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间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约定

星间人生 璞灼 3128 2019.06.27 22:58

  在开始教授姬莉叶课程后,徐宁感到很痛苦,这个痛苦来源自对自己实力的清醒认知,虽然在姬莉叶眼中自己演示的魔法可以说是很神奇了,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些全都是不及格的,演示火球术结果只能在指尖唤出一颗黄豆大小的小火苗而不是拳头大的火球。演示唤风术只召出一阵清风拂面,不是旋风围绕绕着自己。

  徐宁认为这是练习不足以及自身的不适应导致的,所以晚上给姬莉叶授课两小时后,都会留一小时用于自我训练,他相信这些差别可以通过练习来弥补,佛则期末的实操分估计要没了。

  但是姬莉叶却觉得意外的有意思,刚开始第一天确实很痛苦,世界观一次又一次的崩塌重铸,她甚至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非要陪客徐宁这么做,但是在第二天思考了一个白天之后,她发现无论自己学的怎么样,只要自己又机会把这些知识带回国内,就算不能帮助白森变得和帝国一样强大,但是却能变得比其他王国还要强大。

  而且这些知识确实有趣,唯一的问题就是,五天过去了,自己任然感受不到魔源石里的魔素,按照徐宁所说,感受到魔素就意味着自身的精神力可以离开身体,那会是一种用自己看不见的第三只手在水中滑行的感觉,然而姬莉叶抱着那可魔源石,甚至放到嘴里咬过几次,仍然是没有咬出任何明堂,反而差点崩坏牙齿。

  学院制作以将侍从的旁听测试放在正常入学时间一周以后,一来是让这些侍从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不能跟上这种课堂,二来是让这些人了解,其实就算不通过测试,自己想要蹭课也是能蹭的,只是没有桌椅罢了。毕竟你只是旁听,你还要服侍你的主人,老师讲课不会关照你的接受能力,毕竟侍从是沾着主人的光进来学院的,学院愿意教但是也不代表愿意花费两倍甚至三倍的精力去教几个天分本来就不怎么够的学生。

  在经过艰苦卓绝的五天突击训练,姬莉叶终于,也没能掌握对魔素的感应,不过那些基础的魔法知识,倒是差不多都背了下来,在考场上表演一个努力错方向脑袋不灵光但是求知若渴的小侍从,大概还是可以的。

  测试前一个晚上,徐宁没有再继续教授那些魔法知识,每晚两小时的课程根本讲不完那么多东西,即便他已经竭尽所能压缩了那些知识,所以最后一天他们练习的是怎样表现出自己是有学习的欲望但是能力不足才失败的。

  “首先测试最多包括笔试和实技测试,实技测试你是不行了,完全感应不到魔素,但是基础咒语你要都背下来,到时候装模作样念一下,没结果那些老师也不会责怪你,至于笔试,你尽量写,但是注意不要留空,不知道写什么随便写点不搭边的东西上去就行,让老师觉得你在思考,然后字迹一定要整洁,全篇错误的答案但是整洁的字迹也不会让老师怀疑你根本不好好学,只会觉得你确实不是这块料,然后不给你旁听的资格。”徐宁一条一条的列出到时候应该注意的事项,解释着为甚要这么做。

  “那如果实技测试里,安歇咒语我一个都没背过呢?”

  “那就只能果断的说不知道了,你现在背诵下来的二十五条咒语,其实也不过是我所记得的所有咒语的五分之一,而且这都是基础中的基础,再复杂点的发音更奇怪,我也不觉得你能背下来,不过不要忘了,这场测试不需要你通过,只要你演的像个好学生就行。”

  “只可惜我最不喜欢念书了。”姬莉叶叹了口气,“你说的这些我都动,但是万一出现你说的状况外的,我要怎么装啊?”

  徐宁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做什么事情会认真去做?或者说你从小到大认真做过什么事情?”

  姬莉叶歪着脑袋想了想,从小养尊处优的她,即便是父亲给她找的几个老师,她都气走好多,认真读书必然是排不上号的,要说其它认真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貌似只有两件事情,其中一件还不得不放弃了。

  “练武。”姬莉叶回答道“练舞是我自己提出来去学的,当年我为了学家传刀法,缠着我父亲好久,之后我父亲说只要我坚持每天蹲马步4个小时一年,就教我,蹲马步好累的,但是我坚持下来了。”

  徐宁点点头说道“就是这个支撑你坚持下来的那种感觉,你要回想起来,如果有老师能看到你的眼睛,就让他们从你的眼睛中读出你的这种坚持,如果只能让他们看到你的字,就让他们从字中看到你的坚持。”

  “这要怎么做?”

