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 怼他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634 2019.07.06 15:00

  由于禁地外面布满了机关,那几个人原本以为纪正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直接把师长们引来。为了避嫌,他们还回到宿舍满怀期待地等着看好戏。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纪正竟然毫无阻碍地一路走了进去。

  在这里,纪正身上所戴的玉佩第二次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当然,这里池非没有明写出来,只是通过那几个人的交谈让读者们知道禁地外面布满了机关。

  然后当纪正在进入禁地后,身上所带的玉佩发出了淡淡的红光,而他本人却毫无所觉。

  通过这个隐晦的暗示,读者们很自然就会猜到纪正之所以能毫无阻碍地进入禁地,很可能跟那块玉佩有关。

  纪正进入禁地后,很快就迷了路,此时想走也走不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继续往里面深入,希望可以找到出口。

  在走到山洞尽头时,他忽然看到前面有一个巨大的铁笼。

  铁笼里面,竟然关着一个胡子头发都快长到垂地的老人。

  更让他惊讶的是,有数条很粗的铁链从这老人的琵琶骨和锁骨穿过,把他死死地锁在里面动弹不得。

  这个情节池非同样附上了一幅图,还是那种看不清人物五官的素描风格。

  只见在一个很大的铁笼里,一个黑色的人影被数根铁链紧紧地绑在墙上。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从那长长的花白胡子和枯瘦的身形来看,是个很老的老人。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从那老人身上散发出来,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由于对方一动不动,纪正甚至以为对方已经是个死人。

  然而就在这时,那老人忽然抬头看着他说:“小鬼,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

  虽然被锁上百年之久,全身修为更是被人破坏殆尽,但大魔头还是一眼就看出这小孩只是刚到练气阶段的菜鸟。

  纪正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看到老人这副惨状,不禁有些同情。但他也不是蠢人,知道这老人既然会被关起来,多半不是什么好人。

  只是他不知道出去的路,只好硬着头皮问对方怎么离开这里。

  老人看着年幼的纪正,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装作很好心的样子给他慢慢讲解如何出去。

  只是因为他说话的声音太小,为了听清楚他说话的纪正不知不觉间离铁笼越来越近,最后甚至整个人都挨到铁笼边。

  就在这时,一直和眉善目的老人眼中突然精光一闪,原本骨瘦如柴的右手手臂突然暴长了一丈之多,犹如闪电一般向他伸了过来。

  由于这一下变故太过突然,再加上对方速度奇快,纪正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只皮肉干枯,犹如骷髅一般的手掌抓住了额头。

  纪正拼命想要扯脱,然而那只手却像铁钳一样把他的头紧紧抓住,让他完全扯脱不了。

  在抓住了纪正的头后,那个老人嘴中开始念念有词,并且全身散发着一种奇特的蓝光。

  同一时间,纪正感觉有无数的东西正从那只手掌处不断涌入他的脑袋,让他痛不欲生。

  关于这个老人的身份以及他在施展的是什么邪法,池非并没有在这里说明。因为他是以纪正的视角来写的,所以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事。

  但光是这一系列让人目不暇及的惊人展开,就足以让读者们看得紧张刺激,大呼过瘾。

  然而故事写到这里的时候,第二卷的内容也刚好结束了。

  最后一页,又附上了一幅图:黑暗中,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正紧紧地抓着一个孩子的头,手的主人正是笼子里那个看不清五官的老人。此时他毛发全部竖起,全身散发着一阵诡异的光芒。

  这是整本书的第三幅图,也是最后一幅。

  由于完全不知道主角纪正接下来是生是死,这一断章不仅是吊足读者们的胃口,简直就是把人吊起来打啊。

  以池非的角度,当然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做法。他以前做兼职写手的时候,每几章留个悬念不是很正常吗?很多写手也都是这样做的。

