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驸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异族少女

大唐驸范 蝴蝶哥哥 5012 2018.05.17 00:15

  “少爷,少爷!快!快!国子监踢馆的又来了。”李义府急匆匆,略显慌乱、兴奋的跑来说道。

  一抬头,突兀的看见房中李恪和杨子衿。“呃......”的顿了一下,才急忙见礼道:“小人拜见蜀王殿下、见过大小姐。”

  “呦呵!还真还来了,走!走!赶紧去瞧瞧。今日有贵人同行把汪(王)超(朝)、马翰(汉)、张隆(龙)、赵浒(虎)都叫上随行小心护卫着。”胡涛笑呵呵的说道。

  “踢馆?闹事?何人如此大胆!嘶......不对啊!国子监属于万年辖区,有人在辖区闹事,涛哥儿你怎么反而很开心了。奇哉!怪哉!”李恪问道。

  “小恪,别瞎说。国子监乃是皇城金吾卫的巡视范围,与万年县何干?某可不是幸灾乐祸之辈,某这不是准备动身去关心一二吗?没看见某把万年县‘四大金刚’都带上了,就是准备随时施一援手。”胡涛忽悠道。

  “表哥,别听师兄瞎说。他这万年县的武侯们与金吾卫不对付。这回机会难得,他这是光明正大带手下,看金吾卫的笑话了。”杨子衿在一旁解释道。

  “而且,国子监这事也不是什么祸事。嗯,应该算的上是件趣事。表哥,咱们边走边说吧,一会儿人多了,就没地方看好‘戏’了。”杨子衿一边说道,一边拖着胡涛和李恪往外而去。

  唐朝国子监位于长安城外郭城之务本坊。务本坊在今西安城南关正街与文艺路之间的北半部,国子监在该坊西部,占半坊之地。而从万年县衙到国子监也就隔着一条街,于是我们一行人,在万年‘四大金刚’的护拥下(汪超、马翰打头,张隆、赵浒坠后)往朱雀大街国子监大门而去。

  “衿儿,你倒是接着说啊,到底是怎样的趣事?”李恪被勾起了八卦的兴致,催促道。

  “番邦女子求学国子监,你说算不算趣事?”杨子衿笑道。

  “这哪是趣事!这是胡搅蛮缠!国子监就是我大唐子民也不是随便都能进,何况她一外族女子。”李恪有些义愤的说道。

  “别急!听我继续说嘛。人家还真不是胡闹!因为人家有‘乌木鱼符’的凭证。而且国子监档室已经核实,‘此符-隋朝大业四年签发’,留底存根都还在。档室资料还记载‘此符为皇帝特赐之物’。按女子的说法:此符是波斯当时觐见使臣为本国皇族子弟求学中华,特意求赏的。只是后来历经几番变故,才辗转落到女子家族手中。现如今其家族日渐衰弱,人才凋零。故此,她带着‘乌木鱼符’,决然而然的随商队不远万里来求学。”杨子衿解释道。

  子衿这丫头自从胡涛搬到万年县衙,隔三差五的就往他这跑,又自带‘近亲光环’,就半天县衙的人混的比他还熟。所以,万年的新闻、旧闻对她来说,不要太熟悉。

  “真的?假的?说书还是讲故事了?”李恪惊奇道。

  “嘿嘿......故事还没完了。虽然‘乌木鱼符’作凭证很强大,但毕竟是前朝出的东西。更何况她不仅是女子,还是外族,所以国子监的大佬们就有推脱之意。而这女子了也甚是刚强,打定主意非要入国子监求学。多次吵闹惊动了金吾卫,可事出有因加上货真价实的‘乌木鱼符’,金吾卫也就不敢随便驱逐或抓人了。这样一来二去就有人出主意,搞了个‘考校学问论资格’。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金吾卫无可奈何,又没法躲,就成了每次考校现场的看护了。哈哈......不过此女子也确是奇人。前两场考校:一场考的经史典籍,另一场考的算学,都被她顺利过关,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前某在长安县任职,所以并未亲见,到了万年县这才有所耳闻。今天是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机会难得一定要一睹为快。”胡涛补充道。

