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间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收尾

星间人生 璞灼 3246 2019.06.22 20:04

  “你想问我怎么可能把把都是二十一点是么。”陆方笑笑“这应该问你自己不是么,想必你比我清楚。”

  “麦森你怎么回事,说好的能一直赢的呢?”一旁的弗兰反而对着麦森尖叫起来,眼中满是惊惧和愤怒。

  这次她之所以会跟着麦森参合进这个赌局,目的就是这个外围,他跟自己说他有必胜的办法,只要弗兰借给他本金,到时候只要能和陆方开赌,赢得他最后不得不隔日自己打欠条,自己一个月前被他坑的那口气才能真正意义上出掉,所以赌场里的管事说陆方突然出现,麦森便立马叫上弗兰过来完成这个局。

  但是让麦森完全没想到的是,计划开头都很完美,怎么之后就突然失控了。

  麦森亮色铁青的看着对方,陆方微笑着靠在椅子背后,“你的筹码还没用完,赌局还没结束。”

  然而外围的弗兰已经没钱了,陆方在那之后连续赢了八把,现在徐宁面前的筹码堆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而这些筹码本来是属于弗兰的。

  这一次陆方要是胜利,弗兰和麦森将会面对一个天文数字的债务,麦森虽然不敢肯定,但是他面前的这个男人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不然那些本该发到他手里的牌怎么会出现在他的手上。

  “你要认输么?也可以啊,这些筹码差不多,八百万左右,只是不知道你家里人知道你又输了八百万,会不会把你在家里关上半年。”陆方笑着说道。

  一旁的弗兰听到这话脸色惨白,看向麦森,眼里全是埋怨和怨恨。

  这一切都被徐宁看在眼里。

  很显然这场赌局有问题,然而陆方看出来了其中的门道,反过来把对方坑了一把,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包厢内和外面的赌厅一样,隔绝了魔素的流动,无论是透视还是替换这些咒语简短的魔法都无法使用,而且徐宁也一直盯着麦森的手,并没有发现什么出老千的情况,那他之前一直拿到21点是怎么弄的?

  “赌。”说话的是弗兰,她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球形珠子。

  “你疯了?”麦森惊叫道,声调因为弗兰的行为完全跑歪了。

  这是一颗品相极好的魔源石,自小在魔导器店铺里帮忙的徐宁看一眼就知道价值不菲,其中蕴含的魔素能支撑一辆悬浮车运行至少一百年。

  而这么一颗价值连城的魔源石,就这么被弗兰放在了赌桌上。

  “这颗石头保守估计价值三千万,要是历史再悠久点可能还要更高,你确定要赌么?”陆方笑着问道。

  “当然,等麦森赢了之后,你们面前这点钱都不够赔的,好好想想你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吧。”这位一开始还保持着优雅谈吐的女子已经不管形象,歇斯底里对着麦森吼道“这把你必须赢”。

  终归是在自己地盘上,自己还是庄家,麦森深呼一口气,坐下将所有钱推了出去,

  “那就把这当做最后一局吧。”陆方也将面前的钱全推出去。

  徐宁也将手里的筹码全押到陆方下面。

  发牌。

  麦森是一个A和一个9。

  陆方拿到一个4一个6。

  运气似乎又回到了麦森手里。

  “补牌。”两人齐声说道。

  一张8发到麦森手里,一张5发到陆方手里。

  剩下的牌果然都是大牌。

  “补牌。”两人继续,

  麦森拿到一张2,陆方拿到一张3。

  此时麦森手里的牌已经20点,陆方已经18点,两方继续补牌都会有爆掉的危险。

  “补牌。”陆方继续要牌。

  荷官看向麦森,麦森看着荷官,摇了摇头。

  一张A发到陆方手里,看到这张牌的时候麦森眼角明显的抽搐了下。

  “补牌。”

  荷官从牌盒里抽牌,甩到陆方面前,翻开,梅花2。

  陆方凑足二十一点获胜。

  从始至终,陆方都是一脸轻松,而麦森早已大汗淋漓。

  “为什么,为什么?”麦森喃喃道,然后看向荷官,站起来抓住和管的衣领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该给我的牌全到他的手上了?”

  美女荷官被麦森突如其来的癫狂吓到,脚下一滑跌倒在地,怔怔的看着对方,半天没有反应。

  弗兰看着赌桌上的梅花2不知道在想什么。

  “区区八百万也拿不走你的魔源石,所以好好收起来吧,这笔账记到麦森脑袋上就是了,反正他们家里人会给他擦屁股。”陆方走到旁观席边上,将那颗价值连城的魔源石放回到弗兰手里,也不管她听没听到,收起筹码和钱,便要带着徐宁离开。

  然而站在门口的大汉纹丝不动。

  “你作弊赢了钱就想走?”麦森冷冷道,这次连带借了弗兰差不多一千万加上自己剩下的积蓄,瞬间全部输完,还是在自家赌城里,传到家里那些老头子耳里自己肯定完蛋了,买啥呢个都能想象得到自己会面对什么惩罚,那将会比关禁闭更惨。

  “那个荷官是你的人,可不是我的人。”陆方说道“那位荷官一开始给我们检查牌的时候,十副牌按照原本的顺序排在哪里,确实是新拆封的,房间里也没有机会使用魔法,但是那位荷官却记住了洗切后牌的排序,这也是你为什么一开始总是能恰好拿到21点的原因。”

  “你血口喷人,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我提出赌外围后,就是你一直在赢。”

  陆方摊手,“你回想一下,为什么你最后一局第四张牌拿到的是2而不是我的三呢?”

