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绝不能修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7 灵卵孵化

我绝不能修仙 奥希神 2195 2020.06.27 12:11

  回到第七峰,师徒二人盘腿相对而坐。

  “你想好了,要学什么术法没有?”青灵子静静地看着云轩。

  “师傅,我还没想过要学什么术法,要不您能给我讲讲,或者给我点什么建议好吗?”云轩不好意思的挠头了挠头,这些日子光顾着玩了,根本没去了解过这些。

  青灵子不禁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对修道之事完全不上心,却每每又弄出一些出人意料之事,开气海如此,乱古天剑也是如此。这要是让那些以你为目标拼命修炼追赶你的人,知道你对修道之事如此散漫,不知道该如何作想。”

  “嘿嘿……”云轩只能尴尬的笑着。

  “术法之道,分术与法。术者,术式技法也;法者,五行道法也。术法……”

  “师父。”

  “又怎么了?”青灵子正讲着,却被云轩突然打断。

  “您能讲的简单点吗?我……听不太明白。”云轩有些不好意思。

  “听不懂?”青灵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我即便久居山中,也知道你云家几代在齐国那也是一等一的豪门富户,不可能请不起老师吧?这么浅显的东西你听不懂。”

  “师父,那些老师可能天生就与我犯冲吧,没有一个干满了三天的。

  而且,我也不是听不懂,只是有些听不太明白而已。”云轩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区别吗?”青灵子没好气道,说归说,但他还是换了种说法。

  “术法,其实分为术和法两种,术是技法修炼的术式;法是以五行之力修炼的道法。术的修炼见效略慢,威力巨大。而法的修炼见效较快,变幻莫测。”

  “那师傅,法和术,哪种对提升境界有帮助呢?”云轩对修术还是修法并不感兴趣,他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绝不能对境界提升有任何帮助。

  “都没有帮助,相反大部分术更需要大量的修习,反而会影响修炼。”

  “好的,师父,不用讲解了,我就选择修术。”云轩直接选定。

  “嗯,你身具乱古天剑,就修剑术吧,待会儿你直接去传功殿就可以了,我会给你安排好的。”

  “还有,三个月后的千岁寿诞一定会有很多人挑战你,所以这三个月你上点心修炼,我会三天检验一次你的剑术进度。

  如果你剑术修炼没有达到效果的话,为了我缥缈道宗的声誉,我会考虑直接提升你的境界,以更高的境界压制对手,自然就能够弥补术法上的差距。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我为你筑基成功。”

  听了青灵子的安排,云轩的脸一下子就苦了下来,青灵子担心他不用功,抓着他的软肋下猛药。

  “知道了师傅,我一定努力练习,保证三个月内让你看到效果。”云轩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

  云轩再也不敢待下去了,向青灵子告别之后匆匆离去,回到自己的洞府。

  这两天,灵卵就要孵化,云轩外出游玩的时间相对少了很多,待在洞府中静等灵卵孵化。

  相较一个月前,灵卵变化还是很大的,如今已经有黄豆大小,表面又长出一层乳白色的软膜,将灵卵和符文全部包裹起来。

  此时,灵卵被放置在一座法阵当中,周围堆砌了一人高的灵石,围绕着法阵,将其团团包围。

  金木水火土五行灵石齐全,五色彩光四溢,灵卵在灵气中上下沉浮,吞吐灵光。它吞吐、沉浮都极具规律,有一种莫名的律动,仿佛在修炼什么深奥的功法一般。

  “咯吱”“咯吱”“咯吱”

  不知过了多久,云轩迷迷糊糊的睡着,蓦地被一连串细碎的声音惊醒。

  云轩猛的坐起来看向灵卵,乳白色的软膜已经裂开了一道长缝,半个乳白色的小脑袋从裂缝中探了出来,随着它的挣扎,脑袋整个都钻了出来,整个脑袋成椭圆形,光滑无比。

  可是随着脑袋钻出,并没有看到身体四肢,而是带出了一条细长的尾巴,在无意识的游动。

  “蝌……蚪?”云轩瞪着眼睛看着它。

  乳白色的蝌蚪只有绿豆大小,在法阵中无意识的游动,小嘴微张,五行灵气片成片的被他吸进体内,身体也在慢慢的长大,如黄豆,如樱桃,最终长成核桃大小就保持不变了。

  洞府内的灵气,也尽皆被它吸食一空,灵石也全都化为了齑粉。

  在它头顶上,两颗硕大的眼睛缓缓睁开,至少占据了他三分之一的身体。

  在它眼睛睁开的瞬间,云轩居然在它眼中感受到了久远的苍凉与枯寂,还有一丝狡黠,多种感情一闪而逝。

  一个初生生灵的眼睛,怎么会有这么多种复杂的感情。

  云轩摇了摇头,再次看向白蝌蚪时,白蝌蚪正顶着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看着他,眼神纯洁无瑕,哪还有一丝狡黠。

  白蝌蚪欢快的围绕着云轩游动,更是亲昵的不断在他身上乱蹭,最后更是从他袖子里钻入,从胸襟钻出,出来时还把他身上的一瓶灵液十几块灵石全都带了出来。

  “咿咿呀呀。”

  白蝌蚪对着云轩咿呀,将灵液洒在地上。云轩刚要阻止,却发现白蝌蚪并非在胡闹,灵液在地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

  最后白蝌蚪将灵石置于法阵各处,一道神秘的气息从天外而来,降临到法阵上。

  白蝌蚪游到法阵的右边,在一处阵眼处滴下一滴鲜红的精血,随着白蝌蚪的精血滴落在阵眼处,法阵中有一股属于它的气息在流转。

  “咿咿呀呀。”

  白蝌蚪来到法阵左边的另一处阵眼,对着云轩再一次咿呀。

  “你是让我在这里滴一滴精血吗?”

  “咿呀咿呀哟。”

  白蝌蚪明亮的眼睛眨巴着,不住的点头,似乎听懂了云轩的意思。

  云轩走近法阵,感受到法阵中白蝌蚪亲近纯善的气息。感受着天外降下的神秘气息,像是在见证什么,根据种种迹象,云轩猜测这应该是一座契约法阵。

  刚一出生就有这么高的智商,还会自主不想契约法证,这种情况当真少见。云轩近一个月,翻看了不少关于灵兽的资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按照白蝌蚪的指引,云轩来到左边阵眼处,正准备滴下精血,但是心中还是感觉到一丝不妥。

  毕竟云轩对于这座法阵的功效只是猜测而已,根本没有确定它的实质用途。

  而且让他纠结的,还有白蝌蚪出生时的那道目光。苍凉、久远、狡黠,虽然一闪而逝,但云轩坚信自己没有看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