  “。。。。用心体会。”

  到了了测试那一天,徐宁亲自送姬莉叶进了考场。

  “说真,你这侍从可真不像你的侍从,反而像你女儿。”陆方看着徐宁像个老父亲一样在那里唠叨姬莉叶,笑了出来。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我似乎干的都是老父亲才会干的事。”徐宁一脸无奈。

  “需不需要我跟那些老师说一声,一个旁听的名额并不值钱,你这么担心她考不上的话我可以帮帮你。”

  “不不不。”徐宁赶紧摆手拒绝,“不按照正确的方法得到的名额,到时候一定后患无穷,况且我对她有信心,而且到时候他要是知道自己能被录取是因为你走了后门而不是她自己的实力,你会被揍飞的。”

  “啧,真的不用?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我家爱丽丝的名额就是这么定好的,要不是她非要过来体验一下,今天这场考试她都不用考,你也不用觉得这事欠了我人情一样,上次在赌场的事我还感觉亏欠你了。”

  “真不用,你要是觉得亏欠我,那在别的地方补偿就好了。”

  “行,那我也不画蛇添足了,话说你要在这里等到她出来么,我接下里还有课,就不陪你了。”

  “她又不是小孩了,不过我接下来没课,准备去图书馆泡一会。”

  两位好友挥手道别。

  仆从测试没有正常学生的分班测试那么花里胡哨,考场在一个大型的阶梯教室,两大张纸的卷子,从前到后传下来,上面的题目也是十分基础的东西,基础到姬莉叶一看上半句就能想到下半句。

  深呼吸,然后将心态调整到当年坚持扎马步学武的心态,然后专心的开始写题。

  虽然不是自己的母语,接触的也是才学习不久的知识,有很多她都不理解其中意义,但是她脑海中记得自己背过包含这些问题一些关键字的知识点,这些记忆在脑海深处的句子通过姬莉叶的笔尖书写到了卷子上面,自己端庄秀丽,一个一个的惹人喜爱。

  。。。。。

  “答的怎么样?”食堂里,徐宁和姬莉叶一百年吃着饭,一边讨论起那场测试。

  “我很认真的答了,有几道题我感觉背到过,但是后面很多题我都没见过。”

  “那些没见过的题你写字上去了吗?”

  “我直接写了我不知道。”姬莉叶如实回答。

  “嗯?”徐宁愣了愣,发现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字写得好看么?”

  “一笔一划,极其工整。”

  “那就好,没有实技测试?”

  “没有,最后也没有你之前跟我说的需要用魔法来交卷,有老师直接来收。”

  比预想中的要简单,看来这一关是过了。

  “接下来就是要看找个什么理由,让你赶上下一季度的传送门开启了,而且在这之前还要搞到解咒的材料,头疼。”

  “不是说可以用高级解咒来解掉这个契约么?”

  “目前的我做不到,而且要使用咒语解,必须得是我来解,用那堆材料的话倒是谁都可以解,所以还是得想办法搞到始祖龙的羽毛。”徐宁皱着眉头,“不过你看,这个契约也就在你手上多个图案而已,也不妨碍你生活是不是,要不就不解了吧,我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

  “不行。”姬莉叶严正反对道“这种一直被人从后背盯着看的感觉太恶心了,而且我还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到你的位置,简直是,恶心,恶心。”

  “你这么说就让人太伤心了,要不是你死乞白赖要我帮你过关,我犯得着和你缔结这个契约么。”

  “那你也不能因为一个材料难弄到手所以就不给我解了这个契约,你答应过我一定会解除的。”姬莉叶激动的说道,“不然我这几天那么辛苦的配合你是为了什么啊!”

  双目如火,其中的愤怒像是要把徐宁生生融化掉,这种眼神徐宁之前看到过,那还是在两人刚出车站,姬莉叶挥拳要打自己的时候。

  这时,徐宁才真正意义上的意识到在自己面前的这位没脑子公主,其实是位公主,是那种为了自己的亲人不管不顾,会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段去解决问题的一个女孩,这几天徐宁已经习惯于自己发号施令,姬莉叶无条件遵从的这么一个模式,现在看来,自己错的厉害。

  而且最大的错误是,自己居然会说出不想解除契约的话来。

  “我知道了。”徐宁沉声说道“始祖龙的羽***都的市场里没有,我可以去拜托一下老师们,如果弄不到手,那我就跟你下这么一个约定,无论你在哪里,只要我有解除这个契约的能力,材料,或者方法,我一定到你身边,放你自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