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玩家失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生路

玩家失控 我真不是扑街 1957 2021.01.17 00:36

  “过去看看?”

  王袍有些迟疑:“你们去吧,我想找找到出口再说。”

  三人去往大厅。

  王袍趟着水,按照记忆里老者的位置伸手摸索着。

  “找到了!”

  靠记忆里不同的顺序接连按压下九块位置不同的瓷砖。

  “嗡嗡嗡。”

  机械的低鸣声中一道门户开启在王袍眼前。

  还未排干的泳池水哗啦流入地道。

  王袍沿着台阶进入,不算太大的石质空间,除了正中的祭坛,没有多余的摆设。

  王袍搭手用力的推了下,祭坛纹丝不动。

  还是叫人一起来。

  ……

  “咚咚咚”

  门外巨大的撞击一直没有停止。

  大厅内钱莹怯怯道:“你们觉得是有人来救我们了吗。”

  赵信摇了摇头:“不清楚。”

  “喊一嗓子不就知道了,喂,外面的是来救我们的吗?”

  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撞击的声音停了下来。

  张三惊喜道:“外面的兄弟别停啊,我们付给你钱。”

  随着一声怒吼:“钱!”

  撞击越发快速,钢铁外墙都有些变形。

  壮汉倒退了两步:“这好像是李森的声音,他又回来了!”

  张三又喊了几句,外面没有回话,只是不停地撞击。

  壮汉拿起钱袋:“我觉得我们还是跑路吧。”

  转过头却看到其他三人已经拿好了钱袋,一副随时准备跑路的姿态。

  大家都想到一起去了。

  “对了,那几个妹子还没下来。”

  “叮!”

  F码从缓缓打开的电梯走了出来:“你们要去哪里呀。”

  钱莹上前说道“快,另外两个呢?拿上钱,王袍说他找到出口了。”

  “哦,她们就在我身后。”

  F码伸手上下按住了自己的头,用力一拧。

  “你看。”

  “咔嚓。”

  后脑勺转了过来。

  轻轻用手剥开了头发,露出D码的脸庞。

  “咯咯。”

  “你们是在找我吗?”

  几人汗毛立起,这是什么鬼东西,踉跄的转头朝着地下跑去。

  D码甩动着触手气急败坏的:“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王袍刚从地下出来就看到触手洞穿,挑起了落在最后的钱莹。

  漫天的钞票洒落。

  “快跑!”

  “都不是人了!”

  “砰!”

  瘦骨嶙峋的李森从破开的墙壁冲了进来。

  “我的钱!”

  两臂挥舞着抓向空中的钞票。

  王袍遗憾的最后看了一眼空中的钱莹。

  “抱歉。”

  ……

  “快,跟我来,它们追上来了。”

  四人用尽全身力气推开祭坛,一条通道出现在眼前。

  身后的打斗声越来越近。

  “快走!”

  三人跟着王袍先后跳了进去。

  沿着狭长的通道奔跑,通道里只有急促的喘息声。

  到了尽头,攀爬上梯子,拉开门栓,推开重重的铁门,终于重见天日。

  出口掩藏在山上茂密的灌木从中。

  几人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正是深夜,月色下能看到整个别墅山庄笼罩着一层薄雾。

  “分开走,逃命的机会还大些。”

  丁力、赵信和张三点头。

  “保重!”

  “后会有期。”

  拿着各自的钱袋分头而去。

  王袍选了个方向朝山下跑去。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

  “咯咯咯,我们长的这么美,小哥哥你怎么舍得走。”

  王袍暗道:“倒霉,被追上了。”

  已经化为两面四臂的姐妹追了上来。

  逃无可逃,王袍停了下来转过身。

  “两位姐姐,能不能放过我。”

  触手缠了上来,绕着王袍的腰,拖了过去。

  王袍被嘞的咯吱作响:“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嘻嘻嘻,什么东西?哈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不过这状态再好不过了。”

  触手前端轻抚着王袍的脸:“放过你?好啊,先让我们姐妹尝尝味道。”

  触手打开了前端如同菊花绽放。

  “嘶!”

  里面层层叠叠的牙齿,闪电般咬了下去。

  王袍抓住了触手低喝一声。

  “想吃我,好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暴食刑场!”

  ……

  姐妹叠加起来的味道更加浓郁,刺激着王袍不可抑制的食欲。

  使用了自己自己醒来还没来的及摸索的暴食刑场。

  周边景色一阵波动,两人进入了灰色天地。

  两姐妹好奇的问道:“这是哪里?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王袍也有些好奇:“呵呵,我也不清楚。”

  “不过我感觉状态好极了。”

  “姐姐废什么话,吃了他,自然就出去了。”

  几道灰色烟柱,锁住了王袍身上的触手。

  不断吞噬着,触手开始萎缩。

  “刺啦!”

  两姐妹果断的切断了触手。

  王袍消化着传来的信息,暴食刑场借助暴食的原罪,腐蚀根源扭曲周围的现实。

  被困在这里的人皆被暴食的力量纠缠,不断吞噬其体力与能量,最后是吞噬其生命力。

  而作为刑场的主宰可以用能量形成刑具惩罚其中的存在并且将它们的灵魂扭曲感染化为自身能力来源。

  王袍试着操纵着空间内的能量,如同臂使不断格挡着姐妹的攻击。

  可惜现在力量不算强,这么说此消彼长,越战越强,而变换刑具。

  王袍笑的有些萎缩。

  二、四、八更多的灰色烟柱出现在空间挥舞着,刀枪棍棒斧钺钩叉不停在空中闪现,不断攻击着。

  烟柱化为的绳索困住两姐妹的同时,两姐妹胸前一排凸起喷射出整张的大网。

  这是要比绳艺吗?

  身体动不了了!

  “抓到你了!”

  四肢开始挣扎着收网。

  王袍面色有些苍白,有些撑不住了,速战速决。

  灰色烟雾从口鼻处钻出,两姐妹逐渐开始哀嚎、求饶无果。

  咒骂诅咒着王袍,整个身体干瘪了下去。

  啵

  空间破碎。

  王袍跪在地上。

  大意了,强度不够,最多三分钟。

  王袍看着干瘪缩成一团四只手臂环抱着自己的尸体。

  转身回到通道。

  过了一会,王袍又从通道探出脑袋:“看来是真的死了。”

  又过了一会,王袍从通道走出来,一脚踏在脑袋上踩了个粉碎:“这次我真的放心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