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间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破釜

星间人生 璞灼 3616 2019.06.27 00:24

  “所以说你们去教室做的准备就是这个?”徐宁看着面前笑嘻嘻吃着自己买的豪华套餐的姬莉叶,满心无语。

  “我也不知道这个房子居然会动起来啊,当时那个老师只是叫我们往一些管子里面装水,顺便打扫了一下教室,还有,我还专门把你的桌椅搬了过来,你让一个堂堂公主殿下为你做这做那的你就知足吧。”

  “看起来你还挺享受不是么。”

  “呸,那还不是为了配合你演戏,而且我也不想给自己再添麻烦了。”说到后面,姬莉叶的声音小了下去。

  “哎,我还真是搞不懂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一开始在传送站那里那么凶想要杀我,现在有焉了像个被欺负的小媳妇一样。”

  “你找死啊。”姬莉叶挥舞着拳头抗议道“这还不是没办法,我都放弃我的计划准备乖乖回家了,而且,而且。。。”

  “而且啥啊。”

  姬莉叶撑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居然是个漂浮在虚空中的球。”

  “噗。”徐宁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这是常识啊。”

  “我也是才从图书馆里看到的嘛,想到这里其实是另一个星球,我家距离这里不知道有多远,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为什么你们在南丰的城市为什么没有这里这么繁华?”

  “那是因为你们那里魔素稀少啊,所有的魔法都是通过操纵天地间的魔素得以实现的,然而那里魔素稀少,我么你帝国积累几千年的魔法技术在那里完全派不上用场,所有的房子都是按照老方法建的,采矿一开始hi单纯的使用人力,直到魔导器的出现我们的日子才开始好过一点。而且据说刚开拓南丰的时候还出了事故,死了好多人。”

  “怪不得之前和你们打仗的时候我们甚至还能得到点上风。”公主恍然大悟。

  提到打仗,徐宁扯了扯嘴角,不动声色的换了个话题“今晚开始我要给你突击魔法知识了。”

  “诶,之前不是决定不弄了么,反正我就在这里呆四个月。”

  “但是我的班主任是那个张莱啊,你是亲口在他面前卖萌说为了读书又不懂规矩,求我和你简历仆从契约来的么,总归样子也是要做做的。”

  “可是我根本感应不到你说的魔素啊!”

  “用这个。”徐宁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黑色的小圆珠子递到姬莉叶手中。

  “黑曜石?”

  “不,这是魔源石,其中蕴含着很浓郁的魔素,一般是给初入魔道的人感应魔素用的,想要让你速成,你这几天就得天天带着它,早一步感应到,成功的几率便高了一分。榆次同时我会教授你一些基础课程,好歹你也是个王族,学这点东西总归不难吧。”

  姬莉叶盯着手中的石头,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只觉得这石头虽然黑黝黝的,表面倒是光亮,仔细看能看见自己的脸。

  “这块石头可是很宝贵的,别再大庭广众下拿出来,踹在了兜里就行,用完了你还得还我。”徐宁提醒道。

  “不就一破石头么,能有多珍贵。”

  “放一千年前,一颗魔源石能买一座城。”

  “那放现在呢。”

  “便宜的三百万一颗,贵的上亿。”

  这说的自然是帝国的通用货币,这几天也算是自己花钱埋了点吃喝的姬莉叶听了心里迅速的默算了一下,“一天一百五十块饭钱的话,能吃50年。”

  “对。就是这么贵重。”徐宁一脸严肃。

  姬莉叶赶紧将手中这颗宝贝放到口袋里,一双眼睛骨碌碌的转了一圈扫视整个食堂,发现没人盯着这边才放心。

  “你这做派可真不像个公主,我还以为你听到整个价值只会不屑一顾的说‘切,才这么点钱,我要是弄丢了,到时候回国我十倍赔偿给你,直接寄到你家里,送货上门’。”徐宁摇摇头说道。

  “呸,我本来也不是公主,而且白森也没那么富裕,一把好刀只有那些精锐战士才能用,其他人只能用些粗制滥造或者淘汰下来的武器,郭嘉一年税收下来也没几个钱,各种地方都要节省,哪里会像你想的那样。”姬莉叶说道自己的国家,不由得又将两国实力对比,再次确认了自家处于绝对的劣势地位以及不可能去就出自己的弟弟妹妹,说道最后就撑着下巴叹起气来。

  “你说安娜和克里斯,在这里能神火的习惯么。”姬莉叶喃喃道。

  “当然能,你也看到这里的生活是多方便了,就怕到时候他们两都不想回去了。”

  “他们要是不想回去,我就在来一趟把他们揍得满头包带回去。”

  “这次我会支持你。”

  两人吃完午饭,下午的课程持续到六点,徐宁坚持要争分夺秒,晚饭只在食堂埋了两个面包和几条香肠,就拽着姬莉叶来到练习场,上午的时候就问过,练习场都是单人间,但是数量有限只能先到先得,所以拼着晚饭质量不高,徐宁也要把姬莉叶拉过来授课。

  仅仅七天的时间,要一个不属于帝国的外星人,一个完全没有学习过魔法知识的人,去学到能通过风雪学院的侍从考试,用膝盖想都是不可能的,其实就在中午拿到魔源石的时候,姬莉叶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也不觉得徐宁把这件事当真,她都想好到时候要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自己为啥在测试里交白卷,实在不行就撒娇卖萌,结果没想到这人居然来真的,还缩水了她的晚饭。

  徐宁底赞不是要教会她让他通过考试,毕竟通过考试后不到一个学期就小时实在不妥,但是要是营造出姬莉叶线稿通过侍从旁听测试来听课,努力了但是智商不够,遗憾的没有通过测试,那整个故事都说的通了。

