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觉醒与迷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深夜,男女,对话。

觉醒与迷失 愚人尾巴 2154 2017.09.13 22:49

  不知过了有多久,或许仅仅流逝了一句话的时间,或许漫漫长夜已行去了多半的韶华。

  炎贝旎终于缓缓开口道:“也许我只是太过好奇,想看清楚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吸引这只特别的小狗。”

  酒司道:“那么,你现在看清楚了吗?”

  炎贝旎摇了摇头道:“看不清。”

  酒司道:“我有那么难以看清吗?”

  炎贝旎道:“或许不是你难以看清,只是这夜色太黑。”

  酒司道:“屋中倒是明亮的很。”

  炎贝旎望了一眼熟睡的小灰狗,道:“是的,那屋中甚是明亮。”

  酒司道:“夜已深,请你进屋,好吗?”

  炎贝旎挑了挑眉毛,道:“你是个君子吗?”

  酒司侧身,打开房门道:“请进。”

  炎贝旎径直走到床边坐下,将小灰狗轻轻抱入怀中,略带幽怨地道:“你不过才遇到他不足一日,为何却对他如此青睐?”

  之前在那树林之中,虽然已有照面,但直到此刻同居一室之中,酒司才终于有机会真正看清楚眼前的姑娘。

  这姑娘同样是一位天生丽质的美女,修长苗条的身形,娇俏甜美的长相,比起司雅也是丝毫不会逊色。而两者的美又有着各自鲜明的特色,司雅身上透着清雅脱俗的仙女气息,而炎贝旎则是清纯中又蕴涵着一丝浑然天成的妩媚,矛盾的结合,却显得那么和谐而动人。

  此刻,炎贝旎灵动的眼眸慧黠地转了转,带了几分俏皮地对酒司说道:“你请我进屋之后,就打算一直这么傻乎乎地站在一边吗?”

  酒司诡谲地轻笑道:“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炎贝旎不置可否地道:“你觉得呢?”

  “孤男寡女,莫非便无法君子之交?”说话间,酒司动了,他走到炎贝旎面前站住,望着炎贝旎的眼神清澈而深邃,透着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气息。

  炎贝旎抬起头,视线正好与酒司对在一处。她并未闪躲,迎着酒司的眼神望向他,重复着之前的话语:“你觉得呢?”

  酒司俯下身去,鼻尖几乎快要碰到炎贝旎脸上的时候,他停住了,依旧语气平静地说道:“我觉得,按照正常的发展,接下来,我应该吻上你的唇。”

  炎贝旎感受到酒司说话时的气息流动,竟不觉得涌起一丝酥麻之感,脸上也泛起隐隐红晕,透露出一抹楚楚动人的娇羞。但她并没有抽身躲开,依旧倔强地抬着头,迎着酒司,强作镇定地道:“那你是个正常人吗?”

  酒司却并没有真的吻下去,而是直起了身,回道:“我是个人,一个正常的人。”

  炎贝旎默默地松了口气,道:“可你却并没有吻我。”

  酒司道:“我想不出吻你的理由。”

  炎贝旎昂首说道:“吻一个美人需要理由吗?除非你觉得我不美。”

  酒司道:“你很美。”

  炎贝旎似乎笑了笑,道:“难道,你喜欢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

  酒司道:“我肯定不会喜欢男人。”

  炎贝旎叹了口气,道:“或许,你真的是个君子。”

  酒司道:“或许,是吧。”

  炎贝旎露出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酒司,道:“或许,你只是太过聪明,料到若对我不轨,我会把你杀了。”

  酒司道:“你很有自信能够杀得了我?”

  炎贝旎道:“一个人意乱情迷的时候,自然会露出破绽。趁你不备,一击杀之,这份把握我还是有的。”

  酒司轻轻地道:“看来,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没有吻你?”

  炎贝旎道:“你应该觉得遗憾,错过了吻我的机会。”

  酒司似乎轻轻叹了口气,道:“可吻了你,你会杀我。”

  炎贝旎道:“有一句话不知你听没听说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酒司道:“我确实知道此话。”

  炎贝旎道:“一个月前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那个说话的男人随后真的死在了一个女人面前。”

  酒司默默地看着炎贝旎,没有说话。

  炎贝旎放下了怀中的小灰狗,问道:“你不是那样的男人?”

  酒司摇了摇头,道:“我不是那样的男人。”

  炎贝旎道:“可这条狗正是那个女人的狗。”

  酒司道:“我原以为它一直都是你的狗。”

  炎贝旎道:“我养了它一个月。在我杀了那个女人之后。”

  酒司道:“你认识那个男人?”

  炎贝旎道:“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

  酒司道:“可你却为了他杀了那个女人?”

  炎贝旎道:“我既是为他,又不是为他。”

  酒司疑惑地道:“此话何解?”

  炎贝旎眨着她的大眼睛,笑眯眯地道:“你想不明白?”

  酒司耸了耸肩膀,道:“不太明白。”

  炎贝旎开心得眉开眼笑,道:“我以为你特别聪明,原来也有想不明白的事。”

  酒司道:“你也说了,是你以为我聪明。”

  炎贝旎道:“你觉得你自己不聪明吗?”

  酒司叹道:“要想猜透女人的心思,靠得又岂是聪不聪明。”

  炎贝旎瞪了酒司一眼道:“我才不是女人!”

  酒司睁大了眼,倒吸一口凉气道:“你竟然不是女人?这世上还有男人长得如你这般细皮嫩肉?”

  炎贝旎涨红了脸,气呼呼地道:“你再这么不正经,看我不杀了你。”

  酒司慢悠悠地道:“话是你自己说出口的。”

  见得炎贝旎撅了撅嘴,欲言又止的样子,酒司笑道:“说说吧,你为何杀了那个女人?”

  炎贝旎扭过头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酒司悠然道:“你若不想说,那我不问了便是。等你想说的时候,我再听。”

  炎贝旎倔不过两秒钟,便忍不住转回头,见到酒司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又恢复了笑脸,傲然道:“我杀那个女人的原因很简单,就同她杀了那个男人一样。她不喜欢那个男人,又有能力杀他,于是她便把他杀了。”

  酒司接口道:“你不喜欢那个女人,又有能力杀她,于是你也便把她杀了。”

  炎贝旎嫣然道:“是的。”

  酒司道:“但你杀人的理由又与她截然不同。你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炎贝旎道:“你这句话,我第一次听说,但我想我应该是听懂了。我也看出来了,你的确非常聪明。”

  酒司笑了,道:“是这屋中的灯光,帮助你看清楚我了吗?”

  炎贝旎也笑了,道:“我看清楚了,你长得果然很英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