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间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小意外

星间人生 璞灼 3599 2019.06.15 14:07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姬莉叶嘴里低声念着这句话,骤然发力,朝着开始加速的列车跑去,一时间没人反应过来,而帮她松绑的警卫只觉得眼前一阵虚影闪过,女孩就不见了。

  然而列车早已启动,且已经开始加速,没有人觉得她能赶得上。

  “制止他。”马克雷斯喊道。

  再次让警卫和马可雷斯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看起来瘦小的公主居然一跃而起,跳起来五六个人高度,最后居然扒在了最后一节车厢的车窗上。

  而这个时候前半截列车已经进入了传送门中。

  窗户打开,一只手把公主拉了进去,然后关上。

  列车在传送门中消失了身影。

  被留下的雷燕看着马可雷斯,马可雷斯呆呆的看着传送门,对着天空长叹一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徐宁在心里咒骂起来,本来他都拿出书准备看一会了,结果突然窗边一声巨响吓得他把书给丢到了地上,转头发现那个公主居然像个蜘蛛一样的趴在窗户上,脸色骇人的盯着他,而且这个时候列车就要进入传送门,于是赶紧打开窗户把人拉了进来,然后快速关窗,一套动作一秒都不到,已经把他累的满头大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公主并没有佩刀。

  穿越传送门后,并没有瞬间抵达目的地,列车似乎行驶进入了雾气之中,窗外全是白色的光点,同时汹涌如波涛的魔素流动在其中,纵使列车的阵法起了隔绝作用,徐宁也是被这充盈的魔素给惊到了。

  这是一位魔法师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魔素如此充盈的地方。

  “他们人在哪里。”带着些许奇怪的腔调,这位公主说出了帝国语言。

  “我不会让你通过的。”徐宁很明白这位公主想的什么,直接从根源拒绝。

  就在一瞬之间,姬莉叶还来不及继续说什么,窗外的景象已经大变样。

  窗外是红毯和排成两列的仪仗队伍,为首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车门前,等待着使团众人的下车。

  这时候徐宁的车厢响起了广播声。

  “徐先生,等到使团下车后,我们会向前开,那里是普通入境游客的通道,您凭借您的介绍信和身份牌就能入境了。”

  广播播送了三遍,徐宁也了解到了自己的情况,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顺路的普通乘客,自然不会是走这种外交通道,不过自己是彻底要和安娜小姑娘与克里斯分别了。

  麦尔逊为首下车,随后是两位小孩和安慰女子,再是其他的人。

  白头发老人与麦尔逊握手,两人一起带着队伍向前,安娜下车后东张西望,最后看到徐宁还坐在车厢里,挥手与他告别。

  徐宁微笑点头,挥手道别。

  “看来安娜还很喜欢你嘛。”一旁的姬莉叶见状说道。

  “其实也就带她玩了一天,以及一开始和她说了下话而已。”随之徐宁皱眉“你要怎么办?”

  这位公主眨巴着眼睛,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是来带他们回去的。”

  “你觉得这还可能么?”徐宁这么说道,指了指身后已经关闭的传送门。

  “据我了解,只有需要传送的时候传送门才会打开,而且也需要两边的传送门进行同步,而且现在他们在首都的警卫力量保护下,你更没可能把他们带回去,反而会是喜加一。”

  虽然姬莉叶听不懂什么同步,但是也了解到传送门关闭再打开很费劲,也没办法把人带回去的这一个事实。

  “你太鲁莽了。”徐宁摇摇头。

  “哼,我自由我的打算。”姬莉叶扭头,停止了对话。

  列车缓缓开动,终于在普通站台停了下来。

  下车后,徐宁感到扑面而来的魔素涌动,这种感觉他曾经在制作魔导器的时候感觉到过,魔源石里的魔素有时会渗透出来,但是会马上在空中消散,但是在首都,这里的魔素浓郁的好像要让徐宁醉掉。

  一个大大的牌子挂在头上,写着“欢迎来到天京”。

  这座城市叫天京。

  “所以,你要怎么办呢?”徐宁看着对方,“你是南丰土著的公主,照理来讲应该要好好对待你,现在跟那些警卫说明,然后让麦尔逊来接你,我觉得是一个可行之策。”

  “不要!而且什么叫土著的公主,我的国家有名字,叫白森。”

  “好好好,白森王国的公主大人。”徐宁无奈“不过你这样是入不了境的,需要有我这样的身份识别牌和通行证才行,你要是不表明你的公主身份走外交通道,那你就只能留在这里。”

  徐宁陈述着利害关系,“然后饿死。”

  “你别吓我,我一个人在深山里都能过的好好的,不就是绕过检查人员么,有什么难的。”姬莉叶不相信。

  “那我们走着瞧。”徐宁也懒得废话。

  不愧是王都的出入境站点,人流量极其多,而且传送门也不止一个,光是在下车的地方看见的就有两个巨大的传送门,看起来都是和别的殖民星球联系的,另外根据指示牌来推断,至少还有很多可以通向星球别处的传送门,整个站点巨大无比,两人愣是跟着指示牌走了半个小时才终于看到检查入关的地方。

  入关处开了二十多个通道,过关的人将身份牌和通行证给检查员,检查员会用一种法器检查身份牌,确认无误后,后面会有搜身,检查无误就能入境,这项措施主要是检查是不是罪犯进入境内,不过真敢通过这种方式旅行的罪犯,大多都有能以假乱真的身份牌,所以收效胜微。

  但是那么多的关口,完全没有能够偷偷溜过去的地方,实际上沿路每隔一定距离就能发现一位警卫,虽然他们的日常工作都是为人之路答疑解惑,但是一发现有可疑行为的旅客,就会变成缉拿罪犯的猛犬。

