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6 长庆坊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3234 2019.07.13 15:00

  “爹,这回你信了吧?我早就说过,这笔生意不会亏的。”一个穿着蓝色长衫的青年摇着折扇得意洋洋地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一个五十来岁男人瞪了他一眼,“这回只是你瞎猫碰到死老鼠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瞎猫碰到死老鼠。如果不是笃定这两本书一定会大卖,我当初会拍着胸口保证吗?”

  站在一边的管家笑着帮口道:“老爷,这回少爷是真争气。一万五千多本书,短短半个月内就卖光了。这份眼光和魄力,跟老爷您年轻时候相比,可是不遑多让,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长庆坊的当家林庆元没好气地说:“你再夸他的话,他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蓝衣青年笑嘻嘻地说:“爹,虽说我经验是不如您,但我眼光还是不错的。这两本《仙侠》,是我上次去京城探望姑妈的时候,表弟强烈推荐给我的,说好看得不行,是全京城最火的话本。我刚开始也是不以为然,觉得一个北方人写的东西,哪里比得上我们南边出的作品,不过是京城这边的人少见多怪而已。

  可是等我真正看下去的时候,才对此书惊为天人。我看话本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奇妙玄幻的作品。不管是那种独特的文风,还是新奇的剧情,都是前所未见的。

  我当时花了一天时间,什么也不干,甚至连饭也不想吃,就为了把这两本书看完。这才是真正的废寝忘食啊。我相信,这样的奇书,只要是喜欢看话本的人,都会被其深深吸引的。

  这部《仙侠》是作者池非的第二部作品,他的第一部作品《梁祝》同样叫人惊艳不已。我虽然不太喜欢看才子佳人类的话本,但一本书写得好不好,还是分得出来的。

  我也是从那里开始,产生了把这两部话本拿到我们长庆坊出售的想法。于是回家以后,我才敢拍着胸口保证这笔生意一定不会亏。这下让我说对了吧。”

  “行了行了,这回算你运气好,少得意。”

  林庆元任由儿子派人去京城批发这两部话本,最初的想法其实是让儿子碰碰壁,让他知道生意不是这么容易做而已。

  反正不过几千两而已,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让他学学乖乖也好。毕竟年轻人要多吃点亏,才会长心眼,以后做事才知道小心谨慎的重要。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部来自京城的话本竟然莫明其妙地火了,然后仅用半个月就卖完了,实在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所谓事有反常必为妖,林庆元是个人精,知道一本书写得更好,也不可能毫无征兆地火成这样。因为口碑的积累是需要时间的,不是半个月时间就能堆得起来的。

  想到这里,他问儿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背后搞了什么小动作?不然这两部话本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火成这样。”

  林长生有些得意地说:“爹果然精明,一眼就看出事情不简单。其实嘛,我也没做什么,只是请了几个读书人帮忙推荐这两部话本而已。”

  “那些眼高于顶的读书人肯这样做?”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读书人也并不是个个都有钱的,穷书生穷秀才大有人在。只要花点钱让他们在同窗当中适当地推荐一下,他们还是愿意的,反正又不是什么作奸犯科之事。”

  “就算他们肯这样做,其他读书人就肯放下面子看话本?他们不是经常口口声声说话本是乱人心志之毒物,读书人不可翻看吗?”

  “爹,你把读书人看得太高了。你真以为他们都是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吗?其实在他们当中,喜欢看话本的人大有人在,只是为了面子他们不会说出口而已。

  还有,虽然都叫读书人,但实质上铁了心要走科举这条路的人还是少数。许多人连续几年都考不上童子试后,基本上就放弃走这条路了。这些人识字,有钱有闲的时候去买话本来看,也是很平常的事。

  只要让这些人知道《梁祝》和《仙侠》这两部话本,再引起他们兴趣去看一下的话,我保证他们会把书买下来的。

  除了这个方法外,我还借鉴了京城聚雅斋的做法,请了几个说书先生在各个酒楼茶馆把《梁祝》和《仙侠》当成故事来讲,让更多人知道这两部话本。

  这双管齐下之下,果然在短时间内就让这两部分书火了起来。爹,这下你服了吧。”

  “服你个头,一朝得意,语无伦次。”看他没大没小的样子,林庆元直接给了他一粟子。

  林长生摸着被敲的额头抱怨道:“爹您别老是动手啊,咱是斯文人,能动口不动手吗?”

