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间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黑屋漫谈(1)

星间人生 璞灼 4213 2019.06.30 16:55

  小黑屋没有门,只有头顶有一个通风口,也没有窗户,奇异的是四周的墙壁散发着淡淡的荧光,给这个照理来说应该完全黑暗的空间带来了光明。

  但是终究是很暗,比上次考试的时候要暗了不少,两人要是不贴近,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庞,更不用说在这个地方看书了。

  “我是公主,你敢让我睡草席地铺?”姬莉叶听到徐宁要睡床,直接一个箭步率先霸占床位,昂着脑袋看向对方。

  “这又不是你的国家,而且我可是为了救你才被关进小黑屋,要是我不出手我才不会倒霉,怎么说你都得感恩戴德的把床让给我啊。”徐宁瞪着眼睛,在床前插着腰要求姬莉叶离开。

  “我不。”姬莉叶整个人往床上一躺,开始耍赖。

  “啊啊啊啊,看倒是后是你先顶不住还是我先顶不住。”徐宁见状也直接往床上躺,单人床的空间自然不能再容下一个人,所以他烫到了姬莉叶的身上。

  然后就被一脚踹飞,带着在地面滚了两圈。

  “靠,为什么你能踢我。”

  “因为这一脚不带杀意。”

  “再来。”徐宁再度扑上,迎接他的又是极其到位的一脚。

  饶是拥有者百折不挠精神的徐宁也被一而再再而三的精准飞踢给弄得没脾气了,而且到最后,姬莉叶已经可以一脚将他正好踢入草席,而他连床的边都摸不到。

  “我们国家流传着一句话,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束。”徐宁趴在草席上,恨恨的说道。

  “不懂不懂。”姬莉叶懒洋洋的说道,翻了个身,背对在一边投来幽怨眼光的徐宁,开始闭目养神。

  徐宁也没了责备她的欲望,躺下后今天一整天的疲倦袭来,就此沉沉睡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是黑雾过来送饭,标准的食堂套餐。

  小黑屋的第一餐,倒是没有预想中的烂,甚至可以说是很不错。

  黑雾送完饭便消失不见。

  两人吃完饭,姬莉回到床上盘腿坐下,仰着脑袋发呆,徐宁翻出一本书,借着墙壁的微光阅读,但是光满太弱,看了不到十分钟便觉得头昏脑涨,将书放回原位,也开始发呆。

  小黑屋里弥漫着凝重的气息。

  两人从相遇到同行,维持着这份关系更多的是责任和手上这个意外的契约,要说友谊个感情自然完全谈不上,否则也不会有先前的床铺之争。

  所以当两人在这种情况独处的时候,反而感到奇妙的尴尬和不适。

  徐宁觉得应该聊点什么,不然一直安静下去这氛围比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还难受,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好歹还能唱唱歌。

  就在徐宁还在酝酿话题的时候,姬莉叶反而先开口打破沉默。

  “你的战斗方式,真的一点都不像魔法师。”淡淡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却像针一样刺入徐宁心里。

  “因为我根本就不会什么攻击性的魔法。”徐宁无奈。

  “不过你挥拳的动作却有点像练过的样子,你又师父么?”姬莉叶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当然是没有师傅的,不过小时候和人在街头打架,可能是那时候积攒下来的吧。”

  “诶,街头打架。”听到这词汇,姬莉叶突然眼睛亮了起来,凑近徐宁,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徐宁摊了摊手说道“并不是什么称道的事,大概十一岁十二岁左右,那时候我并不想读书,和阿克塞尔还有一帮孩子,占了一个街区作为我们的游乐场,但是有别的地盘的孩子在我们那里闹事,起初只是一些小摩擦,到后来对方三三两两的找我们落单的人麻烦,我们当时觉得不对,就合计的和他们交流一下。”

  “说是交流其实就是谈判,两个老大约在一个空地,但是最后谁都不服谁,而对方普遍都是些大孩子,比我们都大一两岁的样子,那次去谈判的阿克塞尔吃了苦头,回来之后我们合计了一下,准备第二天就去报复。”

  “当时觉得对方肯定想不到我们一帮小屁孩敢报复他们,第二天我们直接去对方的街区,盯着他们老大的行踪,然后一拥而上,用人数优势给他点教训。”

