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玩家失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由俭入奢易

玩家失控 我真不是扑街 3110 2021.01.15 01:09

  李森从怀里掏出火油,浇在走廊和玻璃柜上狞笑着:“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走。”

  说罢点燃了火柴。

  “轰!”

  火苗蹿升。

  烟雾报警响起。

  众人着急道:“快救火。”

  “钱还在那里。”

  王袍拦了下来,别过去...话还没说完。

  火焰上方喷射出大量白色气体。

  王袍接着说道:“我闲逛的时候看到配了七氟丙烷灭火系统,这么贵的别墅总不能再用喷水也太low了,万一淋坏点书画什么的。”

  短短七八秒火已灭,李森也不见了,而被火烧的钱柜安然无恙,只剩火烧的痕迹。

  应该是被工作人员接走了。

  ……

  “唉,你们看,时间又恢复成48小时了。”

  回答大厅的众人发现时间又恢复了。

  “因为表演的很精彩?”

  “这样不好吗?”

  “最好不要停,一年才好。”

  时间的恢复让剩余的人没了紧张的气氛喜笑颜开。

  在这度过每一分钟都是钱吶。

  ……

  赵信拍了拍王袍肩膀:“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平时我们这些普通人难以触及和享受的东西,就这么被我们糟蹋,会不会收费扣钱。”

  “毕竟一瓶罗曼尼康帝都要几万块,这些顶级的食材,就这么一直免费?”

  ……

  “叮!”

  “恭喜主播答对,激活扣费,正在结算,答对主播可享受半价优惠。”

  “我艹!”

  “你在玩我!”

  大厅内其余人对着王袍怒目而视。

  ……

  犯了众怒的王袍极力解释:“大家冷静点,我不说的话,大家并不会控制自己的消费,现在看起来是少了钱,时间延长了一次,相当于没有损失。”

  “我不提醒,大家这么毫无节制的消费下去,你们觉得直播结束自己能带走几个钱,说不定还会欠钱。”

  ……

  众人逐渐冷静下来,围坐在一起。

  “唉,王袍,你刚才说的剧本,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游戏大家一起玩。”

  赵信也来了精神:“哦,你说起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壮汉说道:“可是我没玩过。”

  王袍解释道:“一人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扮演凶手的角色,而其他人作为玩家需要调查和推理寻找出凶手。”

  “简单来说就和现在的我们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为人知的密秘,介绍自己、发问、讨论、洗清自己的嫌疑的同时,找到动机和作案手法,最后真相大白。”

  “这么着吧。”

  “我当主持,本子我背过不少,先从简单的是否杀经典问题开始。”

  “你的面前有两扇门,一扇通往天堂,一扇门通往地狱,每个门前有一个守卫,其中一个守卫说真话,另一个守卫说假话。”

  “你只能问其中一个人的一句话,以辨别哪个是通往天堂、地狱。”

  “你们可以开始问了。”

  ……

  壮汉问道:“那守卫是否知道自己守护的是哪扇门吗?”

  “是。”

  “那我知道了。”

  “我会随便问一名守卫,请告诉我另外一名守卫会告诉我哪个是天堂就好了。”

  王袍吐槽着:“你还说你不会玩,你个浓眉大眼的骗子。”

  “我能问下怎么考虑的吗?”

  “无非四种可能,真话生门,假话死门、真话死门、假话生门。”

  “如果某门是天堂,说真话的守卫会告诉你那是天堂,说假话的守卫就会告诉你另一个守卫会告诉你这是地狱。”

  “而我并不知道他们谁是真话谁是假话,只需要问出这个问题,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

  钱莹有些迷糊的说道:“我怎么听起来这么绕啊。”

  不清楚,不重要,回去慢慢想。

  王袍接着说道:“玩法大概都清楚了。”

  “我来叙述,你们来问,我会回答是或者不是,不重要。”

  “你们来揭开故事全貌。”

  “我叫孝昌,晚上要加班,我给妻子打电话,她没有接,我也没太在意,七点结束加班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了电话,电话里只听到一声惨叫。”

  “你们可以开始问了。”

  ……

  壮汉问道:“你妻子是死了吗?”“是”

  “是自杀?”“不是?”

  那这题我会,钱莹补充问道:“那就是他杀喽。”“是。”

  “那这个电话是老婆打来求救的吗?”“不是。”

  “是你自导自演吗?”“不是。”

  赵信敲了下钱莹:“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凶手用他老婆电话打的。”“是。”

  F码问道:“是情杀吗?”“不是。”

  “凶手是你家人或者朋友吗?”

