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错乱战神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巧遇

错乱战神传 暗伤影 5133 2006.02.10 18:59

    第三章 撒博公国的亡灵

  撒博公国是海拉尔王国的附庸国。地处塞丝城的西北端,约300公里的地方。从塞丝城出发向西北进发2,3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达撒博城堡,那是一座处在两条山脉交汇的豁口处的坚固的城堡,早年,就是因为这座不落的城堡,才让海拉尔大公在建立王国的时候没有把撒博的土地纳入自己的版图,而撒博大公则依靠着这座城堡和山隘口的险峻才保全了城堡后那一片属于自己的盆地。

  高大异常的黑王马虽然驮着两个人,但是依然奔跑如飞。索尔斯控着马,心里甜丝丝的,因为身后的六月正轻轻的拥着自己,金属的盔甲无法隔绝六月的体温。这种感觉很兴奋,是前所为有的。黑王马是神骏的,不但奔跑迅速,而且十分平稳。官道两旁的的大树飞似的后退,远处的大山也在云雾缭绕中渐渐露出了轮廓。

  “索尔斯,你说就我们两个人去能解决撒博公国的麻烦吗?毕竟我们的力量是很单薄的,即使你有办法对付亡灵,但是撒博的军队呢?你要知道,也许现在撒博大公的军队已落在他邪恶的弟弟手上了,到时候我怕……”六月在索尔斯耳边轻轻的说道,暖暖的吹气,让索尔斯心头一阵荡漾。

  好不容易收抑住心神,索尔斯红着脸回答道:“我从来不喜欢企求帮助,我们家族的人都不喜欢这样。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导我:只有我为别人做的事情是应该的,没有别人为我做的事情是应该的。而且现在我已经有了办法解决撒博公国的麻烦。”

  “什么办法?快告诉我!”文静的六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活泼了起来。一听索尔斯所有办法立刻迫不及待的问道。

  六月的活泼也带动了索尔斯的情绪,微微笑了笑,索尔斯微微缩了缩肩膀,因为六月已经不安分的抱住了他的脖子,探着脑袋,期待的看着他。“其实目前的问题只是看起来很复杂,很难,实际上很容易就能解决。首先是亡灵军队的问题。撒博家族有一件传家的宝物,那就是我在旅店中提过的圣灵戒指,撒博大公的弟弟敢公然发动叛乱一定是因为他拿到了圣灵戒指,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只要撒博大公手上有这件神器,就完全有力量压制他弟弟的亡灵魔法。要知道,亡灵最恐惧的力量就是圣灵的力量。其次的问题就是所谓撒博的军队问题了。首先,我感觉撒博的军队还在撒博大公的手上,因为军队忠诚于自己的君主,这是大陆的惯例,所以我相信撒博大公还率领着他的军队镇守着撒博城堡。如果撒博大公的弟弟已经攻刻了城堡,掌握的军队,那就成为我的第二个问题了。亡灵军队和撒博公国的军队,这两个问题只要我完成一件事情就能解决,那就是杀掉撒博大公的弟弟。我相信这并不难做到。杀了他,夺得圣灵戒指就解决了亡灵军队的问题,再找出撒博公国的合法继承者,就解决了撒博军队的问题。我相信撒博公国的军民即使屈服了,也不会拥戴那个篡位者的。只要他死了,一切就会恢复正常的。”

  索尔斯的一翻分析让六月听的心中窃喜,第一次对索尔斯有了崇拜的感觉。

  平坦的公路上,黑王马越跑越来劲,四蹄翻飞,速度越来越快了,发达的肌肉可以让人看清他每次动蹄子时,肌肉脉络的运动。如同一股黑色的旋风一样,黑王马带同着他的主人和未来的女主人向着撒博公国前进着。

  黄昏的时候,在海拉尔王国和撒博公国的交界处,一片小小的草原上,索尔斯卸下了黑王马身上所有的东西,让它自己去啃食新鲜的野草,自己就去找些柴火回来生了个火,在露营地旁边的一个水洼里装了些还算干净的水在自己的小锅子里,然后挂在火架子上烧。六月自告奋勇的去找她口中的草蘑菇,说用它来烧汤特别美味。水刚烧开,六月就抱了一怀的蘑菇回来了,看她一脸的笑容就知道这附近的蘑菇长得很好。

  索尔斯和六月在水洼里把蘑菇清洗了一下就满满的煮上了一锅蘑菇。索尔斯迫不及待的拿出从塞丝城带来的白面包和干牛肉就等着开饭了。六月看着索尔斯饥渴的样子,笑得更甜了。水再次开了起来,蘑菇也上小翻动着,索尔斯从怀里拿出自己吃饭的家伙----一把银叉子递给了六月,在六月的笑声中,一边吹着烫,一边用手往嘴里塞煮熟的蘑菇,面包和干牛肉。被烫得口齿不清了还不停的边吃边赞,可惜的是六月根本听不清楚索尔斯在夸什么呢。

