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间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所谓娱乐

星间人生 璞灼 3541 2019.06.20 16:35

  距离正式开学还有一周,所以这几天徐宁带着姬莉叶在校园内外到处逛,同时也给她教授一点基础的魔法知识,但是对于完全不能感应到魔素存在的姬莉叶,这些说了基本就跟白说一样,本来还指望能够突击一下让姬莉叶至少能通过旁听资格的测试,现在看来是想都不用想,于是除了晚上自己在宿舍练习之外,就是让姬莉叶熟悉周围的环境,叮嘱了几个注意事项。

  六天就这么一眨眼过去,剩下最后一天徐宁打算留给自己好好休息和练习一下,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落难公主居然精力旺盛的还想继续游览,还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迷路惹事,于是徐宁万分心痛的从钱包里掏出两张一百的大钞给她,千叮万嘱不要乱花,才放她离去。

  “这还是你侍从么?看起来像你是她侍从一样。”一旁的陆方见状笑了起来起来。

  “我也不知道。”徐宁耸耸肩。

  “啧,这是什么回答。”

  “就是我也很头疼的意思。”徐宁打断谈话,继续自己的练习,空气中浓郁的魔素让他能很轻易的施展比如漂浮,移动和一些变形术,如果不是怕把宿舍弄乱,徐宁都想在宿舍里尝试元素魔法,但是他发行自己并不能随心所欲的操控这些魔素,往往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再难提升。

  而这一行为在一旁的陆方看来就很无趣了,甚至有点傻乎乎的,每当实验成功一个咒语就会在那里乐呵呵的笑上半天,随后在试验下一个,基础课本上的低阶魔法基本被他照着书试了个遍,从早上一直到中午才结束。

  唯一令他有点佩服的就是,徐宁居然一次都没失败过,穿墙咒很成功的令他穿过墙壁走入别的宿舍,而没有一不小心卡在墙里或者掉到地板下,变形咒也没有出现四不像,几乎一步到位,要知道在一个上午连续不断的释放魔法,即便是低阶魔法也是极其伤神,然而面前的这个傻子居然还神采奕奕,难以想象是刚到宿舍移动了五本书后就出现疲态的人。

  说不定是个难得的有趣的家伙。

  陆方抚摸着腿上的黑猫,眼睛转了两下,说道“反正你的侍从不搭理你,我带你出去玩。”

  “不了,我还要熟悉一下魔力掌控。”

  “不需要,我可以保证你在我们同年人中属于很优秀的范畴,至少我目前还没见谁能一连一个早上在那里测试低阶魔法的,而且风雪学院的测试并不难,也不会对之后的学习有多大影响,而你今天要是照着这种状态练习下去,明天怕是你的精神力根本回复不过来,到时候临场发挥失常那就糟了。”陆方凑过来,谆谆善诱。

  “那你之前怎么还煞有介事的跟我讲的像是这个测试得分不好的会分到差班里一样。”徐宁说道。

  “差别会有,不过你在一所一流的学院里,即便是最差的班级,都比外面的最好的班级资源要好,而且风雪学院并不按照能力分班,这也是我哥跟我说的,所以具体怎么样,看天命了。”陆然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而且你真该了解一下我们首都人的娱乐方式,人生不是苦行,而是享受,你又不是那些高塔里的大贤者,天天对着这些破书有啥意思。”

  最后徐宁还是被说服了,倒不是觉得对方的歪理正确,而是早上的这番练习感觉确实到了瓶颈,那么稍微改变一下计划,真正意义上玩一天也不错,之前六天虽然带着姬莉叶在那里瞎逛,但是大多是为了让她了解周围环境,根本没机会享受帝都的各种特色。

  于是没过多久,两人便站在了一座风格奇特的建筑面前,左右不对称的设计,房顶一半是常见的琉璃圆顶的样式,但是到中间画风陡然一变,成了古典的瓦片砖顶,屋顶上还放了一个裸体美女雕塑,手上拿着一个半开的鸟笼。

  “这里是干嘛的?”徐宁见到这么夸张的建筑,开始担心自己的荷包够不够用。

  看见旁边的人惊讶和谨慎的眼神,陆方笑了笑说道:“pop会所,一个能让你舒服的地方。”

  很快,徐宁就明白陆方是什么意思了,这是一个按摩会所,陆方直接给两人要了一个包间,两人就脱了上衣趴在床上,感受着背部传来的按压感觉。

  “这就是你说的帝都人的娱乐方式?”徐宁转过头,看着在一旁一脸享受的陆方。

  “当然不止,这只是开胃菜,这六天我在图书馆坐得颈椎病都要有了,不来这里散散架子,到时候可禁不起折腾。”

  “听你这么说我反而越来越不安了,你不会给我挖个坑埋了吧。”

  “不不不,先烤熟了把瘦肉分完,不要的部分才挖坑埋了。”

  “我打赌你会中毒而死。”

  “那我就卖给我的仇家,坑他们一笔还让他们把命搭上。”

  “你还有仇家?”

  “数不胜数。”

  两人一来一去烂白话聊到最后,为他们按摩的两位女服务生都笑的花枝乱颤,期间还不小心用力过猛,把徐宁按的嗷嗷叫。

  “爽?”

  “爽!”

