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间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赌局

星间人生 璞灼 3426 2019.06.21 17:51

  虽然看着陆方和麦森相谈甚欢,但是徐宁已经开始观察四周找退路好拉着陆方一起跑路,只可惜还是晚了,五个精壮男子已经暗暗的围拢了过来,正好将两人完全围住。

  “你小子仗着是你的地盘就胡来啊?”陆方顶着对方的脑袋狠狠的说道,像是要把对方按倒在地。

  “不在我的地盘搞你难道在你的地盘搞你,你当我傻啊。”麦森也狠狠的顶回去,两人就这么互相较着劲,用着对方才听得到的音量互相咒骂说着狠话。

  随后像是达成共识一样,双方同时松手,陆方一手徐宁肩膀上,和他说道“沉住气,这点小场面我还镇的住,你可别先动手了。”

  徐宁双手还是插在裤子口袋里,绷紧的肩膀在听到这番话后放松了一点“很麻烦?”

  “还行,正好打发时间,弄完之后正好吃完饭。”

  “那我在外面等你。”说玩徐宁抬步向外走去。

  结果是直接撞在围过来的男子身上。

  陆方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无奈的手势。

  “不管你是陆方的跟班也好,同伴也好,来了就一起上楼玩玩,别这么着急走。”弗兰在一旁说道。

  “你们和他的事情,非要扯上我干嘛。”

  “放走你万一在我们玩的开心的时候有人来搅局不就太煞风景了。”麦森冷冷道。

  无可奈何,两人只好跟着麦森上了赌场三楼的包间。

  “不好意思啊,把你卷入麻烦了。”陆方满脸歉意。

  “事已至此,你有没有什么好方法脱身?”徐宁面无表情,心里在盘算着最差的情况该怎么办。

  “本身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我一个月前在这里赢了他一百万,害的他被他老爸关了禁闭,现在他要找回场子而已。”

  “那你故意输给他早点结束不就好了。”

  陆方摇了摇手指“这可不行,这是关乎颜面和名声的决斗,自然不能放水,还要再赢一场。”

  “你不怕赢了之后出不去?”徐宁皱眉,光是五个壮汉在这里就让他们两没办法了,到了楼上还不是任人摆布。

  “虽然他是地头蛇,但是规矩还是要讲的,你不懂里面的弯弯绕绕,正好见识一下。”

  包间位于赌厅三楼,走廊最里面的房间,一个半圆形的大赌桌占据房间中间,房间的四角摆上了花盆,种着不知名的植物,墙壁上挂着一看就很贵的画,虽然徐宁不懂这些,但是看得出这个包间的装饰是极其金贵的。

  圆桌上摆着两堆价值一百万的现金,一个美女荷官站在中央,看样子是等待多时了。

  “我也不欺负你,上次我们赌什么这次也赌什么。”麦森坐在里面的座位说道。

  “哟,难道不是你只苦练了21点么?而且你怎么还有钱,我记得你不知被罚了禁闭,也不允许你从家族调动资金,现在每个月只能拿少的可怜的生活费。”陆方开口嘲讽道。坐在了另一个位置上,而徐宁只好和弗兰一同坐到观战席。

  “在什么地方跌倒就在什么地方爬起来,这才是卡特家的男人,而且钱哪里来你不用管。”麦森沉声说道,随后又扬起下巴,指着两堆筹码说道“两堆现金各一百万,你的那一百万算是你从我这里借的,当然,之后你要是有需要,赌城的账房欢迎你来借钱,双方筹码上不封顶,直到一方认输才结束。”

  “那我现在认输。。”

  “是不被允许的。”

  “哼,那你就等着哭吧。”

  徐宁本身并不介意和这些传说中的贵族或者上层人士打交道,但是这两人刚露面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极其不爽,照理来说现在帝国的贵族们已经没有了封地,唯一支撑他们的便是家族的财力和往昔的荣耀,行为应该更加谦和才对,怎么会是这两人这样咄咄逼人。

