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生息之千年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恶鬼

生息之千年劫 黄昏刺晌 5112 2020.05.23 10:49

  他一路向前走越发感到不舒服,仿佛有一股阴冷的寒气直逼自己的身体,浓雾汹涌几乎看不清楚前方,耳边不停传来某种诡异轻微的风声,像极了有人在轻声细语。就算大壮生的如此健壮也不禁有些忐忑起来。

  他所走的地方四周均是并排生长的树木,一切几乎一模一样,分不清方向差异。这让他心里有些着急了,因为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只感觉到自己已经走了很久了,体力在下降感觉到些许口渴,现在却只能一直边走边撒一些花椒大料,他之所以不停地走就是在试图找一个空旷一点的地方好让他休息在那里待上三天,门口全是任少爷派的人在把守,他无法藏在附近。大壮曾考虑爬到树上,但他抬头看了看顶上,树木高大到淹没在了迷雾中,以他的体重是爬不上去的。透过迷雾他看到了些许树枝与树叶的阴影,似乎在细微的晃动,他盯着久了总会出现一种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的幻觉,顶上郁郁葱葱的树叶几乎将太阳完全遮盖了,只有那么一点点透进来的光让他看清前面,难怪这里叫暗林,终生不见天日黑的要死,可让他感觉到恐惧的事情才刚刚发生。

  他一路向前走,很确定自己是直线前行,直到他闻到了某种熟悉的味道,他蹲了下来看着前面的土地顿时冷汗直流,那是自己曾经撒过的花椒,大壮忐忑的朝前走了走,果然如他所料前方也有一些他撒过的花椒和大料,而且散落的到处都是,大壮抬头看了看,一股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里刮来刮去,他撒的这些东西都被吹的到处都是,这让他感到疑惑,这风明明不强力,怎的将他原路撒的花椒都给吹飞了呢

  而这个情景也就是说明大壮现在彻底迷路了,他一直在绕圈走,花椒大料撒了一个循环的死圈,从外面进来撒的花椒都被吹飞了,也就是说他现在无法找到初次进来的路了。

  他感觉到大脑嗡的一下空白,整个人浑身无力感到了绝望,他知道自己彻底迷失在这里了。他自嘲的叹了口气,这种蠢办法管用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在这里失踪了。大壮不禁气馁的靠在树上发呆,这样子自己唯一一个找到出去路的土方法也就不管用了,现在他想着自己很可能要死在这里。但他想了想小姐,想了想那个任易**计得逞的样子,不禁气的咬牙切齿立刻站了起来,大壮暗自发誓绝对要走出去,他开始慢慢的摸索,沿着这个死圈走看看会不会哪里正好有自己走进来撒过的花椒。

  不知道走了多久,大壮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越来越饿,迷雾也越来越浓,天也逐渐变的更黑了,大壮感觉到可能要到晚上了,当务之急不是寻找出去的路,毕竟找到也不能出去,还是先找个空地生火度过今晚再说,反正要待上三天,到时候在找也不迟。

  于是大壮迈出了那个循环的圈,向别的地方走去打算寻找个空地,然而,他却没意识到自己正在向危险逐渐的靠近。

  大壮终于找到了一块还算说的过去的空地,他收拾了几个散落在地的木头烧了个火堆,打算煮一些自己昨夜弄好的面条填饱肚子,感觉背后的风越来越大且让他十分不舒服,就好像风不是直来直来,而是在这里绕着圈刮,有时他甚至感觉风都吹到自己的脖子上了却又突然地旋了回去,就好像有无形的东西在触摸自己却又收了回去一样。

  大壮将背后靠在树上打算给自己一些安全感却发现这不详的异样感更加浓重了,仿佛这树也有问题,他透过火光看了眼背后的树木,树干有些湿润,透着树纹还能看见些许水珠。他想去摸一下这棵树上的水珠,却发现手摸过去不禁有些颤抖以及胳膊上的汗毛突的竖了起来,他感觉到不舒服便立刻放下了手远离树木靠近了火堆。

  大壮咽了咽喉咙,看来这地方果然邪的很,面条煮熟后他利索的吃饱将家伙事都放到了包裹里,捡了许许多多的树枝放在边上备用,他心中总有不祥的预感,这火要是灭了,他可就危险了。

  也许是吃饱了的缘故,大壮感觉到困倦眼皮有些打架,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半夜了,只觉得自己身心俱疲躺了下来让自己休息休息但绝对不睡觉,可是没过多久,他只是不小心闭了下眼睛就立刻沉睡了过去。

  大壮的这一睡让他脸上和身上都爆出冷汗,睡得噩梦连连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直感觉脑袋晕沉的要死只想接着睡下去,恍惚间感觉到自己异常的寒冷蜷缩起了身子,无论被怎样的噩梦吓到都无法立刻醒过来,只是在原地抖动和打转。

