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内试风云(下)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120 2018.12.28 07:56

  当你难做人的时候怎么办,你是选择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还是把自己不当人,苟伟选择不把自己当人看,说起话来就没脸没皮。

  “哎,嗯,领导们教训得是,我听进去了!”

  急中生智,一句领导们,一句都听进去了,这泛指就大了,八面玲珑,既不得罪厂长也不得罪黄副厂长,至少苟伟是这样认为的。往往事与愿违,当你谁都不想得罪的时候就意味着谁都要得罪。

  “苟伟同志,说话做事要严肃认真,怎么能打马虎眼呢?”黄副厂长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我不能冲老鬼发火难道还不能冲小鬼发火吗?

  “你扯什么鬼,你个小狗崽子,屁话怎么那么多?一句话两边都得罪,你以为很聪明,其实蠢得要死!”厂长钟老头更是毫不客气一顿臭骂,在他哲学里欣赏谁就骂谁,不欣赏谁就对谁阴阳怪气。

  夹在一块钢块和一个铝片中间苟伟没法做人了,也不想做人了,低头就是不吭声。

  “哟,小狗崽子学会当木头了,你不是挺能说的嘛,哑巴了?说呀!”

  墙头草风吹两边倒,无风两边不讨好。钟老头就见不得墙头草,你不想站队就逼着你站队,站队也得站在我这边,不会给你选择的空间。

  “厂长,我是这样想的!”

  “哟,真有想法啊,不逼你是不是不说,还得老子们抬着桥子你才说,真是个不省心的。

  年轻人想法多,天马行空,有时候我们这些老头子听着像外星人可偏偏还能成,这叫什么啊,叫代沟,黄副厂长你说是不是。

  嗯,不,别在这儿说。这样,我立即召集开个会,一起来议议!”

  钟老头狠狠地骂,也是当着外人骂子侄透着亲,骂完就是一番感慨说自己老,顺带也把黄副厂长给带进去。黄副厂长气闷不接话,你老头有几条沟别认为别人也有沟。

  “啊!”苟伟惊讶出声,钟老头明显把自己当成了把锋锐的匕首猛朝黄副厂长身上戳啊。

  排排坐分果果,果子没成熟,酸得牙根疼。领导们捂牙的捂牙,扶额的扶额,就没有一个正常听苟伟做报告。

  “各位领导,厂长要我说一说定价,黄副厂长又对我作了指示。我是这样想的,我们能不能不围绕价格来做营销呢,营销的方式千种万样,围绕价格做营销那是呵呵。

  产品的价格的确会对销量有很大的影响,但很多时候并不是决定性的影响,我觉得影响购买的一定是谁知道,怎么知道,谁要买,怎么买。

  李工在指导我们进行测试启动方案的时候就讨论过,我进入装配车间和测试摩托的时候两位高头和钟头也说过这么好的摩托该怎么卖。领导们毕竟是老麻雀,金屁啊。

  我现在就将他们的只言片语整理一下向大家汇报。”

  自己的意思用别人的话说出来,说错了是别人说的,说对了你也不能否定我的功劳。李工不禁摇头看向老钟头似乎在说,“你看,多好的一个小年轻就被你们活生生的逼成万金油!”

  “你嘴怎么那么欠呢?我让你做报告了吗?

  别废话,这又不是评功会,他们的功劳用得着你来说吗?要说也是老子来说好不好!”

  似乎感到李工不善的面孔,钟老头挂不住面子毫不客气的打断。

  “我们换个思路,先说名字。我们现在的摩托车叫小羚羊,那为什么叫小羚羊呢,为什么不叫其它名字呢?

  我不是说几位领导取的名字不好啊!

  我们要想让所有人都能了解我们的摩托,我们可以做一个方案啊——为咱们摩托取名的方案。

  这也是一个营销活动。

  第一步,先在咱厂里面内部征集名字,由办公室给每个职工都发个通知,然后让大家把名字登记到每日厂门口的签到簿上,每个人限取三个名字。名字最后被选中的获得将来按内部价买摩托少一百,内部价具体多少领导们决定。能少一百块钱,转手倒出去就是钱啊,家属和职工全都会参加,凝聚力也会加强。其实我们都关心厂里发展的,谁都希望咱们厂好,因为这是我们的根!”

  越说越动情,事实也是如此,没有厂苟伟真的不知道到哪里去,还真是自己的根。也戳中钟老头的痛点,被“根”之说感动了,恼羞则成怒觉得苟伟抢了他的台词,这厂从建厂就在这儿干了,谁还能像我这样倾注感情的。

  “说吧,别煸情了。”钟老头嘴硬心温柔,压抑着嗓子说了一句。

  “第二步,咱们先找家广告公司,把摩托车从不同角度不同环境上拍照全面展示性能,然后制成单页。

  办公室和销售部手写一封信给经销商,把我们厂内初选的几个名字连单页一起寄给他们,如果名字最终与经销商选择一致,那经销商就可以在一千台摩托车内每台摩托车少一百或者多少。”

  意思很简单,让经销商先期了解,先期参与,有互动才有吸引力,算是一种互动营销吧。这方法好啊,曾经的曾经哪怕厂里成本价也卖不出去,大伙儿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补全这方案也体现本事。钟老头挥手让办公室里的议论全都停了,再一挥手苟伟继续说。

  “第三步,想尽办法在报纸和电视里发个征名广告,咱们给出十个名字,谁得到投票最多咱就用哪个。谁写信将所选名字和建议寄给咱们,而且最终被采纳的咱们也给写信者寄个优惠卷,只要在三个月内购买咱们的摩托车,咱们就少三百块。每张卷编个号,经销商到时凭卷下次提货的时候减免。”

  此征名非真征名,而是一种广告,这就是给经销商锁定购买人群,也鼓动了经销商信心。

  说完,苟伟习惯性的准备找水,可是没有,只好咂巴嘴停顿一下准备继续再说。

  “你看,你看,还是文化人花花肠子多,这玩法新啊!不错,不错,黄副厂长,你带着小丘好好策划一下。要放下架子到基层多听意见,也要听一下李工这种文化人的,咱们都是老粗没这么多点子,干嘛不听一下别人的呢?”

  得,又借着苟伟的手拍了下黄副厂长,话里话外黄副厂长就是不如人,这也不如那也不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