  只是陆方刚刚在楼下交代这些事情交给他,徐宁才没有动用口袋里的东西,不然怎么着也能给自己开出一条路来。

  21点的规则很简单,荷官给两人一依次发牌,牌面不足21点玩家可以选择补牌和加注,也能盖牌放弃,最后看谁的牌面数字没有超过21点又尽量大,所以这个游戏玩家就是准确的估算自己下一张牌会爆掉的概率来选择要不要补牌。

  徐宁是第一次接触二十一点赌博,规则还是向荷官要了一个小本本读了一遍才了解,当他看到荷官将十副牌洗切放入旁边的牌盒后,他意识到这个游戏不是简单的概率问题,而是记牌。

  只要能记住出过哪些牌,约到最后,剩下的牌就月容易推断,而且在一开始荷官还会将牌全摊开展示给众人检查,随后洗切放入牌盒,若是有人能在那一瞬间记住牌序然后通过观察洗切手法来推算出牌序,那胜利唾手可得。

  不过徐宁不相信有人记忆里如此强悍就是了。

  只是那个小本本并没说,二十一点一般都是四到八副牌来玩,而这次居然有十副牌,显然是麦森在难为陆方,而双方都没有说这一点,徐宁也无从得知麦森的这点小动作。

  一把最小下注是3万。

  一开始双方都在试探,

  “补牌。”

  “补牌。”

  赌桌上的两人异口同声。

  第一把以陆方20点麦森18点以陆方胜利结束。

  而第二把陆方输掉了,麦森在拿到第三张牌的时候就已经凑到了21点,而陆方手里是尴尬的19点,干脆的认输。

  第二把以后,麦森似乎一直都在拿好牌,大多数都是手里握着正好二十一点取胜,似乎幸运女神想要眷顾这位复仇者一样,基本都会以完美的胜利从陆方那里赢来钱,即便有一次陆方也拿到了二十一点,但是因为麦森是庄家,依然判定麦森胜利,而陆方极少的几次赢钱还是因为对方牌面不好放弃。

  即便陆方脸色依然没什么变化,一直以最小的注码下注,然后看牌翻牌补牌。

  终于牌发了过半,而这时候就看谁记牌记得多,半副牌发完后剩下牌出现的概率容易推算,按照正常的赌场规则,剩下的一半牌会直接丢弃不用,防止那些记忆里极强的赌客靠记牌提升胜率,然而这种行为也没有出现在这一场赌博中。

  “怎样两位,要不要顺便赌一赌外围?要知道接下来这个赌局才算是真正的开始”麦森收拢这一轮赢来的钱,得意洋洋的对在旁观席的两人说道。好几轮下来,麦森面前的钱堆越来越高,似乎幸运女神一直在眷顾这位复仇者,而陆方面前一百万的现金只剩下三十万,还是他一直最小注码下注的结果,可以说是接近生死边缘。

  徐宁露出不解的神情,他并不知道外围什么意思。

  “外围就是你们下注赌我和麦森的输赢,赢的那方直接拿走输的赌金。”陆方在一旁解释道。

  “我可没钱玩。”徐宁摇了摇头。

  “你不是有我给你的筹码么?而且好戏接下来才要开始,赌我赢就行。”陆方朝着徐宁眨眨眼。

  “钱要是输光了你到时候可别找我要。”

  “哈哈哈。”听了这句话寒酸无比的话,麦森放声大笑,一旁的女孩也抿着嘴巴,不让自己的笑声传出来。

  “当然不找你要,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陆方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舍友这么抠门。

  “基于这里只有两个人买外围,那我设定一下规则好了,弗兰和你的同伴互为庄家,赢家都将从对方手里赢得赌金,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同伴没有下注,而弗兰下注了十万元,我赢了,你们也得交出十万元的赌金,而你的同伴要是赌了一万元,弗兰赌了十万元,同样也只能拿到一万元的赌金,剩下的九万元由弗兰回收。”麦森在一旁补充道。