  “少废话,我问你,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这两部话本这么好卖,当然是继续进货了。您不是在嘉兴一带有很多相熟的同行吗?咱这回干脆多批一些。一半在苏元府这边卖,另一半在嘉兴那边铺货,把整个市场做起来。对了,听说京城那边《仙侠》第三卷已经上市了,我们正好一并买回来。”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由你全权负责,包括跟嘉兴那边的同行打交道也由你来做。敢不敢试试?”

  “来就来,爹你就睁大双眼等着数钱吧。”

  “臭小子,又开始得意忘形了。”虽然话是这样说,林庆元眼中还是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欣慰的笑意。做父亲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青出于蓝胜于蓝。

  林长生却叹了口气说:“其实我最想做的,还是想把那作者池非收到我们长庆坊旗下。别看我们这批新书这么好卖,其实我们也就是二道贩子赚个差价而已,真正赚钱的还是聚雅斋。

  关于这池非究竟是何许人,聚雅斋那边非常谨慎,什么也不肯透露。不过这也正常,毕竟那是会生金蛋的鸡,谁不想把它藏得严严实实。

  我曾经派人去查过这池非的底细,好不容易才查到一些消息。据说这池非是个读书人,至于有没有考科举就不得而知了。

  他本人并没有亲自出面,当时只是叫一个十来岁的小厮把《梁祝》的手稿往京城几家大的书坊去投稿,这聚雅斋是他投的最后一家。

  当时前几家书坊看过手稿后,都觉得书写得很好,但是双方却因为稿费问题没有谈拢,结果都没有谈成。

  最后只有聚雅斋的金掌柜慧眼识英雄,用远超新人作者的高价把《梁祝》的手稿买了下来,这才有了日后《梁祝》的爆红,以及与作者池非的长期合作。金掌柜这份毒辣眼光,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服。

  当初那几家没能买下手稿的书坊掌柜现在说起这事,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明明是条大鱼,却眼睁睁地把它给放走了。换作是我的话,那真是恨不得去撞墙啊。”

  “你查到的就只有这些?”

  “对,只有这么多了。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当时那个替池非投稿的小厮,只有找到他,才有可能顺藤摸瓜找到池非本人。

  可是京城这么大,那里又不是我们的地盘,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人,谈何容易。”

  “那你的意思是,不找了?”

  “不是不想找,是没办法找。能想得到的法子我全都想过了,但没办法就是没办法,那还能怎么办?”

  “哼,你这臭小子平时不是老说自己很聪明吗?我看也不过如此。你光想着如何去找人,难道就没想过等对方出现吗?”

  林长生一听,顿时眼晴一亮,“爹您的意思是?”

  “这还没听明白?这套《仙侠》不是每个月都要出版新卷吗?那身为作者的池非每月总要把新稿子给聚雅斋吧?还有,既然这池非是聚雅斋最红的作者,那他们对待他的态度肯定跟其他作者不一样。

  交稿子的方式只有两种,要不就是池非派人送稿子来聚雅斋,要不就是聚雅斋派人去池非那里拿稿子。

  池非我们不知道在哪,但聚雅斋总跑不了吧?不管是哪种交稿方式,只要找人盯着聚雅斋,尤其是金掌柜所在的那家分店,总有一天会等到鱼儿上钩的。”

  林长生一拍大腿赞叹道:“爹您真是老奸巨滑、深谋远虑啊,连这样的法子都想得出来,厉害厉害。”

  “你敢说老子老奸巨滑,你这臭小子不要命了是吧?”林庆元气得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折扇就往他身上揍。

  林长生赶紧一边跑一边鬼叫起来,“爹您别动手啊,您先消消气,大夫说您肝火盛,动怒的话容易伤到身子。”

  “放屁,我肝火盛就是让你给气的。”林庆元见这小子油滑得很,根本追不上,气得干脆把手里的折扇朝他扔过去。

  林长生十分熟练地闪开后,这才把折扇捡起来赔着笑脸说:“爹您别生气嘛,是孩儿不会说话,把您给气到了。是我错了,我一定改,一定改,爹您别生气。”

  “哼!”林庆元瞪了他一眼。

  林长生赶紧错开话题问:“爹,您真有把握找到那池非?”

  林庆元懒得跟他计较,终于开口道:“找人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让对方离开聚雅斋转而跟我们合作。”

  林长生胸有成竹地摇着扇子说:“世间熙熙攘攘,不过为利而已。所谓财帛动人心,只要我们给的价钱够高好处够多,我就不信他不来。”

  看着儿子意气风发的样子,林庆元也没有再说什么。

  让他去试试也好,即使是碰壁也是好事,让他知道这世间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