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7 准备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442 2019.08.05 20:00

  从外面回来后,池非首先问张小娥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张小娥回答说没有人拍他们家的门,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在附近徘徊。

  池非心定了一些。

  看来那什么长春侯世子并没有查到有关他的消息。

  那天从宁雅芷家回到四合院后,池非立刻把所有银票和屋契铺契等重要财物都缝在自己内衣里,然后迅速联系马中人寻找在自家四合院附近出租的房子。

  给马中人的理由是准备对四合院进行装修,所以需要另外找个地方暂住,而且要得比较急。

  马中人信以为真,立刻开始卖力帮他找房子。

  在此期间,池非让张小娥和大牛轮流观察外面的情况,并且在后院架上梯子以防万一。

  这样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可以马上带着他们从后院逃走。

  两天后,马中人就找到了一家离四合院仅有几百米远的房子可以出租,只是这房子很旧,而且有很多地方出现破损,所以一直无人问津。

  池非哪里还管房子旧不旧,立刻跟房东谈好价钱把房子租了下来。

  当天晚上池非就让张小娥和大牛带着床铺被子、水桶毛巾等一些常用的东西离开四合院,直接搬进了这幢旧房子里。

  搬进去以后,池非吩咐张小娥和大牛两人换上破旧的衣服,并把脸弄脏,然后装成乞丐的样子轮流到自家四合院附近观察有没有陌生人找上门,又或者有没有可疑的人物出现。

  至于池非自己,则是到各个比较大的茶馆和酒馆去打听消息。

  但凡这些大茶馆和大酒馆的小二是消息最灵通的人,因为他们能从许多客人的交谈当中听到各种消息,所以池非在一边留意其他客人说话的同时,一边花钱向这些小二探听消息。

  经过几天的打听,果然有了不少收获。

  先说这长春侯世子,他全名叫吴康贵,的确是二皇子妃的亲哥哥。

  第一代长春侯是跟着太祖一起打江山的老臣子之一,太祖皇帝为了嘉奖这批老臣子,不仅封侯封爵,并且允许其爵位世袭罔替,享尽荣华富贵。

  只是长春侯这一脉什么都好,就是子嗣艰难、人丁单薄。

  到了吴康贵这一代,更是只有他一个男丁,所以从小就被宠得不行,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

  在这种教育环境下,吴康贵很自然就成了一个纨绔子弟。

  从少年开始就经常带着其他家族的纨绔子弟到处惹事生非。

  稍微长大后更是养成了喜好渔色的恶习,凡是看中了那家姑娘,就会千万百计地弄到手,因此糟蹋了不少良家女子。

  但因为他是长春侯世子,普通人家哪里有能力找他算帐,结果全都被长春侯给按下了。

  原本就已经作恶多端的吴康贵在亲妹妹成了二皇子妃后,更是变本加厉,成了京城一霸。

  像上次那样在闹市当中纵马行凶已经不是第一次,以前就撞伤过好几个平民,只不过没人敢出声而已。

  曾经有看不过眼的御史大夫弹劾长春侯教子无方,为祸百姓。但在二皇子的暗中干预下,最后不了了之。

  那天吴康贵从马上摔下来后,据说不仅摔断了左腿,而且腰骨也受了不轻的伤。

  长春侯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怒,立刻派人去追查凶手。

  然而现场除了一把扎在马臀上的普通剪刀外,什么也找不到,更别提凶手。

  为了找到凶手,长春侯把这事上报官府,让官府来抓捕凶手。

  因为受害人是二皇子的大舅子,负责京城治安的巡城御史赵功名大为紧张,赶紧派人追查,并开始寻找人证物证。

  然而由于当时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热闹,根本就没人看到此事是何人所为。

  当长春侯世子所骑的马受惊失控时,民众只顾四处走避,现场十分混乱,更不会有人注意到有什么可疑人物,就连那个跟长春侯世子争吵的少年是什么时候走的也没人知道。

  巡城御史赵功名怀疑凶手可能是跟那少年认识的人,所以才做这种事,于是开始大肆搜捕那少年。

  然而事情奇就奇在,附近几条街的路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有穿白色缎袍的少年经过。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是那少年就住在附近,二是那人乔装离开了现场。

  巡城御史希望是第一种情况,否则就真变成大海捞针了。

  后来巡城御史又从长春侯世子那得知,那少年很可能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娘子,这下就更让他为难了。

  最后他没办法,只能亲自去长春侯府,请了当时在现场的侯府保镖刘二一起去认人。

  然而在逐家逐户调查了整片区域的所有居民后,都没有发现相似的少年或少女。

  现场唯一的线索,就只剩那把扎在马臀上的剪刀。

  那是一把很普通的平民用的剪子,看起来还是新的。

  巡城御史派人到附近的全部杂货店去查那天有没有人买剪刀,虽然的确有几个人买过剪刀,但都跟当时事发的时间相差太远,完全对不上。

  人证物证要不就是没有,要不就是不起作用,案件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看到案子一点进展都没有,长春侯十分生气,甚至怒骂巡城御史赵功名是无能之辈。

  从小二嘴里探听到这些消息后,池非心定了许多。

  那把剪子并非是他在附近的杂货店买的,而是当时有个挑着货担的货郎也在那里看热闹。

  池非趁他不注意,从他的货担里偷了一把剪刀,然后把它当飞镖扔向了吴康贵当时所骑的那匹马。

  估计事后那货郎自己都不知道货担里少了一把小小的剪刀,所以想从剪刀上查到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

  池非觉得最幸运的,是在经过那家成衣店的时候,自己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给宁雅芷她们换上别的衣服,否则事后会不会被官府追查到就难说了。毕竟当时宁雅芷所穿的那件白色缎袍太过显眼。

  虽然官府那边查不到什么,但池非还是很谨慎地没有马上搬回四合院,等再过几天再说。

  为了不让简书棋找他,池非还特意到他住的地方跟他说,自己要外出一段时间去寻找灵感。

  简书棋信以为真,果然没有再上门来找他。

  池非如此万般小心,是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被长春侯世子吴康贵这种人渣找到,那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在古代权贵眼中,平民百姓的性命就跟蝼蚊没什么区别。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各种准备,以防万一。

  在长春侯府内,长春侯世子吴康贵不仅左腿上了夹板包着严严实实,就连腰部也上了药,暂时还起不了身。

  像这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不仅让他觉得十分难受,也让他心中充满了怨恨。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害他伤成这样的凶手,他要让对方在死之前受尽各种折磨。

  还有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妞,如果不是她,自己就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找到她的话,他一定要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在这种每日煎熬下,原本就脾气暴躁的吴康贵变得更加戾气,下人们稍有不如他意的地方,就会被他施以毒打。

  一时间,吴康贵院子里的下人个个都人心惶惶,最害怕到他跟前服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