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有限超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 纠缠

有限超能 心骛神游 2007 2019.12.04 01:02

  挂科的学渣成为社团们竞相拉拢的目标,这样离奇的想法之前根本不会在他的脑海里产生。

  但是现在,这事儿好像确实发生了。

  毕竟新生脸上不会写着“我是新生”,但是觉醒者脸上,睁开的眼睛就足以说明一切。

  那,不同的瞳色又代表了什么?位阶、能力、年级或者只是单纯的个体差异?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超能力者真的有招揽的必要么?相较之下,一个有兴趣、有能力的普通人,对于社团来说不是更好吗?

  也许存在将能力提升的方法?

  不,方法如果存在,赵景义也不必要冒险自挂四科……

  那么,是超能力者的加入会附带某种利益么?

  地位、特权还是经费?

  等等,经费……尽管本领不怎么样,但这么大的群体,学校应该是知道的吧?

  学校是怎样的态度?放任自流还是严加管控?

  或者,它本身就是一切的源头?

  毕竟有学校才有考试,有考试才有挂科,才有学渣来着……

  “铛铛——”课间休息的铃声适时响起。

  这时候,桌上的那张废纸已然被眼睛、箭头、房子以及一些没有意义的混乱线条所填满。

  斐然起身离开,到教室外吹吹雨后湿润清凉的微风,希望让同样混乱堵塞的脑子得到一些舒缓。

  倚在栏杆处,在吹拂的凉风没有带来新的思路灵感之后,斐然将这些暂时抛去脑后。

  仅是依据这半日来的所见所闻,绞尽脑汁也猜不到什么,况且师兄已经承诺过回答疑问,自己再是多想,无益也无必要。

  距离上课还有几分钟,斐然决定下楼去自动贩卖机买瓶饮料,他现在有点口渴。

  顺着阶梯盘旋而下,看着台阶上的潮湿痕迹,刚刚平静的思绪却又有一种蔓延萌动的错觉。

  停步一看,却不过是混在一起的湿鞋印而已,完全没有疑神疑鬼的必要。

  事实就是,思考和怀疑,也会让人上瘾。

  长叹一口气,斐然甩掉杂念,迈步下楼。

  “扑通”一瓶红茶从货架坠落,落到取货口的软垫上,在瓶中生出一层白沫。

  斐然左手探进取货口取出红茶,右手则点开了之前扫码付款时才注意到的未读信息。

  13:36[青无]:五黑四缺一,快来快来。

  13:39[青无]:来不来?吱个声?

  现在是14:53,距离这条消息发出的时间隔了一个多小时,高中死党们怕是第二局都要结束了吧。

  斐然一手将瓶口递到嘴边,用牙齿拧开;另一只手在屏幕上写下迟到的回复。

  14:53[已经是废然了]:不来不来,学业繁重,告辞。

  写完,他将手机用前三指捏住,空出来的后两指弯曲,揭开了已经拧松的瓶盖。

  意外的是,当他重新握好手机,走上楼梯的时候,屏幕上已经显示出了新的信息。

  14:53[青无]:告辞你奶奶个腿,就你还学业繁重,你啥人我还不清楚么?赶紧的。

  14:53[已经是废然了]:真在上课。

  14:54[青无]:那就翘了呗,你上学期翘的课还少吗?老周现在在蹲厕所,怎么也得个十来分钟,你赶紧收拾收拾东西,把课翘了回来上游戏,那咱们还算是兄弟,否则…哼哼…恩断义绝。

  这家伙……

  虽说先前动了退课的心思,但此时此刻上课铃都快响了,哪还有溜走的时间。斐然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恶魔般的诱惑。

  14:54[已经是废然了]:可不就是上学期翘的课太多,最后搞得挂科了么。今天满课,改天一起玩。咕咕咕。

  14:54[青无]:哎呀,哎呀,狗子变了呢。

  14:54[已经是废然了]:是的,是的,我变了。XD

  傻笑着摁灭手机的时候,斐然已经回到了教室,来到自己的座位之前。

  桌上的一切都在原本的位置,除了那张涂满的废纸。它被拿到了原本无人的邻座,一个女生正坐在那里,侧头面向斐然微笑。

  “铛铛——”

  尽管脸上有着不少的痘痘和雀斑。但这并不妨碍女生笑容的温柔和煦,她的眼睛有着深浅不一的褐色圈纹,就像是太阳花的花盘:“你喜欢绘画吗…同学?”

  “不,我不喜欢。”斐然收敛起了脸上残余的笑容,冷淡落座。

  啧,又来了,半天能有三次,这些家伙才是恶魔吧?他心道。

  “同学……”耳边传来仍不死心的声音。

  斐然霍然转头,将食指竖在唇间,不耐烦地打断:“嘘——上课了。”

  “嗯,好。”女生温柔一笑,眼前斐然正襟危坐,像是个坐在老师面前的好学生。

  ……

  斐然绝不会承认自己是外貌协会的一员,他之所以板着个脸,一是他自己被多次邀请后有所猜测和警觉,二是师兄嘱咐过的——离其他觉醒者越远越好。

  下课铃响,学生们陆续离开,赶往下一个课室。

  斐然的身后,那个女生一言不发,只是在半步之外像尾巴一样缀着。

  “你要说什么就直说,别一直跟着。”被跟了一路,斐然感受颇不自在,心中或多或少升起了一些被路人误解的担忧。

  “欢迎加入绘画社~”不出意料,仍旧是社团的邀约。

  “我说过了,我不感兴趣。”斐然重申,顺手把喝完的红茶瓶子塞进垃圾桶。

  “哦。”女生轻轻应了一句,却仍旧紧跟着斐然,经过两条小径,踏上一层楼梯。

  “喂,拜托别跟着我了,我已经拒绝了。”来到下一个课室,斐然扭头,望向落于邻座的雀斑女生。

  “我没有跟着你。”女生笑了笑,将她的手机递到斐然面前:“我也只是来上课。”

  屏幕上显示着课表:《生命科学与海洋概论》-黄柏深-已选-周一-16:00~ 17:40。

  什么鬼巧合?

  斐然起身,推开两排桌子间拦路的数把椅子,走到了最远的一列重新坐下。

  虽然没有证据,但他仍是感觉雀斑女生在刻意跟着自己。

  从小到大没见过这般架势的低存在感生物决定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