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玩家失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变化

玩家失控 我真不是扑街 2583 2021.01.16 02:52

  一楼客房里壮汉放下了王袍。

  “谢谢。”

  “先别着急谢,你要真被感染,我不会手下留情。”

  王袍黯然道:“我也不想。”

  壮汉拉了把椅子坐在床前,两人沉默不语。

  王袍突然问道:“丁哥你是玩家吗?”

  丁力疑惑:“什么玩家?你是说主播吗?”

  “哦,没什么,和主播一个意思,丁哥是怎么接到游戏通知。”

  “我吗?刚转业,还没安排工作,反正挺无聊的,看到新闻就投了简历。”

  “没选上,后来有另一家公司给我打电话,问我想不想应聘另一份工作,我就来了。”

  “嗯。”

  “那你呢?”

  王袍回道:“差不多,也是没选上就接了这个工作。”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一阵睡意袭来,王袍眼皮有些打架:“丁哥,我有些困,睡一觉先。”

  “你睡吧,我守着你。”

  ……

  赵信和张三抬着包起来的尸体往地下走着,几个女生在清洗大厅。

  “赵信你说,放冷库会不会污染食材。”

  赵信皱起了眉头:“那不然放哪里?会臭的。”

  “要不这样,反正炸的坑也挺深,不然入土为安吧。”

  “不挖了?”

  张三苦笑道:“横向炸不动,反而坑是越来越大,我再往下挖挖看。”

  埋下了李肆,张三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赵信好奇问道:“度人经?”

  “习惯了,以前跟师傅学过一段时间。”张三没再多言。

  ……

  王袍好似坠入了无边黑暗,再次醒来,自己站在了中庭里。

  外面的阳光从落地窗撒进来,有些刺眼。

  王袍看了看自己完好的手臂:“我不是受伤了吗?这是个清醒梦?”

  门外嘈杂的声音传来:“快,把东西搬进来。”

  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带着厨师,工作人员进来,有条不紊的布置着。

  如同时光转换一样,别墅人群光影流动。

  ……

  很快一场家宴出现在王袍面前,坐在首位精神焕发的老爷子举杯说道:“今天,我们大家聚在一起,主要有这么几件事……最后让我们欢迎即将成为我重孙媳妇的蒋丽。”

  王袍顺着众人目光看去,末位一位知性美女落落大方的站起来。

  王袍有些羡慕,这是嫁入豪门了。

  可一场温馨的家宴过后,却是一场猎杀,不对、一场屠杀。

  若大的家族成员,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儿童,纷纷拿起了各种武器,追杀起还在憧憬中的蒋丽。

  蒋丽从不敢相信到求饶、反抗、逃命。

  与其说是猎杀,可这伤而不杀的虐待,让王袍都看不下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被动的观看这一切。

  求救为数不多的几个留下的工作人员无果后,蒋丽的拼死反抗显的那么无力。

  直到蒋丽在绝望中被摆放在了祭台,全身上下被剥光,用骨刃刻满了符文。

  “今天奉您的名我们在此聚会,我们身为使徒又是教徒,我们身为教徒又是信徒,我们身为信徒却又是叛徒。”

  家族成员围着在神色狂热的祷告着。

  “我们是伟大录君主的死徒!一群死徒!”

  “直到默示日到来,我们将结成徒党,绞死自己,踏入地狱,等侯判神者降临。”

  在高昂的祷告声中,一把满是繁复花纹的骨刃刺穿了蒋丽的头颅。

  眼前的场景突然一花,仿佛有无数彩色的星辰在王袍眼前掠过,随后而来的是一片漆黑。

  还是那个祭坛,蒋丽拿着骨刃站在家族成员的尸山血海中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看向了王袍站立的地方,像是发现了什么。

  王袍心里一紧:“她看到我了!”