  “但是没想到那居然是个替身,等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被包围了,那个老大站在远处的车顶看着我们冷笑,他的手下都拿着钢管铁棍,而我们手里最多也就是木棍,根本打不赢。”

  “幸好的是,我当时多了一个心眼,从家里偷了一个魔导器来,就是这个火焰的魔导器,当时还不怎么会用它,只知道拿着它的人不会被魔导器自身发出的火焰烧伤,我就让火焰遍布全身,直隆隆的朝他们人群中最密集的地方冲去。”

  “一开始还会有人试图用棍子打我,也确实打的我很疼,但是我不怕啊,我直接抱上去,点着衣服就去抱下一个,后来在人群里也摸清他们出手的速度,躲过攻击就上去抱住对方,或者对着肚子就一拳过去。”

  “就这样我糊里糊涂的冲到了那个老大的面前,当时他完全没有一开始的那种嚣张冷漠,只是满脸的恐惧,我一站到他面前,他就吓得瘫倒在地上,尿了一地。”

  “哈哈哈,活该,那么经此一役,你差不多也是他们的老大了吧,再不济也是你们老大的心腹。”姬莉叶大笑着拍着腿。

  “不,后来我退出了。”徐宁说道。

  “为什么,不觉得带着一帮小弟冲锋陷阵像个大将军一样很好玩么,我要是你绝对不会退出,还会用心经营。”

  “因为没意义,也没前途啊,在把那个老大哥半死后,他的手下全跑走了,而我们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还能站着的人在欢呼胜利,但是那些声音是那么细弱,而且才欢呼不久我们就被带到警局关了三天,那时候我就在想,现在是这样难道五年后十年后甚至二十年后还要这样,那时候我会不会是被打趴的那个人,所以我离开了他们。”徐宁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随后看向姬莉叶“你呢,你小时候是怎样的?”

  “我?”姬莉叶怔了怔,回想了一下过去的事情“我的可没你的那么精彩。”

  “那也说说啊,我的黑历史都告诉你了。”

  姬莉叶犹豫了一下,说道:“行吧,那我和你说说我练武的历程,一个武人要从小打磨筋骨,而且一般都教男孩子,从来不教女孩,我小时候不理解,我也想像那些叔叔伯伯一样挥舞兵器威风凛凛,但是我父亲非要我学什么刺绣女红,我偏不,但是就直接把几个同龄男孩揍哭,然后叫我父亲教我武功。”

  “当时我父亲很生气,要罚我禁足,还是爷爷过来制止了父亲,还和我约定,只要我能坚持蹲马步蹲一年,便教我武功,还叫了个老师傅来监督我,马步就是这样半蹲着,屁股不能着地,每天要蹲四个小时。”

  “一开始的时候可累了,第一天我才顿了两个小时就受不了了,但是我一想第一天就失败了,面子往哪里搁啊,咬咬牙坚持下来,蹲完后整个腿直打颤,然而惨的在后面,第二天腿很酸疼,监督我的老师傅说这是前一天累着了,坚持下来就会好。”

  “但是那感觉就像刀割一样啊,从蹲下来的那一刻都是那种感觉,但是我还是忍下来了,蹲完后我就让仆人给我按摩,让那种刺痛感消退的快一点,就这样我坚持了一个月,蹲马步对我来讲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一年后,我正式开始学武,还是那个老师傅教我,那时候我才知道那个老师傅是个有名的武人,当时他给我一个课题,叫我徒手劈开石砖,一开始我怎么都劈不开,还弄伤了手,后来老师教告诉我,我虽然天生力气大,但是却不会发力的技巧,每次劈掌都浪费了至少一半的力气,他教会了我各种出拳出掌的使力方式,之后我也不用全力就能劈断石砖。”

  “可是后来老师傅突然离开,说是要做一件大事,叫我等他回来,还送我礼物,但是之后他也没回来,后来听说因为战争战死了,再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杀死了大伯,后来还杀死了爷爷,现在还要将克里斯和安娜送出去。”

  说到最后,姬莉叶的声音轻了下去,也苦涩了几分。

  “很无聊的故事对吧。”姬莉叶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我只觉得你很了不起,刚刚我试了一下,马步可真难蹲。”徐宁摇头说道。