  大壮在梦里迷惘的到处乱跑,完全无法意识到现实里一只恶鬼现了形正在他的脸前吸取他的阴气,那只恶鬼穿着破旧的罩袍盖住了全身和脸,只露出细长的手指和脚,诡异的像极了正在腐败的干尸,全身仿佛是半透明的一样。幸好大壮没有醒过来,看不到它脸上扭曲破败没有眼珠鼻孔耳朵的面容,不然非得吓死过去。

  大壮身体里的阴气正在逐渐减少,连阳气也几乎要消失殆尽了。那团火堆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灭掉了,毕竟他一直无法醒来,没法续上那堆树枝。大壮开始四肢轻微的抽动逐渐变的僵硬,心脏的跳动声逐渐的缓慢微弱,显然是要被这恶鬼给吸死了。

  突然咻的一声,远处一个黄色的光朝这里飞来,那只恶鬼抬头看去,愕然发现是一团圆形的火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团火焰便轰的一声打在它身上燃烧了起来,在非人恐怖的尖叫声中灰飞烟灭了,大壮此时立刻像从噩梦惊醒一样坐了起来,大口的呼吸,脸上全是冷汗背后也湿透了。他想起了刚才噩梦的种种双手忍不住的发抖,又看到火堆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完全不知道现实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惊恐地转头看向四周,却发现不远处的阴影里站着一个类似人的影子,他直觉那个影子正在紧盯着自己,大壮感觉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剧烈地跳动着半天不敢动弹也不敢说话只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影子。

  当他坐在地上向后退打算给自己留点余地时手不知道摸到了什么,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包裹的功夫,再抬头却发现那影子不见了,大壮惊觉自己可能见鬼了,立刻抄起了包裹里的锅子站起身来放在胸前举目四望,却发现背后响起了差点让他吓昏过去的声音。

  “小子,你举个锅子是要干啥啊?”

  大壮立刻吓的转过身跌倒在地,将锅子对着那个说话的声音颤抖的说道“谁…谁谁…谁……。”

  “什么谁谁谁,老子刚才救了你一命知不知道。”

  说话的人靠近了大壮,露出了身形,脸上充满着匪夷所思的神色接着说道

  “你是不是精神有什么问题啊?一个人跑到暗林里来,还带着一堆吃饭的家伙事儿,你来旅游来了?啊?不要命啦?要不是我闻着味儿过来,你刚才就已经死啦。”

  说话的人拨弄着他的包裹笑了起来

  “带了这么多花椒大料,你是来油炸恶鬼来了?”

  “你…你是哪位?”

  那人拍了拍手

  “行了,我是个驱魔的道士,你刚从噩梦里醒过来,阳气正在回固,害怕也正常。你体内的阴气却差点就被吸干净了,一旦你阴阳气尽失,你小子就死定了。跟我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在极阴之地你居然他妈还敢睡觉,真不知道该说你胆子大还是蠢。”

  那人拍了拍屁股向外走去。“大,大师。多谢你救了我,刚才发生了什么?”大壮一边紧急的收拾了包裹一边跟了上去,唯恐在留自己一人,及时胆子如他这么大却也给吓的不轻。

  “极阳驱魔无敌,极阴招鬼无遗。这里是莫问山的极阴之地暗林,你说呢。”

  大师摇了摇头“也得亏了你碰到了我,也得亏我半夜闻到你做饭的味儿饿的不行便跟了过来,是你小子命好啊,命好。换别人在极阴之地的暗林到处瞎晃,早就死翘翘了。”

  “大师,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送你出去就行了,到了门口我给你一张阳符护体,保你平安到家,以后可别犯傻跑到这里来了。”

  大壮听到他要送自己出去,不禁想起了那个赌约。“不行啊,大师,我可不能出去。”

  大师吃了一惊回过头来问道

  “嗯?为什么?”

  大壮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赌约说了出来,大师鄙夷的皱了皱眉头“你们这个县怎么出了个这么个畜生啊,你小子也算挺仗义。”

  “大师,我无论如何都得待在这里三天,三天之后才能出去,大师你能不能现在就给我张符,让我用来保命呢?”

  “蠢货,符在这种极阴之地时间长了会失效的,啧,真是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我们本来也要待在这里三天,居然就恰巧的碰到也要待上三天的你,说你命好你还真是好啊。”

  他突然靠近大壮挺了挺鼻子闻了闻后问道“刚才做饭的是不是你?有一股清淡的面香味。”

  “是我是我,我是我们那个县里面条和鲤鱼做的最好吃的升鲤楼的厨子,我专门负责面条的。”

  “哦,我听说过,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互惠互利吧,你给我们做饭,我们保你三日,如何?”

  大壮一听不禁喜出望外“只要大师能帮我赢了赌约,我就是天天给你做饭都行!不过大师你们有几个人啊?不知道我这些面够不够。”

  “三人,还有个小孩,他俩吃的都不多,你给我多做点就行。”

  说着他便馋了起来,咽了咽口水饥渴地看着他的包裹。

  “小孩?不是说这里很危险吗,怎么会有个小孩子。”

  “哎,说来话长那是我徒弟,你跟我走吧,一会儿先给我做一碗。”

  “好的,还不知道大师怎么称呼?”