  蒋丽展颜一笑推开了祭坛,沿着台阶走了进去。

  王袍跟了上去,沿着黑暗通道不停的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现微光,脚下是近乎垂直的黑色悬崖,两侧的黑色潮水夹杂着无数奇形怪状的生物狠狠的拍打着悬崖,断臂残肢伴随着鬼哭神嚎漫天洒落。

  王袍小心翼翼地走过悬崖,前方那是一座巨大的破败建筑,破碎的建筑断垣残壁四散洒落。

  依稀可以分辩出石块上模糊的壁画,唯一还算完好的石壁残骸上刻着:【入此门者,须弃一切希望!】,下面还刻着一行小字。

  王袍想要凑近看清楚些,无边的黑暗潮水涌来,而断裂的石壁威能散发恍然如一尊大坝,将潮水阻在外边。

  王袍忽然想明白了,这哪是什么建筑,明明是一座巨大的石棺,而那行小字刻着自己的名字。

  突然,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潮水黑压压的倾泻下来,无以名状的恐怖突然攫取了的王袍灵魂。

  ……

  王袍醒来发现钱莹正在疯狂的摇着自己,幽幽的开口说道:“能不能别摇了,再摇我就真的死过去了。”

  “你醒了,太好了,刚才你不停地抽搐,吓死我了!”

  ……

  嗯~~~姐姐,那里不能摸…

  那你还这么兴奋,F码手没停的继续探索:“好妹妹,你这怎么梆硬?”

  D码求饶道:“啊,姐、那里真的不行。”

  乖,别动!让姐姐看看。

  F码笑脸突然僵硬“妹妹别开玩笑了好吗,把姐姐手指撒开。”

  D码娇笑道:“姐姐,说了让你别动,说起来还真羡慕姐姐,我也想有姐姐这么好的身材。”

  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你就让我吃了你吧。”

  “妹妹说笑了。”

  “咔嚓!”

  F码抽出断裂了两根手指的手掌,面色毫无痛苦的样子:“妹妹的想法和我一模一样呢。”

  说罢,一个头锤撞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过后,两人默契的没有出声,又厮杀在一起。

  ……

  C码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姐姐,我能和你一起睡吗?我有点孩怕。”

  虚掩的房门应声而开。

  C码好奇的往里面走了几步:“姐姐你在吗?”

  却突然大惊失色的转身而逃。

  “呵呵。”

  身后随着两声冷笑,两只触手如同闪电般袭来,同时洞穿了后脑和胸口。

  将C码拖了进去,房间里只剩窸窸窣窣的进食声音。

  ……

  王袍浑身已经被汗湿透,示意道:“我想上厕所。”

  钱莹看到帐篷,脸色胀红“啊,那我去叫人过来。”

  “来不急了,你帮我松开,回来你再绑上好了!”

  “哦,好吧。”钱莹像个鹌鹑一样,把头埋在脖子里,解开了绳索。

  王袍冲进厕所,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呕!”

  钱莹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把门带上。”

  “呕!”

  王袍吐的翻江倒海一般吐出来海量黑色粘液。

  吐到没东西可吐,感觉自己喉咙还是痒的不行,伸手拽了过去。

  这是什么,白色透明的带子越拉越长,好像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也带出来了。

  “褪皮?”

  王袍感觉自己说话漏风。

  自己的牙齿全部掉光了,而新生的小牙怎么看也不像正经牙齿,反而像是锯齿。

  这两天发生的糟心事太多了,不差我这牙了。

  王袍冲了个澡,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

  想了想把裹着的毛巾拿了下来。

  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跟我走,我好像想到了可以出去的办法。”

  钱莹惊讶道:“啊,真的吗?要不要我去叫他们。”

  “他们应该还在挖洞,是不是出去的路我们一起去看一下就好了。”

  ……

  地下张三和赵信在,看到王袍进来,有些紧张的握紧了手上的工具。

  “你怎么来了。”

  王袍摇了摇手臂:“好的差不多了,我好像发现了通道。”

  “真的?在哪里?”

  ……

  泳池边上,张三潜下去手动打开排水管道,浮了上来:“你确定在泳池吗?我找过好几遍。”

  王袍盯着泳池回忆着:“是不是一会放干了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

  “咚、咚、咚!”

  巨大的撞击声传来。

  “外面有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