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折腾的蚂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最喜那年稚子时

折腾的蚂蚁 kidium 2074 2018.12.17 12:05

  “我被学校开除过,后来还是干爹找了很多人学校才开了个转学单让我到隔壁镇一所学校去读的初中。读不起啊,尤其是在邻镇上初中那可是要住宿的,后来还是干爹给了一百多块才让我坚持下去。”

  比惨谁不会啊,那就是用我的惨盖过你的惨,反正怎么惨怎么说。一件普通的事用一种悲剧的说法那也会惨无人道。

  “对了,我知道这事。你倒是说说倒底是什么事,我可没听具体过。”

  好奇害死猫就是这样,好好的情绪准备却被苟伟一个悲惨的故事带到沟里去了,还是少了些社会经验啊,要不哪能轮到苟伟说一二三的故事。

  “刚上初中那会儿,流行校园民谣、海外民谣和打工民谣。

  有一首打工民谣好像唱的是‘送你送到小城外,有句话儿要交待......’其中有句话就‘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一堆同学边唱边叫边对着女同学起哄,我嘴欠也跟着大声的叫了一句‘不采白不采,采了也白采’。刚好班主任和教导主任一起路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被开除了,罪名是耍流氓。”

  那年开除学籍的经历让人刻骨铭心,自此后,苟伟再也不敢乱唱一句歌词,生怕一个不好又是开除的下场。

  这故事逗得石橦乐不可支,拍着草丛粗喘气,这是乐坏了。这失学的经历太惨痛了,真是应试教育的祸,至少自己在省城读书就没有山村中学那么多的孔乙己似的条条框框。“哈哈,这教训太惨痛了。放现在,老师顶天了罚你抄十遍歌词。我就纳闷了,按说你是个调皮孩子啊,咋会变得那么懦弱。”

  其实苟伟也不知道,好像性格这一条都是天生的,自然的,可不是什么后天培养的。

  “小伟,我觉得你就是不够勇敢,有时看着就觉得娘,走条路都扭着脚往前探怕踩死了蚂蚁。”

  果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事故,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是故事。

  “阿弥陀佛,和尚不吃肉,贫僧不杀生。”

  苟伟说话不分场合,贫得能让人能自觉后路说的就是这小狗崽。石橦很是无语,不管了,上了药再说,不看微笑看疗效。

  “你怎么就不说读书老是挨打的事。上课挨老师的教鞭打,下课挨同学的拳头打。高年级的捏着打,低年级的也追着打,就没见你还过手。连我和别人打架你来帮拳也是挡在前边被人打,你那时是不是想着自己是个沙包帮助别人练拳啊?”

  “还过手。那时候力气大,把同学给打哭了,就是隔壁村的二傻子。他妈带着他到我家闹,然后抢走了我们家那只唯一的下蛋母鸡。

  家里全靠这只鸡下蛋换点油盐什么的。我爸想着就打,看着就打我,打了半个多月,我可比二傻惨多了。

  早知道还不如让二傻打一顿,也不至于挨那么多顿打。”

  朦朦胧胧中石橦像是抓住了什么,可凭他这年纪这阅历却又把握不住,不知道该如何去抓。

  “哟,你也太多灾多难了吧?那老师在课堂上打你总不是被干爸打出来的吧?”

  “别提了,一提起来我就满肚子遭着无辜的罪,满眼充斥悲伤的泪。

  学习好也是罪。从一年级到六年级老师总要让我当学习委员,然后安排我去收作业本。收不上来就把我叫到讲台前挨板子。

  我那时候哪敢找那些同学收作业本,他们不打我就不错了。

  所以天天挨老师的板子。老师也打习惯了,觉得一天不打象少了一件事似的。

  就这样喽,同学打,老师打。没看我现在两只手像蒲扇一样宽厚有力啊?这还真得感谢老师们。”

  石橦听不下去了,所有准备的说辞都扔到爪哇国去了。自己也尽力了,干脆陪着聊天算了。

  “小伟,怎么听你这么说法。你就典型一死了血的臭不要脸。”

  “差不多吧。日子很美好,过好今天赚一天,过不好今天亏一天,何苦呢?富也好穷也好,累倒,何必呢?容也好斗也好,事后都没有什么大不了,何妨呢?”

  这不挺明白的嘛,这鸡汤是一碗一碗的,只是有毒。石橦就想纳闷了,苟伟的脑子是什么做的,咋那么多人生看淡别样抱怨。

  “你和我聊天就别那么抱怨好不好,说点好玩的,我可不想成为一个怨妇。”

  “别看不起女性。好玩的,还真有。

  我那时候读初中,有个老头教语文,是个老学究。我们背地里都叫他老苍头,很喜欢引用故事批大家的作文。

  有一学期他连续的在我作文本上的每篇文章后批了句骂人的话。

  第一篇作文,他批个‘打狗屁’。

  第二篇,他批个‘狗打屁’。

  第三篇,他批个‘打屁狗’。

  你猜猜,猜猜,老苍头在我第四篇文章上批的是什么?”

  石橦一点都不觉得这故事有什么好笑,真要是自己收到这样的批语一定会找老师理论一番,这不是污辱人吗?把别人的污辱当成自己自豪的趣逸之事来宣扬也只有臭不要脸的老弟能干得出来,而且是个懦弱的臭不要脸。

  “不是‘屁打狗’吧?”

  “不是,我是屁,打着老苍头了,那他不是狗了,他不会骂自己。再猜。”

  石橦绞尽脑汁想到所有污辱人的说词,结果没有一个是符合标准的,不得不悲哀的想着,“论污辱人,自己真不是老苍头的对手。”

  “告诉你,你猜不着了吧?第四篇写的是‘狗死了’。意思是不再放屁了,又或者是把狗都给薰死了。我估计着是把狗给薰死了。”

  苟伟哈哈的笑,旁边的石橦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很好笑吗?被污辱了你还可以当笑话说,有这么不要脸懦弱没性格的吗?看来今儿计划彻底破产了。

  “我和你说,我那次失学也与我给教导主任取小名有关。”苟伟将灾难当成了自豪的炫耀资本。

  这就难怪了,不仅懦弱还嘴欠,怎么所有人性最负面的性格都集中在你身上了呢?石橦都有点怀疑小伟是不是负数集合体,这都负面成本能了。还是耐着性子听完,负面的就当正面的反激励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