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华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蛊虫

锦华谋 苏四公子 2038 2019.08.12 20:17

  “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立时同我回去!”程夫人见程锦愣怔着,愈加恼怒,夜色下那模样竟有些狰狞,那一直极力压制的情绪仿佛随时都要失控。

  程锦看了看程夫人,又看了看被人群围住的焦尸,心中似有所感,可是仔细思量,又觉得毫无头绪。

  “你们给我把她绑回去!”见程锦站着没动,程夫人的怒气终于失去了控制,直接命左右婆子上前抓人。

  阖府上下谁不知道程锦是程夫人的心头肉,平日程夫人不仅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更别说要把她绑回去了,一时间都愣住了。

  “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把她给我绑了!”程夫人的模样格外焦躁,胡嬷嬷也终于察觉了她的不对劲。

  “夫人……”

  “阿娘,我错了,我这就同您回去,您别气坏了身子。”程锦上前一步,扯着程夫人的手,仰着头望着她甜甜地说。

  换作其他的世家娇女,被人在这么多人面前怒斥,怕是已经羞怒交加地哭出声来了,偏偏程锦脸皮厚,竟然还能不羞不恼地对着程夫人撒娇卖痴。

  平日程夫人看到她这副模样,气便消了大半,可今日不知怎的,偏偏有股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让她格外焦躁,程锦用指腹不轻不重地按揉着她的手背,那种焦躁的情绪这才稍稍缓了下来。

  “此地不太平,咱们还是回去吧。”胡嬷嬷一直盯着程夫人的表情变化,知她现在怕是不太好,立刻要扶着她上车。

  “阿锦,你去同阿远乘一辆车。”程夫人理智渐渐回笼,却甩开程锦的手,指着后头的马车。

  “男女七岁不同席,我同阿远共乘不方便,我还是同阿娘在一块儿吧。”程锦知道程夫人想要支开她,立刻说了个程夫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你!”程夫人深吸一口气,径自上了车,程锦朝胡嬷嬷笑了笑,厚着脸皮跟了上去。

  谁知一上马车,程夫人便晕了过去,胡嬷嬷骇了一跳,正要下车叫人,却被程锦扯住,“嬷嬷,此地是非多,咱们先别声张,径自去医馆。”

  胡嬷嬷也定下神来,“姑娘先同夫人回府,老奴去医馆寻大夫。”

  程锦点了点头,低头仔细观察晕厥过去的程夫人,她脸上的青黑之气更加明显,脉象极其古怪。

  她脸色一凛,扯开程夫人的领口。

  “姑娘,你这是做什么?”胡嬷嬷看着程锦古怪的举动,再想起刚才那恐怖的火人,生怕她也中了邪。

  “我读过几本医书,想试试能不能医好阿娘。”程锦心里焦急,脸上却一派天真。

  胡嬷嬷哭笑不得,“姑娘,你就别添乱了,让老奴来试试。”

  程锦眼睛死死盯着程夫人的脖颈处,伸手迅速在一处按了下去,透过薄薄的皮肤,她能够感觉到程夫人的体内似有活物在不停鼓动,那活物被她触碰,立刻惊慌地游走。

  竟然是蛊!

  程锦没少见识过南蛮人的蛊虫,却从未见过这般厉害的遮掩手段,就连她都险些被糊弄过去了。

  胡嬷嬷凑近程夫人,用力掐着她的人中,几息之后程夫人悠悠醒转,脸色依旧灰败,懒懒地倚在胡嬷嬷的怀里,低声道,“给我一碗药茶。”

  胡嬷嬷忙不迭地将一直温着的药茶服侍她喝下,此刻的程夫人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优雅,仰脖将药茶一饮而尽。

  程锦仔细闻着车厢里的药味,细细分辨着每一味药材,这药茶正是程夫人一直在吃的,的确是再普通不过的药材,合在一块儿也是寻常的平心静气的方子,可用来遮掩程夫人体内的这只蛊却是恰到好处,若没有这药茶压着,程夫人恐怕早就失控发疯了,而照她方才探得这只蛊成长的速度,过不了多久,这药茶便压不住了,兴许下蛊的人等的就是那样一个时机。

  到了那个时候,程夫人会变成什么模样?是同大理寺门口的火人一样么?

  程锦暗暗咬牙,虽然知道是蛊,可这究竟是什么蛊,是何人何时所下,她依旧是一筹莫展。

  一碗药茶下肚,程夫人总算缓过劲来,见程锦坐在她身侧低着头,一反常态地沉默着,顿时心生愧疚,伸手将她揽了过来,“我的儿,莫要怪阿娘,你今日闹这一出,阿娘实在是急坏了,方才气急攻心,说的话重了些,你莫要放在心上。”

  “阿娘,您方才吓坏我了。”程锦那无助的模样特别惹人怜爱,很难同方才那个蹲在焦尸边细细研究的胆大小孩儿联系在一块儿。

  “阿娘无事,不过是一口气上不来厥过去而已,喝些药茶便好了。”程夫人连忙宽慰道。

  “阿娘,您是不是觉得有把火在胸口烧,烧得您焦躁不安?”程锦突然问道。

  程夫人一愣,“可是胡嬷嬷同你说的?”

  程锦摇摇头,“我是看阿娘方才的模样,自个儿觉得的。”

  “你莫要担心,这是阿娘的老毛病了,喝点药茶就好了。”

  “我记得这药茶是宫里的太医开的。”

  程夫人一愣,“你们这一个个的是怎么了,阿胡说让我再寻几个大夫看看,你大姐说这药茶不对,不让我喝了,怎么你也觉得这药茶有问题?”

  程锦摇摇头,“我只是觉得阿娘喝这药茶也有些日子了,可总不见好。”

  “年纪大了,自然不比你们这些孩子,哪有这么快好?太医也说了让我自己将养着,”程夫人笑了笑,“我倒是觉得这药茶不错,喝下去人能松快不少。”

  “既然阿娘喝了舒坦,那便喝下去吧。”程锦并没有像程钤那样坚持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垂下眸子。

  南蛮的蛊虫与同类之间有所感应,今日遇到那具焦尸兴许是巧合,但那具焦尸同程夫人体内的这只蛊必定有联系,否则程夫人不会突然在那里失控,要找到她阿娘身上的蛊,就必须堪破那具焦尸身上的秘密,弄明白那具焦尸所中的蛊虫为何物,这是最快的解决之道,程夫人身上的这只蛊虫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