  “你这是在祈福我们钱少啊。”陆方听完规则后挑了挑眉。

  “只要你一直赢你的伙伴也不会输多少,而且你放心,我都会记在你账上不会找他麻烦,是不是很够意思,哈哈哈哈哈。”麦森说完就笑了起来。

  真的是霸王条款,这意味着钱多的那方一直都会占着优势,而钱少的那方很难翻盘。

  于是赌桌上信加了两个下注区域,分别是陆方和麦森,然后徐宁将300元的筹码放到了陆方那一块上。

  “最低下注一万元。”荷官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本着勤俭持家观念的徐宁脸色更黑,心里默念了无数遍反正这小子不心疼钱,输了和自己无关才把一万块的筹码压上去,然后一脸幽怨的看着陆方。

  一旁的弗兰已经将价值一万的现金押到麦森下面,脸撇向另一边,肩膀一上一下的抖动着,似乎是憋着笑,陆方无语的捂着脑袋,低着头数着赌桌上的纹路。

  新一轮的发牌开始,发给庄家麦森的是一张暗牌和一张明牌的A,而陆方手里却是一张三和一张10,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尴尬牌面,而且就徐宁现在记住的牌算起,剩下的大牌居多,这是对陆方极其劣势的。

  然而两人都叫了补牌。

  一张5发到了陆方手里,而麦森手里则是一张6。

  麦森翻开了暗牌。

  一张九。

  陆方手里是十八点,而麦森是十六点,如果麦森不继续补牌,则是陆方胜利,而按照目前的局势,陆方是不可能继续补牌了,只要大于三点就会爆掉,就算麦森也因为补牌而爆掉也是陆方输。

  “补牌”

  “补牌”

  两人齐声说道。

  到麦森手里的是一张4,而到陆方手里的是一张3,直接二十一点,而麦森想要反败为胜必须拿到一张A。

  麦森皱起眉头,开始犹豫了,这是前面几十把都没有出现的现象。

  “用掉的A不过才二十三张,你还有很大的几率摸到一张A,我建议你补牌哦。”陆方在一旁煽风点火。

  按照之前的势头,麦森肯定会补牌,有几次二十点麦森叫牌拿到A的场面并不少见。

  “哼,你以为我会被你煽动么?”麦森冷笑,将桌上的牌一盖,干脆认输。

  徐宁将弗兰的那一万元的赌金收入自己手边。

  然而,很快,弗兰就将十万的筹码压在了麦森下面,徐宁皱眉,这意味着这把要是陆方输了,自己开始欠债了。

  “全压我。”陆方说道“你现在手里不过三万多,比砸钱可比不过这两个王八,那就只能拼命,并且相信我赢。”

  徐宁盯着陆方的眼睛,想要找到对方这么自信的原因,思考良久,一咬牙,将所有的筹码推了上去。

  这种霸王条款下,自己即便不想这么玩,也只能这么玩。

  下一轮发牌开始,麦森拿到6和7,陆方拿到两张10。

  如果上一轮麦森要牌,确实会爆掉。

  “补牌。”

  “补牌。”

  一张A滑到陆方面前,而给到麦森的,却是一张9。

  “怎么可能?”麦森脸色苍白的看着发牌员给到自己的牌。

  接下来的局面形势完全一边倒的倒向了陆方,无论怎么发牌,陆方手里的牌永远正好二十一点,而麦森拿到的要么少一点要么爆掉,虽然如此陆方任然按照最低限额下注,每一轮赢得钱少,但是也让麦森面前的筹码少了下去,而赌外围的两人形势也完全逆转,弗兰的筹码已经不如每一轮都全投入的徐宁多了。

  “你作弊!”麦森看着对方再次翻出二十一点,愤怒的咆哮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