  “如此说来,恪倒是有几分期待了”李恪有些神往道。

  众人边走边聊,半柱香的功夫便来到了国子监大门附近。只见陆陆续续赶来看热闹的百姓们,都自觉的在国子监正门口围成了个半圆弧圈子,中间留出百来平大小的空地。

  放眼望去,一位有着艳丽容姿的‘丝杉’异族少女亭亭而立站在圈中。小姑娘看上去十几岁模样,一身浅绿色的连衣裙袍,裙角坠着精致花边。上半身穿着黑色带头巾的‘阿巴耶’,清风袭来调皮的挑开头巾的一角,两道眉毛如弧一般,迷人的眼睛湛蓝的像透明的海水,圈圈卷发相结如环。

  “好一位异域风情的美女!”胡涛心中暗叹。

  见众人到来,打头探路的李义府非常狗腿跑到跟前说道:“公子爷、大小姐时间刚刚好,马上就开始了。今天考校的内容是杂学。题目:‘比试看谁能把一张纸丢得远’。啰......那个小胖子就是今天代表国子监参加比试的。”

  “这是什么乱七八......”

  “青雀”李恪一声低呼,便将胡涛的感慨打断了。

  “咚......什么小胖子?那是越王殿下,没点眼力劲儿的家伙。”胡涛迅速的赏了李义府一个爆栗道。

  李义府这才知道说错话了,连忙向李恪告罪。

  “不知者不罪,何况他确实有些富态。”李恪大度的一挥手,风趣的说道。

  “好了,快别说了。看他们开始了。”子衿打断道。

  众人的目光再次转向比试的两人。只见他们一人拿了一张半尺见方的纸,小胖子李泰拿着纸在手里甩来甩去,似乎在比划那种姿势可以丢得更远;异族少女则双手捧着纸,低头思索着。

  同时,现场不少人窃窃私语道:“这纸轻飘飘的怎么扔啊?”

  “......”

  一炷香的思考时间过去,主持考校的夫子宣布比试开始。小胖子李泰狡猾的上前抢言道:“正所谓远到是客。姐姐,你先请!”

  看他那四处游离目光,便知道他还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他话音刚落,人群中便‘嘘......’声一片。

  “哼!泰哥儿,真丢人!”杨子衿也低声埋怨道。

  再看那异族少女却不以为意,轻声道:“好啊!那弟弟就看姐姐表演了。”

  说完,只见她将手中的纸随意的揉成鸡蛋大小的一团。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轻轻一个前抛。纸团划出美丽的弧线一下落到了二丈开外。(根据传世和出土的唐尺,唐尺的长度在28~31厘米之间,而10尺=1丈,故二丈=6米左右。)

  片刻......

  “哇......这么简单,我怎么就想不到。”有人懊恼道。

  “原来如此,好聪明的姑娘!”有人赞叹道。

  “啪...啪...”更多的是众人鼓舞的掌声。

  掌声响起,小胖子李泰脸色就变的不好看了,他慢慢低下头,来回踱着步子。“该死!这么简单我刚才怎么没想到了?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认输不成?”小声嘀咕道。

  脑海里,天人交战中......

  后背长着一双雪白翅膀的‘天使泰’说:“男子汉大丈夫,光明磊落。赢便是赢,输便是输,大方承认有何难!”

  头顶长着一对尖锐犄角的‘魔鬼泰’却说:“认输,不行!众目睽睽之下,本王脸面何在?”

