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玩家失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生死

玩家失控 我真不是扑街 2247 2021.01.16 00:28

  “死人了?”

  被惊醒的王袍跑到楼下:“怎么了?”

  钱莹和王袍说道:“昨天晚上我们玩到很晚,他们几个就在大厅里睡了。”

  “死的是谁?”

  “是李肆。”

  C码慌乱的解释:“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干的,我起来上厕所,被绊倒后,抹了下感觉他冰凉冰凉的。”

  蹲在李肆身前的张三转过头来:“先别吵了,他好像没死,还有呼吸,只是很微弱。”

  “还等什么这时候不是该叫医生吗?”

  几人开始冲着无处不在的镜头高呼。

  王袍跑去门口,赵信也在。

  “打不开,锁死了。”

  “其它门呢?”

  壮汉从身后走来:“都一样。”

  三人异口同声说道:“破窗!”

  打开窗帘才发现,硕大的落地窗,已经被外层升起的金属墙壁包围。

  王袍着急道:“你们破窗,我去天台。”

  ……

  王袍回到一楼大厅:“天台也同样被封闭了,其它楼层也一样。”

  “地下也是同样的状况。”

  “玻璃能破开,可外面墙壁是金属,打不开。”

  “我们好像被困在这里了。”

  ……

  第三日,显示屏时间倒计时已经结束。

  别墅内一片狼藉,早已不复往日的整洁。

  再怎么对着镜头折腾威逼利诱,没有任何反应。

  能试的方法都试遍了。

  李肆依然没有醒来,也没有断气。

  “食物省着点吃,我们八个人还能吃一个月。”

  “水倒是不缺。”

  “线路切断也试过了。”

  几人无精打采的坐在一起,拆解着摄像头。

  C码闷闷不乐的说道:“我觉得这围墙是不是在保护我们,可能外面发生什么灾难了。”

  “总要出去才知道。”

  赵信拎着几个袋子走过来:“虽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这是奖金,我分了九份,每人111万,多的那一万算我的辛苦费。”

  C码跳了起来接过袋子,打开深吸了一口:“真香。”

  赵信问道:“张三他们还在地下吗?”

  话音刚落:“轰!”

  一声不大的闷响从地下传来。

  “咳咳!”

  “哈哈怎么可能困住我张三...咳咳”

  烟雾散去,几人灰头土脸的。

  “我下去看看。”张三说罢跳入花了很长时间才挖开的洞。

  “淦,高强度掺矿物掺合料混凝土,这是给自己打的封土吗?”

  ……

  “威力大小,炸不开。”

  张三爬出来:“这帮孙子也太惜命了,我再试一次。”

  “都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还是没找到控制室。”

  ……

  王袍在安顿李肆的房间里看守着,八人划分了时间段。

  “又是意外,又是玩封闭环境下的人性吗,套路依旧这么脏,就是不知道这次有几个是倒霉的新人。”

  李肆这几天就这么气息幽若的躺在床上。

  王袍去卫生间沾湿了毛巾,擦拭着李肆的脸:“等你醒来,别说哥几个没照顾你啊,自己家人都还没这么用心。”

  “嗯?怎么闻起来味道有点香,王袍越凑越近。”

  伸手向着李肆的脸摸去。

  正好和李肆睁开的眼睛对上。

  王袍有些尴尬:“你醒了。”

  “不好意思,这么长一根汗毛,我帮你拔下来。”

  李肆咧嘴一笑,有些干裂的嘴唇无声的裂开,裂的越来越大,血从嘴唇流下。

  王袍猛的后退了几步,李肆从床上一跃而起扑了上来。

  “砰!”

  “砰!”

  王袍应激一脚踹了上去,自己也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急促的喊到:“你疯了!”

  李肆四肢着地,抬头冲着王袍嘶吼。

  双眼黑色瞳孔收缩,四肢往后退了几步。

  “丧尸?僵尸?异变?进化?”

  王袍脑子冒出一个个问号,活动着手脚:“你又是什么品种?”

  “吼!”李肆嘴巴张到了后脑勺。

  “艹、确认过眼神,打不过。”

  “我可去你的吧。”王袍撒腿就跑。

  “救命啊!”

  李肆四肢攀在房顶上极速的从后面追了上来,扑倒了王袍。

  张嘴对着王袍的脖子咬了上去。

  “噗呲!”

  血液四溅,幸而王袍反应及时,咬在了胳膊上。

  “砰、砰、砰。”王袍拳头不断的击打李肆的头。

  “呜呜。”

  李肆呜咽着,四肢缠了上来。

  “日、松口、救命!”

  “就你会咬?”王袍也一口反咬在李肆脖颈上。

  “嗯?这味道,腥甜中带着一股冷冽的松香。”

  “王袍大口吞咽着。”

  两人翻滚纠缠下从二楼滚了下来。

  “快把他们分开。”

  闻讯赶来的几人手忙脚乱的上前。

  王袍抬起头:“先别管我,我控制住他,他疯了,绑住他。”

  ……

  王袍和李肆被捆了个结实。

  看着F码拿着口塞过来,王袍面色有些难看:“喂,这就有些过分了。”

  “你被咬了!”

  “你们是不是关注错了重点。”

  王袍努了努嘴,示意旁边硕大的嘴里塞了个枕头,还在不断挣扎的李肆。

  F码神色警惕:“我可看过电影,被丧尸咬了都会变丧尸。”

  王袍张开了嘴凶狠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信不信我咬你。”

  F码被吓的后退了几步:“你不要过来。”

  王袍无奈道:“我现在不是还没变,能不能给我换个姿势,这龟甲缚也太专业了。”

  总算说动了几人,换了个姿势。

  “该怎么处理。”

  “杀了?”

  “烧了?”

  ……

  “嘶。”王袍疼的龇牙咧嘴。

  钱莹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是不是很疼。”

  “没事,谢谢。”

  钱莹低着头把王袍伤口包扎了起来。

  “那谁来动手?”

  几人对着找来的工具犯了愁。

  王袍激将道:“既然你们都不敢来,那就放开我,我来。”

  众人纷纷摇头:“那还是算了吧。”

  王袍继续说道:“别犹豫了,等它挣脱,你们谁会被咬的下一个。”

  张三提议道:“那要不我们一人一刀,大家有难共享。”

  D码弱弱道:“我不敢,要不还是关到冷库去吧。”

  “噗呲。”

  赵信二话没说一刀捅在脖子上,好像又嫌不够一样左右旋转了下才拔了出来:“打蛇不死反被害,下一个谁。”

  壮汉拿着火炉叉子走了过去,我来吧,说罢插到还在不停抽搐的李肆头部。

  “早死早超生。”

  “对不住了。”

  “对不起。”

  “呕!”

  几个女生闭着眼睛胡乱捅了上去,跑到一边吐去了。

  “砰!”

  张三砍断了李肆已经变得比平常人长了几倍的脖子:“还真硬。”

  ……

  “那王袍怎么办?”

  钱莹挡在王袍身前:“你们不是这就要下手吧,他还没死。”

  赵信说道:“我们又没说现在,李肆三天起了变化,为了安全,七天怎么样,或者我们找到离开的办法。”

  其他人有些迟疑:“那要是七天,他没变化,我们也没离开怎么办。”

  壮汉上前抗起了王袍:“到时候再说,难不成你们真想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