  几次姬莉叶想要偷偷溜进被标注为员工通道的门,都被徐宁拦了下来,不然姬莉叶此刻早就被抓起来了。

  这里是魔素充裕的首都星,而不是南丰,在这里无论姬莉叶身手多好,一个禁锢魔法就能让她动弹不得束手就擒。

  两人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关口处四处乱逛,然而面对固若金汤的关口,姬莉叶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法偷偷潜行进去。

  “我说了吧,没机会让你溜过去的,你现在袒露身份还来得及,晚了等使团走远了就完了。”徐宁看着姬莉叶,真诚的说道。

  “不行!这样我跟过来的意义就没了,敌暗我明才是我的优势。”

  敌个头啊,暗个鬼啊,照你这么说你现在不就再和敌人和和气气的说话。

  这个公主的脑袋明显有问题,不过从她在传送门那边的行动就知道是个鲁莽角色,徐宁也没对她的脑子报多大期望。

  “把我藏在你的行李箱里。”姬莉叶说道。

  “那我的东西放哪里?”徐宁白了一个眼。

  姬莉叶等着眼睛看着对方,似乎在说我不能入境这么重要的事情面前,你的行李有怎么了,然而徐宁假装看四处风景,浑然不顾那两个要瞪到他脸上的眼睛,姬莉叶见状,换了一番口吻,可怜兮兮的抓着徐宁的袖子,说道“你忍心看着我在你们国家街头饿死嘛?这可是国际问题,帮帮我嘛。”

  徐宁满脸黑线,在关系到自己的时候就是国际问题,但是满脑子却只是想着要救出自己的弟弟妹妹,在它看来直接把这个公主上交国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看到姬莉叶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脑中好死不死的想起他小时候从老头子嘴里听到父母战死时的心情,就觉得这种做法太不近人情。

  谁都不想和自己的亲人分别,更可况是去一个在他们看来凶险未知的国家。

  姬莉叶自然不知道徐宁内心复杂的波动,只看到徐宁盯着自己看了好久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答应帮自己想别的方法。

  只是事情又一次回到了原点。

  徐宁在距离关口不远处的座位,观察着各个旅人,有的穿着旧式魔导师的长袍子,宽大的斗篷完全将正脸遮住,有的人肩膀头上停着奇奇怪怪的使魔,有的甚至带着会说话的盆栽,那人还给盆栽办了一个身份牌,只是过关人完全不想看,直接挥手让他快速通过。

  随后他注意到令人在意的一幕,一个高大男子带着一个亚人小孩通过检查,然而那名男子只给了一个身份牌,检查员只看了看那个亚人便让男子和亚人过关入境。

  亚人可以免检入境么?还是小孩可以免查?

  想到这里徐宁去取了一份过关的注意事项,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终于在密密麻麻的小字中央,毫不起眼的位置写着,使魔,召唤兽和缔结仆从契约的人类以及亚人无需额外身份牌,只需要验证契约主导者的身份牌和仆从契约的有效性。

  徐宁记得他在书中看到过仆从契约的缔结方式,远古的仆从契约称为奴隶契约,只能表示奴隶和奴隶主之间的从属关系,之后演化成主人对奴隶的绝对权力,能够对奴隶下达强制的命令,最后演化到现在,奴隶契约因为太过无道,这一法术被废除,取而代之的便是更为温和的仆从契约。

  没有绝对的权力却也保证了仆从不能做背叛主人的事情,只不过在当今社会,仆从契约大多是用来驯服使魔用的,最多会被用在亚人身上,用在人类身上本身即是一种侮辱,法律虽然没有禁止,却会被人看做野蛮落后。

  不过再看起来就野蛮落后的南丰出身的徐宁,是完全不知道的。

  “我有办法了。”徐宁对姬莉叶说道“来,去个没人的角落。”

  两人向来时的路走去,终于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听好了,你要过关的话我们需要缔结一个仆从契约,这样我能以你的主人身份带你过关,你也不需要提供身份牌。”徐宁看着姬莉叶,一字一句道。

  仆从?主人?

  听到这两个词语,姬莉叶的眉头挑的老高,眼神带着深深的怀疑看着徐宁。

  徐宁展开那份注意事项,指给姬莉叶看,同时保证自己带她出关后会为她解开这个契约,绝对不束缚她。

  再三的犹豫后,姬莉叶最终还是答应了。

  于是徐宁在背包里,翻出带来的教科书,寻找到缔结仆从契约的那一章,开始当场学习。

  “唔,需要在你身上画下标记,要用血,就用我的血好了,然后再是咒语和魔力运转方式,嗯,不难,来,你坐好,我们开始。”

  徐宁咬破手指,在姬莉叶伸过来的左手手背上按照教科书的样子画上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纹章,最后将自己咬破的食指顶在姬莉叶的眉心,开始念起咒语。

  古奥的音节从徐宁空中蹦出,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使用魔法,心里除了紧张外,更多的是激动,仆从契约需要主人和仆从之间建立起一座桥梁,如此主人能随时知道自己的仆从在哪里,同时这道桥梁也会限制仆从对主人的行为。

  四周的魔素随着咒语的念出汇聚在纹章上,随后和食指以及姬莉叶的眉心建立起一道桥梁,之后徐宁再将食指点到自己眉心,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与姬莉叶之间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关联。

  成功了。

  徐宁检查着术式,最后确认仆从契约签订成功,而且确实就如书中写的那样,徐宁能感受到姬莉叶的存在以及相对自己所处的位置。

  “走,出发了。”徐宁向姬莉叶伸出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