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你好King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41 回W市过年

你好King 云Lulu 2360 2020.06.23 12:52

  门被推开,一位微胖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带着几名高矮胖瘦皆有的女护士蜂拥而入。

  中年医生胖嘟嘟的手上下翻看着查房记录,温声问道:“嵇崇川是吗?请问今天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嵇崇川瞥了一眼中年医生,淡淡地回道:“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要出院。”

  中年医生看了看他,点点头:“你这些都是外伤,麻烦的就是手骨折,还要多注意一段时间。其他的地方都无大碍,这马上也要过年了,你这身边也没个人照顾。既然你想出院,也行!小李,待会带着这位先生去办理出院手续。到时候我给开点药,你帮他取下药。”

  一名圆脸护士拿着笔在纸上刷刷地记录着刚才的查房记录,听到中年医生点名她,连忙点头应好。

  出院结账时,账户上竟然还有结余533.15。

  嵇崇川暗想:难怪这段时间住院都没有人追着他给账单,感情是有人预存了一笔钱去。

  他猜是袁芳的表哥,以他的观察,袁芳的表哥手头阔绰,像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嵇崇川想想这一身伤是拜他所赐,下意识牙酸,他下手可真黑!

  哪里痛打哪里!他能把医药费出了,这一点还是让他刮目相看。

  本以为,以他对他表妹的态度,他绝不会放过他,就更别提还给他出医药费。

  脖子上挂着一圈白色绷带,右手提着郭建国急匆匆给他送来的包裹,嵇崇川踏上了回W市的高铁。

  他告诉父母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干脆直接回W市过年。

  不管父母如何劝说,嵇崇川都铁了心的不想回去面对眼前的糟心事。

  一身疲惫的回到W市,站在明显在冬天也异常暖和的W市,抬头看了看楼上。

  属于他的家暗着。

  4楼?嗯?怎么亮着灯?

  以袁芳表哥对她的疼惜程度,她这会一定在G省G市的家里,被周围的人围着,安抚着。

  她,应该还好吧?

  她的家人会为难她吗?

  是不是已经动了手术了?

  把肚子里的孩子流掉了吗?

  嵇崇川心里一痛,眉皱成川。

  她会不会很恨他?

  是他对她口不择言,竟说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还是别人的?!

  自从与袁芳接触以来,她的第一次是他的,几乎都在跟他玩着游戏,他不该说那样的话去伤害她。

  嵇崇川叹了口气:错过的人,也就这样吧。

  不过,她的家里怎么会有灯?会不会有人进了她家?

  话又说回来,贼偷东西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开这么亮的灯,等着人来抓吗?这个猜测很快被否决。

  嵇崇川转了转酸疼的脖子,提着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按了电梯上楼。

  输入密码,打开家门,打开总电源开关,摁亮家里的电灯。

  灰色的布艺沙发上散落着洗了还没来得及规整的衣服,垃圾桶空着还没套上垃圾袋。白色的餐桌上还留着半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

  地板上灰尘铺了薄薄的一层,都在昭示着屋子的主人并不是个勤快之人。

  嵇崇川懒得再看屋子里的杂乱,把钥匙丢在餐桌上,踩着拖鞋走向浴室,此刻的他只想好好冲上一个热水澡,把一身的疲惫洗尽,再吃上一碗热乎乎的面条就更好了。

  因为一只手还挂着绷带,哪怕拆了石膏,也是不宜多动的。

  洗澡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收拾妥当。

  嵇崇川懊恼的把脏衣服扔进脏衣篮里,颓败地用大手把沙发的衣服一挑,拢在沙发的角落里,把高大的身躯丢进沙发。

  拿出手机搜索外卖,点上一份面条,接着坐等面条的到来。

  在这当儿,给家人去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平安到达W市的消息。

  嵇妈妈说着留他们两老孤单在家过年,声音一度哽咽。

  嵇崇川无奈地听着妈妈的哭诉,安慰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什么跟爸爸多买些好吃的,有空多去亲戚家串串门之类的。

  后面只剩嵇妈妈的唠叨,好不容易挂掉电话。

  嵇崇川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不一会儿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去。

  门铃声已经响了第三遍,手机的震动声,也丝毫没有惊动睡着的人。

  直到一阵敲门声响起,睡过去的嵇崇川也正被冷意给冻醒。

  他揉了揉鼻子,起身坐着,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人在敲他的门。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从猫眼处看着外卖员提着的外卖,嵇崇川终是从半睡半醒中明白敲门的是谁了。

  打开门,想从外卖员手里接过外卖。

  外卖员并没有第一时间递上外卖,而是开心地说:“您终于开门了。刚才我一直按门铃一直没有人应。后面我灵机一动,看到您家楼下还亮着灯,我就按了楼下的门铃。”

  楼下的门铃?袁芳家?

  “楼下给你开的门禁?”

  外卖员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刚开始,我也按了这栋8楼和12楼的门铃,一个说他们没点外卖挂掉了通话,一个骂我神经病。只有您家楼下,通完话给我开了门。”

  嵇崇川睨着眼问:“你有跟楼下的说,是给502开的门吗?”

  外卖员点点头:“那肯定得说清楚的。好了,祝您用餐愉快,请慢用。我还要去送下一个单了。”

  嵇崇川接过外卖员手里的外卖,转身将外卖放在白色的餐桌上,拿起钥匙,转身出门,按了4楼的电梯。

  站在402的门前,用脚轻踏了下地面,声控灯亮了起来。

  嵇崇川举起手,把它放在门铃上,又猛地将手缩了回来。

  随着嵇崇川一直静止的动作,声控灯灭了。

  他轻轻地一跺脚,声控灯又亮了。

  嵇崇川深呼吸一口气,将食指指腹放在门铃处,叮咚——

  突兀的声音吓了嵇崇川一大跳,他慌乱地后退了一步,本想转身就走,随着门开,他的脚步生生地定格在原处。

  一张清丽的瘦削的脸映入眼帘,她穿着粉色的毛绒绒的睡衣,站在光影里,脚上一双同色系的毛拖鞋,让她整个人粉嫩嫩的,如果忽略尖尖的下巴,会觉得这就是一个粉嘟嘟的刚成年不久的青春少女。

  她轻扬嘴角:“你回来了?”

  竟像是意料之中的事。哦,是了,一定是郭建国告诉了她。

  嵇崇川点点头:“谢谢你刚才替给我送外卖的外卖员开门禁。刚刚,不小心睡死过去了。”

  “不用客气。夜深了,晚安。”

  她竟然用如平常一样的语气和神态跟他说话,温柔地要命,反常的要命。

  她朝他微微颔首,随后将门关上。

  袁芳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向沙发,刚才与他的对视耗尽了她的心力,她要做到,平静,不在乎,不心痛,这样才能闯过心里的难关。

  嵇崇川再次缩回伸向门铃的手,虽然纳闷她的态度,意外这样的境地下,她还能用这么好的态度对他,他是该知足了。

  夜深了,她该休息了。

  她比前段时间又瘦了不少。

  转身回到家,打开一次性汤碗里已经成坨的面条,竟然,也觉得味道不错,唏哩呼噜把面条吃了个干干净净。

  吃饱喝足最好睡觉,这段时间,第一次一觉到天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