  “我姓钟,叫钟广友。”

  秋山和李通发盘腿坐在铺了竹席子的地上“李师叔,师傅说闻到面香味就跑出去了,我怎么什么也没闻到。”

  “你师傅那是狗鼻子,哪里有吃的他就往哪里串,荒郊野岭的哪来的人做面条啊,还是在谁也不敢进来的暗林里,我看你师傅是睡糊涂了。”

  李通发气不打一处的抽着烟锅。“那师傅会不会有危险啊。”

  “我看你还是操心恶鬼有没有危险吧,免得你师傅没找到吃的一通发脾气把这里的恶鬼全给打跑了,你的试炼没法通过就糟了。”

  秋山笑了起来,他知道李师叔只是在说气话,毕竟师傅居然为了吃的突然就擅自跑开不管不顾了。

  “李师叔,试炼就是只要我们这里出现了恶鬼我自己解决掉就算通过了是吗?”

  “对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生火的原因,一旦生火这里便有了阳息,恶鬼就轻易不出来了。不过这种极阴之地,不管生不生火我们的阳气都会逐渐减弱。而它们会趁我们阳气变弱精神恍惚时突然出现吸走我们的阴气,让我们体内的阴阳气全部消失,就会死掉。而这种情况世界各地都有发生,也就会需要我们驱魔道士出场,所以今天这个试炼就是打个预防针,以后会成为我们的日常的。”

  “那要是普通人遇到了不就死定了?”

  “看是哪里吧,平常人轻易不会半夜出行的,只要不是半夜去阴气强盛阳光照不到的茂密森林或深海基本不会发生什么事,而这个暗林属于莫问山的山脚,为极阴之地。因为阳光根本照不到这里,所以常年阴气聚集,经久不衰,迷雾因此而汹涌不散,普通人一旦踏入这里,便会遭遇恶鬼打墙,迷雾阻道。你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只会被下意识的困在原地里走圈,所以这个地方被普通人称呼为鬼林,就是绝对不要来到这里,否则就永远出不来了。”

  李通发抽了几口烟又接着说道“不过这种禁止对有的人也没什么用,越是阴盛的地方越是容易生产出某种珍稀的极阴药材,受利益驱使很多人都会来这里拿命来冒险,大多数都死在了这里有的受阴气驱使也变成了恶鬼,因为这种恶性循环,莫问山才被称为鬼山呐,你永远不知道这里存在着多少只恶鬼。”

  “那要是做记号呢?”

  “那也是没用的,你做的记号到最后会因为极阴之地的邪祟下意识的做成了一个圈,你总是觉得自己在走直线其实一直在走弯路。到最后你你才突然发现你前面有你做过的记号,那时你连哪个记号是最开始的地方都不知道了,就算你机敏一点在最开始的时候做个特殊记号,你还是会走在一个圈里,无论你往哪个方向从这个特殊记号为起始往别的地方走,你还是只会形成另外一个圈,当你惊恐的想再往别的地方走做了好几个记号后,等你终于发现不对时一切就都已经晚了。”

  秋山咽了咽口水问道“会怎么样?”

  “你会发现在你前方的几颗树上都有你做过的记号,完全分辨不出哪个记号跟哪个记号是一起的了。那就代表你已经彻底迷失在这里了,终生也走不出去了。”

  “那要是,在一开始进来的地方就做记号呢?”

  “秋山,这里是鬼山,一旦踏入这里,恶鬼是不会轻易让你出去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和你说绝对不要来这里的原因,暗林只是莫问山的山脚普通人就都要在此丧命,更别提莫问山深处了。越往里走就越危险,莫问山的深处有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但阴气越浓的地方越会有更邪异的东西存在,哪怕是咱们道门的驱魔道士,对莫问山深处也是极为忌惮,只能提防,不可进犯。”

  “居然这么可怕,那就是说从来没有人进去过莫问山的深处了。”

  李通发眉头突的狠皱,表情认真了起来,眼睛望着地板一边回想一边说道。“不,有两个人走进去过,他们走到了莫问山最深处。”

  秋山吃了一惊

  “是谁?”

  “你的师公应龙和你的师伯公应烛,他们是唯一一个一起进入莫问山深处还能安然无恙回来的人,可是当时他们回来时均面露惊恐之色,和掌门师叔在屋子里密谈了好几天,里面有什么东西他们对谁也没有说过,只有掌门师叔知道,他当时也立刻下令谁也不准再提起此事,更不准门下弟子踏入莫问山深处半步。”

  秋山有些害怕了,李通发这才知道自己过于认真说了些有的没的有些吓到他了

  “哎,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那不是咱们应该触及的东西。咱们就老老实实的通过试炼,然后和你师傅一起完成你师公的遗愿,这个地方以后都不用再来了。”

  秋山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确实因为李通发的形容对这个地方有些害怕,甚至看了一眼莫问山的方向身上突的涌起一股寒意立刻转回了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