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至尊序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炼制血丹

至尊序曲 鸶晨 2074 2019.07.12 06:00

  第3章炼制血丹

  时间匆匆而过。

  天边红日西沉,残阳挥晒着霞红,整片山脉都染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光彩,远处虎啸猿啼,近处虫沸鸟鸣,宛若仙乐伴耳,尽显神圣的气息,如一幅祥和瑞景。

  登高远眺,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了百多个身披战甲的狩猎队伍,上百头气息全无的庞大兽身遮挡住了身体,宛若蚂蚁群一般挪动着兽身,温暖的余晖映照在他们的脸上,溢满了笑容。

  二十多头白狼紧挨着队伍周围,巨大的狼躯染上了层层金红色的晚霞,映着雪白毛发上的斑斑点点的血迹,随着队伍临近,血腥气扑鼻,杀戮之气扩散八方,威慑飞禽走兽。

  “嗷呜……”洞穴数里之外,健壮的狼群早已发出响亮的嗷嚎欢呼,用独特的方式宣告和迎接归来的族人。

  洞穴四周的老幼妇孺皆卖力欢叫,一些小家伙像皮猴子一样,早就急不可耐了,趴伏在幼狼身上催促飞奔向狩猎归来的狼群,围着左右打转上崩下跳的。

  一群孩子兴高彩烈的爬上狼躯眺望,或是打量着野兽的形状;老人双目有神,不急不躁地在洞穴周围静静等候。

  队伍缓缓行来,人数齐全,族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妇孺老人眉目含笑,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场面极其热闹,虽然大部分是一些土兽山禽,药用不大,只能充当肉食,但是也有些珍稀的物种。

  “杂种当康猪,其獠牙粗如象牙,坚硬堪比精铁,皮粗肉厚,是大丰年的预兆啊。”一位部落族老抚摸着当康猪细小粗硬的毛发,满怀激动,脸上溢满笑容。

  “夔牛,一足,踸踔而行,独足蕴含着精纯的生机,提取其精血可治残腿,堪称疗伤宝药。”族群中有些老人嚷嚷笑道着。

  “三角兽,赤火焰脚,绿发,青质,白腹,跋尾绿色,其角治愈断骨有奇效。”老人一边解肢着三角兽一边向孩子们普及常识。

  三角兽长一米的头角宛如锋利的矛,无坚不摧,重达四五百斤,而精华大都深藏角髓中,只能剥离头角,从角口处汲取角髓。

  一各老者惊呼,道:“状如赤豹,五尾一角,体色鲜艳夺目,如火似血,这是成年的狰兽啊,平日间极难捕获,精血中蕴含了少许太古遗种的真血,弥足珍贵。”

  “但其音尖锐刺耳,穿金裂石,凶戾而残忍,极其危险。”老族长白浅补充道。

  “往常碰到的都是杂种狰兽,血脉极其不纯,但这此出行,在山峰崩塌处,恰好碰上它重伤逃逸,才能斩杀了它。”白岩缓步前行,不急不缓道。

  此次所狩猎的猛兽比往常多了近十倍,推成了一座小山,占据百米地,且此行无人受伤,足够娃儿们炼体洗礼所需,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再紧缺资源,族人都欣喜万分,开怀大笑。

  此次意外之获是斩杀了一头珍稀狰兽,价值足以媲美所猎的所有猎物了,提取其心头血提炼成血丹,能改善体质,增强体魄,对觉醒者来说是大补之药。

  白狼首领白岩亲自操刀,他化形成一个八尺男子,银发披肩,光滑发亮,手提着一把疑似由精铁铸造而成的漆黑长刀,刀身遍布神秘的暗纹,显得神秘莫测,锋利无比。

  他一手举起狰兽,宛若举着一尊巨鼎,另一只手握着长刀猛地刺入狰兽心脏处,血液顺着长刀流淌下来,注入陶罐,不一会儿,大陶罐中就注满了殷红的血液,泛着灿灿红光。

  取血场面澎湃壮观,上百个族人高举猛兽,宛若在举行祭祀,在献祭上天,一个个大陶罐都装满了稠密的猛兽血液,散发着晶莹光泽。

  上百个盛满猛兽血液的大陶罐前,几头老狼化形成人,盘腿围坐,双手奇怪的挥动掐诀,一个个繁杂光亮的符文浮现出来,融入陶罐的血液中,顷刻间蒸腾出大量的蒸汽白雾,渗杂着丝丝缕缕的血液,不一会儿此处就变得朦朦胧胧的,宛若置身在一片雾海之中。

  陶罐中的血液渐渐减少了,鲜红的血液变得更加的稠密暗红,沸腾起的气泡破裂间传来阵阵猛兽的嘶吼声,空气在颤动,白雾袅袅升空,宛若百头困兽在大交战,充满了血腥惨烈的气息。

  到了最后阶段,他们掐诀更加的迅速而频繁,每个大陶罐中的血液都缓缓升起,漂浮在半空中,一些灰褐色的杂质掉落下来,如同澄沙汰砾,去粗取精,而后渐渐地只剩下了拳头般大小,由暗红色的血球蜕变成宛若红艳艳的明珠或通透晶莹如红玉,有些品级极高的兽血却状如猛兽,栩栩如生,发出阵阵不甘的嘶吼声。

  最后血液凝结成的猛兽停止了嘶吼,挣扎也平静了下来,兽形的血液最后形成了婴儿拳大的球体,暗红色血液变成了通红纯净的血球,宛若色泽莹润的红色舍利。

  血丹落下,被族人用银制器皿盛住,老狼有些脱力,往常炼制血丹数量较少时间短,而且兽类弱小,血脉抵制较弱,炼制血丹很轻松,如今一次性提炼上百头凶兽,灵力消耗极大。

  另一处,一头狰狞可怖、栩栩如生的狰形血液,冲着白岩嘶吼长啸,剧烈挣扎,眼眸如同血刀子一般,锋芒毕露,杀气滔滔,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来自太古遗种的血脉抵抗,身为太古遗种的后裔,死后要被炼成宝药,如同辱没了先祖,不可接受。

  白岩不慌不忙地掐诀,泰然自若,左手掌心发光,整张手被神秘繁奥的符文覆盖了,宛若黄金浇铸而成,他轻挥一掌,拍向狰兽形状的血团,摧毁狰兽的血脉残魂。

  狰形血液一下子爆开,化成血雾,弥漫空中,白岩右手一挥,一片灿烂符文在半空浮现,在血雾中缭绕翩跹,而后如众流归海一般紧缩成一团血液,最后再次形成狰兽,神态祥和却缺少了灵性,宛若血玻璃铸造而成,绽放耀眼红芒。

  白岩双手合抱狰兽血液,耀眼红芒内敛,血液蠕动浓缩,最终形成如眼珠子般大小的血丹,血腥气味消散,如同红玛瑙石般晶莹澄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