  第一锅汤很快在索尔斯的快嘴下消失了,索尔斯打来水,准备煮第二锅,因为自己还没有吃饱,而在自己食欲的刺激下竟然忘了六月也没怎么吃,只是看着自己笑。心里微微有些抱歉,索尔斯决定这一锅自己只喝汤。

  等待煮吃食的时候是最难过的,因为看着锅里的好东西,心里痒痒啊,可是还没好,不能吃啊,看着火光发呆,索尔斯不禁有以上的感慨。

  在六月和索尔斯静静相待的时候,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四周的虫子在月亮即将出来的时候也开始了自己的音乐会。篝火,自然的音乐,亲手烹制的美味晚餐,索尔斯生平第一次有了浪漫的感觉,只是不知道六月的心里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

  索尔斯只想就在这样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和六月平静的过着幽闲的生活,自己家族的传统,自己第一次有了想抛弃它的念头。平静进行中,远出穿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正向着自己的方向高速的靠近。索尔斯一听就知道是黑王马的蹄声,警惕的索尔斯立刻站了起来。看见索尔斯紧张的样子,六月也从背上取下了自己那张被咕噜咕噜改造的有些夸张的弓,从箭壶里取出一支箭,轻轻的搭在弦上,精灵族锐利的眼睛向着踢声传来的方向紧紧的盯了过去。

  周围的黑暗掩盖了黑王马的身影,而背后一个浑身冒着白色斗气的高大人影却在黑暗中分外的显眼。火光可及的范围内,索尔斯和六月看到一个背着大战斧,一头金色短发的大汉在黑王马尾巴后10多米远的地方紧紧的追赶着黑王马,而且和黑王马的距离正在一点点的缩短。他手上还拿着一条套马的绳子圈。距离黑王马还有10米的距离,那大汉纵身一跃,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就要跳在黑王马的背上了,六月心离一急,“噔”一声弓弦响,带着冰系魔法的箭瞬间到了大汉身前。六月是善良的,箭的目的地是大汗的肩膀,这样不会伤害他的性命,在没有分清敌友只前,六月这样做是非常妥当的。大汉一听弓弦响,那比普通箭矢快了近一倍的箭已经到了眼前。大汉在空中一扭腰转过身背对箭矢,只听见“叮”的一声脆响,六月的箭被大汉用背在背上的巨大战斧挡住了,然后就这一下,延迟了大汉的速度,同时背上穿来的彻骨寒冷让习惯了寒冷的大汉也是一阵哆嗦。

  大汉停下来的时候,黑王马已经跑到索尔斯身后不远处开始撒欢了,似乎在嘲笑那个大汉。而大汉似乎也动怒了,自己抓一匹野马,这两个家伙没来由的阻挠,还射自己一箭。从背上取下自己的战斧,大汉一声呐喊,浑身冒气白色的斗气,用不输黑王马的速度冲了过来,嘴里还大骂着:“该死的矮子!抢我的马!我砍死你!”索尔斯心里也来气了,这个大汉追自己的黑王马,就等于是欺负自己的朋友,到头还颠倒黑白的骂自己。

  年轻气盛的索尔斯也不想分辨,即使要分辨也要打赢这个狂妄的家伙之后再说。拔出自己改造好的龙魂剑,索尔斯也催起自己的红色斗气迎了上去。双方第一击都是斜劈,向对手显示自己的力量。“当”的一声,索尔斯被震退,而大汉只上晃了一晃。索尔斯心里暗想:“好厉害的家伙,力量这么大!恐怕要比上恐德拉兽了!”

  没有给索尔斯思考的时间,大汉战斧一挥,一道弧形光刃横着向索尔斯飞来,索尔斯翻身一跳,避开光刃,在空中嘲讽道:“大个子,斗气多得用不完了?用这么耗斗气的打法,看不起我吗?”说罢狠狠一剑砍在大汉的斧头上,大汉的大脚因为这一击陷在这松软的草地上。

  “呸!”大汉被激怒了,双手握住战斧柄的尾端,左一圈右一圈的横“8”字舞动,两道巨大的铰肉机般的圆盘瞬间形成,白色的光芒闪动,大汉双脚在地上狠狠一蹬瞬间向索尔斯冲了过来。

  大汉的速度太快了,闪躲是来不急的了,除了硬捍,真没有别的选择。索尔斯身上红光大盛,断喝一声:“流星赶月!”旋身单手劈出一道红色的弧形光刃,随后身剑一线的一个突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双方的速度都很快,距离也近,在索尔斯的弧形光刃脱手而出的时候就已经碰到了大汉的“铰盘”强大的威力让大汉“铰盘”速度一缓,这时候,索尔斯的突刺紧跟了上来,对准大汉横“8”字键盘中间强大的地方刺了过去。由于“铰盘”的速度慢了一下,索尔斯的剑突破了看似最强的“8”字中间的交汇点,直接刺在了大汉的战斧柄上,灌注了斗气的剑力直接将大汉的斧头打飞出去。在大汉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龙魂剑的剑尖已经指在了大汉的喉咙上。