  姬莉叶笑了笑,然后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我记得你不是说过你会很多魔法么?你也说你好好学习了,怎么又说你不会?”。

  “只是理论上的而已。”徐宁摆了摆手“本来应该是要先测验我们各自的魔法适性,然后专修那一项,可是南丰用不了魔法,所以我们的魔法课就什么都学,咒语阵图什么的全都要我们背下来。所以说会是会的,说不会也是不会的。”

  “你上次表演的火球不算么,应该也能像那个金发男一样喷出一条火柱吧。”

  “很惭愧,那点火苗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为什么会这样?你能进这么厉害的学校,还被分在称为天才聚集地的A班,这都做不到?”

  “我猜测原因是练习不足,毕竟在南丰基本用不出魔法,我也没练习的机会,只是空有理论知识而已,来这里之后发现即便念对咒语,用精神力也能操纵足够多的的魔素,但是最后的效果总是不尽人意。”徐宁再度在指尖点起一团火焰,黄豆大的火球在空中飘摇,仿佛下一口就会熄灭。

  姬莉叶怔怔的看着小火球出神。

  “我好像知道你这个问题的答案。”姬莉叶说道。

  “嗯?你旁听的时候听到过?”徐宁赶紧问道。

  “不是这里,是还在家里的时候。”姬莉叶敲了下脑袋,说道“你还记得我说过我师父教了我不同的发力方式么,我觉得你目前的状况和我当时很像,空有力气却用错了方法。”

  姬莉叶站起来摆了个架势,然后伸手一拍,拍到桌子上,只听鹏咚一声,一块手掌一样的木块掉到了桌子底下,姬莉叶手掌离开后,桌子上直接留下了一个手掌样的空洞。

  “厉害厉害。”徐宁在一旁称赞。

  “这是一种,还有一种你看着。”姬莉叶说完,又是一掌下去,这次却听到响亮的咔嚓声,桌子直接从中间被拍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一道灵光闪过徐宁脑海。

  虽然不知道姬莉叶怎么做到这种现象,但是徐宁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同的出拳方式,发力方式也会不同,这简直是一个正确到不能再正确的废话了,却像晴空霹雳一样点醒了徐宁,一直以来徐宁都是念出咒语然后凝聚魔素,凝聚的魔素会因为咒语的不同被赋上各种属性,所以每次火球只有那么一点大小,招来的水也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徐宁完全没有想过让精神力控制着魔素去模仿那些火焰运动的样子,仅仅是添柴一样将那些魔素塞进去而已。

  想到新点子,徐宁便立马实践,聚集的魔力先是像往常一样凝聚到指尖,只是这次不再像以前一样光凝聚在一个点上,而是让它们像跟随自己脑海中想象出来的火焰一样摆动,控制魔素这么摆动并不简单,所以这次聚集的魔素只有平常的一半,随后念出咒语。

  一条明亮细长的火柱出现在徐宁手指上,如同徐宁脑海中想象的一模一样。看着这么长条的火焰,徐宁乐开了花。

  之后他又试了很多起他的方式,火球,火墙,火线,各种各样的火焰形态在徐宁手指上变换着,每次成功一次,徐宁都会开心的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样乐不可支。

  一旁的姬莉叶也十分惊讶面前这个男孩的领悟能力,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想到了什么解决方法,但是明显对方在魔法方面的造诣突然拔高了一个层次。

  实际上这是一个基础中的基础,但是南丰的教师基本也是南丰出身,只懂个半吊子的理论,自然不会知道这点,那么这些学生又怎么会知道。

  “谢谢你啊。”徐宁摸着脑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出这句话。

  姬莉叶见对方道个谢哈扭扭捏捏的,眉毛一挑大声说道“怎么你道个谢还摆出这幅神态,谢我就这么难么。”

  “你要是愿意把床让给我,那我就更谢谢你了。”

  “休想!”

  “好歹一天换一次也行啊是不是。”

  “我睡过的床给你睡?然后还要我睡你睡过的臭席子,你倒是想的出来?”

  “额。”徐宁无言以对,掩面趴回自己的小草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