  于是‘天使泰’与‘魔鬼泰’在空中开始激斗。突然,本尊脚底传来一阵石头顶脚的膈应感觉;转瞬间,头脑中‘天使泰’与‘魔鬼泰’的影像消失了。一丝灵感就这样突兀的闪现出来了。

  再看这小胖子,脸上已经恢复了自信,只见他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一块小石子。笑容满满的走到了异族少女跟前,拱手道:“姐姐,承让!小弟法子有点取巧,请见谅!”

  说完,只见李泰将小石子放在纸上,用纸包裹住石子也揉成一团,也轻轻的一抛。就这样第二个纸团很轻松的越过了第一纸团,落到了三丈远的位置。

  如此情景,看热闹的人们顿时喧嚣了起来。有的人觉得李泰举一反三、青出于蓝,聪明;又有的人觉得他抄袭他人,不厚道,非君子所为。一时间两派互辨争论不休、僵持不下。

  “泰哥儿,真滑头!抄袭不说,还净说漂亮话。姐姐好可怜啊!师兄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帮帮姐姐。”杨子衿气愤的说道,一听就知是持反方观点的代表。

  “你确定要帮她?”胡涛问道。

  “嗯!”杨子衿坚定的点头道。

  “过来,法不传六耳!”胡涛向子衿招手神秘的说道。

  然后,把嘴凑到她耳边用只够她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纸飞机。”(在水扬村胡涛教子衿玩过的‘小玩意’。)

  “耶!我就知道师兄有办法,师兄真棒!”杨子衿挥了挥握紧的小拳头,兴奋的叫道。然后向比试的两人蹦蹦跳跳而去。

  “涛哥儿,可有把握?”李恪贴了过来,关心的问道。

  胡涛神秘一笑,并不作答。眼神示意他接着看下去。

  目光回到子衿身上,只见她先来到李泰面前。甜甜的说道:“小胖子哥哥,你是男子汉,我和姐姐都是小女生,一对一不公平,别人会说你欺负人哦。现在我上来和姐姐一起,你一对二就好看多了。到时候,别人也会说你赢的其所,输了也不丢人,你觉得怎么样?”

  杨子衿的一番话让李泰见识到了,咱们‘水灵公主’的厉害。特别是那个‘小胖子哥哥’的称呼,更是让李泰腻味的不行!他知道自己有点‘小胖’,可年纪小,那也是王爷啊,平日里谁敢说这个啊。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偏偏无法发作,顿时郁闷的不行。眼珠一转稍作思考,便准备出言反击。

  杨子衿继续上前两步,达到仅够两人听到说话的距离,小声说道:“小心我揭穿你哦!你可不是国子监的人!”说完迅速转到异族少女身旁,威胁意味十足的瞪一眼李泰。

  这一眼,立马把李泰原本反驳的话压了回去。他只好故作大方的说道:“没问题,小妹妹请赐教!”

  于是,杨子衿转向异族少女自信的说道:“姐姐,你放心,我会帮你赢的!”说完,她向主持比试的夫子要了张同样的纸,三两下便折成了个大家都不认识的‘小玩意’。(纸飞机)

  杨子衿举着‘小玩意’向大家介绍道:“这是我师兄教我做的(台下胡涛心中念叨,‘有良心,时刻不忘帮某打广告。’)叫‘纸飞机’--用纸张做成的用于飞行的机巧之物。”

  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这不,一直保持淡定风格的异族少女也被激发出强烈的好奇。她不禁走到跟前,指着‘纸飞机’平展的两翼,激动的问道:“这是它的翅膀吗?它真的可以飞?”