  “不是。”

  “是你同事吗?”“不是。”

  D码补充问道:“难不成是隔壁大老王?”“不是。”

  “那就是你给别人带绿帽子了?”

  王袍有些无语合着就绿色过不去了:“不是。”

  C码也参与进来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他说:“我现在遇到一些很坏很坏的人呐。”

  姐姐梗都老了好吗,王袍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继续回答:“不是。”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肆问道:“凶手是你认识的人吗?”“是。”

  “你的老板?”“不是”

  “你的同行?”“是。”

  “同行是冤家,你们是竞争关系?”

  “是。”

  “你用了不正当手段抢了他们的客户?”

  李肆得意道:“破案了,那这就不结束了,真相找到了。”

  “没有结束。”

  李肆接着问道:“现场还有其他人?”

  “是”

  “那凶手不是一个人?”“是。”

  “现场其他人也死了吗?”“是。”

  “是你的家人吗?”“是”

  “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不是。”

  “是你的孩子?“是”

  张三突然问道:“你的孩子是不是很小。”

  “是”

  “是不是还没出生。”

  “是。”

  “凶杀剖开你妻子的肚子杀了他。”

  “是”

  凶手是不是在电话里说:“你偷了我的孩子,我也要夺走你的,恭喜你,是个儿子。”

  “是,回答正确,故事完结。”

  张三看着其他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你们都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凶手,之前看过好像是霓虹国发生的案子。”

  “因为手段残忍,才想起来。”

  “哦。”众人释疑。

  ……

  李肆问道:“那张三你说这房子发生过什么。?”

  “都凶宅了,肯定是凶杀了,那不然呐。”

  “废话,还用你说。”

  F码说道:“相信大家来之前都搜过这里,得到的消息都是一鳞半爪语焉不详的。”

  “倒是工作人员提醒我,他说好多都是一家子来这里度假的。”

  “工作人员加一大家子经常五六十号人。”

  “工作人员住在旁院的楼里,这栋楼这么多房间,四世同堂都住下了吧。”

  王袍猜测道:“难不成是灭门惨案?”

  “而第一个人死亡的时间。”

  王袍看向显示屏,就是李森出局的时间,午夜零点。

  “叮!”

  “恭喜主播答对,时间增加24小时。”

  “剩余时间70小时。”

  “这也行?”

  大家干脆五花八门的猜测起来,猜怎么死的,时间干脆一分钟一分钟的猜,猜男女的,猜原因的……

  王袍总觉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没有参加接下来的活动,意兴阑珊的回到自己房间,横竖睡不着。

  别墅灭门惨案并没有让人心生怯意,包括自己在内一张张主播面孔浮现在眼前,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着自己。

  面孔笑的越来越狰狞,越来越近,王袍仔细看去,满脸都刻着吃人。

  眼看着都快和王袍脸贴脸了。

  “请问找我有甚么事吗?”

  “想要和我贴贴,这么磨磨唧唧。”

  “直接来就好了。”

  王袍一巴掌呼了过去。

  “啪!”

  “嘶,真特么疼。”

  王袍揉着自己的脸,这么用劲干啥,都红了。

  “嗯?嘴里有丝腥甜味道。”

  对着镜子张开了嘴,用舌头抵着赚了一圈,感觉到后槽牙有些松动。

  舌尖用力一顶。

  “呸。”

  “当啷。”

  “两颗有些碎裂的后槽牙吐到了洗脸盆里。”

  “这是?”

  王袍拿起掉落的牙齿:“之前自己被磨牙惊醒的时候,去口腔科看过,这两颗边角都磨碎了。”

  “医生说是压力大焦虑引起的,吃了一段时间的劳拉,后来就没再吃,可现在社会谁没有压力。”

  “每天一打开手机整个网上都在贩卖焦虑,比你优秀的人都比你努力,大佬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今天业务创业百万,明天实体行业不行,阶级固化,996还不够,715才算差不多。”

  “偏偏一时你又无能为力改变现状,所以自己会去看鸡汤,干成功学。”

  “对内在的苛责,对外界的不满,它激起的往往不是斗志,而是焦虑。”

  “后来变成打了鸡血一样的努力奋斗婊,和这些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

  “宅家的几天,王袍终于接受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的事实。”

  “以后谁再让我焦虑,告诉我,你有问题,很严重,但放心,可以救,得花钱。”

  “谁让我难受,谁就是可恶的贩卖焦虑的人。”

  ……

  清晨凄厉的呼喊响彻别墅。

  “啊!”

  “死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