  “你可能觉得7天内让你学会这些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回过头来回顾了一下这几年我学的知识,然后回忆了一下入学测试的时候做的那些题目,我差不多知道学院会测试哪些方面,而且,我也会去查侍从的旁听测试的题库,所以,你不需要学的像我这样好,你只需要,背会你应该会的那些,以及能使用一个低级魔法就行了。”练习室里,徐宁开始给姬莉叶解释自己的训练计划。

  “你们最快能学会使用魔法的时间是多久?”姬莉叶举手问道。

  “半天,不过也有人一辈子都用不了,只能靠魔导器和一些法器使用简单魔法。”

  “。。。。”

  “所以我把魔源石借你,只要你能感受到魔素的存在,再记住咒语,基本就成功了。”

  “那我要学哪些东西?”

  “首先是基本常识,比如这个星球是圆的这种,然后是基础法术,基础阵图,基础言灵。这三样基础课程我会一天内讲完,然后直接给你讲之后可能会考到的范围。”

  “为什么啊。”姬莉叶捂着脑袋,面色极其痛苦。

  “哎。”徐宁叹气道“为了圆谎啊。”

  “大不了告诉那位老师我的身份不就好了!”

  “你现在倒是想自爆身份了,当时怎么还一副不愿意的样子,要是你愿意自爆身份我倒是舒服了,要不现在走?”

  “不,还是算了。”姬莉叶连连摆手“我觉得我上去自首,你们皇帝看了我肯定不会放过我,还会嘿嘿奸笑着说‘既然你的弟弟妹妹都在这里,你也别走了,一起住下吧。’那可真是亏大发了。”

  “算你这时候还有点脑子,你刚才要是真要去自曝身份,我是绝对不拦着你的,好了,我要爱是讲课了,你看我以前的笔记,理解的会快一点。”

  小小的练习室内,徐宁开始讲述一些常识性知识,这些对于文明落后的姬莉叶来说,每一条都会足以让她震惊的大事情,比如太阳骑士是个大火球,那些星星也是和太阳差不多的火球,只是远了一点,南丰和首都星距离很遥远,宇宙中没有空气,空气的成分很复杂,而人呼吸所需的只占其中一部分。这些超前的知识有些还能理解,有些便是完全无法理解,所幸徐宁将他们都浓缩成短短的一句话,姬莉叶只需要死记硬背就行,经过这一晚上的知识洗礼,姬莉叶眼中的世界已经大变样,甚至可以开口提些问题,要求徐宁详解。

  不过这些常识性知识,终归知识帮助姬莉叶开拓视野,让她有个比较正确的世界观而已,真正重要的,是后续徐宁在南丰辛辛苦苦学了9年才学精的基础知识,他虽然会学习,但是他并不会教人,更加不知道怎么教一个比自己笨的女孩学一个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那唯一的快捷方式就是直接上手感悟,至于那些考题经常会扣字的问题,只能听天由命了。

  “接下来的才是重点,这两个小时常识性只是你都记得不错,记得白天的时候去图书馆逛逛,说不定我讲漏下的在那里你能看到。”

  随后,徐宁直接念了一串咒语,其诡异的音调和发音让姬莉叶觉得像是一头嗓子坏了的鹦鹉在那里学舌,然而在咒语念完之后,徐宁的食指上陡然出现一颗小火苗,小火苗在空中颤抖着极不稳定,没坚持多久就消散开来。

  “觉得如何。”

  “少了燃烧介质所以它熄灭了。”

  “不错,你回答到点子上了。”徐宁笑道“阿尼觉得是少了什么燃烧介质。”

  姬莉叶歪了歪头,开始回忆关于火焰的一些知识,但是发现没有一条能够解释刚才的现象。

  “是魔素,空气中存在着无数的魔素,然而这些魔素需要我们吟唱咒语,同时通过我们的精神力,或者说是念力,才能调动运用它们,而魔法就是这些调动方法的反应,为什么刚才能出现一团火苗在空中燃烧,因为我用念力聚集了魔素在我的指尖,并且用咒语给他们赋予了燃烧的属性,于是你看到了火苗,可以说在我调动的魔素或者我的念力用光之前,火苗是不会熄灭的。”徐宁解释道。

  “那刚才火苗很微弱,是因为你用的魔素很少的关系?”姬莉叶发现自己能跟上对方的思维了。

  “没错,所以学习魔法,最重要的就是能感知魔素。”

  忽然姬莉叶想起徐宁曾经说过,南丰魔素稀薄,那他是怎么会魔法的。

  “南丰魔素稀薄,你是怎么会魔法的?”姬莉叶想到问题,便直接问了出来。

  “稀薄是稀薄,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啊,何况南丰的唯一特产就是魔源石,收养我的老头子又开了一家售卖和维修魔导器的店,我从小就和这些东西打交道,虽然没什么机会验证书上的咒语,但是感知魔素这些基本的事情还是做得到。”徐宁回答道。

  姬莉叶拿出中午徐宁给的魔源石,攒在手心里,闭着眼睛想要感应,但是知道最后脑门都出汗了,也什么感觉都没有。

  “不用急,我们先背诵一下咒语。”徐宁说道。

  “诶,不是说感应才是最重要的么?”

  “这种事情等我白天上课了你再去做,先学会咒语的咏唱方法再说。”

  “那种像鸭子叫一样的居然是在念咒?”

  徐宁瞪了一眼姬莉叶“不管像什么,你选了不自爆身份的路,就得学。”

  “哦。”

  于是练习室里又多了一个喉咙坏掉的母鸭子在那里撕扯着喉咙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