  麦森脸色巨变,看着在地上发怔的荷官,狠声说道“你居然背叛我!”随后朝守卫吼道“不要放这两人出去。”

  若是自己和荷官串通,最后被背叛然后输掉的事情传出去,后果简直不敢想象,但是也亏得提醒,让他知道这个陆方居然敢收买自己的人,这背后肯定能牵扯出很多东西,说不定还能多抓出几只潜伏下来的家伙。

  “可不是我收买的,我可不会知道你今天会来找我麻烦。”

  “哼,谁信呢,地下室里谈谈吧。”

  随着麦森音落,五个守卫走上前来,准备抓住两人,然而比他们更快的,是一道火光。

  徐宁挺身弓腿,一个垫步便冲到了距离最近的守卫面前,包裹着火焰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腰间,守卫反应也不慢,及时侧身曲膝,想要挡住这一个拳头,但是包裹着火焰的拳头沾上他们的衣服瞬间就烧着了,徐宁点着一个,立刻抽身,将右手顺势在周身荡开,画出一个火圈,将逼拢的守卫逼退。

  “跑!”守卫逼退只有一瞬,但是也足够两人冲出包间,被点着的守卫还在那里扑灭身上的火焰,剩下的四人赶紧追出来,留下麦森和弗兰两人在那里失魂落魄。

  “跑路你还拿着钱!”

  “等我们到大街上,这群人就不敢追了,你没看到这不过是那个麦森擅自做的事情么,他家里长辈肯定不会帮他,事情传出去倒霉的指挥是他,不会是我们知道么,不过你的筹码不拿,他们也不会再补给你,同样你拿了,他们也没脸向你要。”

  在决定跑路的时候,陆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袋子,将赌桌上的钱全放了进去,徐宁打开了路,他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话说你是怎么做到放火的啊,那个房间里可是一点魔素都没有,半点低阶魔法都放不出来。”

  徐宁摊开手,一个小小的黑方块,一颗红色的魔源石镶嵌在其中“这个,本来只是用来点火的,我稍微改装了一下。”

  “魔导器,这么浪费的东西,也对,你是南丰出身的,没几样魔导器就不对了。”

  “那你是怎么收买那个女荷官的,我看你也没机会让她叛变,而且我也想不出来她帮你的理由。”

  “我只是让她把我认成麦森而已,一个小小的障眼法。”陆方耸耸肩。

  “那个房间不是应该用不了魔法么?”徐宁感到奇怪。

  “你有没有试过将魔素吸纳入进自己的身体?”陆方朝徐宁眨眨眼。

  离开赌场,陆方随手拦下一辆车,两人钻进去,陆方报了一个地名,车便启动了。

  “不回去?”徐宁问道,今天出了这档子事,总感觉不能再继续在外面瞎晃悠了。

  “钱到手,不花怎么行。”陆方摇了摇手上的袋子,然后将它收进手上的一枚戒指中,徐宁捡了心想怪不得你能随手掏出一个袋子来装钱。

  两人钻入车子之后,追来的四人果然不敢再继续跟下去,他们很清楚这次不过是麦森少爷一意孤行,而且已经坏了规矩,所以在室内拦人的时候基本就是出声不出力的那种,只是没想到陆方带来的那个少年居然在全无魔素的房间里召出了火焰,倒是省了他们的事。

  太阳西垂,染得西边一片火红,仿佛天空的伤口要滴出血来,陆方和徐宁下车,在一个叫“orange”的酒吧面前停下脚步。

  “酒吧?”最后一站是这里让徐宁稍感意外,在南丰也就酒吧,筒仓都是晚上营业,累了一天的大人们在酒吧里找到自己常坐的位置,叫上一叠下酒菜和几瓶啤酒,欣赏着舞池里舞蹈的清凉少女,仿佛自己的灵魂也得到了升华。

  而面前这个酒吧明显不同,没有充斥整座酒吧的疲惫和汗臭,只有兴奋地少男少女跟着节奏舞蹈跳跃的身影和隆隆音乐,而且徐宁发现,在这里不仅仅是人类,还有不少亚人聚集在这里,随着音乐起舞,或者在一旁的酒桌吧台,和同伴喝酒吹牛。

  “酒吧是个神奇的地方,因为你能在嘈杂中找到宁静。”陆方举起手中的鸡尾酒,碰了碰徐宁手中的杯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