  “别眨眼睛,看好了!”杨子衿调皮的说道,接着拿起‘纸飞机’往前用力一投。只见‘纸飞机’嗖的一下便窜了出去,两丈、三丈、五丈直接就准备越过围观人群的头顶。

  人对未知都会存有恐惧,当看到‘纸飞机’将要飞向自己时,围观人群‘哇...’的一下就自动散开了,于是‘纸飞机’的飞行轨迹下方顿时空出了一条过道。

  三五个呼吸过后,‘纸飞机’最终平稳的落到了地上。有别于一般人的无知恐慌,李泰却是格外兴奋和好奇。只见他屁颠屁颠的跑去将‘纸飞机’捡了起来,然后又回到杨子衿跟前,举着‘纸飞机’支支吾吾的说道:

  “小妹妹,那个...那个‘纸飞机’可以...给我吗?”李泰有些腼腆的问道。

  杨子衿一把抢过‘纸飞机’骄傲的说道:“这个等会儿说。你先说说你认输了没有?”

  “这...”李泰很犹豫...

  “哈哈......结果如此明显!自然是姑娘一方获胜。小姑娘尽管放心,国子监愿赌服输,自当履行承诺。”爽朗的笑声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片刻,便见一位身穿紫色官服、腰陪金鱼袋、(唐朝三品以上官员的标志)个子不高,气质儒雅的老年官员从国子监大门里排众而出。

  “孔颖达,孔圣人嫡孙,国子监祭酒,太子师。”李恪在胡涛一旁小声介绍道。

  胡涛微笑着向李恪轻轻点头表示感谢。又重新把目光投回孔颖达身上。只见他径直走到比试台前,先捋了捋下巴颏儿的一绺山羊须,然后“咳咳...”清咳了两声,这才说道:

  “众位街坊邻里,老夫孔颖达,忝为国子监祭酒。老夫今日宣布:经多番学问考校,异族女子...”孔颖达说到一半突然卡住无法继续,尴尬的看向异族少女。原来搞了半天大家都还不知道异族少女的名字。

  “小女子名叫:法蒂玛·宰赫拉·宾特·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哈希米妮”异族少女善解人意的接话道。

  “好长的名字!嗯...既然在我大唐求学,入乡随乡还是取个汉人名字吧!老夫帮你取名‘米妮’如何?”孔颖达自作主张道。

  “小女子米妮,谢孔大人赐名!”异族少女谢道。

  “噗......米妮?还米奇老鼠、唐老鸭咧!”胡涛心里暗笑。

  “好!......米妮姑娘天资聪慧、基础扎实、求学执念令人敬佩,特许入学国子监。”孔颖达继续说道。

  善良的民众历来都是‘弱者们’最忠实的拥护群体。‘好消息’一经宣布顿时引来欢呼声一片。

  片刻过后,直到人们的激动情绪逐渐平息。孔颖达这才再次‘挺身而出’做总结发言:“今日时候不早了,众位街坊都散了吧。今日的‘每日一字’可学会否?特别是家中有幼龄孩童的,多加督促啊,也许有朝一日也能入学国子监。”

  孔颖达话语说完,人群终于渐渐散去,巡场的金吾卫们也齐齐的松了一口气。瞅此空档,胡涛和李恪于是上前拜见孔颖达。

  “学生李恪/胡涛拜见孔师。”胡涛与李恪执弟子礼道。

  “原来是三公子(注:孔颖达为太子师,即所有皇子之师,地位特殊。李恪为太宗皇帝第三子,故非正式场合称‘三公子’。)和胡公子,有礼!有礼!”孔颖达回礼道。

  见礼过后,孔颖达并不搭理我们,而是转向米妮说道:“米妮姑娘,你入学国子监是为特例。有些事情老夫需提前向你言明。”

  米妮看向孔颖达轻一点头表示同意。

  孔颖达继续说道:“国子监历年未曾招收过女学生,所以你不能驻校学习。教习授课可参与旁听,可入图书馆借书自习,不懂之处可求教夫子、教习。你可愿意?”

  米妮肯定的说道:“我族先知曾说过,‘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小女子愿意,谢孔师!”

  “这不是***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话吗?穆罕默德?大食人(阿拉伯人)?这女子刚才自报家门时,好像名字当中也有‘穆罕默德’,莫非有关联?”胡涛心中好一阵疑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