  坐在pop会所的餐厅,两人正拿着刀叉吃着牛排,“烤的恰到好处的牛肉,不需费力便能轻松切下,配合着黑椒汁,实在是按摩后的最棒的享受。”

  陆方眯着眼睛享受着牛排带来的舒爽口感,即便对这一窍不通的徐宁也清楚地感觉到这里吃到的牛排和老家的牛排有所不同。

  而且他还像模像样的点了一杯红酒,结果这一点还被陆方好好的嘲笑了一番,也是陆方说了徐宁才意识到,自己点的红酒是开胃酒,一般在上菜前才会点,而自己是在上菜后看见陆方点了一杯后自己才点的,虽然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也是实实在在的丢人。

  “说真的,要是坐在我面前的不是你这个大老爷们,就更有格调了。”陆方叹息。

  “那你倒是有本事去邀请我们学校的女生。”徐宁挑眉。

  “别人男女朋友去按摩洗脚那叫享受人生,我一初见的陌生人请人来这里,那叫性骚扰,你以为我傻啊。”

  酒足饭饱,在陆方的带领下两人更换阵地,居然是来到了一个赌场的面前。

  落天酒店。

  “我没钱赌博。”徐宁当即拒绝。

  “不要慌,钱我多得是,重要的是一个乐字,而且这里可不是一般赌场,说不定就有我们以后的同学在这里。”

  徐宁皱了皱眉头,赌场这种东西南丰也有,大多都是失意潦倒的人整天待在那里,玩的也是些简单东西,当时还混迹游戏厅的徐宁曾经陪阿克塞尔溜进去过一次,随后被轰了出来,现在他还记得当时随他们一起被轰出来的一个大叔,在那里哭着说自己下一把一定会赢。

  一进赌厅,徐宁就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本来周围浓郁的魔素全部消失不见了。

  “为了防止作弊和出老千,这里都有阵法隔绝掉魔素,同时也杜绝了有人在这里大打出手把酒店拆了的情况,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这里的庄家会设置什么机关坑你钱,而且费用我出,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呆上太久,这不过是消食运动,大头在晚上。”

  “赌博是不好的。”徐宁严肃道。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陆方也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但是,我爸曾经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你可以不喜欢赌博,但是你得学会赌博,小时候我不太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爸带着我在赌桌上谈成了一笔大生意,我才有点理解其中意义,而今天,我则要带你理解理解。”陆方拽着徐宁,不给他反抗逃走的机会,麻利的换了一堆筹码,然后坐到了就近的赌桌旁边。

  陆方直接将面前一半的筹码分给了徐宁,这一堆居然就有整整一万元。

  这桌赌的方式很简单,三个六面的骰子,最小的赔率就是赌大小,稍微高一点便是赌数字,最高的就是赌三个骰子的组合,最低不过一赔二但是最高有一赔一百二,也就是说如果手中这一万元赌中了组合,庄家要直接拿出一百二十万的筹码出来,说成是一夜暴富也不假。

  当然徐宁可不会这么瞎弄,虽然说是别人的钱,但是徐宁并不会因为别人说钱给你随便赌他便真的随便赌,再怎么说一万元这种大钱,还是能买很多东西的。

  于是他拿出了最低下注的限额,价值300的筹码放在了小的区域里。

  “啧啧,你这么玩就太局气了。”

  陆方见状笑了起来,然后将手中5000元的筹码压在了大,然后将剩下的5000以1000为一组,压在了3,4,6,7,8这几个数字上。

  诶?

  “唯一能使我亏本的只有那三个数字,不过那三个数字的赔率都不到10,我也不会买,其他的只要中了一个,我都能回本到一万块,甚至更多。”陆方靠在椅子上,对徐宁解释道。

  “还能这么玩?”

  “当然,你看庄家都没什么意见,你要不要加注。”

  徐宁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买定离手,开,4点小。”随着庄家的宣告,所有压在小和4以外格子的筹码都被收走,然后再根据赔率将筹码给胜者。

  徐宁多了300的筹码,而陆方面前的筹码已经由一万上升到了一万二。

  “无赖啊你这是。”

  “这也不是必胜法,我也是冒了风险的,里面三个数字让我全部亏完,出现大则不亏不赚,其他的则能赚上一两千,虽然看起来无赖,实际上比你想着单一押注风险差不多。”

  随后两人又在这桌玩了几把,陆方还是那种无赖下注,大小轮着来,倒是没有出现让他亏本的现象,一万的筹码水涨船高变成一万八,徐宁还是小心翼翼300一注,赢了两把又输了两把,一万的筹码还是一万的筹码,见状,陆方觉得无聊,便拉上徐宁去寻找别的赌桌。

  “这不是陆少么。”突然有人搭话,只见一男一女站在赌桌旁,陆方见了也笑着打回招呼“哟,这不是麦森么,你从禁闭室里出来了。”

  “不都是托你的福么。”麦森笑道“这牌桌赌的忒没意思,不如上楼去,我们订个包间,你和你的同伴一起来玩玩。”

  “不了不了,本来只想在这里消消食,上楼就得伤筋动骨,不太合适。”陆方依旧一脸微笑。

  “怎么会伤筋动骨呢,上次你从我这里赢了一百万,才一个月不到,你就能败完了?我这次可是专程带了足够的筹码请你来再赌一场,可别不领情。”

  “你也别太强求别人了,上次也不过是用了点小手段赢了你,这次他那里敢啊。”一旁的女子对麦森说道。

  “弗兰,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上回作弊了一样,不过是言语激了一下他让他下注了而已,怎么能算是小手段。”

  “所以你是不打算上楼了咯。”麦森向前一步,一只手搭在陆方肩膀。

  “看来是不上楼不行了啊。”听了这话,陆方笑意更浓,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那就请,哈哈哈。”

  陆方和麦森笑着互相拍着对方的肩膀,一下又一下像是许久不见的好兄弟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