咱们厂唯一兢兢业业工作的部门就是咱保卫股了!”

  门卫很是自豪地向眼前的倒霉鬼仔细介绍情况,同情中充满幸灾乐祸,想工作还帐基本上没可能的,就没见过谁在厂里还能赚得着钱的,不被饿死已是侥天之幸了。

  “啊?这是安排了工作也不能工作啊?”

  “呵呵!”

  “大哥,你知道厂里哪里能安排睡的地啵?”

  “你可以打个地铺睡车间,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门卫恶意的建议,那时候自己一堆人睡车间都怕得夜晚不敢上厕所,现在都有憋尿的习惯,也很想知道这小家伙一个人睡在车间里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领导不在家,职工放了羊。苟伟唯一能做的就是像门卫大哥所说的买饭票,在车间角落里铺个地铺既帮着治安股的兄弟看厂房也有个睡觉的地方。

  曾经记得不知是哪位伟人说过,到一个陌生地方首先要弄清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跑路的道,万一发生危险的时候知道往哪儿跑才能逃生;第二件就是厕所,人有三急,不知厕所干着急,再说了厕所是躲灾躲难躲事的好地方。

  逃生的地方不地担心,就在车间门口休息室里安排一个地铺,白天卷上晚上铺上就是个睡觉的地方,抬脚就能出门。厕所也不用担心,休息室的后边就一个便厕,就是臭了点。

  又曾经记得另外一个伟人说,进入职场要给人深刻的印象。要么你用一件事震住人,要么用一句话惊呆人,如果这些都不行,那就当个三好学生人指哪你做哪,让所有指挥你干活的前辈高人都当甩手太爷。当太爷们习惯使唤你、离不开你的时候你就成功了,再有新人来的时候你就可以升级太爷了。当然这过程很漫长,你得坚持,坚持不到一切白费。

  苟伟想了又想,露一手震住师傅们明显不可能,自己什么都不会。如果只要说一句话惊呆人倒是有可能,更大的可能是震惊后会给一顿暴锤,那生命就可能会出现不可承受之重了。左不行右不行,那怎么办,只能给人当使唤丫头喽!

  找了个扫把,找个桶,先从厕所开始打扫。不是苟伟有弄屎的癖好,而是这厕所陈年积垢臭味太大,待休息室里都能薰得苟伟把地瓜给吐出来,不得不扫啊!扫完水一冲,再找着门卫大哥寻点生石灰往厕所一倒,嗅一嗅,真香啊,满是生石灰的味道!

  好事做到底,扫了厕所不好不扫车间。也不知道怎么收拾车间,就把所有机具都擦一遍,再把地扫了拖一遍,将积年的灰尘灭喽就行。

  冷轧车间的布局是按来料,薄板冷轧、电焊弧焊成形的直线布局。薄钢卷来料先剪个雏形,然后分别放到两类冷轧机上,一个是摩托车雨挡冷轧,一个是油箱冷轧。油箱冷轧分成三片儿,三台冷轧机分别成形拼成个油箱样。三个冷轧板拼在一起用弧焊焊了,把边角料裁了在连接弧上打几个孔固定上螺丝圈就是个成形的油箱。后边就送到喷涂车间去,最后在装配车间往摩托车上装配就成了摩托。

  读中专的时候苟伟在学校旁边的自行车店打零工赚几个零花钱,更多的是翘班找时间打零工。就因为这,苟伟更是被辅导员评为班级问题学生。掉进钱眼中的苟伟在甘于清贫不为孔方兄所动的老师们眼中那可就大逆不道了,最后判了个斩立决发配到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晓县春晓摩托厂。

  所谓一啄一饮皆在因由就是如此。

  后来自行车店做大变成二手摩托车店,苟伟自动升级成了修理师傅。对于钻个孔焊个板或者修个漆接个线圈什么的经过两三年摸索倒也是门儿清。各种烂摩托见多了手艺也见长,甚至于修旧如新都成了他的独门绝活。

  苟伟又回老本行,真心爱上修理,见猎心喜拎起厂房里摔得乱七八糟的油箱,猛的一沉差点没拎起来,这都十多斤重,看着是结实,实际上就是质量不过关。真正高质量可装八升油的125油箱不到一斤重,遇到稍小的碰撞也不会变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