  但这个时代的读者哪里经历过这个啊,他们只觉得这断章断得太要命了,简直惨无人道。

  因为市面上一般话本都是一本就结束的,最多就是分上中下三卷一起出。

  书中再大的悬念,都能通过一口气读下去知道其中的缘由。

  然而《仙侠》却是一本一本出的,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只能等下一卷上市。

  这个悬念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人恨不得马上冲到作者面前,掐着他脖子逼他把存稿拿出来解恨。

  对于池非这个人,他们现在真是又爱又恨。

  正文看完后,读者们马上翻到最后一页的后言,想看看第三卷什么时候出。

  果然,那里写着第三卷将于一个月后上市,请各位看官多多捧场。

  除了这句话,后面还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

  最近看了一个笑话,有个同行先是编了一个连三岁小孩也不信的故事,然后就凭这个没有任何根据和人证物证的故事硬生生地污蔑池某人盗文抄袭。难道说这话的人是判官不成,嘴皮子上下一合说谁有罪,谁就有罪?

  我一直很奇怪,明明跟这位同行往日无冤旧日无仇,甚至连见都没见过,对方却为何要一再相逼,甚至不惜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污蔑池某人。

  直到有人告诉我,说此人不过是嫉妒成恨而已,我这才恍然。

  此人同为话本界有名作者,一直是让人捧着的。结果池某两本新书大卖后,不小心抢了某人的风头,于是某人就心生嫉妒,想借此打压一下。

  据说此人号称‘京城话本界写情第一人’,我忍不住笑了,这是谁封的号?不会是某人自己封的吧?啧啧,这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佩服佩服。

  我原本不想理会这种小人,就像狗咬人,人总不能咬回去吧?只是某人实在太过卑劣,连这么下流的手段也敢使出来,池某只好去找根扁担把这乱咬人的疯狗直接打死,以免它再为祸人间。

  废话有点多,请各位看官不要见怪。咱们下个月再会。

  所有人看完这段话,整个脑子都是懵的。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无比直白的书后言,许多人或许还不懂什么叫毒舌,但却从这些骂人不带脏字的字句中体会到了什么才叫杀人不见血。

  一时间,全京城凡是看话本的人都知道,如今最红的《梁祝》和《仙侠》作者池非跟赫赫有名的草堂书生直接杆上了。

  这就是池非的做法,直接怼回去,把对方怼死为止。

  反正他现在每个月都要出版一卷新书,而对方最快也要三四个月才能出一本。

  也就是说,对方每骂他一次,他能怼回去三四次之多。

  这就像论坛发贴一样,打字慢的人每分钟只能发一贴,而打字快的人却能每分钟发个三四贴,光是发贴量就已经赢了。

  更何况大多数人都是喜欢听八卦的,谁主导了舆论谁就占据了道德至高点。

  论文人撕B,从网络时代过来的池非还真没怕过谁。

  果然,这篇前所未有的书后言一出,除了少数草堂书生的死忠粉外,绝大多数喜欢《梁祝》和《仙侠》的读者都一面倒地站在了池非这边。

  读者也不是瞎子,《仙侠》出现之前,谁曾看过这样玄幻愧丽的奇书。

  而且书中那种文白意不白的独特文风除了《梁祝》的作者池非之外,还有谁能写得出来?如此独特的文笔是能抄得出来的?

  正所谓话糙理不糙,联想之前草堂书生在新书序言里抨击《梁祝》的行为,再结合池非在书后言里无比直白的话,让人很自然地相信,草堂书生就是因为嫉妒池非抢了他的风头才做这种事的。

  原来,这就是真相。一时间,许多读者对草堂书生的人品充满了鄙视和怀疑。

  文人的名声是很重要的,这名声一坏,肯买他书的人就更少了。

  同一时间,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话本界:聚雅斋的当家亲口说了,以后任何书商想从他那里拿最新版的《梁祝》和《仙侠》的话,就把草堂书生的书下架,否则拒不供货。

  此消息一出,马上震动了整个话本市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