  “我告诉你,大个子,那匹黑马是我的!而且早就是我的!我没有抢你的马!”索尔斯见大汉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接着说道,“不信我叫它过来!”说完,索尔斯转过头,喊了一声“伙计”,远出,一声欢嘶,黑王马撒着欢跑了过来,在索尔斯身上做蹭蹭,右磨磨,打着响鼻邀宠。一见这景象,大汉傻笑了起来,突然表情又严肃了一下,皱着鼻子使劲的嗅,还一边赞道:“好香的蘑菇!”索尔斯收起剑,邀请道:“误会解除了,过来一起吃点好东西吧。”大汉似乎一直在等索尔斯的这句话,刚一听到,就忙不迭的点头道:“好!好好!好好好!”也不去拣自己的战斧,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索尔斯后面来到了篝火旁,整个一个可以为了一锅汤出卖自己灵魂的饿死鬼投胎啊。

  喧宾夺主的吃光了所有的东西,这个大汉满足的舔着嘴,拍拍索尔斯的肩膀,说道:“好东西,真好吃,明天还能吃到吗?”索尔斯丝毫不介意大汉的大饭量,因为自己和他抢着吃,也没有少吃,亏不了。只是可怜了六月,只肯了一片面包,就笑着看这两个在好吃的东西面前毫无抵抗力的“孩子”吃着手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很高兴认识你,我的朋友,我是从北方来的,奥丁神的子民。木特鲁•拉德曼是我光荣的名字。”大汉吃饱了,恢复了常态后说道。

  “我叫索尔斯,她是弯月族的精灵,六月。很高兴认识你,这里是大陆的最南方,你从北方冰原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干什么啊?”索尔斯好奇的问道。

  木特鲁的脸上闪过一丝哀伤,说话的声音低了很多:“我的部族被吞并了,我被流放,永远不能回到故乡。父亲战死了,我在故乡再没有亲人,所以就把流放当成了旅行,在冰原以外的地方到处旅行,再过几年就是战神殿开放的日子了,我要努力锻炼,成为战神的战士,用自己的力量赢回我的部族,赢回我的荣誉。”说到后面,木特鲁的眼睛放射出坚毅的神采。

  收回自己的思绪,木特鲁反问索尔斯道:“索尔斯,你又要去什么地方,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生活在这一小片草原,只有一匹马的牧人吧?”

  索尔斯和六月笑了:“我们要去撒博公国,听说那里正受到亡灵的攻击,我们要去拯救那里的民众。”

  “那不是很有意思的历练,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亡灵是什么样子呢,让我也去好不好?”一听去打亡灵,木特鲁一下来了精神。

  “好啊,一起历练吧,多一个好伙伴也是件好事,六月,你觉得呢?”索尔斯赞成,当然也要尊重六月的意见。

  六月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一看自己加入的提议通过,木特鲁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粗犷的喉咙吼出了极北冰原上的歌曲,跳的是自己部族的战舞……不知道过了多久,木特鲁僵住了,保持着一个舞蹈动作,一脸严肃的问:“我的战斧呢?”

  第二天一早,收拾好行装后,三人一马就踏上了去撒播公国的路。过了小草原之后,就开始登山了,黑王马也不能痛快的跑了,郁闷的跟在三人身后。走路,木特鲁是一把好手,几万公里的从大陆极北走道最南,这些山路根本就不在话下,而六月因为自己体质的优势,更是越走越轻盈,只有索尔斯,一开始还漫不在乎,到最后已经走得是龇牙咧嘴了。

  一路上路过的山村,都很少能看见人,一些山民远远看见有人来了,都象见了猫的老鼠一样躲藏了起来。让索尔斯一行人连找个问情况的人都找不到。让索尔斯一行人更加感受到事情严重性的是他们发现一路上,很多坟墓都被扒开了,里面的尸体都不见了。索尔斯曾经仔细看过墓碑上的记载,远的是死了几十年,现在一定变成骷髅的坟墓,近的是一个月前的才下葬的坟墓。这些辛勤劳作一生的人啊,到死都还要被野心家用来为自己战斗,多可怜啊!越是靠近撒博城堡,人烟就越稀少,甚至有些村庄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到处是战火烧过的痕迹,破败的门窗,倒塌的院墙,曾经安详温馨的家园就变成的这样,满目创痍。感知能力高人一等的六月,心里很不好受,真不明白被权力迷惑了眼睛的人,怎么可以忍受自己给不计其数的人带来了罄竹难书的痛苦啊!山区的夜来得很早,看来亡灵出来活动的时间又快到了,撒博大公的弟弟,那个该死的,该不会是想用威胁的手段来强迫民众支持他吧?如果今天晚上真有亡灵出来,那么就证明了撒博大公还在坚受着撒博城堡,而如果没有看见一具骷髅,一条丧尸的话,那索尔斯他们就只能为撒博大公报仇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